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噬血之族

泰坦传奇 肥鸭 12105 2004.12.22 19:03

    章鱼怪身形没有巨龙那般高大,但近十米高的体型同样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

  章鱼怪的头颅相当巨大,一双灰褐色的大眼射出阵阵寒光,使人不寒而栗,而那张合拢也宽约二米,生吞一人也游刃有余的巨嘴更是让人心惊胆寒。

  让叮当和克玛真正有些心寒的并不是章鱼怪可怕的外观,而是它近百条粗如水桶的土黄色的触手在空中漫天飞舞着,已经不能用三头六臂来形容,这近百条触手同时出击,可以说是让人防不胜防。

  近百条触手灵活的在空中扭曲做着各种动作,毫无疑问这些触手不但拥有可怕的杀伤力,而且柔韧性也相当出众,任何高难度的攻击方式及刁钻的角度触手都可以随意完成。

  勇猛的克玛没有被突如其来的章鱼怪吓住,一剑解决了一个鬼武士之后,竟然独自一人扑向章鱼怪。

  克玛手中的冥火神剑发出万丈霞光,将整个大殿照的一片火红,以克玛为中心,朝四周发出阵阵热浪,大殿的温度开始急剧升高。

  克玛知道眼前这个怪物的可怕可能是他平生仅见,终于使出能够发挥出体内一直无法控制的庞大热能的一式剑招。

  这一剑招乃是克玛独创,为的就是将他从火山岩浆中吸收的热能为他自由使用,克敌求胜,虽然此招克玛还未完全融会贯通,但威力却远在冥火剑法几大杀招威力之上。

  克玛跃到半空之中,冥火神剑横扫而出,口中喝道:“席卷天下!”

  克玛这一剑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威力却着实惊人,在这一剑剑意的指引下,克玛体内奔腾不息的热能终于爆发。

  冥火神剑在空中这个简单的横挥动作,却激起滔天有形的红色热浪,仿佛火山爆发时岩浆铺天盖地的席卷大地时的情形,声势骇人到极点。

  在滔天热浪所散发出的红光的映射下,章鱼怪那丑陋的面庞显得更加狰狞可怕,眼中寒芒不时的闪烁,似乎对所有的人类都有着刻骨的仇恨。

  眼看红色的滔天热浪就要将章鱼怪吞没,如雕像般矗立的章鱼怪终于动了,而且速度快到了极点,让人难以置信。

  几十条触手轻轻一点地面,章鱼怪的朝后方疾退而去,整个动作快似闪电,并且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逃出了克玛这招杀力无穷的剑招‘席卷天下’的覆盖范围。

  见章鱼怪的身手快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克玛也面色大变,知道自己这招‘席卷天下’杀伤范围再大,也是鞭长莫及,因为章鱼怪距离他已经有将近三十米的距离。

  由于克玛知道此剑招已经落空,心中的剑意也就不复存在,导致滔天的热浪开始消退,在无先前那般声势。

  但克玛绝对没有想到,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章鱼怪竟然以更快的速度朝自己疾冲来,眼前都是漫天飞舞着的触手。

  克玛根本来不及使用任何威力绝伦的杀招,只是本能的挥舞着手中的冥火神剑,朝眼前那张由无数触手组成的天罗地网击去。

  冥火神剑乃是神兵利器,锋利无比,虽然是克玛并未灌注全身功力于剑内,同样也是吹毛断发,势不可挡。

  ‘嗖嗖’几声,章鱼怪的触手被冥火神剑砍断了两只,血流满地。

  章鱼怪吃痛,朝克玛涌去的近百只触手全部收回,让克玛逃过一难。

  但克玛万万没想到地上的那两只被砍断的半截触手却突然发难,将他手中的冥火神剑击落在地。

  没有了兵器,克玛赤手空拳根本无法挡住近百只触手的攻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只触手灵蛇般的从身旁滑过,一下就缠住了自己的虎腰,随后被高举到空中。

  章鱼怪显然将克玛当作它的食物,见克玛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立即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白可怖冒着寒光的利牙,想将克玛送入大口之中,准备细细品尝这难得的美味点心。

  一直冷眼旁观克玛与章鱼怪的战斗的死神使者叮当,终于不能坐视克玛成为章鱼怪的大餐,九幽能量狂涌而出,整个大殿寒气弥漫,瞬间变得阴冷无比。

  而被五只触手缠的无法动弹的克玛终于再次爆发,体内那来自火山岩浆的无穷热能通过体表宣泄而出,将缠在身上的五只触手的前端烧成焦碳,终于安然落地。

  见克玛脱险,叮当再无任何顾忌,腾空而起,巨大的死神镰刀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朝章鱼怪的头部劈去。

  大殿中游离的九幽能量被死神镰刀所带的九幽能量吸引,聚在章鱼怪的上方,仿佛一块遮天蔽日的乌云,让章鱼怪无法逃出死神的阴影。

  空中如丝的九幽能量同时缠在章鱼怪的近百只触手上,让章鱼怪行动迟缓,机动性大为降低,只能硬接叮当这霸绝天下的闪电一击。

  章鱼怪发现触手的动作比平时慢了近一倍时,为时已晚,叮当的死神镰刀已经近在咫尺。

  大口一张,一团黑色的粘稠的液体喷出,迎向人刀合一的叮当。

  叮当不知这黑色粘稠液体是何事物,但可以肯定,手中的死神镰刀并不能抵挡这中诡异事物,因为凌厉无双的刀气竟然不能将这团液体劈为两半,反而被这团黑色液体吸收,消失不见。

  叮当只能御气反转身体,再拔高一米,险险闪过这一团黑色粘稠液体。

  就这么弹指一挥间,章鱼怪的触手已经从四面八方朝叮当涌来,袭向叮当周身各处。

  叮当不惊不惧,面上反而闪过一丝轻蔑之色。

  如果说克玛的冥火神剑是神兵利器,那么由九幽能量形成的死神镰刀则是无坚不摧、变化莫测的盖世神兵。

  “千刀斩!”

  叮当手中的死神镰刀异芒大盛,瞬间死神镰刀的刀身竟然给人一种重重叠叠、看不透的朦胧感。

  一刀变十刀,十刀变百刀,重重刀影,变幻无穷,反客为主的将章鱼怪的近百条触手笼罩。

  章鱼怪的触手不但无发近叮当的身,甚至还有尽数被斩切的危险。

  章鱼怪只能再次疾退。

  虽然退得极快,但地上还是留下了近十只半截的触手,在地面上疯狂的扭动着,仿佛不甘心就此与母体脱离。

  叮当得势不饶人,乘胜追击,凌空朝章鱼怪扑去,诡异而又无比强大的九幽能量牢牢锁定章鱼怪,死神已经向章鱼怪招手。

  章鱼怪破天荒的首次生出恐惧害怕的情绪,甚至产生想逃的念头,因为叮当身上自然散发出的死神气息可以让人世间任何生物都为之胆寒。

  但章鱼怪毕竟是来自一个神秘区域的强大生物,即使不敌,也要奋力一拼。

  触手底部的吸盘,让章鱼怪得以飞速的从墙壁上攀越到大殿的顶部,不但让叮当扑空,并且占据了战场上的至高点。

  章鱼怪发出可怖的凄厉的怪叫声,如离弦之箭一般,由上而下,朝叮当扑来。

  章鱼怪的眼中闪烁着厉芒,似乎抱着不惜一切的代价,也要致叮当于死地。

  叮当自然知道头顶上空呼啸而来的怪物的全力一击不好招架,但身为死神在人间的使者,拥有与她绝学相比毫不逊色的傲气。

  所以叮当只是抬头看着不断接近她的章鱼怪,显然没有闪躲的打算。

  一旁的克玛也屏息以待,静待着叮当使出什么恐怖杀招击败章鱼怪。

  叮当那深不见底的恐怖实力早已经完全威慑住了克玛这个以为自己将无敌于天下的少年高手。

  叮当虽然人未动,但全神戒备之下所散发出的九幽能量让叮当宛如成为了飓风的中心,劲气与能量朝四面八方涌去,所造成的声势竟然远在呼啸扑来的章鱼怪之上,让人难以置信。

  在空间中激荡的九幽能量的干扰之下,章鱼怪的下坠速度竟然有由快变慢的趋势。

  叮当终于决定在空中截击章鱼怪,于是双足点地,离地而起,如炮弹般的朝章鱼怪冲去。

  一时间劲气四溢,青砖铺成的地面出现一道长四、五十米,深十余米的裂缝,由此可知叮当不经意间的发力的威力也是相当惊人。

  ‘哄’一声巨响,叮当终于和章鱼怪在空中交战,随后发出数声‘乒乓’劲气交击之声,最后重归平静,除了地面上模样万分狼狈的章鱼怪发出的喘气声,整个大殿静至针落可闻。

  而叮当悄然落地,双眼晶莹透亮,仿佛天空中最明亮的那一对星辰,神态怡静,根本不象曾与章鱼怪恶战一场的模样。

  只观章鱼怪与叮当的神态表情,明眼人都能看出刚才在半空中的激斗哪方吃了大亏。

  而身为高手的克玛更是将刚才的战况看的一清二楚,心下知道看似气喘吁吁的章鱼怪此刻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外伤。

  章鱼怪的近百只触手经过了刚才的激斗后,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十只,不但造成严重的外伤,并且让章鱼怪的战斗力大幅减退,甚至防御力及灵敏度也下降不少,败亡是早晚之事。

  叮当虽然大胜可期,但心中却格外迷惑,因为据她所知,章鱼怪这种强悍无比的生物应该是生活在海洋的深处,极少登上陆地。而这只章鱼怪显然已经进化到不需要水分也能存活,它究竟是为何而来?它到来的背后是否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

  就在叮当思绪万千,走神之际,几乎成了砧板上任叮当宰割的章鱼怪突然将身后的墙壁撞塌,落荒而逃。

  叮当与克玛正准备继续追杀章鱼怪,却发现大殿多了二人,一男一女。

  男性体格健壮,举手投足间都显出高手风范,不可轻敌;女性则体型宽胖,但比那名男性还要高出半个头,身材魁梧之极,虽然浑身上下都是乱颤的赘肉,却给人一种沉重如山的压迫感,同样让叮当和克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泰坦派来黄沙墓城夺取战神铠甲的基斯及窈窕。

  基斯见到叮当及克玛二人也不以为意,以为这两人不过是普通的探险寻宝者,但见叮当那娇美的容颜及傲人的曲线,这才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而当日叮当与克玛偷袭泰坦时,窈窕在场,见过二人,知道这二人都是绝顶高手,尤其是那妖艳万分的叮当,连泰坦王都几乎不敌,实力是自己难望其项背。

  这一相遇,让叮当暗自高兴,她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一眼就认出那名肥胖的女战士是泰坦王的手下,正好可以让克玛在战斗中作出决定,与少时的玩伴泰坦彻底决裂,完全投入自己这一方。

  “克玛,他们二人都是你的好兄弟泰坦的手下,可惜却是我的敌人。如果你不方便出手,不忍心出手,那这两人就全由我操办了。”叮当冷声说道,语气之中仿佛可以象捏死两只蚂蚁般的杀死基斯和窈窕二人。

  基斯由于没有直接参与攻打尼斯城的战役,在后方镇守可路城,所以根本没见过叮当一面。见眼前这个绝色少女口气如此托大,认为自己和窈窕不堪一击,与是怒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口出狂言,如果不是看你是个女流之辈,我绝不让你生离此地。”

  叮当仰天长笑,不屑的看了基斯一眼,道:“即使是你们最崇敬的泰坦王,也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基斯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女子,一时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但基斯身旁的窈窕终于小声对基斯说道:“基斯,她就是与我们的泰坦王战成平手,并且偷袭泰坦王的夺魂勾魄女王叮当。”

  原来是她,难怪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虽然基斯知道叮当功力高绝,但生性无畏的基斯也并未产生一丝惧怕的心理,反而对叮当道:“原来你就是叮当,我早就想会一会你手中的死神镰刀。”

  窈窕也没有阻止基斯挑战叮当,因为她知道,基斯的实力和剑圣相比也相差无几,当日在天堂之城,泰坦与基斯一战,泰坦也不过是微占优势而已。如果想要彻底击败基斯,恐怕泰坦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看到泰坦的两名手下突然闯入大殿,克玛心中乱成一团麻,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二人。幼时与泰坦的兄弟之情不是浮现在克玛的脑海之中,让克玛无法痛下狠心,帮助叮当将这两人斩杀。

  就在克玛犹豫难决之际,基斯已经向叮当逼近。

  基斯战斗经验相当丰富,在败给泰坦之后痛定思痛,知道如泰坦、叮当这种天纵之才绝对不能力敌,只能通过一些让对手琢磨不透的战略,巧胜敌人。

  基斯是当今之世,极少只依靠铁拳就能与敌手的兵刃战的难解难分的高手之一,此次虽然是面对叮当手中那把通体墨黑,发出妖异光芒的死神镰刀也不例外,依旧赤手空拳,尽显其过人的胆识。

  令叮当、克玛,甚至窈窕都有些奇怪的是,基斯并未直接朝叮当发动猛攻反而边走边打拳,仿佛是他一个人在练拳一般,眼中没有叮当这个敌人存在。

  叮当虽然冰雪聪明,但见对方如此诡异的行为,也大惑不解,无法猜透对方如此行为有何意义?

  陷阱?不可能。

  发疯?也不象。

  走火入魔?

  叮当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但依然找不到正确的答案,似乎一个最普通简单的事件总是能难住才智高绝的人。

  叮当没有继续左思右想,认定这是对方的诱敌之计,自己不可盲目攻击。

  叮当手中的死神镰刀遥指基斯,快步朝基斯疾冲而去。

  窈窕见叮当朝基斯扑去,心中一惊,不由得为基斯捏了一把汗。

  但基斯依然我行我素,仿佛没见到朝他袭来的叮当,脚下不停,继续着古怪万分的练拳。

  一道凌厉的刀气从基斯的身旁掠过,但基斯面色犹如古井不波,毫无变化。

  更让叮当恼火的是,几次出刀总是被基斯打拳时自然移动的步法差之毫厘的闪开,是对方幸运还是对方蓄意为之捉弄自己?叮当也无法判断。

  普通攻击根本无法奏效,叮当不由得气势一弱,没有继续对基斯发动猛攻,准备使用威力绝伦的必杀技。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基斯突然几个地滚,刹那间滚到叮当的脚下。

  叮当横刀在胸,准备待基斯站起身来一刀劈下。

  但基斯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因为他刚才使出的地躺招式绝非任何门派的绝学,而是最不入流的民间艺人杂耍时的一种功夫,武学修为越高的人越不知道如何应付,而叮当显然看不懂这地躺招式的含义。

  基斯并未如叮当所料的站起身来,而是在地上横扫出一腿。

  这一腿快似闪电,加上叮当没有丝毫准备,想躲避时已经击中了叮当的小腿。

  叮当只感到一股强大无匹,如潮水般的巨力击在小腿处,根本无可抗拒。

  ‘扑通’一声,叮当摔倒在地,跌了个鼻青脸肿。

  基斯双手撑地,凌空而起,交叉的双腿在空中如一把铁钳一般,朝叮当的头剪去。

  叮当感觉整个小腿几乎都麻痹了,没有知觉,此刻方知道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战士,竟然有和剑圣相差无几的可怕实力。

  眼见这带着惊人劲气的双腿朝自己夹来,叮当终于顾不上身法的优美,一个最不雅观的逃命招式‘懒驴打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基斯这夺命脚的一剪。

  但基斯一腿连一腿,一腿快过一腿,根本不给叮当任何喘息回气的机会,将叮当逼得苦不堪言,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通过爬滚等方法躲过杀身之祸。

  叮当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如此一个绝代佳人,并且身为死神使者,九幽能量强横无匹,今天居然如此狼狈不堪,简直和丧家之犬没什么两样。

  克玛见叮当陷入危机之中,终于按捺不住,准备前去搭救,但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正是肥壮无比的窈窕。

  窈窕二话不说,挥舞着巨大的惊天锤‘白骨’,一头朝克玛砸去。

  克玛发现这大锤袭来时不但激起忽忽的风声,甚至隐约激起了闷雷之声,便知道眼前这个肥胖无比的女战士神力惊人,这一锤更是霸气十足。

  但克玛也是倔强之人,于是力灌双臂,双手抓紧冥火神剑的剑柄,迎向窈窕这声势骇人的一锤。

  ‘铿锵’一声巨响,火星四射,二人同时被震退了几步。

  窈窕心道‘好猛的家伙’,接着将手中的惊天锤挥舞生风,怒吼一声,又朝克玛扑来。

  克玛虽然很想立即前去解救叮当,不想于窈窕缠斗,但窈窕不但神力惊人,而且使出的这一套锤法时而大开大合,时而精妙无比,以克玛略高出窈窕几筹的武功在情急之下根本无法闯过窈窕这一关。

  但叮当与基斯的战况却发生了根本变化。

  叮当身为死神使者,身体的强悍度根本不是普通武者所能比拟的,即使是修为高深的剑圣,也无法与叮当那被九幽能量改造过的身体相提并论。所以基斯那一击对叮当来说,只是暂时麻痹了叮当的腿部,让叮当万分狼狈通过地滚的形式躲避基斯的进攻,实质上可以说是不痛不痒。

  而叮当经过几个地滚之后,早已经回复如初,并且继续伪装,寻找一击毙敌的机会。

  叮当知道,眼前这个战士拥有和剑圣相差无几的可怕实力,如果不施奇招一战而胜,恐怕要击败他要大费周折。

  基斯突然发现叮当的动作慢了几分,大喜之下未多想,双拳聚集了全身劲力,朝半卧着的叮当袭去。

  叮当不露声色,并装出一副惶恐的神情,手中的死神镰刀横挥而出。

  基斯见叮当这一刀平淡无奇,更是坚定了心中一拳建功的信念,义无返顾的迎向黑黝黝的死神镰刀。

  基斯将朝他扫来的死神镰刀击飞,心中不喜反惊,死神镰刀之中似乎没有包含着任何劲气,这与常理不符。

  基斯只觉得眼前一花,叮当竟离地而起,来到身旁右侧,一掌击向自己的右腰。

  异变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即使以基斯的敏捷身手也无法作出有效的防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叮当这一掌击在自己的腰部。

  ‘砰’一声巨响,叮当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以为眼前这个战士会口吐血箭,然后‘扑通’一声倒下,但这个健壮如牛的战士竟宛如一个没事人一般,无法想象。

  这个世界竟然有人可以承受我一击安然无恙,叮当开始怀疑自己体内的九幽能量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强大并且恐怖到了极点。

  几秒钟过后,基斯身上发生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可怕变化。

  基斯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鲜艳无比五彩的莲花状的印记,发出刺目的五彩光芒。

  如此异相让叮当也忘记了继续攻击基斯,而不远处的克玛和窈窕也停止了相互间的战斗,目不转睛的盯着基斯,关注着这一惊人变化。

  莲花印记发出的五彩光芒越来越小,原因是基斯的额头处漆黑如墨,仿佛升起了一片压顶的乌云,不断削弱着五彩莲花印记发出的光芒。

  才智高绝的叮当拥有死神的小部分记忆,一眼就认出这个五彩莲花印记其实是一种封印,并且是神级的封印,而自己击入眼前这名战士体内的九幽能量似乎可以解除这超强的神级封印。

  想到这,叮当没有犹豫,一拳接一掌的击在毫无反抗,失去意识的基斯身体各部位。

  果然如叮当所料,霎时间基斯额头上‘乌云’开始侵袭光彩夺目的五彩莲花印记,最终五彩莲花印记消失不见,基斯的额头处恢复如初,但这只是基斯身体异变的开始。

  基斯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声,不,应该说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原本古铜色的肌肤瞬间变成血红色,青色凸出的筋脉清晰可见,原本就结实发达的肌肉膨胀了数倍,将基斯身穿的精钢制成的战士盔甲撑破,整个身体完全裸露在空气之中。

  基斯原本粗犷的面容已不复存在,变成了一张狰狞可憎的野兽般的面孔,从大嘴里伸出的两颗长长的白森森的獠牙,让人心生寒意。

  窈窕被这可怕的一幕惊呆了,旅途上一直照顾关爱自己的前辈高手就这样变成了一只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怪兽,叮当这种匪夷所思的本领实在太可怕了。

  克玛则以为基斯原本就是怪物,如今开始这种可怕的变身是对叮当发起最凌厉攻势的前奏,于是一个飞身来到叮当身旁,并且站在叮当与怪兽战士之间,想保护心中的最爱:叮当。

  叮当轻轻将挡在她面前的克玛推开,道:“克玛,你不必担心,他即将加入我们的阵营,因为我体内的九幽能量已经成功去除了他体内的神之封印,所以他恢复了真身。”

  “真身,他到底是什么人?”克玛问道。

  “所有人都以为已经灭绝的种族:噬血之族!”叮当语调高亢,兴奋的道。

  “传说中一夜屠杀了一个城市中所有生物的可怕种族,传说中死神的尊严的捍卫者----噬血之族?”克玛惊叹道。

  “没错,你眼前的这个战士就是噬血之族的后代。我估计他们种族由于太过可怕,而被某一位神将他们封印,让他们变化成普通的人。即使这样,由于他们过分的强大,在人类中崭露头角是轻而易举的事,眼前这个接近剑圣实力的战士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惜遇到我的九幽能量,销声匿迹的噬血之族即将在我领导下,再掀起腥风血雨!”叮当激动的道。

  恢复真身噬血族的战士基斯作为人类的所有记忆已经完全尘封在脑海的最深处,完全变成了一个以鲜血为食,杀戮为乐趣的怪物。

  基斯转过头来,血红色的大眼瞪了叮当和克玛好一会,终于感觉到叮当散发出的无形的死神的气息,立即惶恐万分的跪倒在叮当的面前,用无比怪异的口音说道:“死神大人,我身为噬血族人,希望能为您效力,为您扫平前进路上的一切障碍。”

  “恩,以后你就叫血魔,现在,你就替我杀了你身后的那个女战士。”叮当冷声道。

  血魔回头看了看窈窕一眼,没有丝毫犹豫,便扑向了这个曾经的战友。

  窈窕心中早已经料到会有这种结果,但眼见变成了怪物般的面目可憎的伙伴朝她扑来还是有些害怕,忍不住往后疾退,希望避其锋锐。

  虽然血魔已经失去了曾经作为人类时所学到的各种武学,但隐藏的力量如今完全释放出来,速度简直快愈闪电,还未等窈窕有所反应已经一拳击在窈窕的肩上,将窈窕震飞。

  如果窈窕不是身穿地下城十大顶级装备中的白金战甲‘冰霜’,恐怕这一拳下来,窈窕非死即伤。

  窈窕还未从地上爬起,鬼魅般的血魔又出现在窈窕前方,一腿扫来。

  窈窕情急之下也只能用手中的惊天锤‘白骨’挡向这一腿,锤腿相交,窈窕的神力也不敌血魔那强横无匹的蛮力,窈窕口喷鲜血,被这一腿踢到十余米之外。

  窈窕心叫不妙,终于想起她的召唤兽大白猪大胖,急忙将大胖召唤出来。

  血魔正准备彻底收拾了眼前这个肥大的女战士,猛然发现一头白白胖胖的大白猪拦住了去路。

  体型庞大的大白猪大胖看似笨重,实则速度惊人,还未等血魔有所反应,已经用肥大的猪嘴将血魔拱倒在地,一旁的叮当和克玛见到这一景象几乎晕死,恐怖无比的噬血族战士竟然会不敌一头肥猪?

  血魔由于刚刚恢复成噬血族人,还不适应,如今被大胖撞翻在地,反而加速了融合过程。

  当血魔再次站起身来,自然发散出可怕的噬人气息,令强如克玛的这种高手都身不由主的升起惧意,但血魔面前的大白猪大胖没有丝毫惧意,因为它是一种纯能量体,几乎没有普通生物的一切如害怕、仇恨、嫉妒等负面情绪。

  血魔双掌呈血红色,不带起一丝风声,速度奇快的朝大胖击去。

  血魔这一掌击出,整个空间都被渲染成淡淡的红色,无比诡异。

  此乃噬血族的天生就会的绝学:血手印,威力无穷,可以一掌击杀弱小敌人,但大胖可是超强悍的召唤兽,绝对不是什么弱小的敌人。

  大胖依旧一头撞了上去,血魔的双掌正中大胖的头部。

  劲气四溢,血魔和大胖都被对方惊人的力道震飞,竟然不相伯仲,几乎都是退了十米的距离。

  血魔正准备发动下一轮雷霆攻势,却只见召唤兽大胖突然化作空气中泡沫,消失不见。

  而叮当和克玛由于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血魔与这头罕见的召唤兽的较量上,没注意女战士窈窕的动向,如今受伤的窈窕竟不知去向,芳踪已渺。

  叮当和克玛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唤回血魔,继续前行,寻找战神铠甲的分件。

  血魔的出现并且被控制,让叮当万分得意,毕竟身旁又多了一个可怕的怪物,日后称霸大陆的机会更大了,想到血魔已经开始点点滴滴的回忆起特殊的血魔武学,叮当笑了。

  但叮当绝对没有想到,血魔的出现将叮当领向了控制龙之大陆另一可怕势力的边缘,一旦血魔封印的记忆彻底恢复,将向主人叮当禀报最可怕最邪恶的亡灵族才是死神最忠实的仆人。

  封印之塔,龙之大陆最神秘莫测的恐怖之塔。

  传说中封印之塔内都是被诸神关押的最穷凶极恶的各族高手及怪兽,他们各个都耆血如命,杀人如麻,都是恶贯满盈之徒。

  并且这座封印之塔乃是被传说中的某位大神亲施封印,许进不许出,千古岁月流逝,无数探险者进入了这座神秘的宝塔,无一人出塔,死亡失踪率达到百分百,堪称龙之大陆第一凶险之地。

  如今,这座神秘可怕的封印之塔外站立了百余人,却无一人胆敢入塔,由此看见封印之塔凶名远播,即使是这些身手不凡的武者及修为高深的魔法师也不敢贸然闯入,他们似乎在等待第一个走进封印之塔的英雄的出现。

  而娜柔和艾可特也身处这百余人中。

  娜柔抬头望向高耸入云的封印之塔,心中不禁涌出惊叹之情,眼前这壮观的宝塔的威严之相深深的震撼着娜柔的心灵。

  封印之塔檐角都是用各色琉璃覆盖,并且每层颜色均不同,使得整个封印之塔看起来五光十色,流光溢彩,加上一片常年不变的粉红色的云彩将宝塔十五层以上完全遮掩住,没有人知道封印之塔到底有多少楼层,让封印之塔在落日的余辉下显得更加瑰丽、神秘,封印之塔所散发出来的这种独特的美让人们流连往返,将此行的目的几乎忘怀。

  忽然,人群中一阵骚动。

  一股黑色有形的劲气将人群逼散开来,让出一条道路,随后一行十人神态无比高傲,仿佛视其他人不存在,来到封印之塔的塔门面前,似乎准备进塔。

  这一行十人几乎都是黑帽遮面,黑色披风遮体的打扮,但只观其神情气度,也知道其中绝无一人是庸手。

  领头一人身材格外魁梧,举手投足间尽显绝顶高手风范,显然是这一行人的首领。此人无形之中散发出让人心寒的杀气,所过之处气温陡然下降,胆小的武者甚至双腿颤动不停,几乎无法站立,由此可见此人所发出的无形杀意强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这可怕的一行十人队伍中的最后一人则未带黑色面纱,一身白衣,并且面色祥和,嘴角上的那丝如春风般的笑意,让人在这如寒冬降临的无形杀气中感到一丝暖意。

  此人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那双如寒星如明珠的眼睛,那犹如实质般的眼神仿佛能洞悉任何一个人的心灵至深处的秘密,比领头那人的杀意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让人觉得赤身裸体的处在冰天雪地之中寒风般的刺骨杀意,在场的武者和魔法师们几乎都可以忍受,但没有人能面对着一对知悉自己一切秘密的清澈如水的眸子,所有人都在一接触到白衣人那平常而又凌厉的眼神时如遭雷击,急忙撤回眼神,惟恐心灵之门失守,对方肆无忌惮的在自己尘封的记忆之中飞奔驰骋。

  太可怕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一头一尾的二人修为显然深不可测!

  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就在守侯在封印之塔外的众人苦思这实力超卓十人的来历时,异变发生了。

  那名站在封印之塔塔门旁的首领突然转身喝道:“杀!”

  其余八名黑衣人疯狂的扑向近在咫尺处的人们,朝他们发起了可怕的攻击。

  八名黑衣人手中根本没有任何武器,但他们本身似乎就是极为可怕的凶器,手如长剑砍刀,腿如长枪大戟,所过之处,血花飞溅,总有一人颓然倒地。

  虽然人群之中不乏武艺高强的武者及修为高深的魔法师,但事起突然,未加防备,而且那群黑衣人身手诡异,实力非凡,结果眨眼工夫,死了几十名武者及魔法师。

  余下未死的武者和魔法师立即聚集在一起,准备对这八名黑衣人开始反击。

  不料这八名黑衣人竟然开始了可怕的变身,转眼间实体消失在空中,变成了黑色雾状的八件兵器,让人难以置信。

  即使是再没有常识的人也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够幻化成黑色雾状的种族只有一个,那就是魔族,并且还是高级魔族。

  魔族一旦幻化,在一段时间内,几乎不惧怕普通的物理和魔法攻击,并且实力会暂时增加若干倍,而魔族则称这种变化为魔化。

  见到这一情形,幸存的武者和魔法师们都傻了眼,想到魔族的可怕及残忍好杀,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

  站在前列的娜柔也未想到眼前的对手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魔族战士,并且还是可以魔化的超强战士,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一时战意昂然。

  娜柔手中的神兵利器---战斧‘黑炎’也感受到主人的战意,竟然发出‘嗡嗡’的鸣声,也渴望一战。

  艾可特则年轻时曾经与现在已经变成血魔的战士基斯一起勇闯恶魔岛。虽然大败而归但也领教过不少魔族高手的绝学,如今见到八名黑衣人轻而易举的进入魔化状态,心中大惊。因为艾可特知道,只有将暗黑真气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才能够不需要任何咒语和手势的辅助便可以进入魔化状态。而据艾可特所知,能够达到这一程度的魔族战士绝对不会超过五百人,甚至更少。

  艾可特终于再次将目光投向魔族战士首领,似曾相识!一个魔族高手的音像浮现在艾可特的脑海之中。

  “蓝牙!是你!”艾可特忍不住高声叫道。

  那名魔族战士首领摘下面罩,正是魔族第一战将蓝牙。

  蓝牙对艾可特轻蔑了笑了笑,露出了蓝翡翠般的牙齿,道:“原来是你,哪个不堪一击的人类魔法师,当年和你的同伴侥幸逃过大难,应该找个偏远的地方隐居,今日你又撞见了我,算你倒霉。”

  艾可特还未答话,蓝牙一旁的白衣人却道:“如今谁都不知道封印之塔内究竟有何等可怕的敌人,你们却在这里仇杀,实在可笑。”

  艾可特并未被当年的仇恨冲昏了头,觉得这名白衣人所言有理,于是问道:“你似乎是我们人族之人,为何与魔族人为伍?但你所说之话的确有几分道理,敢问你是何人?”

  白衣人淡淡的回答道:“我叫星之夜。”

  一个独特的名字,星之夜,却没有让艾可特和娜柔联想到几千年前那个最辉煌的星光王朝,更没有联想到历史中记载的唯一一位统一龙之大陆的最睿智的帝王星之夜。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