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禁咒魔法

泰坦传奇 肥鸭 5547 2004.09.14 14:01

    厚土团的大溃败并没有让其他魔法战士三团的士气受到影响,反而他们的心中涌出更加顽强的斗志,誓要战胜来去如风,且杀力滔天的玄铁骑兵。

  魔法战士兵团中唯一的骑兵团狂风团,更是不愿意被这来历不明的身披黑色盔甲,大胜同伴厚土团的玄铁骑兵比下去,于是狂风骑兵团团长向威尔顿请求出战,为厚土团雪耻。

  得到了威尔顿首肯之后,狂风骑兵团兵分两路,朝玄铁兵团的左右两翼杀去。

  罕毕图知道来着不善,立刻下令全军停止追击溃败的厚土团的战士,迅速完成了集结,同时有条不紊的将百多余名伤员送到战场后方。

  骁勇善战的玄铁骑兵此刻陷入了一片肃杀气氛中,等待着罕毕图的指示,准备发出石破天惊的攻击。

  战场上回荡着狂风团战马的马蹄声及他们的喊杀声,刚才勇猛无敌的玄铁骑兵则一动不动,静若处子。

  终于,罕毕图发出了变化战阵的号令。

  训练有素的玄铁骑兵在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就从长蛇阵变化为两个最具攻击性的三角锥阵,迎向狂风骑兵团。

  双方的骑兵的速度都快如闪电,一呼一吸间就战到一块,惨烈的战斗终于打响。

  每个战士手中的重兵器都挥舞成风,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至敌方战士于死地,黑色的长矛与白色大刀在阳光下互相撞击着,金铁交鸣的声音此起彼伏。

  罕毕图发现强悍的玄铁骑兵那玄妙的矛法竟然占不了对方的丝毫便宜,甚至处在下风。

  狂风骑兵团不但战斗技艺高超,而且马上功夫也只比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族战士稍微逊色,尤其是他们手中那把白色的大刀竟然能不时发出一记风刃,令玄铁骑兵防不胜防。

  如果不是有玄铁战甲护身,恐怕玄铁骑兵已经伤亡惨重。

  但狂风骑兵团这手让人难以抵御的绝招是如此神出鬼没,玄铁骑兵根本不知道如何抵挡,与敌人短兵相接时有些缩手缩脚,战力大减,而士气大振的狂风骑兵团竟然以坚攻坚,以破竹之势杀到了玄铁骑兵锥形战阵的中部,势不可挡。

  一直留意战况发展的泰坦没料到敌军的骑兵团竟然可以用大刀发出低级的风系攻击魔法‘风刃’,顿时色变。

  要知道,玄铁战甲虽然防御力超强,但对魔法的防御力相当弱,而风刃这个魔法是通过风元素聚成一线造成物理伤害,不是完全的魔法元素攻击,所以每道风刃击在玄铁骑兵身上,不过是一些皮外伤,不算严重。

  但泰坦已经看出,不断逼近的敌军红、白两个的步兵团,如果也具备魔法攻击的话,那必定是水系及火系魔法攻击,而这两种魔法攻击绝对不是玄铁战甲所能防御的,一旦敌人的战士能够在战斗中不时发出魔法攻击,那无疑是夺命的冷箭,玄铁骑兵这支无敌雄师恐怕要大败而归。

  泰坦做了个壮士断腕的决定,通过意念力将命令‘鱼死网破’传到了罕毕图的脑海中。随后对身旁不远处的欧西丁道:“欧西丁,你亲自将溃败大军的那名年轻将领生擒,也让我们日后有谈判的筹码。”

  欧西丁应了一声后,便朝脸色死灰的拜斯特杀去。虽然拜斯特的家将拼死护主,但欧西丁此刻身兼东西两大不世出剑圣之长,不出剑则已,一出则剑芒暴涨,势不可挡,手下无一合之敌,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拜斯特的面前。

  拜斯特虽有心御敌,但眼见身旁的家将一个接一个的被眼前这为身披银色战甲的将领不费吹灰之力的击倒,心惊胆寒之下,手中那把镶嵌了无数珠宝的豪华大剑‘叮当’落地,束手待擒。

  而罕毕图得到了泰坦的指示后,立即指挥玄铁骑兵无视风刃的偷袭,放弃防御,以攻对攻,凭着玄铁战甲力克敌军。

  玄铁骑兵身上那接近完美的玄铁战甲总是能将敌人兵器造成的伤害减少到最低点,而玄铁骑兵手中的那把黑色的玄铁长矛却可以轻易刺穿敌人身穿的精钢打造的白色重盔甲,硬碰硬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果不出泰坦所料,体内流淌着勇悍血液的游牧族战士接到命令后,立即将他们的生死置之度外,奋勇杀敌,锐利的长矛贯穿了一个又一个敌军战士的身体。

  此消彼长,狂风骑兵团被玄铁骑兵这突然间悍不畏死的疯狂反击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惨重,优势丧失殆尽。

  狂风骑兵团的战士们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不足以威胁玄铁骑兵的生命,每次强而有力的攻击不过给被盔甲保护的严严实实的玄铁骑兵带来一些内伤,那神奇的黑色盔甲连一道痕迹都没留下,令人难以置信。

  同时狂风骑兵团的战士终于明白厚土团大溃败的原因,玄铁骑兵手中那锐利无双的黑色长矛似乎能够刺穿所有阻碍它前进的事物,无论是厚土团那宽厚结实的盾牌还是自己身上那精钢打造的盔甲,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很多狂风骑兵团战士生命中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敌人那红色的矛头从自己身体中抽出时带起的四溅的血花。

  就差一点可以将玄铁骑兵冲散的狂风骑兵团此刻被反包围,再不找准机会突围,恐怕全军覆没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罕毕图眼见大胜可期,心中更是佩服泰坦的命令‘鱼死网破’,但他没有发觉,敌军那两支步兵团在不知不觉中与玄铁骑兵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遥了。

  威尔顿没料到敌军作风如此强悍,竟然不顾忌风刃的攻击,用以命搏命的打法将自己的魔法骑兵狂风骑兵团击败。

  现在唯一的可胜之机就是使出终极禁咒‘圣冰荆棘光环’,大幅提升烈火与玄兵两个步兵团的战斗力及防御力,一举击溃这支可怕的黑色骑兵。

  由于使用终极禁咒很可能极大的透支魔法师的精神力及生命力,所以很多大魔导士虽然知悉一个或者几个禁咒,但却毕生从未使用过。原本威尔顿也以为自己的魔法战士军团战力无人能比,岂料这貌不惊人的区区五千骑兵竟然大败自己的二个魔法战士军团,而不远处还有一万多黑甲骑兵,这让威尔顿担心不已,只能铤而走险,使出最后的杀招,用超强的禁咒魔法将余下的两支步兵团变成绝对无敌的杀人机器,才能取得胜利。

  威尔顿之所以要用可能牺牲他性命的代价来赢得这一战,是因为他明白如果不这样,别说救回少将拜斯特,恐怕他的两个步兵团也会全军覆没,毕竟敌人还有接近两万的兵力,自己不过区区三千不到的兵力,其中一千还是残兵败将。况且在平原地带,冲击力极强的重骑兵绝对可以轻易击溃步兵军团,追杀溃败的逃兵,显然自己的两个魔法战士步兵团是跑不过战马的四条腿,战败后被全数剿灭的命运是可以预见的。

  “我以大魔导士威尔顿的名义,恳求四大元素之神力加诸于我魔法战士之身,圣冰包裹住勇士们的躯体,荆棘布满勇士们的武器,完美防御攻击重现人间!,圣冰荆棘光环!”

  当威尔顿吟唱完这终极禁咒的魔法咒语之后,无法想象的异变发生了。

  散发着夺目金芒的淡蓝色雨雾骤然出现在烈火与玄冰军团战士的上空,随后将两军团完全笼罩。

  雨雾中的细小的水滴自发的涌向这些魔法战士们,弹指间雨雾消失不见,而原先的烈火及玄冰魔法战士步兵团也已经改头换面,盔甲之外都被一层晶莹剔透的淡蓝色冰状物所覆盖,而战士们手中的武器虽然依旧是原来的火红色及湛蓝色,但剑身发出刺目的金光,让人不敢直视。

  这一让所有人包括烈火及玄冰两魔法战士步兵团都意外万分的变化,让原本沉闷的战场变得分外诡异。

  而战场上最震惊的人就是面露愕色的泰坦。

  泰坦没有想到这个白发苍苍的魔法师竟然是一个懂得禁咒的大魔导士。泰坦虽然懂得人类四系终极魔法,但由于泰坦那得天独厚的可以不念魔法咒语就发出所有魔法的天赋,所以没有深究人类魔法的奥妙,不知道终极魔法之外竟然另有天地。加上没有一个懂得禁咒魔法的大魔导士的指引,泰坦从来没有接触到禁咒这个魔法领域,更别提见到禁咒魔法。

  能够感应到魔法元素能量任何微妙变化的泰坦此刻无比担心,因为泰坦感觉空中的风、土、水、火四系魔法元素不断的注入到这两千名魔法战士身体之中,不断的增强的防御力,提高他们的攻击力。

  泰坦本就认为魔法战士的单兵作战能力比玄铁骑兵要胜上一筹,此刻恐怕五千玄铁骑兵不是这二千魔法战士步兵的敌手。

  但泰坦依旧低估了禁咒‘圣冰荆棘光环’的恐怖威力,此刻的两千魔法战士,虽然不能说是永生不灭的不死军团,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也相差无几了。

  烈火和玄冰团开始朝玄铁骑兵发动暴风雨般的可怕攻势,而日后被人们尊称为‘最强骑兵团’的玄铁骑兵,面临着第一次可能带给他们灭顶之灾的挑战。

  在四系魔法元素能量的帮助下,魔法战士们健步如飞,仿佛一阵风,比起骑兵的速度毫无逊色,而灵巧之处又不是骑兵所及。

  一个普通的魔法战士轻轻一跃,竟然能横跨近二丈的距离,而在空中翻转七百二十度的高难度动作他们能够随意施展。

  玄铁骑兵们迷茫了,感觉眼前这群敌人根本不象是行动迟缓的步兵,而是一群长了翅膀的恶魔,或者是一群可怕的吸血蝙蝠,头一次心中没有了必胜的信念。

  更加让人吃惊的是魔法战士们在前进过程中朝玄铁骑兵挥舞着他们手中的火红色或水蓝色的大剑时,竟然不断的从有魔法属性的大剑上发出一个又一个火球、冰弹,比先前狂风团发出风刃的频率快上了几倍,形成铺天盖地的低级魔法攻击,让毫无心理准备的五千玄铁骑兵顿时乱成一片。

  但火球、冰弹等魔法毕竟是低级魔法,杀伤力比较小,只给玄铁骑兵制造了一点混乱,让一些来不及躲闪的骑兵们受了点轻伤。

  在罕毕图将军的调动下,整个玄铁骑兵不断恢复了先前的平静,而且已经开始朝可怕的魔法战士们发动了冲击。

  双方的战士不断加速,越来越接近,终于激战在一块。

  玄铁骑兵们的黑色长矛以闪电之势,从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向魔法战士们,反映一等快的魔法战士似乎早知悉骑兵的攻击目标,大剑一封一挑,轻易的将玄铁骑兵那蕴藏着可怕冲击力的战矛荡开,接着大剑的金芒突闪,剑光立即暴涨,将骑兵笼罩着剑光之中。

  许多骑兵以为凭借着战马的冲击力不但可以封挡魔法战士的剑击,而且能将魔法战士重创,于是纷纷挥舞着长矛,迎向剑光。

  兵器接触之后玄铁骑兵便感觉不对,自己这一矛仿佛击在安稳如山的金刚岩上,毫无效果,而巨大的反震力不但将双手的虎口震裂,战矛脱手而出,而且可怕的力量传到身体上,骑兵们只感到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刹那失去了知觉。

  ‘砰……’百余声闷响,百余名玄铁骑兵竟然被魔法战士的大剑劈下马来,让后方的玄铁骑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后几列的玄铁骑兵自然不会重蹈覆辙,反应奇快无比的他们没有硬接魔法战士这可怕的一剑,而是一个翻转,藏在马肚之下,堪堪躲过这可怕的剑击,游牧族精湛无比的马技,尽显无疑。

  一些身手敏捷的骑兵在躲入马肚同时朝魔法战士刺出一矛。不料魔法战士只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倒在地后便迅速站起身来,仿佛没事人一般,而魔法战士身上的那层晶莹剔透的淡蓝色冰状物则一丝裂痕都没产生,其硬度恐怕比玄铁战甲还要高上几分,而从魔法战士身体上传来的反震力几乎将马肚下的骑兵掀下马来,施加了‘圣冰荆棘光环’魔法战士的可怕完全超过了玄铁骑兵的想象。

  面对着似乎不可战胜的魔法战士,玄铁骑兵们的热血沸腾了,他们没有丝毫畏惧,因为他们是最骁勇善战的游牧族战士,就算是死,也要高贵的死在战场上,游牧族战士绝对没有一个逃兵。

  但魔法战士的攻击力实在可怕,玄铁骑兵虽然有着玄铁战甲的保护,但如果被一剑劈实了,无比坚固的玄铁战甲都会留下深深的剑痕,而魔法攻击力则完全的进入身体,开始破坏玄铁骑兵们的生理机能,直到骑兵们死去的那一秒。

  一直以来所向无敌,防御力和攻击力都超强的五千玄铁骑兵,竟被区区两千步兵杀得几乎没有招架之力,如果不亲到战场目睹,说出去恐怕都无人相信。

  五分钟激烈的交战中,两千魔法战士竟然没有一人伤亡,五千玄铁骑兵到是有近两百人的伤亡数。而玄铁骑兵目前能保持如此低的伤亡数就是因为他们那高潮的马技,以战马为屏障,在间不容发之机躲过魔法战士的可怕攻击。

  虽然威尔顿是精神力修为极高的大魔导士,但在使用完这个他自己也从未施展过的禁咒魔法后,已经无法站立行走,只能在副将的搀扶下,坐在一匹战马上继续观察着战事的发展。

  威尔顿有气无力在副将的耳边上说道:“传令下去,改变攻击目标,第一攻击目标为敌人骑兵的坐骑。”

  随后,战场又发生了让任何人都为之侧目的变化。

  所有的魔法战士都高举手中的大剑,疯狂的朝玄铁骑兵的坐骑猛砍。游牧族的战马虽然颇具灵性,但根本无法躲过魔法战士发出的凌厉剑击。

  战马只要被魔法战士砍中,那毁灭性的能量就能够瞬间摧毁马的神经中枢,并且将马的身体碎裂成几块,惨死当场。

  一时间,玄铁骑兵与魔法战士的战场成了马儿的修罗地狱,战马濒死前凄惨的嘶叫,死时渴望主人拯救自己的绝望眼神,死后四肢没有节律的颤动,从碗口大小的伤口处如泉水般不断涌出的鲜血,一起构成了一幅凄美绝伦的图画。

  爱护自己坐骑胜过世上一切的游牧族战士疯狂了,亲眼见到爱马惨死在自己面前,愤怒之火已经将玄铁骑兵们的神智给彻底冲溃,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眼前这群凶手,为自己的战马报仇血恨。

  游牧族战士们的双眼都变成赤红色,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的变了形,口中念着他们自己也不明白的话语,但他们知道,能够让他们恢复清醒的就只有一个字:血!

  无论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云彩,遮住了太阳,似乎天地都有所感应,不愿意见到即将发生的无比惨烈的战斗。

  云彩能遮挡住最毒最烈的太阳,却无法熄灭游牧族战士心中的熊熊的仇恨之火,更加残酷的战斗终于拉开了序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