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 末日与狗血(二)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11 2019.11.17 08:00

  张大富到底还是个老板,不能老蹲家里,吃了中饭后出去了。晚上回来他把张凯乐叫到书房,面色凝重:“现在学校也放假了,你们娘俩去首都住几个月吧。”身为一个壕,张大富战绩中值得书写的一个环节就是在楼市狂涨之前,冥冥中不知道哪里来的启迪在首都买了若干物业。

  张凯乐很敏锐的问:“爸爸,出什么事了?”

  张大富点了支烟:“我打听了一下,好像真的C市出了什么新型病毒,虽然说在控制,可是现在这天气雪上加霜的,到处乱糟糟的,不如你和你妈出去住段时间。”

  “爸爸你不一起走吗?”

  “又不是真的末日到了去逃命,哪用得全家跑路。”这样说着张大富却又给了他几张卡、一边用劝解般的语气说“你妈那个人做事有点小家子气,说话也没水平,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以后想买什么自己买就是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大富又出去了,张凯乐在自己房间里发呆,微信也好短信也好祝福都不回,电话也不接,他想祝福一定是拉黑了自己。这时听见他妈妈在客厅里大叫,他吓得一个机灵,以为有丧尸进家里来了,冲出去却看见他妈妈在客厅摔东西,电话、茶几上的果盘遥控器摔得一地。

  “张大富这狗杂种,说什么为了我好叫我去外地、原来是想玩这一手。他平时在外面玩我不管他,可现在想要把我弄走给他养的狐狸精上位、他做梦!”张妈一把鼻涕一把泪、恶狠狠的道。

  “妈,你胡说什么啊。”

  张凯乐以为世界已经够乱,结果还可以更乱。原来张妈给自己兄弟打电话,半是抱怨半是炫耀的说老公关心自己、要自己带儿子过几天去首都去住段时间;那头李舅舅却紧张的重复问:“真的是妹夫安排你出去的吗?”

  原来李舅舅早知道张大富有不少风流韵事,只不过他跟在张大富手下做点小工程,靠着这个妹夫,加上同是男人臭味相投所以平时对这点破事是睁一眼闭一眼;但一听张妈说要带儿子去外地住段时间心里就咯噔一下。原来李舅舅前段时间在街上见着一个有些像张大富的男人陪着个孕妇买东西,当时没留意,现在前后一对照这是要把自己妹妹弄走啊。

  结果李舅舅还真查出来是张大富包养的小情人,肚子大得就要生了。

  别说这劲爆的消息张妈受不了、张凯乐都先是傻了,后是要疯了,这世界都要乱套了,马上要生化危机了自己爹还干出这臭不要脸的事来;更别提舅舅还风风火火跑过来接他们娘俩去捉奸。

  一路上自己老娘连哭带骂就没消停,而舅舅安慰老娘一句就扭头说自己一句“凯乐啊你妈都靠你了”“你得拿出个态度来给你妈做主”。

  我能做什么?我是谁?我现在他妈的是要去哪里?张凯乐茫然的看着车窗外瀑布一样的雨帘,一瞬间心里涌起一种“下吧下吧这世界毁了也不错”的念头。

  一家人在中心医院停车坪狭路相逢,张妈打开车门咬牙切齿一声狂吼“张大富——”大雨是神助攻,人还没冲过去就看见那一对狗男女吓得一抖、脚一滑,就见大肚婆捧着肚皮重重摔在地上。

  大肚皮在地上呻吟没人管,俩口子在雨里扭打成一团。张舅舅和张凯乐一边劝架一边却抓着张大富,好让张妈尽情挠他。

  “张凯乐、你也跟着你妈一起疯吗?”张大富气急败坏。还是大肚皮凄厉的痛叫暂时结束了混战,雨太大了,她身下的血马上就冲得很淡。

  张大富和张妈在手术室外对峙着,张妈像个斗鸡一样毛发竖立,并且毫不在意的把家丑嚷得一走廊的人都知道了,她固执的不肯回家,想知道小三和她肚子里的野种的结果。张凯乐起身:“舅舅,我去买点热的喝,你看着妈妈,你要喝什么?”

  张凯乐的话让张大富极为不满,里面生的是你弟弟,你竟然还有心情喝饮料。张凯乐毫不在意挥挥手:“我是独生子女。”

  他买饮料回来在大厅遇见了同学黄薇,两人平时关系就不错,就聊了起来。黄薇妈妈是这里ICU护士长,中心医院因为这次大规模流感临时筹建了一个发热中心,把她妈妈安排过去了。

  黄薇:“我妈有一个月没回家了,我外婆不舒服,我爸又出差去了,所以我来找她。你陪我等等吧,她一会儿就过来。”

  张凯乐也正好不想看他爹那一摊破事,就跟着黄薇去了发热中心办公室。中心医院有三栋主楼构成,最里头的是老外科楼,也是最旧的一栋建筑,五层高的长条形状,设置不怎么好,大白天也开着日光灯,映得白惨惨的。现在整栋老外科楼都改成了发热中心。

  看得出黄薇妈妈很受敬重,办公室的人对黄薇都很客气,让她带着张凯乐进到她妈妈的办公室说话。黄薇找了条毛巾给张凯乐,张凯乐站在窗户边一边擦头发一边和她聊天。算来张凯乐都有半个月没看见这些同学了,自然很是话多,说到学校停课俩个人都表示不知道会不会延迟高考,黄薇是年级尖子生,重本妥妥的,面对高考很可能受影响表示忧虑;又说起谁谁早已经不在同学群里吱声了就好像失联了一般,谁谁又听说也得了流感住院了。

  “唉,张凯乐你那次说的内部消息搞不好是真的,这真的就像末日来了一样。”

  “本来就是真的,你快点趁着现在商店还开着买点水买点粮囤家里,你妈妈总该知道点内幕吧。”

  “别提了,我都一个月没见过她了,每次打电话回来也不让聊太多,就两分钟时间,说是有纪律规定。”

  “我艹真的假的?听上去更严重了。”

  “就是啊,这不我外婆身体不太舒服我才来找她的”

  ·······

  俩人聊着,张凯乐把喝完的咖啡纸杯捏成一团弯腰扔窗边放的垃圾篓里,眼睛一瞥就看见附楼——“怎么医院里还有警察?我没看错吧,那制服不是保安——”他眯起眼睛,刚才闪过去的制服虽然看不真切,但是防暴头盔和枪太打眼了。

  据黄薇说附楼是重症区、她妈妈就在附楼工作,而且那几个白影子又是什么,张凯乐不由集中注意力使劲看,我艹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化服吗,这装备太酷了——忽然他眼睛睁大了。虽然之前祝福的话有过预警,但是这骇人的一幕出现在眼前还是太不真实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