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 女朋友比我汉子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62 2019.12.01 08:00

  张凯乐蹲他爸妈的主卧室研究他爸的保险箱,他记得他妈有好些翡翠,他爹也曾凑热闹在别人“投资不行就做传家宝也绝对值缅甸矿脉已经枯竭这东西现在开一块就少一块不可能亏”的怂恿下买过好几块身价不菲的翡翠。

  张妈离开时人都没回过神来,纯粹是被儿子老公打包走,收拾行李时毫无章法,胡乱抓了自己的表和一套钻石首饰带走了,梳妆台里还留下不少。张凯乐不客气的全部撸起,丢桌面上给祝福看:“我妈这镯子花了十来万,还说是熟人给打了折,快看看是不是被忽悠了,还有这个翡翠坠子,珍珠也算天然的吧?试一试呗。蜜蜡应该也可以吧,不过我怀疑这块是假的,这是她打牌赢了人家抵押给她的,唉,还不如抵金链子呢。”

  张妈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倒是不少,尤其是金手镯,都是实心的,分量着实不轻。张凯乐想着打电话问他爹保险柜密码才想起他手机扔车上了,“祝福我去停车场一趟。”

  “我跟你一起去。”祝福坚持。

  张凯乐一路抓着祝福的手,心里还有种不怎么现实的眩晕感,祝福真的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在自己身边了?允许自己拉她的手了?电梯迟迟没来,现在他们一栋楼四台电梯已经停了三台,张凯乐倒是一点也不急,在等电梯的时候祝福:“住得这么高走楼梯都不方便,如果突然停电不很惨?”

  张凯乐:-_-||这样的事情想一下就算了,求你别说出来好吗。

  还好高昂的房价和物业管理费不是白收的,现代化工具平安快捷的把他们送到地下停车场,电梯里张凯乐不时撩一下祝福的刘海、摸一摸她的脑袋,好像还有点不相信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一出电梯俩人几乎本能的背靠背往车子方向走,很好,很默契。停车坪很空,没几台车,视野良好,也没有发现其他幺蛾子。张凯乐拿到手机后打开后备箱展示他爹手工制作的本土杀器,祝福叹为观止,深深为街头斗士智慧所折服,别看这钢管简单,可十分凶残,能一下把人捅个对穿好吗。

  祝福选了根合适的,钢管又轻,女孩子也不为负担,试着挥舞两下也虎虎生风,心里顿觉套了保护甲一样。俩人各携带一根凶器回楼上,很有点古惑仔要去约架的味道,进单元门时祝福提议:“张凯乐,我们走楼梯上去吧?”

  “嗯?”张凯乐以为她怕停电,正想安慰她电梯绝对可靠时又听到祝福说:“我想锻炼身体,我很久都没有跑步了,现在爬楼梯正好。”

  “可是我家在二十楼啊!”

  “所以说正好,而且我们用跑的吧、加快速度。”

  张凯乐:女朋友比我更汉子怎么破。

  ······

  跑到六楼俩人都还很轻松,到十楼时祝福就开始喘了,腿也有点开始发酸,“祝福,歇一歇吧,一口气也吃不成个胖子是不是——”张凯乐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拉她、还想着会不会她顺势就依偎在他怀里来个小鸟依人什么的、祝福已经嗖的一声从他身边穿过去。

  只见她咬着牙改跑为两级一跨、不停的上行,瞬间就把张凯乐甩下一个楼层。望江公寓的住户非富即贵,大部分人都跑掉了,没剩下多少住户,因而安静极了,楼道里黑黢黢的,墙角的绿色指示灯只会增加恐怖气氛。不能停,绝不能停,祝福仿佛又回到碧水街那个夜晚,耳边是不停歇的暴雨声和哀号声,不能停,绝不能停。

  回到2024祝福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膝盖打颤要扶着墙才能站直,耳朵里嗡嗡直响,她感觉有人靠近自己、向自己伸手——张凯乐惨叫一声,祝福这一钢管好悬没抽到他脸上、非得把他给破相了不可,他抬手格了一下震得直发麻,真怕手臂骨头伤着了呢。

  “祝福,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张凯乐一边开门一边斟酌着说。

  “对不起”祝福脸色还是不太好,碧水街的噩梦场面仍然挥之不去。

  张凯乐抱一抱她,拍拍她的背:“别怕,我永远在你身边的。”

  祝福“嗯”一声,点点头。等她情绪好一点了,张凯乐去把手机充电、而祝福则去接网线,她先研究了一会说你家有工具么?张凯乐给她翻出一套洋气的德国工具箱,祝福还找到一大卷光纤线和网线,张凯乐说是上次通讯公司留下的。

  祝福摆摆手示意张凯乐走开点别碍事、然后双臂一用力、把张凯乐家的真皮大沙发就挪开了。张凯乐木立在当场,祝福纳闷的看他一眼:“你做你的事情去啊。”完全不顾身后一米八的汉子的挫败感——女朋友搬沙发这种体力活不叫我直接自己上代表什么、是否我没有魅力值?在线求答案挺急的。

  张凯乐开机后手机瞬间被蜂拥而至的未接来电、短信、微信挤爆。张大富一天一夜之间打了不下百个电话,一直没联系上儿子他差点没闭过气去,留言的短信字字血泪,声声忏悔,宛如招魂;他还叫张舅舅去望江公寓找人,张舅舅没指纹卡上不了楼,找物业帮忙,现在非常时期里面没人接也不让进,这举动也只是把张凯乐失联坐实。

  张大富困坐愁城,差点演绎一夜白头,而当不孝子的号码显示时他几乎不敢置信,一激动香烟头都掉裤裆上,连烫带激动“嗷”的一声弹跳起来。

  “你怎么能这样做啊、你这不是要活活吓死我们吗?你妈都进医院了啊“张大富拖着哭腔、颤巍巍的说。

  张凯乐听着手机里传来老爹的哽咽抽泣,看着祝福嘴里咬着螺丝刀、钻在沙发后面在接之前为了防止他妈泄露消息而拔掉的网线,恍惚有种眼前人才是爷们的感觉。

  ”说不同意你和祝丫头那是以前,我们的话又不是圣旨不能改,你非要这丫头我们还能说什么,叫你舅舅下一班飞机送她过来就是,你怎么就这么冲动呢,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啊。”张大富哭得很动情,张凯乐那句“中心医院保温箱里不还有一个吗”就没忍心说出口。

  “你们俩哪里都别去,就呆在家里。等着我给你们订机票。”张大富好容易情绪稳定点。好在打听到C市目前暂时平静有序,望江公寓有水有电,家里有米有菜还有数量可观的方便面,他稍微放了点心,只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张凯乐手机时刻保持开机状态。

  这时祝福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对张凯乐做个手势、示意网线接好了,张凯乐这不孝子急忙打发了他老爹挂了电话、跑过来对女朋友献殷勤:“祝福你太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