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还是会哭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09 2019.12.02 08:20

  接下来张凯乐去上网,美其名曰收集信息,祝福就继续整理房间。而早上丢进空间的张妈的一堆首饰已经消失无影踪了,看来都是货真价实,只不过空间还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也许是转化成用于维持空间运转的能量也说不好。

  齐晓雪送来的药首当其冲收好,某种程度来说末日里药物比粮食更珍贵,粮食还找得到一些代替品,药可没地方制造;那堆了快半间屋子的方便面也都是收起来,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快递断得很早,张凯乐只来得及补充了一次货,内容真心复杂:加碘精制盐X箱,可口可乐易拉罐装XX箱,压缩饼干X箱鸭脖X箱辣条X箱咸鸭蛋X箱;嘉云糖X箱蓝罐曲奇X箱无花果干X箱杏干葡萄干芒果干榴莲干X箱,溏心苹果X箱香梨X箱红心猕猴桃X箱柠檬紫薯芋头XX斤,棒棒糖X包旺旺仙贝X包。

  还有一堆她看不懂用途的东西怀着不明觉厉的心情整理好,防晒霜和整箱男士内裤乱入,钢锯斧头中性笔又是什么组合,为什么还有一套二十四史?有些明显属于张凯乐家的私人物品祝福没收进去,她把房间里打开的抽屉、柜子门都一一关上,乱丢的衣服她叠好放主卧床铺上。

  祝福把客厅地板上的垃圾扫好,茶几一直歪斜着,还是张妈盛怒之下推歪的,祝福她有点强迫症,非得看到东西横平竖直、整齐划一才舒服,她把茶几挪回原位,全实木的茶几很重,她用了点力气。

  张凯乐听到家具挪动的声音跑出来,看见祝福半跪在地上捡着碎玻璃片,“啊,地毯里的用吸尘器就好了,这样你捡到猴年马月去啊,而且小心手。”

  祝福站起来,有点讪讪,她没用过吸尘器。张凯乐却看见屋子里整洁一新,惊奇的大叫:“都是你收拾的?你可真了不起。”

  他像个陀螺一样团团转着,从这间房跑到那间房,不停的惊叹。他看到之前那些泡面也好乱七八糟的买来的东西也好一个不见,啧啧称奇,这些东西数量不少,堆了一个阳台+书房+保姆房,全能收纳进去,这空间牛X啊。

  祝福谦虚的说空间还空着呢。张凯乐旋风般跑进房里又转瞬跑出来,捧着一个鞋盒:“祝福你帮我保管好,这都是我的宝贝。”

  什么宝贝用个鞋盒装着,祝福难免起了一丝好奇心:“可以看吗?”

  “你看嘛,我对你又没有秘密。”这话说得祝福情不自禁皱眉,张凯乐总说一些叫她牙酸的话,拼命拉低在她心里原本还算高大的形象。

  鞋盒里是一个典型的小男孩的宝藏,一把铁丝扭的弹弓,几颗崭新的彩色弹珠,一大把水浒闪卡,一只铁皮青蛙,一副军旗和几个陆战队塑料小人,然后还有一本小相册。祝福翻了几页,可以看见一个圆乎乎的小男孩如何长为一个俊美少年的。

  相册里掉出一张小证件照来,照片是个大眼睛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羊角辫,带着红领巾,只可惜一脸呆滞。祝福脸悄悄红了,这不是小学时的自己吗?她抬头看张凯乐,张凯乐竟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啊、这个是我从老师办公室撕下来的,交上的体检表格里。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夹在相册里就忘记了哈哈哈。”

  祝福突然有点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要怎么表示出来自己是很感谢他的心意的,有一个人从小就在意你、一直关注着你并且把你放在心里,真的挺好的。

  张凯乐笑得挺尴了,祝福就突然伸出手也往他头上摸了摸。两人是相对跪坐在地毯上的,祝福直起身体就可以摸到他头顶。他的头发很粗、硬硬的,有些扎手,她脑子里莫名就感叹到底是男孩子啊。

  张凯乐身体都僵住了,半天呐呐道:“祝福,可以亲你一下吗?”

  祝福:·······

  她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点了,下午那筒泡面早消化了,就打岔说:“我做饭去吧,先吃饭。”

  张凯乐:==这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吃完饭自己的要求还能兑现吗?果然有些事是不能绅士而是应该简单粗暴啊。

  张凯乐家有个气势磅礴的双开门大冰箱,祝福第一下看见时还以为是个保险柜,打开一看,很好,塞得满满的,储备丰富。祝福有心把自己家的小破冰箱和这换一换,张凯乐挥挥手:“你喜欢就好。”

  然后他就看魔术表演一样看祝福大变冰箱,惊奇得合不拢嘴,一副很蠢的样子:“哇,你等下把我家的洗衣机、电视机什么的都换了吧,还有这个水族箱你要不要?可以把你那空间打造得靓一点。”祝福遗憾的摇摇头,空间里活物呆不了。

  也没有想特别弄什么,祝福就取冰箱里现有的材料切了点肉、做个青椒小炒肉,再炒个白菜、打个番茄蛋花汤就足够了,她切肉时心里一阵阴影,那腥膻的味道和滑腻的手感让她喉头一阵做呕,情不自禁后退几步。她深深吸口气,重新走回流理台前,低头噔噔噔切起来。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后还要对付更多的丧尸和比丧尸更可恶的——人。

  “外公、帮忙洗一下葱。”祝福一边把白菜扔下锅一边下意识叫着,话脱口的同时人也清醒过来。这手一停油就溅到手背上了,她一抖,重新凝聚起注意力来,锅里的白菜快焦糊了,她赶快去铲;“噹”的一声锅铲碰到了锅沿,她实在忍不住,往地上一蹲无声的哭了起来。

  张凯乐听到动静走过来,看见这样子并没劝她,有些痛苦只有时间才能延缓,他只默默走到灶台边关了火,把糊了一大半的白菜盛起,装好饭一起摆上桌,再把祝福从厨房拉起来。

  祝福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往嘴里扒饭,张凯乐也不多说什么,只捡着碗里炒糊的吃,把好的尽量留给她。吃完饭张凯乐主动说自己洗碗,接了热水叫祝福洗脸。她用热毛巾捂着红肿的眼睛感觉到舒适,拿开看到张凯乐正站在边上等着端脸盆呢。

  “我没事的”祝福低声说。

  “难受了就哭呗,我也会哭的,到时你不要笑我就是。”张凯乐接过她手里的毛巾,又顺带把她手上残留的水珠擦干。

  虽然已经快十一点钟了但是俩人才吃了饭,还一点都不想睡,电视里也并没有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只能收到本地频道,重播着白天的救灾新闻和居民救助点新生活景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