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 快走吧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17 2019.11.19 08:20

  玉石不愧自古就被称为有灵性,这么小小一块翡翠的效果甩那八百克黄金简直十八条街,只见翡翠消失后空间扩大了,虽然从祝福的视角看上去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呆板空间,但是本来堆满将近三分之二空间的货物一下只占了一个角,并且祝福感觉到自己拿取物品更轻松了。

  空间里没有时间,没有空气,祝福早尝试过熟食放进去什么样子拿出来也什么样子,太外公笔记里称为“芥子符”的作用就应该是今天所说的空间,这个功能虽然很逆天但也有个很明显的弊端——不能放活物,就连她自己的精神状态都不能在空间停留太久,会让身体产生强烈不适,甚至会如同缺氧般窒息。

  现在这情况是不是意味着随着空间的增加自己的精神负担也能被减轻呢?祝福一边思索一边油然而生一股憎恨,她从没像现在这样憎恨自己生物学上的父亲。以前她对刘知恩无感,毕竟祝妈死时她还小,祝外公为了她身心健康成长也从不在她面前说这些陈年旧事,可现在这个人实实在在妨碍到她了——本来她和外公算好了拆迁款六十万全部用来买黄金,留十来万用来买物资足够了。六十万的黄金放进去,应该对空间很有帮助吧。

  看祝福紧皱着眉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祝外公安慰她:“就当遇见了疯狗追着咬,我们躲着还不成吗。”

  居委会主任特意上门来跟他说刘知恩找了人施压,祝福不去首都、他家的款项就不放。“祝老师,我就私人说一句,虽然不知道刘教授具体做什么工作,但是他能让市里出面管这事——”主任停一停“你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工作有多忙吧,他还能让人分神管他的私事可见他能量。祝老师你斗不赢他,何况他也只是想要父女团聚,要求也不算过分,祝老师你为了孩子的前途就抛开个人恩怨吧。”

  “我们明天就回老家,钱不要了。”祝福下决心道。空间里的物资足够吃很长一段时间,其他到了乡下再想办法吧。

  望江公寓里,张妈和张大富依然怒目相视,张凯乐坐在中间的沙发上两边受气。张妈对着张凯乐冷笑:“你不要给你爹说好话,你爹老来得子,不稀罕你了。”

  张凯乐这两天受到的精神压力比张妈还大得多,他早已疲倦得厉害,脑门有个锤子在一下一下敲着,他按住太阳穴:“妈,时间宝贵,你先别叽歪听我说:那小孩子剖出来是早产、现在还在保温箱,活不活得成还说不好,我这么一个现成的大人摆这里,张大富要是不知道怎么选他也赚不到今天的身家。”

  被点名道姓的张大富同志一震,一截烟灰掉裤子上,听着儿子这么冷静又无情的分析局面。

  张凯乐继续:“他送我们去首都真的是好心,妈你不知道外面情况,只告诉你比非典严重十倍,去首都的航班飞一次少一次,张大富能把我们送出去算他有良心。”

  张凯乐接着转向他爸:“爸,我叫你一声爸,我求你也一起走吧,你心里应该有数,别抱着侥幸了;真的,我知道的恰巧比你还多一点,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未来能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张大富有那么一瞬间呼吸都凝住了,他专注的盯着儿子;而张妈想大骂张凯乐抽什么风,却被儿子和老公的严肃样子吓住了。

  张凯乐:“你和李淑芬同志半辈子了,这时候你别抛下她。要是平常我肯定劝你们离了,但是现在不行;爸,说实话,我没信心自己能照顾好李淑芬同志,她更需要你。钱啊公司啊都不如命要紧,爸,一起走吧!”

  张妈捂住嘴,眼泪成串掉下来,张大富也明显被儿子的话震动,半天他只说了一句:“机票早就没有了。”

  张凯乐松了口气,拍拍自己爹的肩膀:“我们一起想办法。”

  他起身进到自己房间关上门、打电话给黄薇,黄薇声音因为哭多了沙沙的,现在还有点哽咽,听他把张大富的证件号报过去,俩人又简单说了几句,“后天机场见。”

  昨天在医院里张凯乐几乎是硬拖着她离开发热中心,却又什么都不解释只拼命说“黄薇逃吧、快逃”、把她丢进一台出租车后一个人跑了。黄薇莫名其妙的又从出租车里下来、淋着雨跑回妈妈办公室,她没等到她妈妈,再怎么电话张凯乐都没回应;满心疑惑中又怕自己感冒最后干脆先回了家。

  晚上家里来了医院领导,领导亲切的说她妈妈走不开、他们代表她妈妈来看看她。领导递给黄薇一只手机,黄薇在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声音似乎很遥远,语言也很破碎,“薇薇妈妈爱你,你是大女孩了,以后不仅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好你爸爸和外公外婆知道吗——”

  “妈、妈”不详的预感让黄薇痛哭失声。

  领导们陪着一起唏嘘安慰后,告诉黄薇因为她妈妈奋斗在治疗疾病的第一线,国家安排这些优秀典型的家属去首都安置,也是对他们奉献的回报。偶后黄薇又接到出差的爸爸的电话,爸爸已经被接到在首都了,他同样含糊不清但难掩悲痛:“薇薇,爸爸在首都接你,没事的你还有爸爸,没事的。”

  一番唏嘘安慰、交待了准备事宜后众人告辞,等人全部离开黄薇倒在沙发里尽情的痛哭,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实在难以接受失去母亲的可能。哭了一会她想起白天在办公室时张凯乐几乎是惊恐万分的对自己说“黄薇快逃”,现在她品味出来了,张凯乐用的是个逃字。

  她起身打电话给张凯乐,劈头就问:“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就是我平时在群里说过的。”张凯乐含糊道。考虑到黄薇妈妈就在里面工作,他不敢把视频发给她看,她要看了非疯掉不可。

  “知道吗,张凯乐,我妈妈很可能出事了。”黄薇呜咽。

  张凯乐心里一紧,更不敢跟她说实话,只竭力安慰她,听到说安排她去首都他拼命劝她一定要去:“别在乎行李,你一定要走知道吗。”

  “可是我妈妈还在这里”

  “你留下你妈妈才担心你呢,黄薇快逃吧。”

  这个逃字中的沉痛之意让黄薇捂住嘴,泪水又涌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