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摸摸底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26 2019.12.09 08:05

  祝福:“C市这么大,总能找到能住人的地方,俩个人容易躲藏,我们可以一点点的往城外转移,顺便可以多收集些有用的东西;我们这样一点点的往蓝田走。”

  张凯乐注意到她在这里用的是“我们”两个字、说明她在考虑未来时把自己也考虑进去了,而刚刚在会议室发言祝福全篇是“我”呀“我”的,别人听不出什么张凯乐却是莫名心里泛酸,现在这一丝酸意被甜全部溶解了。

  但他的想法却是相反:“急什么,先在家里呆着吧,至少现在还有水有电,呆到不能呆再转移呗。咱们俩个要什么时候走都容易啊。”

  祝福有点儿语塞,不过她打算迁就张凯乐。她虽然固执但并不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何况她已经决定相信张凯乐,俩个人一起面对这场末世灾难。

  大概人都有这种逃避心理吧,头顶之剑只要没有彻底落下总是不愿直视风险。祝福心里为他找着借口,又说:“那张凯乐,我们来望江公寓摸摸底怎么样?”

  望江公寓的住户从四楼开始,二楼和三楼合并成一层挑高的大空间做物业管理处以及游泳池、羽毛球馆、健身房等娱乐设施,祝福要张凯乐带路去物业管理中心看看能找到些工具不,物业的人也被劝离了大部分,门都开着,祝福看到墙壁上挂着一串串的钥匙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撸了再说。

  收获并不很大,几个手电筒,几根警棍,手电筒这东西是再多都嫌少的,至于电棒什么的祝福不想拿,说:“留给老弱病残吧。”倒是头盔她收了几个,这玩意实用,丧尸牙口再好也不能嚼钢铁。

  一般来说物业会有专业的水电维修工具、灯泡电线干电池手提照明灯、水龙头垫片五金件等等东西,这些才是祝福想要的,她问张凯乐知不知道这些东西物业一般放哪儿,张凯乐傻乎乎的摸摸脑袋:“家里要修什么都是打电话叫物业直接上来,我这还是第一次到物业来呢。”

  虽然在黑夜里但祝福依然瞪了他一眼,正琢磨着储物间在哪里时隐隐听见隔壁动静,估计业主们散会了,她关了手电筒、拉了拉张凯乐先躲会,等人都走了再翻,结果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小洪,你说那俩个孩子我们到底要不要再做做工作、争取一下?”

  这是主席台上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祝福听得一哆嗦,一是被“小洪”这个称呼膈应的,想想洪阿姨虽然保养得益但岁月痕迹明显的脸,祝福无法不哆嗦;第二就是自己和张凯乐在别人嘴里叫成“孩子”感觉也腻得慌。

  而这俩人一边说一边居然推门进来了,祝福头皮一紧,看来这是个风水宝地啊。

  这时她感觉到张凯乐把自己圈住,箍紧了,他身上的热度传过来似乎在提醒自己并非无人可依靠。祝福安定下来,双手情不自禁放在张凯乐手上,耳朵却竖立起来捕捉这俩人的每一个字,这背着人说话的一定有内容。

  ······

  “把剩下的电池都拿了吧”

  “这么多抬不动,先拿一塑料袋好了,明天再来提几个”

  “你看你还是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最清楚”

  嬉笑声伴随着一些可疑声音响起来,祝福脸颊一抽,感觉到身后的张凯乐身体也似乎僵直了,好在这俩人到底不是禽兽,没有当场发作。

  “好了好了,到家里再——不要在这里啦,脏死了”黑暗里女声娇嗔着,那种亲密撒娇之意满得装都装不住,淌一地。如果有人拉开灯看见这撒娇的话语是从一个四十多岁、一小时前还一脸正气满身高雅的中年阿姨嘴里说出来,效果不是搞笑而是惊悚。

  祝福情不自禁掐紧了张凯乐的手背以免自己呕吐出来,这是做了什么孽要直面狗血。幸亏那俩人只是打情骂俏了几句,取了东西就走了,倒也给祝福指明了仓库的方向。

  “呃,应该都走了吧”张凯乐有种窥人隐私的尴尬,没想到这到道貌岸然的俩人居然私下有这种不可描述关系,想着之前洪阿姨带着自豪的语气描述自己的家庭、丈夫张凯乐感到强烈不适。

  却听见祝福很平静的说一句“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的。”

  张凯乐想反驳却一阵语塞,他想起了自己老爹,想起了此时老婆孩子都下落不明正带着所谓女朋友住在自己家里的舅舅,是啊,正常的世界正在崩塌,即便现在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具体原因,然而这世界的崩塌之像已经明晃晃的不可阻挡。

  文明,法律,随之是道德、伦理,都将七零八落。他看着已经走向储物室、掏出钥匙一把把套的祝福,刚刚拿突如其来的恐惧感减轻了。即便世界倾塌了,自己的支柱还在不是吗。

  仓库大有收获,不仅有许多珍贵的修理工具、救生绳索、线圈,干电池照明灯等实用物品,还有大量劳保物资,那些手套胶鞋雨衣什么的虽然样子土点但质量都没得说,望江公寓物业实力雄厚,采购的物品质量都是顶好的,尤其三台全新未拆箱的小型柴油发电机更叫人惊喜;以致于另一边堆放的卷纸茶叶矿泉水都毫不起眼了。

  祝福自然毫不客气了,她打发张凯乐去外面放风,自己收纳物品的场面有点像作法现场,东西太多注意力高度集中以致额头青筋暴起,汗都滴下来了。

  望江公寓的业主大部分都是各行业的中高层从业者,都是在外面忙忙碌碌,所以当隔离和遣散开始时这家里的主心骨们就被拦在各自单位回不来了,剩下的这些天里有能力走的也早就悄无声息走了,现在还在真的纯粹是老弱妇孺。

  祝福昏睡时居委会到公寓来过一次宣传集中安置政策,物业的保安、保洁都是最普通不过的打工阶层,一听是“国家政策”再加上听说又管住又管饭,这几天都纷纷跟着居委会的同志走了。剩下这点不知何去何从的业主正是惶惶不安时,洪阿姨俩人属于相对年轻力壮而头脑灵活的,就站出来俨然业主代表接管了物业。

  有人出来领头、组织活动、哪怕只是一天开一次喊口号的会议也叫人安心,能聚集在一起看到周围还有和自己一样的处境的邻居心里就踏实了。

  洪阿姨和那中年男人代表业主从他们随意几句的交谈里祝福就揣摩到这俩人压根就不是什么“要为业主谋安定”、而是贪图物业的这点物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