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魔法战士

泰坦传奇 肥鸭 5639 2004.09.13 08:32

    巨人见援兵已至,奋起余勇,手中的偃月刀那血红色的刀光暴涨,竟无一人能靠近他身旁方圆三丈之地。

  巨人乘着这个空隙,对着两支骑兵领头的将领喊道:“欧西丁,罕毕图,将敌人包围,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不用多说,这个勇冠三军的巨人就是泰坦。

  拜斯特正准备指挥大军迅速撤离,却发现这两支骑兵不同于一般的骑兵,虽然身披重甲,但速度竟然比轻骑兵还快上三分。

  就在拜斯特惊讶、迟疑之际,两支骑兵已经封死了拜斯特统领的兵力五万的军团的退路。

  看着挡在自己回可亚城路上的几万战意昂然的重骑兵,拜斯特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仔细回味后终于明白这种感觉就是穷途末路的感觉。

  罕毕图和欧西定都将目光集中在泰坦身上,等待着他的指示。

  泰坦做了个‘杀’的手势后,罕毕图与欧西丁便带着身后的二万玄铁骑兵,朝拜斯特所在的帅旗方向杀去。

  玄铁骑兵还未与敌军的步兵及骑兵军团短兵相接,保护拜斯特的弓箭手大军就朝玄铁骑兵射出了无数的劲箭。

  面对着漫天的箭雨,游牧族战士出身的玄铁骑兵的闪避动作惊人的一致,匍匐在马背上,竟无一人被射中落马。即使是站在敌军的立场上,拜斯特也心中敬服,叹为观止。

  (实际上普通的弓箭射在玄铁骑兵身披的玄铁战甲及玄铁头盔上,根本无法对玄铁骑兵造成任何伤害,这玄铁所制成的护具绝对是任何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护身宝甲!)

  在拜斯特的调动下,四千余名重骑兵主动出击,攻向玄铁骑兵的两侧,妄图将黑色长龙般的玄铁骑兵拦腰斩断。

  罕毕图早料到敌人会有此一招,手中的各色令旗不断变幻,玄铁骑兵霎时从长龙阵变成巨蝎阵,迎向四千重骑兵。

  无论从战斗力、装备精良度、士气、骑术及战马素质,拜斯特的重骑兵都远远不如玄铁骑兵,加上数量上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所以双方的骑兵一接触,战况就非常明了。

  本以为自己的冲击力莫可抵御的重骑兵与玄铁骑兵的游牧族战士一过招,才知道眼前这浑身被黑色盔甲遮掩的密不透风的骑兵的杀伤力及冲击力都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有接近三成的麻痹大意的重骑兵一个照面就被玄铁骑兵挑下马,命丧黄泉,战斗立即呈现一面倒的趋势。

  玄铁骑兵手中的黑色长矛,成了重骑兵们的噩梦,无心恋战,只能勉强发挥出平时一半战斗力的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枪头扎入自己的身体,无力招架。

  无数支黑色长矛的挥击,激起了无数串红色的血滴,染红了黄沙。双方王牌骑兵的较量简直就是单方面的一场屠杀,胜败再无任何悬念。

  拜斯特不甘心就此落败,对着拥有四万兵力的长枪步兵团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上,给我上,杀出一条血路!”

  随着四万步兵加入了战局,逐渐遏制了玄铁骑兵在重骑兵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杀戮,而那些落荒而逃的重骑兵也开始归队,组成一个个简单的战阵,开始了有效的反击。

  由于玄铁兵团开始与重骑兵混战一团,冲击力早已经不复存在,与地面上的步兵近身作战有些不适应,虽然如此,但战力惊人的玄铁兵团依旧牢牢的控制着战场上的主动权,在罕毕图的指挥下,发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拜斯特大军的覆灭不过是早晚之事。

  见战况陷入了暂时的胶着状态,拜斯特心中大定,开始寻找突围的方向。

  而泰坦则通过手势对罕毕图下了新的作战命令。

  玄铁骑兵军中的号角响起,拜斯特大军只觉得那如山般的压力消失的无影无踪,敌人竟然在尽占优势的情况下全面撤退,让人费解。

  而自命不凡的拜斯特则以为自己部下的顽强抗战让敌人不得不退出战场,于是开始考虑是抓住时机回可亚城还是追击敌人,取得胜利。

  拜斯特根本没有清点目前他所率领大军的伤亡人数,实际上他的五万大军,经过刚才那短暂的一战,已经不到四万,而机动力及战斗力最强,最可能突出重围的重骑兵伤亡最是惨重,只余下不到二千五百人。

  就在这个白痴少将拜斯特为选择乘胜追击还是打道回府犹豫不决时,远处的玄铁骑兵已经集结完毕,全速朝拜斯特大军冲杀过来,声势骇人到了极点。

  拜斯特见此情形,大惊失色,后悔莫及,才知道刚才敌人的偃旗息鼓是酝酿着更凌厉的攻击。

  玄铁骑兵让战马放开脚力,狂奔向拜斯特的大军,冲击力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终于,犹如发怒的黑色狂龙的玄铁骑兵,一头扎进了拜斯特的大军,眨眼将四万大军冲的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黑色夺命的长矛,将阻在路上的步兵挑到十米高的半空之中,如此可怕的冲击力简直是闻所未闻。

  看不到任何胜利希望的四万大军终于彻底崩溃,朝可亚城方向疯狂的奔去,再无任何斗志。

  眼见战势一泻千里,拜斯特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于是在十余名忠心的家将的护送下,开始突围。

  早已经被罕毕图及欧西丁盯得死死的拜斯特在战场上几乎是寸步难行,还未前行百米,十余名家将已经伤亡过半。

  就在拜斯特以为自己不是大限将至,就是被敌人生擒活捉时,玄铁骑兵的后方竟然出现了大匹人马。

  这突然出现在后方的大军让泰坦等人暗暗心惊,因为这支部队绝对是来自可亚城的敌军。

  最让泰坦担心不已的是这支部队出现时毫无先兆,恐怕早就埋伏在一旁,而且能够如此不露声响的接近战场,显然对方有着非常手段。

  但泰坦不明白的是为何早就知悉战况发展的这支部队,此刻方才露面,如果早些出击,恐怕自己的玄铁骑兵也会有些措手不及,难以招架。

  泰坦自然不知道这支部队便是罗杀王国十多年来最负盛名的‘魔战士兵团’,而领军之人威尔顿此刻出击的原因是想给拜斯特这个狂妄少年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教训,让拜斯特的父亲凡斯特颜面无存。

  但一直以算无遗策自居的威尔顿此刻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误,就是低估了玄铁骑兵那可怖的杀伤力。威尔顿将魔战士军团埋伏在距离战场十里开外的地方,自己独自一人潜到峡谷口附近查看战事的发展。

  开始泰坦表现出达到剑圣的可怕实力已经让身为大魔导士的威尔顿暗暗惊心,当二万玄铁骑兵绕过群山,出现在拜斯特大军两侧时威尔顿就知道大势已去,但却以为拜斯特能够凭借手中五万大军与玄铁骑兵抗衡起码半小时以上,于是放心的离开,调动魔战士军团前来救援。

  虽然威尔顿看不惯年少气盛的拜斯特,但也不想皇城驻军第一军团的五万战士就此覆灭,便急冲冲的朝峡谷口进军。

  不料威尔顿带领魔战士军团赶到时,拜斯特五万大军已经荡然无存,而拜斯特这位昨日在会议大厅内不可一世的少将已经难逃被敌人生擒的命运。

  虽然如今罗杀王国和西成王国已经合并成为魔武国,但在人事上的变化才刚刚开始,魔武王哈沙克每天要处理的奏折都是以千计,所以大体上魔武国还是分罗杀、西成两国分开治理,而哈沙克为了稳定大局,所以坐镇西成王国,将自己势力根深蒂固的罗杀王国暂时抛之脑后,而替哈沙克打理这一切繁琐之事的就是原罗杀王国的丞相凡斯特。

  威尔顿虽然不惧目前依旧权势熏天的丞相凡斯特,但眼见他的儿子拜斯特身陷险境而不相救也说不过去,这才没有退兵,否则威尔顿为了保存实力,必定退回可亚城,不在这平原之地与极其可怕的神秘骑兵决战。

  而峡谷内的那些士兵们也早已经跟在泰坦身后与玄铁骑兵会合,让拜斯特大跌眼镜的是巨人身后的士兵不过百余人,这显然是一个早有安排的陷阱,但恐怕也只有魔神般强大的泰坦才敢以身犯险,拖住数万敌军。

  泰坦神目如炬,早已经看清楚这群突然出现的部队是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为首,而那位老人显然是位魔法师,因为他身穿魔法袍,手持一根半截晶莹如血,另半截通红如火的魔法杖。

  即使以泰坦那高明的眼力一时也看不出这位魔法师修为的深浅,但魔法师身后的那群战士却让泰坦看了后暗暗心惊。

  那群战士各个都神态威猛,气度不凡,而且明显分为四个团。其中三个团为步兵团,只有一个团是骑兵团。

  红团战士人人身穿火红色的盔甲,双手持火红色的巨剑。

  蓝团战士则人人身穿天蓝色的盔甲,双手持天蓝色的巨剑。

  黄团战士则人人身穿土黄色的盔甲,双手无进攻武器,只持一面土黄色的厚盾。

  唯一的骑兵团就是白团。

  白团战士身穿白色盔甲,手中则是白色大刀。

  精通人族四系魔法的泰坦立即想到眼前这四个军团分别表示着他们和四种魔法属性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手举厚盾的黄团战士显然是防御为主的军团。

  泰坦虽然还未见到这四色兵团究竟有何本事,但已经隐约感觉到若论单兵作战能力,恐怕骁勇善战的游牧族战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而自己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玄铁战甲的抗物理攻击的特殊属性,一定程度内的物理攻击,根本无法突破玄铁战甲,伤害到战士们的身体。

  加上对方的四色兵团每团不过千人左右,加起来才四千人,而二万兵力的玄铁兵团虽然经过了一番激战,但伤亡极小,依旧保持着鼎盛的战斗力,让泰坦宽心不少。

  但泰坦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支部队是魔战士军团,他们的攻击是魔法与物理双重属性的攻击。

  泰坦对罕毕图道:“你率五千人拦截这突然出现的四色军团,记住,如果发现这个军团战力极高,不可恋战,且战且退!”

  游牧族的罕毕图将军虽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但由于他本身武功不高,所以眼力却远远不及泰坦,甚至连欧西丁也比不上。

  此刻罕毕图正陶醉在由清一色游牧族战士组成的所向披靡的玄铁骑兵的巨大成功之中,生出了少许骄傲轻敌的情绪,没将这古怪的四色军团放在心上,在应了一声‘是’后便一勒马的缰绳,带着五千玄铁骑兵,朝后方的四色军团杀去。

  威尔顿将手中的魔法杖高举过头顶,一指不远处声势汹汹的玄铁骑兵,道:“厚土团,阻截敌人,消磨敌人的锐气!”

  千余名手持厚盾的厚土团士兵开始缓慢的迎上呼啸而来的五千玄铁骑兵。

  为了尽可能的将可亚城的有生军事力量消灭,泰坦让欧西丁指挥余下的玄铁骑兵追击溃败的拜斯特军团,让这支部队永远成为历史。

  而泰坦则目不转睛的盯着罕毕图所率的玄铁骑兵与那名高深莫测的魔法师率领的四色军团之间的战况变化。

  黄色的厚土团在缓慢移动的过程中,泰坦发现中间竟然有三位魔法师在吟唱魔法咒语,而这个魔法是土系高级防御魔法‘土墙’。

  终于,厚土团的战士们没有继续前进,千余人横排成十排,纵列成十列,构成了一个方形的战阵,无视即将到来的冲击力极强的玄铁骑兵。

  而魔法师的咒语也已经完成,所有厚土团战士手身前又出现了一堵厚实无比的土墙,厚土团战士整体看起来宛如一座黄土搭砌的又宽又厚的矮墙,但这堵矮墙绝对可以阻挡普通重骑兵去路。

  但能否阻止冲击力极强,如今又气势如虹的玄铁骑兵还是未知之数。

  罕毕图见到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况突然发生,心中虽惊,但经过了与泰坦那场以一敌千的更加匪夷所思的战斗后,罕毕图的承受能力高上了许多,于是当机立断的道:“众战士听令,全速前进,以旋风击此招,粉碎土墙,冲散敌人阵形。”

  高速前进的玄铁骑兵的速度竟然再次提升,快如闪电,而战士们手中的黑色长矛,在战士们的挥动下,以手腕为轴心,螺旋式的转动,隐隐只见枪头红色的光影。

  旋风击这一杀招乃泰坦从天地无情灭绝刀法的杀招‘秋风落叶斩’中变化而来,传授给所有的玄铁骑兵。此招可以让长矛告诉旋转,如旋风一般,将其中的事物完全粉碎,杀力滔天。

  风驰电掣的玄铁骑兵化作无数道可怕的旋风,勇往直前的朝厚土团席卷而去。威尔顿见此声势,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也许让有着魔法盔甲及魔法武器的烈火或者玄冰团出击,胜算会高上几筹。

  冲在最前的罕毕图眼见就要撞在土墙上,急忙将手中蓄势已久的长矛击出。化作旋风的长矛将本就不甚结实的土墙绞得粉碎,露出了厚土团战士的真身。

  罕毕图没有犹豫,一枪击在黄色的盾牌上。巨大的冲击力不但将坚实的盾牌震成碎片,而且余力将厚土团战士震到半空之中。还未等这名在空中的被强大冲击力震得晕死过去的战士清醒,罕毕图枪随人走,锐利无比的红色枪头刺穿了战士的黄色护甲,深深的扎入了战士的胸膛,血花飞溅。

  前几排的厚土团战士几乎都是被玄铁骑兵那可怕的冲击力给活活震死,后排的战士们便开始用手中的盾牌抵挡冲击力消耗了大半的玄铁骑兵。

  虽然厚土团战士精通防御盾法,一对一的情况下能够与玄铁骑兵拆上许多招,但玄铁骑兵人数上的五倍优势根本不是这些平时能够仅靠手中的黄色大盾就能将自己的身躯守护得滴水不漏的战士们能够应付的,每一秒钟他们都要应付五次左右的矛击,实在是让厚土团战士们防不胜防,最后只能饮恨在玄铁骑兵的矛下。

  弹指一挥间,玄铁骑兵将自以为防守得无懈可击的厚土团重创,厚土团战士们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

  而位于厚土团中间的那三位魔法师,更是被乱矛插死,浑身不下百个血窟窿,但双眼依旧睁得又大又圆,似乎死不瞑目,不相信被高级土系魔法加强了防御力的厚土团会如此轻易的被敌人击溃。

  威尔顿见此情形后悔不已。精心训练了十多年,在几次战役中伤亡率最低的王牌防御军团厚土团竟然被这群可怕的骑兵杀得几乎全军覆没,无比沮丧的威尔顿感觉心如刀绞。

  但威尔顿很快恢复了冷静,而且决定使用生平未曾使用过一次的终极禁咒:圣冰荆棘光环,帮助余下的魔法战士,战胜眼前这可怖的黑色骑兵团。

  (注:终极魔法并非魔法的顶端,在终极魔法之外还有禁咒的存在。大多数禁咒都是大魔导士在终极魔法基础上研究出来的,另少数禁咒是上古遗传下来,但少为人知。而威尔顿一生研究的就是提升整体军团攻击及防御力的魔法,而禁咒圣冰荆棘光环便是他一生研究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