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离开望江公寓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78 2019.12.11 10:57

  他们哪里有什么系统的组织安排,就算有安排也没人手呀;眼下就这么些不得用的老弱妇孺,平时又是过惯了清闲日子的,发号司令和发牢骚倒是在行,做实事就差很多了,到现在还有几个老头见面就嚷嚷着要投诉物业投诉自来水公司投诉电力投诉一切单位。

  李舅舅听了一耳朵倒是机灵了,凑了过来:“干什么干什么?是不是上门欺负小孩子啊?告诉你们别以为家里没大人你们就想搞什么名堂,我是孩子舅舅,孩子爸妈特别托付我来照看门户,就是怕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搅浑水、占便宜。”

  金丝眼镜一副受到污染的样子,气愤的推推眼镜腿,准备和李舅舅打嘴炮,张凯乐却不耐烦在自己家里扯皮,他一摊手阻止住两人:“你们说清楚什么东西没了,在哪里没的,什么时间没的;你们既然来找我,就是怀疑我,你们的凭据是什么?”

  这俩人又去仓库拿东西时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偌大的一个仓库干干净净,一张纸片都没有,俩个人差点以为自己精神不正常了,要说是做梦总不能俩个人同时做同样的梦吧,大腿都掐青了总算认清这件奇诡事情在眼皮底下发生了:昨天还满满的仓库物品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不知道为什么金丝眼镜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二十楼的这两个少年人,大约就是因为他们格格不入吧,对于和自己明显不一样、不属于同类的人往往就会本能的产生怀疑和排斥。

  虽然觉得很荒谬,俩个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怎么能够一夜之间搬运那么多物品,他们清楚的记得里面可还有不少大中型工具,就说那三十多件矿泉水都不是好搬运的,要把这么多东西运走非得要一辆卡车不可,但是从昨天到今年望江公寓没有车辆进出这一点却是肯定的。

  至于藏在家里,那更是荒谬的想法了,电梯如今停了,抬着小半吨重的电机和线轴从三楼到二十楼?

  可是就偏偏往二十楼来了,偏偏忍不住要敲他们的门,想要探个究竟。

  张凯乐虽然没让他们进门,但是俩人尤其是洪阿姨以一个精明女性的目光已经快速把视线范围所及扫视了一圈,没有任何物业物品的痕迹,倒是空气里一股经久不散的方便面味儿。

  “啊小张啊,你不要想多了啊,没人怀疑你,只不过,只不过···这不阿姨正是看你年轻机灵,脑筋好,特别请你来参详参详,阿姨是急啊,丢失的可都是人民的财产。”洪阿姨也知道自己理亏,莫名其妙找上门说人家有偷盗嫌疑,这非常时期本就人心惶惶,对方没给自己一拳头已经算克制了。

  对方一退让李舅舅叫嚷得更凶了,连精神补偿都说出来了,张凯乐不欲多说,“也许是见鬼了呢?听说公寓里有奇怪的声音,说不定闹鬼了。”

  洪阿姨脸唰的白了,前言不搭后语说了几句踉踉跄跄的扯着金丝眼镜走了。张凯乐关上门,心想看来他们是听到了些动静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看到过什么,又自我感觉应付得不错,美滋滋的想着祝福看在眼里可对自己表示满意。

  祝福却是在厨房里烧水,肖晓丽跟在她边上,小声的拉着近乎:“唉,还是有男人好啊,你看这有事儿就得男人出面。”

  祝福看一眼肖晓丽艳丽的面孔,心想自己的妈妈当初是不是就是这么想的,什么都靠男人,自己的主心骨就是男人,以至于没了男人就没了全世界。

  张凯乐打发走了二人组,转回来眼巴巴的看着祝福,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祝福却只说了一句:“我想晚上再出去听听动静。”

  主卧里又开始了不和谐的男女声合唱,张凯乐白天时已经用各种方法、直接询问也好旁敲侧击也好问李舅舅什么时候去接舅妈和杰哥,李舅舅总是支支吾吾,最后干脆大发雷霆,甩了脸回主卧去了。

  现在舅舅又有兴致不和谐,真是叫人不知道用什么心情为这行为辩护。就着这不和谐的声音俩人轻轻开门出去、等再轻轻开门回来时房间里已经响着沉睡如泥的鼾声了。

  俩个人就着手电筒看着祝福在那张签到纸上做的记号,就他们所在的这个单元,就今晚所探听到的,家有丧尸的有六户人家。

  “张凯乐,你家这种电子锁会失灵吗?”

  张凯乐点点头:“这锁是靠电池的,电池用完了就容易出毛病;加上它们老是这么撞,没准一下就——”他咬住嘴唇不说了。

  祝福吁口气,这六户,真巧,分布在张家上下左右。

  “张凯乐,我们走吧。”祝福第三次开口,她望着张凯乐,眼睛充满诚恳和请求。

  张凯乐明明很感动,脑袋都点下去了,中途硬生生的变成摇头,他抓住祝福的手:“你再等几天好不好?”

  祝福眼睛里的光彩一点点褪下去,她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脱了出来。

  ——

  半个月的豪雨让C市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次元,城市还保持着健康的外表,高楼马路林立交错,但是那种生命力已经荡然无存。一辆警车缓缓开过,外放的喇叭循环播放着广播。祝福静静听着以了解外界情况。

  现在政府宣称席卷C市的是一种新型流感病毒,暂时还没有得出此病毒的来源和传播途径,患者症状是高烧不退、严重者口鼻喷血并最终死亡;广播呼吁市民严加防范,发现身边有病状者积极举报、接受治疗,发热热线是XXXXX。

  为了全体市民的安全着想政府号召市民集中起来,接受统一安排,并且表达绝不会姑息企图浑水摸鱼、扰乱社会治安的事件。

  祝福听到广播声远去才轻手轻脚出来,从望江公寓走到中心广场只需要十分钟而已,她此刻在百货商场想找一些有用的东西,她就那么一件冲锋衣还弄脏了,从碧水街回来那天穿的衣服全扔了没要,祝福在望江公寓这些天穿的都是校服。是的,她一个人从望江公寓走了。

  离开并不难,房子里的人都没什么警惕性,借口上厕所就可以轻易出门,离开时她留下了几箱方便面和水,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内疚了。至于难不难过,她现在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伤脑又伤身的东西,自己只需全心全意的朝着目标前进。

  而目标就是回到蓝田老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