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我没有爸爸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99 2019.10.23 08:20

  祝外公是个很清瘦的老人家,带着一副玳瑁边框的眼镜,镜腿还粘着胶布,日常穿着四个兜的蓝布列宁装,一看就是那种传统知识分子,这种人通常都很倔。他压着火气又带着一丝心酸问:“完整的家?她妈妈骨头都化灰了,你到哪里把她妈妈变回来?”

  刘知恩一窒,不过他要能被这问题打倒他也就不会来了,就见他毫不脸红的说:“正因为没有妈妈了,爸爸就更重要了,祝老师你也想祝福过得好吧,C市不论是教育资源还是未来就业都不能和首都比,祝福在哪里过得更好你应该心里明白.为了孩子着想,做大人的不能自私啊。”

  “跟着你好孩子也长歪,你不要纠缠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祝老师,你不觉得应该听听祝福本人的意见吗?她也不是个五六岁的小孩了,有权利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

  祝福刚吃完阿姨打来的晚饭,门外有来客,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位穿着笔挺的银灰色呢子大衣、一表人才的疑是自己爹的中年美大叔举步走到病床前。

  大概是她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吃瓜群众的表情,就差床头柜上没搁一包瓜子了,正常小女生的惊讶、兴奋、期待、疑惑或者羞愤等等反应半点都没有,刘知恩有点没把握了,他踌躇了一下,手握成拳在唇边遮掩了一声咳嗽,终于开口:“祝福,我是你爸爸。”

  “我没有爸爸”祝福目光平视刘知恩,语气很平静,很认真,很客观。“我的户口本上写着母亲:死亡,父亲是空白。全碧水街的人都知道我妈妈被人骗了生了我,幸亏外公不嫌弃,愿意养我;还是说、你就是那个骗子?”

  “呃,这里面很复杂,我有苦衷的,你不能光听你外公说”刘知恩看着病房里毫不掩饰伸长脖子想听八卦的其他热心群众,有些恼怒“我知道你有怨气,但血缘关系不是说几句赌气的话就能切割掉的,我们是亲人。”

  “生物学上的亲人”祝福及时添加备注“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你给我提供了一部分DNA,我们俩全部的关系就这样。”

  “······”刘知恩忍气吞声“小姑娘不要这样尖酸刻薄。也是我多年没管过你,你对我有意见很正常,以后就都好了。你看,这是你在首都的家,你有一个妹妹叫思雨,一个弟弟思杨,你们会相处得来的;我也给你安排了很好的学校,一切都会好——”

  “滚”

  这一个字砸得刘知恩懵逼,他还想说什么某人声音响起,“她叫你滚,你听不懂吗?”

  只见张凯乐提着个老土的粉红色保温桶大步走进来,少年人腿长,他两步走到病床前,抓着刘知恩肩膀往外推:“她看着你整个人都不好了,哪里有心情养病。快走快走。”

  张凯乐连推带搡把某渣爹赶出病房、在他鼻子下关上门、觉得自己将功赎罪了才有勇气看祝福:“你还好吧。”

  祝福正抬头看着他,眼睛像小动物一样圆溜溜的,看着特别无助、特别弱小,张凯乐就觉得自己罪恶值又上升了:“呃,你别再生我的气了,我向你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不,就是我嘴欠,你骂我吧,要不你打我一顿也行。”

  祝福垂下眼帘。张凯乐觉得自己遭到了赦免,松口气,把保温桶递给她:“你外公给你炖的汤。”

  张凯乐看着祝福慢慢喝汤,不知怎么嘴一滑,又憋不住话:“祥林嫂,你千万不能相信这人的话,他这么渣,没安好心眼。”

  祝福抬头,看得张凯乐心里毛毛的,却听到她说了一声“谢谢”。

  走出医院张凯乐都觉得脚下轻飘飘的,祝福跟自己说谢谢?那两个和蔼可亲充满正能量的字是祝福对自己说的?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啊。

  三甲医院床位何等珍贵,祝福这点小伤第二天就出院了,张凯乐自然在接她回家的人员中,看着张凯乐跑前跑后殷勤无比祝福就觉得自己这一跤跌得、跌得有点无法形容,跌近俩人距离?跌出张凯乐原型、嘴贱人设下面其实是一颗飘拂着红领巾的正直少年心?

  出租车停在碧水街街口,张凯乐不顾她的推拦一定要把她背进家,祝外公在后面提着新买的拐杖。祝家和碧水街街坊一样都是陈旧的私房,一共两层,二楼是祝福的闺房,一楼分成两半,前半部是个香烛铺,卖些香烛金箔黄表纸什么的。

  祝福的太外公曾是个道士,据说在晚清时期还相当有名,后来归隐于市,成家生子,开个小店卖些香烛用品为生计,祝家香火铺延续至今,算上祝福也是历经四代人。可是这种东西没法打广告,什么百年匠心,古早原味都不合适,总不能说“祝家黄表纸,真正黄表纸,实实在在能够寄到你过世的亲人手中”。也就是每年清明、七月半时生意热乎一下,其余寥寥,但一老一小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

  张凯乐把祝福背进屋,放在柜台后一张破沙发上,祝福浑身不自在的说一声:“张凯乐谢谢你,没事了你回去吧。”

  他置若罔闻,热心肠的跑进跑出,一下“祝爷爷我帮你拎这个”,一下“祝福你要不要喝水”。祝福烦了,也不理睬他,刚刚闭起了眼睛又听见张凯乐的大嗓门嚷着“喂喂你又来干嘛?人家都说了跟你没关系了脸皮够厚的啊。”

  祝福心里吐槽张凯乐怎么好意思理直气壮说这话一边睁开眼,看到被张凯乐拦着的正是自己那个生物学的爹。张凯乐人高马大,身架子好,土不拉几的两条杠的校服穿得好像大牌运动服效果,他轻轻松松抬着一条腿就把她家那小门封住了。

  “张凯乐,让他进来。”外公出去买菜了,祝福不想让外公回来还看到刘知恩。

  “祝福,理他干嘛。”张凯乐犹在愤愤。

  “上门都是客嘛,开铺子的哪里有把客人拦在外面的。”祝福漫不经心说。

  被亲生女儿称为“客人”刘知恩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提着包装精美的营养品和保健药,全是洋文,高端大气,可是屋子里到处堆满了东西,一时竟然找不到个角落放。这种穷酸的局面让他对带走祝福又多了几分把握。

  “祝福,你年纪还小,要多花精力在学习上,不要跟小混混搅合在一起浪费自己的青春,等到了首都,你会接触到高层次的人和高层次的环境。”刘知恩一边找了个角落放下东西一边用很符合父亲身份的口吻说。

  被划到小混混一类的张凯乐鼻子差点没气歪,他还没有跳起来只见祝福侧过身体、伸手从柜台里拿出一垛纸钱,对着刘知恩:“买吗?今天八折还送一对蜡烛,百年老店,品质可靠。要不我送你一套体验装你先感受一下也行。”

  刘知恩:······

  张凯乐:赞!

  开铺子的不拦客,祝家开啥铺子,香烛铺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三千狸

三千狸

各位亲亲不要算时间轴,架空架空,另外求票票求收藏

2019-10-23 08: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