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齐晓雪所见(一)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342 2019.12.24 09:02

  “我们单元楼里有人生病了,变异成了丧尸,混乱中祝福外公遭到了意外,现在我们家里在C市的就我们俩个人了,所以决定不再呆在城里,我们慢慢的往城外面走。”

  听到这种可怕的事黄丽惊叫一声,楼梯上的张彤彤也叫出了声,跑了下来,她们团团把祝福抱住:“太可怕了,祝福你还好吧”“祝福你坚强一点”。

  这种来自普通人的善意祝福还有点不习惯,她拘谨的接受她们的呵护和问候,张凯乐替她感谢同学们的好心,又满是骄傲的口吻说:“我家祝福很了不起的,才不会坐着哭哭啼啼的;我们已经亲手替祝爷爷报仇了。”

  就看见两个女孩突然不约而同收回手、甚至都离开了座位,好像被火烫了一样,张彤彤脸都白了:“你···你们杀了人?”

  “我们杀的是丧尸。”张凯乐一本正经解释两者的区别。

  “可是丧尸也是人变的啊!”李如一跨越不去这道心理障碍。

  只有齐晓雪是满腔羡慕和佩服:“乐哥你是我永远的哥,你们这就一路杀出个黎明来了?看你们俩这样子已经修炼成高手了吧。”

  确实,相比这段时间缺水缺电而不修边幅的众人来说祝福和张凯乐俩人过于整洁精神了,自然让人觉得只怕他们有什么特殊攻击丧尸的技巧。

  “我们依靠的是信心、勇气、和——爱”张凯乐满脸凛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等反驳他又捅捅齐晓雪:“那老齐说说你这段日子的历险记啊,你是和丧尸面对面打了波才吓成这个鸟样子吗。”

  齐晓雪却脸一白,黄丽更是直接站起来踉跄着往卫生间跑,一会儿就听见了呕吐声,张彤彤也勉强笑着说:“我去打扫卫生了,房间还没弄干净。”

  张凯乐给了兄弟一根烟:“老齐你可挺住了,你不是小姑娘啊你可是条汉子,你这是怎么了?脆弱可不是你的特点。”

  齐晓雪狠狠几口就抽完了,心神稍微稳定了会,这才把他的所遭遇说了出来。

  随着C市情况日益紧张齐晓雪他爸爸忙得脚不沾地,后面更加是直接要求住在指挥中心,齐晓雪开始快乐得像脱缰的疯狗,这停课又父母都不在家,这神仙般的日子去哪里找;但慢慢的就开始无聊起来,又不能出门,也没电视还断网,房子又大,上下两层的独栋别墅只他一人,外面无休无止的下着雨,这气氛慢慢就滋养出一种阴森来。

  齐晓雪从市里住到金卫小区来时本来是带着他家的保姆阿姨一起的,结果他没两天就给阿姨放假,想彻底享受一下自右;横竖冰箱和存藏室里满满的是干粮和快餐,而对于十七岁的少年来说用微波炉叮一下冷冻披萨比又洗又切又炒一道菜显然更受欢迎,口味也更青睐前者。

  在自我放飞后空虚和恐惧开始占据他的大部分思维,尤其是在最后和张凯乐的通话中得知丧尸这玩意儿真实的存在他开始做噩梦。而期间齐父回来了一次,显然是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的,衣服被雨水氤染上湿意也浑不在意,齐晓雪赫然发现短短十来天爸爸头发竟然白了不少,人也消瘦了一圈,脸孔是挥之不去的愁云。

  “爸爸,出什么事情了,很严重吗?”要不是还有秘书在场、齐晓雪就要问爸爸是不是真的C市有丧尸。

  齐父什么也没说,只叫秘书从车上搬运下来不少生活物资,短短十来分钟左右就连水都没喝一杯就要返回市区,他最终只是拍拍个头比自己还高的儿子的肩膀,用压抑而恋恋不舍的语气说:“儿子,照顾好自己。”

  齐晓雪看着父亲的背影冲动的追过去,叫着爸爸,爸爸你不能明天再回去吗,你晚上还加班吗。

  齐父转过身,看着儿子,目光闪闪,还是走了,只不过走时补充了一句话:“晓雪,别回市里。”

  齐晓雪当然不知道就这一句话父亲要接受很大的处分,他满心的惶恐,环顾房间如果不是新增加的物品他还会以为是自己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齐晓雪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起来,他打着伞几次艰难出门,走不多远都退了回来,外面风雨如晦,能见度差,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根本无法进城。如果不是同小区还有四户人家他会产生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的错觉。

  齐晓雪日子过得不分昼夜,因此他甚至比祝福俩人还早察觉雨势的减弱,这发现让他欣喜若狂,于是在凌晨三点他在双肩包里背了点简单东西就骑着他的山地车进市区了。

  他的第一道惊吓就是在城中村那个路段遇见的。柏油马路因为浸满雨水在夜色中闪着凄清的光,路面几个摇摇晃晃的人体显得那么怪异、恐怖。

  “当时我头皮都发麻,可能是怕过头了反而一鼓作气冲过去,嘴里叫着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齐晓雪搓了搓脸,他车子性能好,路面上又没有其他车辆,就这么几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居然就这么冲过去了。

  “我感觉到它们在追我,我不敢回头,也不敢看两边,只盯着前面一个劲踩”。

  齐晓雪以破记录的速度冲进自家小区,他所住的是医药公司宿舍,住户听从安排乃是遣散到安置点的第一批,早已经是人去楼空黑沉沉、静悄悄一片,面对这一片纯黑他丧失了残存的勇气。他不敢再深入,不敢进单元楼,不敢爬楼或者坐电梯——如果它还运行的话。

  他哆嗦着掉头,一口气已经消散,摔了好几下,每一下都在夜色里弄出巨大的回响,急得他眼泪都出来了,幸运之神没有抛弃他,磕磕碰碰回到街面上之前都没有什么可疑东西冒出来。

  齐晓雪一边小声抽泣着一边骑着单车在街上瞎转悠,几圈后回过神来,就去了望江公寓。

  “我擦老齐、你来也不说一声,我可没等你。”张凯乐不由道。

  齐晓雪幽怨的看他一眼,一条一米八的汉子做这眼神让祝福情不自禁一哆嗦,听齐晓雪幽幽说:“我知道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没指望你,而且我也没进去,哼,你们那地方也不太平。”

  他哭哭啼啼到了望江公寓,想起张凯乐家在十六楼,就在他抬头迟疑的时候听见公寓里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他好不容易平定的小心肝又炸成麻花一样,手忙脚乱跑开了。

  祝福和张凯乐听到这里却是对望了一眼,望江公寓的丧尸想必出门了,祝福看着张凯乐脸色白了些,想起他哭着说想要他舅舅死,伸出手去按了按他手背。张凯乐对着她勉强笑了笑,俩人这互动却让边上的齐晓雪看得不是滋味:“这可是严肃的话题,是末日!拜托你们了,在末日撒狗粮简直丧心病狂好吗。”

  祝福干脆站起来:“你们俩人好好说,我出去替黄丽找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