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艳绝天下

泰坦传奇 肥鸭 5396 2004.06.20 11:57

  克玛和雪儿赶到冥火三殿前,发现一千多师兄弟将十余人围在中间,但却没有向他们发动攻击,只是呆在原地,各个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克玛和雪儿走近一看,都傻了眼,一千多师兄弟各个都死盯着被包围的一位女子,眼神中流露着爱与欲,口中发出低沉的类似野兽求偶的吼叫。

  克玛往场中间一望,看见一名拥有着绝色容颜,完美身材的女子正在轻歌曼舞,将在场所有的男人弄得是神魂颠倒。

  那位女子给在场男性的感觉已经不是惊艳,而是美丽的让在场所有男性窒息,尤其对刚刚尝试了女人肉体滋味的克玛来说,诱惑更大。

  脸,晶莹如玉。

  前额,广阔如苍穹。

  眉,如刚升起的初月。

  眼,如星宇中最明亮夺目的明星。

  鼻,如挺而峭的小山。

  唇,如诱人的红樱桃。

  发,秀丽如名山大川。

  一起构成了一副没有任何缺陷的图画。

  粉嫩的雪脖之下是完美无暇的美好躯体。如最纯净的白雪捏出来的匀称手臂,不堪盈握的小蛮腰,丰满坚挺的**,浑圆外翘的臀部,修长结实的大腿,纤巧无比的秀足,看似画中仙子一般的人物,却活生生的站在众人眼前。

  众人完全迷失在这不属于人间的艳色之中,无法自拔。

  此女当然就是艳绝天下的夺魂勾魄女王叮当。

  天籁之音从叮当口中发出,在叮当自己伴唱的这首‘销魂曲’的煽动男人最原始反应的旋律下,叮当开始了她的‘夺魂勾魄之舞’。

  ‘销魂曲’这首歌虽然有旋律,但没有任何歌词,实际上虞月儿口中发出的声音大概就是这么几个音节:啊,恩,呀,嗤,喔等等。

  克玛听着听着,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血脉贲张,双手情不自禁的开始***身旁的雪儿,将雪儿弄得是脸色泛红,发出撩人的呻吟声,呼吸急促。

  ‘夺魂勾魄之舞’也并非传统中舞女的舞蹈,没有任何复杂的动作和迷人的舞姿,也是由几个最简单的姿态和动作组成。如:唇咬,舌卷,甩发,摇头,挥臂,指揉,扭腰,摆臀,腿缠等等。但这些动作组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叮当与虚幻之中的一位男子交合的情景,让场中的克玛等所有男性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幻想成正与叮当云雨的那个男人,如痴如醉,迷失在叮当用她的声音和动作编织而成的似梦还真的虚幻之中。

  血气方刚的克玛终于彻底迷失在叮当那淫荡的霏霏之音中,无力自拔,正想再次zhan有雪儿,以泻心中的欲火,突然一声洪大的钟声传入耳中,这才让克玛恢复了神智。

  其余围困着叮当的冥火门的千余弟子也似从美梦中惊醒,但即使他们清醒,却也没有对叮当等人发动攻势,依旧呆呆的盯着叮当,一副痴迷的模样。

  身在局中的莫尼斯及叮当的随从由于早已经闭上双目,所以并未受到叮当的‘销魂曲’及‘夺魂勾魄之舞’很大影响,以耳代眼,密切注意着围困他们的千余冥火门弟子的动静。

  叮当终于没有再发出勾人心魄的迷魂之音,也没有继续她那艳倾天下的绝世舞姿,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辉,仿佛一刹那成为了一个圣女,神圣不可侵犯,让克玛等人疑在梦中,否则刚才如此性感诱人的妖女突然间气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此玉洁冰清,让人难以置信。

  冥火门在场的千余弟子当中,自然是克玛的修为最为高深,而且克玛又刚刚突破了冥火真气九重天的极限,吸收了火山喷发岩浆所蕴藏的大量热能,所以很快静下心来。

  到了克玛这种级数的绝顶高手自然感应到叮当身上那股可怕的毁灭性能量,于是叮嘱雪儿不要太接近包围圈,便走上前去,对着叮当等人道:“来者何人,为何连闯我冥火门十三道关卡?”

  叮当美目流盼,看了看克玛几眼,平时遇到任何强大敌手都心静若止水的克玛的心忍不住不争气的‘砰砰’跳了几下。

  叮当自然知道眼前这个修为颇高的冥火门弟子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但想到自己贵为女王,于是装出一副高贵典雅的模样,对着克玛道:“你是何人,好胆识,竟敢责问我,你可知我的身份?”

  克玛也是年轻气盛,虽然被叮当的美色所吸引,但却不甘示弱,反问道:“我管你是何人,你一路上闯关伤人就是与我们冥火门为敌!”

  叮当一直以来都未被人如此顶撞过,心中大怒,道:“莫非你还想与我过招,为你的同门师兄弟讨个公道?但我就怕你在我手底过不了十招!”

  克玛因为天赋过人,在冥火门倍受同门尊重,如今被叮当如此抢白,也勃然大怒,虽知眼前这位少女定有惊人艺业,但想到自己刚刚吸收了火山岩浆的庞大无匹的热能,也夷然不惧。

  “在下克玛,领教姑娘绝学!”克玛虽然恼怒,但还不失礼数。

  “我的名字你就不必知晓,只怕说出来吓得你不敢再和我比试!”叮当根本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显然没把克玛放在眼里,叮当的目中无人却没有引起在场千余冥火门弟子的愤慨,甚至还有小部分人对克玛被叮当如此蔑视而喝彩,希望一直被门主浩野器重的克玛落败,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克玛将冥火真气运到极至,整个身体都发出淡淡的红光,甚至整个空间的温度都开始升高,声势惊人。

  一旁的其他冥火门弟子没想到克玛的冥火真气竟然有如此威力,似乎比门主浩野的九重天冥火真气还要厉害几分,大感迷惑。

  自从叮当体内的九幽能量彻底苏醒之后,叮当不但身负死神的各种恐怖的必杀技,而且眼力也变的相当高明。如今一见克玛不过略一运气,便有如此威势,立即收下轻视之心,准备迎战。

  克玛深吸一口气,沉腰立马,对着叮当击出平淡无奇的一拳。

  旁人看不出克玛这一拳的奥妙,但被拳风笼罩的叮当却完全感受到克玛这一拳所包含的庞大的热能。在叮当眼中,克玛这一拳化作了一道火焰,朝自己袭来。

  拳劲还未到,炙热的拳风已经从叮当身旁掠过,若不是叮当有九幽能量护体,就已被克玛的拳风所伤。

  叮当曾经与来自异空间的恐怖生物吞噬者进行了一场恶战,眼前克玛这至阳至刚的拳法虽然惊人,但毕竟无法与吞噬者那毁天灭地的神通相提并论,所以叮当不慌不忙,玉手轻轻一挥,发出一股无形的劲气。不但化解了克玛这势大力沉的火焰拳,而且九幽能量那无可匹敌的威力尽显无疑,竟然将稳如磐石的克玛逼退了几步。

  一旁观战的冥火门弟子见此一幕自然是目瞪口呆,这才知道娇艳绝伦的尤物叮当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上身怀绝世神功,不过随意挥了挥手,克玛竟然有些承受不起。

  叮当发出一声铃铛般的娇笑,道:“轮到我出手了,克玛你小心了。”

  也不见叮当如何动作,叮当整个人似乎化为数十个身影,凌空而起,朝克玛扑来。

  克玛虽然功力不弱于当今冥火门门主浩野,但临敌对阵的经验是少之又少,眼见叮当化作数十个人,心中大惊,不知道如何是好。

  克玛只觉得自己脸庞一阵辣痛,耳边传来叮当的笑语:“不知死活的小子,你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我要的,哈哈!”

  不过眨眼功夫,叮当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如果不是克玛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辣痛,恐怕还会误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好不容易突破了冥火真气九重天的极限,克玛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天下少有的顶尖高手,日后可以创建一番让后人传诵的伟大功业。

  但克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神功初成,竟然不是眼前这名绝色女子的对手,心中又气又怒,一张俊脸涨成了猪肝色。

  “怎么了,输得不服气啊,你可以再来啊。不过你生气的样子还蛮帅的,有点性格!”叮当对着克玛调侃道。

  一旁嫉妒克玛一直受到门主浩野器重的弟子们开始出言讽刺克玛。

  “看来克玛师兄功夫也不过如此嘛,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都打不过,真是让我们冥火门蒙羞啊!”

  “是啊,真不知道去年本门的比武大会,克玛是怎么混到第一名的,莫非他买通了对手?”

  “我看不是,我觉得是克玛师弟见色起意,手下留情,想借机博取这位美女的好感,所以故意输的!”

  “言之有理,克玛你也别害臊。有言道‘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风liu’,你想追人家就说嘛,但你以我们冥火门的荣誉为工具就不好了嘛。”

  “人不风liu枉少年,克玛,我支持你!”

  ……

  克玛听了这些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克玛终于出离了愤怒,决定击败叮当,以证明自己对师门的忠心。

  克玛身穿的青布长衫无风自动,一波一波的热浪朝四周席卷开去。

  本来在场外那些七嘴八舌的人们受到热浪的压迫,不得不提起功力对抗克玛发出的这一波波的以岩浆热能为主的热浪,不敢在胡言乱语。

  吸收自火山岩浆的热能果然非同小可,即使是强如叮当也感觉到克玛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克玛正由一个人变为一座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异常诡异。

  克玛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喊道:“冥火神龙双刃斩!”

  本来在不远处看热闹的冥火门弟子门听到克玛喊出‘冥火神龙双刃斩’后,立即神色大变,往后疾退,显然克玛即将使出的招式是冥火门非同凡响,甚至极度可怕的盖世绝学。

  克玛身体发出的红光越来越亮,最后竟然在克玛背后隐约出先了一头赤红色的张牙舞爪的巨龙,而克玛的双手却发生了更加可怕的变化。

  克玛的双手逐渐转为青白色,闪烁着让人心凉的寒光,仿佛化作两把锐利无比的大砍刀。

  双目早已经赤红的克玛死死盯着叮当,随时准备发出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叮当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双纤纤玉手往虚空一抓,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已握在手中,来自死神府邸九幽之地的死亡气息立即弥漫全场,远处的冥火门弟子被吓得是大气都不敢出,噤若寒蝉。

  克玛等人自然从未见过死神的武器,杀力滔天的死神镰刀,但死神镰刀无形中散射出来的那股死亡气息却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最恐惧的某种事物开始滋生,迷惘恐慌的情绪开始占据脑海。

  克玛知道不能再让叮当的死亡气息继续下去,否则自己这招威力无穷的‘冥火神龙双刃斩’恐怕还未使出就败下阵来,于是终于击出着冥火门最恐怖的杀招之一。

  至阳至刚的冥火真气幻化成的赤红色的火龙终于成形,恶狠狠的朝叮当扑来。而克玛隐约变为青白色大砍刀的双臂遥指叮当,发出两道凌厉无比的刀气。

  隐有风雷之声的刀气所过之处,不但飞沙走石,甚至将由坚硬的花岗石砌成的冥火三殿的殿前广场刮出深约三米的裂缝,的确是威力绝伦。

  叮当见克玛这招声势如此惊人,依旧没有丝毫慌张之态,嘴角带着一丝残酷的冷笑,终于挥动了她手中的那把死神的兵器:死神镰刀。

  一个绝色美女手持着一把比她身体还高的巨大黑色镰刀,实在是极不协调的一幅图画,但这种不协调却更加突出了叮当那不同于凡人的艳丽,将叮当那冷冷的美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叮当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喝:“死神旋风之舞!”

  叮当手中的死神镰刀不知何时化作了一股黑色的旋风,这死亡的黑色旋风每一次旋转都会发出数道九幽能量形成的风刃,朝冥火真气幻化成的火龙冲去。而黑色的死亡旋风则拦在了那两道刀气前进的路上。

  每一个黑色的九幽风刃击中赤红色的火龙之后,火龙的前进速度就缓慢了一些,并且火龙原本刺眼的赤红色逐渐变为黯淡,再无复先前生龙活虎之态。

  闪烁着寒芒的两道刀气一头扎进了黑色的死亡旋风内,传出了几声闷响后便再没有任何回音。

  瞬间黑色旋风消失不见,变回为叮当手中的那把可怕的死神镰刀。

  叮当眼见火龙不断逼近,终于腾空而起,人刀合一,击出漫天的黑色刀影,将已经无甚威力的火龙笼罩。

  ‘啪啪’几声巨响,火龙被叮当砍成十几段,消失在空中。

  叮当飞身落回原地,傲然立于场中,视围困自己的千余人如无物。

  克玛遭此残败,脸色苍白,这才知道自己乃井底之蛙,竟然不是眼前这位绝色美女一招之敌。

  (实际上克玛虽然不如叮当,但也绝不会一招落败,主要因为克玛临敌经验太少,没有遇到强敌时应有的冷静沉着,只凭着一股锐气战斗,这自然容易落败,况且威力越大的招式后招越是不继,反而不如一些有效的连续攻击的组合技)

  一位留着一头赤红长发的老人突然出现在冥火三殿前,对着叮当道:“你究竟何人,为何一再生事,是不是欺我冥火门无人是你敌手?”

  叮当一见此老人一出现,所有的冥火门的弟子都注视着老人,且眼神中自然的流露出尊敬之色,所以叮当几乎可以肯定这位老人就是自己的外公,冥火门门主浩野。

  “外公,我是您的孙女叮当,而我身旁这位是我的父亲莫尼斯,他也就是您的女婿啊!”叮当一语惊人。

  广场一片哗然,在场的人们包括冥火门门主浩野都傻了眼,浩野更是没想到这个勇挫后辈第一高手克玛的绝色美女竟然说是自己的孙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