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 去机场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49 2019.11.23 08:20

  张大富招呼说东西都收拾好了,张凯乐揉了揉太阳穴走到客厅,检查他妈的装备,一看就不行。他二话不说摘下他妈妈的首饰、又打开他妈的箱子;检查行李时丢掉了他妈妈的裘皮大衣、真丝内衣等一切华而不实的东西,还强迫他妈丢下她的LV把自己的登山包给她背上,里面除了一些必需品就是尽可能多塞药。张大富一个出国用的33寸行李箱里全部是剥了外壳的药。

  “真、真的走了?!”当家门在背后关上、张妈结结巴巴,事到临头反而一股胆怯。

  张凯乐没说话,已经去刷电梯。张大富倒是出乎意料的体贴,拉着张妈的胳膊:“走吧,没事了再回来就是,家里面的东西又不会长脚跑了。”

  一家人下到地下停车坪,放好行李上了车,张大富发动车,打开收音机一边听新闻,好掌握时事动态。没有什么新鲜内容,还是政府呼吁市民不要轻易外出,灾难性天气引发市区局部地区停水停电,请不要恐慌,正在着力抢修,政府保证水电气等使用畅通。

  张大富听着广播里请市民注意保暖,注意饮用水卫生,一定要喝烧开的水,家里有发热病人请拨打防疫热线XXXXXXX,政府会派医疗人员上门救治。他从心里已经不相信这些了,他只无比庆幸自己有个靠谱的儿子,至于中心医院保温箱里的那个已经被他自动Pass。

  人类用了百万年的时间进化成为智慧生物,雄踞地球生物链顶端,但人类创建的文明崩塌却只要一夜之间,动物属性就会凸显,淘汰残弱幼崽,淘汰病弱同伴,争抢食物雌性,圈地占领水源。

  张凯乐靠着车窗,一只手支着下巴,面无表情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张妈轻微的发着抖,儿子老公都是面目严峻,她想说点什么也无法开口,可这沉默要把人逼疯,磅礴大雨打在车顶给人一种错觉下一秒车顶就会被击穿,张妈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出来。

  车子缓慢减速,张妈一抖、声音都有些结巴:“怎怎么了?”

  “没事,前面检查站。”张大富一边安抚着家小一边心里也暗暗惊疑,因为前几天他去机场接儿子这检查站还没有,看这阵势c市的形势比他最不乐观的预料还要严重啊。

  前方临时修筑的岗亭左右都有迷彩色简易大棚,关卡检查的是全付荷枪实弹的军人,纵然是倾盆大雨中他们一个个也站姿笔直如松。张大富跟随着车流缓慢前移,他注意到前面有好几辆车被拦了回来,车主很激动的在辩解什么,最后无果的把车子开出了队伍,却并不倒回去而是开到一边停下,似乎光是这样等待就能等到一个离开的机会。

  轮到张家的车时时检查的军人示意他们出示证件、检查行李,再反复过核对机票信息才放行。等路虎车顺利过岗张大富才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居然后背都汗湿了。

  “爸,你说那些车辆都去哪里了?”张凯乐看着车窗外突然轻声问。

  他们的车已经进了机场高速,而检查站用简易工事分了三条匝道,一条通机场高速,另外两条不知去哪里。张凯乐看见几辆分明是之前被拦下的车被引导到往左行驶的匝道开走了。张大富也没回答,只觉得一丝丝的寒气从背脊钻进身体。

  父子俩不约而同的想到的是:飞机走不了、火车走不了、客运走不了,自驾车离开C市总应该可以的,自己之前都是这么想的,有这种想法的人想必不少;而街面上车辆日益稀疏,这些自驾出城的车是真的离开了C市还是被指引着去向了哪里呢。

  沉默中看见前方出现油站的标志,”爸,进油站加点油吧。”后排的张凯乐出声了。

  “哎?”张大富已经对儿子的话形成了条件反射,方向盘一转车子已经开进油站。

  “加满”张凯乐跳下车,简单说。

  马上就要到机场了,这时加油毫无含义,但张大富不愿意反驳儿子,就连张凯乐叫服务区超市里的服务员帮忙放上几件矿泉水他也没说什么,乖乖的一起去结了账。现在他已经是惊弓之鸟,张凯乐把医院那段视频给他看了,他差点没吓尿;检查站森严的检查无形中证明了C市确实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然而上面并不希望这事情被传开。

  现在钱真不是问题,浪费一点又何妨,谁知道哪片云彩下面会下雨,不,现在根本就是雨下得躲都没处躲好吗。张大富不愧是成功人士,清醒得快反应也快,他打电话托首都的朋友买米买面、买土豆萝卜这种易储藏的蔬菜,买桶装水,至少人过去一时半会不用愁。

  张凯乐从冰柜里拿了瓶可乐,冰了冰额头,舒服的叹口气,然后拉开盖子就灌。张妈挤过来,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真的不能带上你舅舅吗?”

  张凯乐没力气跟他妈辩论,只摇摇头拎着可乐走去收银台,看见收银台插着的棒棒糖顺手拿了几根。接下来一路顺畅,平平安安到了机场,张大富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么顺利,总觉得路上出现什么路障啦铁丝网啦被逼着掉头走小路穿越田野啦才是应有的节奏。

  车子停进机场宾馆停车坪,差点找不到车位,机场宾馆果然人满为患,很多面孔是电视或者杂志里可以看见的,有忧患意识和内部消息的不止他们一家,张大富心里越发警醒又抑制不住的小嘚瑟,自己也这算消息灵通人士了。

  然而此时别说客房、大堂沙发还坐着好几波人,都是赶明天去首都的那唯一一班飞机的,其中不乏有老的有小的,也没辄,宾馆不驱赶就已经算人道了。看着不少人就这么坐着扶着行李打瞌睡,张妈这时才似乎感受到了现实的严峻,一路上她还嘀嘀咕咕责骂父子俩心肠狠毒,不肯带上舅舅一家,现在一声不吭只紧紧抓住丈夫的手臂,唯恐自己被抛下。

  “我记得候机厅有个足浴,要不去那里对付一晚。”张大富想想说。

  张凯乐摇头:“早关门了。”餐厅、咖啡厅、特产店、服务柜台统统取消了。

  “那去车上休息吧,好歹只有一个晚上。”张大富叹气。张凯乐点点头,他和黄薇又通过一次话,确认明天见面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