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 养尸之地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91 2019.10.30 08:40

  刘鹏飞看着皮肤下隐隐一层青黑色的手指,觉得还是要去医院看一下才好。这天他请了个假来到医院,医生一看就说“肿得这么厉害才来、里面全部化脓了,搞不好要截掉呢。”

  刘鹏飞吓了一跳,医生说先引流,把脓液清理干净、消炎再看看,薄刃刚划开皮肤,“滋”的一声一股黑色的脓液溅起,紧接着一股腐烂般的恶臭弥漫在病房里,医生都吓了一跳:“你这情况有点厉害啊。”

  黑色的、黏稠如柏油的脓液淌满了洁白的手术盆。

  ——

  祝福每天都在家烧艾条,烧醋,用这种土办法来维持空气的清洁。

  “祝老师,你家熏了多少艾条啊,看着一屋子的烟了”

  “烧艾好,祝老师就是文化人,晓得要预防。唉这鬼天气,别搞出什么大病来,还记得那年感冒好厉害啊,药店的板蓝根、头孢都卖完了呢。”

  “是啊电视台里都开始放了,叫大家注意保暖,注意卫生。屁嘞,那公厕几天没派人来清了啊,这下雨天都不管了,叫我们怎么卫生呢?”

  “你这就不懂了,他们是故意的、故意的明白吗?就是让你住不下去好签字,我才不签字呢我傻啊,我们碧水街边上就是中心广场,看看望江公寓的房价就知道了,一百万也就买个卫生间啊。给的这点钱得住到四环去了,我才不去。”

  “祝老师你们家两栋房子,这下可发了,这也算刘家补偿你家的,哎,祝福这丫头就是个小富婆了。”

  “你会不会说话啊,祝老师别跟她一般见识,哎,福丫头平安长大了你也可以歇歇了。唉,这倒霉天气啊,家里几口都感冒了,你没咳完他又咳,卫生纸都跟不上了。”

  ······

  开学后张凯乐依然时不时放学后来祝家蹭个晚饭,他住的望江公寓是当初机械厂的地皮,刘知恩家就是机械厂的,工厂倒闭得早,处在市中心地带的一块地皮成了一块肥肉,卖了后偿还了所有债务还让领导阶层发了一大笔财,把子女都纷纷送出了国外。望江公寓就和碧水街隔街相望,有三十多层,高傲的俯视着匍匐在地的衰破巷子,张凯乐走回家十分钟,很方便。

  “哎,祝福啊,你这一不小心就成拆二代了。我妈可后悔了,一个劲说不该当初就把碧水街的房子全部让给我舅舅。”张凯乐咯吱咯吱嚼着芒果干,这还是他自己带回来的东南亚旅游的礼品,祝福没动,倒叫他自己吃得七七八八了。

  张凯乐外公外婆也是碧水街土生土长的老人儿,大女儿嫁得好,瞧着穿金戴银,每天麻将桌上钱如流水,不免就有替其他几个子女“均贫富”的想法。张妈自从张大富发达后也是财大气粗,兄弟姐妹如果还不能沾光那自己混得好有什么用。家里俩位老人相继去世后,碧水街的老屋按理说子女均分,张妈豪气的挥手,她那一份全给弟弟了。

  祝福看着电视,张凯乐说的都是些听和不听没区别的废话,都市新闻里报道说持续性阴雨天气给居民生活带来不便,专家预测对蔬菜价格的影响。“哎哎,我和你说话呢”张凯乐伸手在祝福眼前晃晃。

  “你让开点!”祝福突然厉声道。

  张凯乐吓一跳,这样露骨的不耐烦让他腾的一下从脖子开始往上都红了,面皮火辣辣的。祝福却丝毫不关心他的感受,她身体前倾,一改之前的心不在焉紧盯着屏幕,显然被什么吸引住了。

  残破的自尊心让张凯乐挣扎出一句“我走了”,他一边拿起书包往外走一边支棱起耳朵,半句挽留的话都没有,或者一声再见也好啊。

  张凯乐硬着头皮走出祝家,冷风带着雨丝扑到脸上,他虽然神经粗但并不是无脑,也不是没有自尊心,祝福的每一次反应都让他不好受,虽然说出了“我喜欢你”,祝福也只用一副“请继续你的表演”的神情回应自己,果然玩笑话说多了,真心话也不被相信吗。嘴贱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啊。

  但是他总是用“屡败屡战、越挫越勇”的精神来安慰自己。不过现在他真有点儿泄气,如果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想变成一个讨人厌的存在,只不过总是有一种迷之自信,祝福一定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总是在一起呢?

  祝福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新闻里对丽都古墓现场开棺的报道上。报道说发掘已经结束,墓坑积水清理完毕后顺利的发掘出了一副巨大的木棺,黑红二色彩绘漆画剥离腐蚀得太厉害,辨别不出清晰图案。本来巨大的土方工程和白膏泥层让专家对这个墓葬报以很高的期待,结果没想到出土的只有一具棺木,棺木也并非诸侯级别的黄肠题凑,进一步降低了专家的期待值。

  开棺发现里面除了半米深恶臭逼人的黑水连片骨头渣子都捞不到,也找不到一件陪葬品。

  这最终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失所望。专家组撤离,发掘暂告一段落。木棺被当场分解、里面的黑水倾泻满地,木板草草冲洗后移到市文物局仓库进行后续清理。

  “阿福,你怎么还不上去睡觉?”祝外公洗完脚看见祝福还窝在沙发上不动。

  “外公,我们明天就去居委会签字,早点搬走吧。”祝福知道外公很重视自己的想法,把酝酿了好久的话说出来“太外公的手记里写着雨下久了会把地下不好的东西冲出来,空气里的气味不太对。”

  碧水街这种老街区卫生质量不高,空气里弥漫着水腥和土腥气,还有垃圾腐败的臭气,祝外公也闻不出什么地方不对。换个家长也许会认为祝福是神经质,可是祝外公相信。

  祝福不死心、借着过年大扫除在家里边边角角都翻了一道,还真的叫她找出一件太外公的遗物,是一本手记,可惜保存得不好,纸张发黄发脆,还长了不少霉斑。文绉绉的语句祝福看得很吃力,好在祝外公本来就是语文老师,爷孙俩一起琢磨了两天,把这手记内容大致了解了。

  这是祝煌晚年零零散散的杂记,秀丽端正的小楷记录着这位有故事的男人一生之中的一些吉光片羽。有回忆往事,有人生感叹,有记录见闻,甚至还有一些药方。

  手记里写着“西南山高林深,潮湿多瘴,华南卑湿热毒,此二者都出养尸之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