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学院黑店

泰坦传奇 肥鸭 13420 2003.07.14 13:28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魔鬼学院的广场上就有四个人在闲逛。这四个人眼睛红肿,头发凌乱,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显然是没睡好。

  这四人当然就是泰坦四人。

  由于整夜无法入睡,四人经研究决定离开那个非人居住的老鼠窝,一起到广场上散步。

  太阳终于出来,宣告着新的一天的来临,而浩浩荡荡的学员大军纷纷从学生楼出来,进入师生楼的前面的大厅。

  泰坦等人也只好强打精神随着人潮进入大厅,看看这一大群人都进去打算干些什么。

  他们一瞧,原来大厅就是学院的食堂,几千人的饮食都在这里。

  食堂的面积还是相当大,足有几千平方米,可以轻易容纳几千人而不显得拥挤。

  而领取早餐的窗口也将近一百个,所以大家都能很快地领到早餐。

  泰坦注意到所有人领取的都是清一色的馒头加稀饭,但是泰坦并不觉得馒头稀饭难吃,所以也就没做声。

  而布尔等人一夜没睡好,整个人都懵懵懂懂,哪里会注意别人,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周围的情况。

  终于轮到泰坦四人领取早餐了,泰坦老老实实地从早餐发送员手里接过一个馒头一碗稀饭,然后站在旁边,等待布尔三人。

  布尔走近窗口,看到泰坦手中的馒头稀饭,疑惑地问道:“老大,你这么大的个子就吃这么点东西呀?不要太节约了,我明明看见你有几百个金龙币呀。”接着在根本不了解状况的情况下,布尔大声吆喝道:“给本大爷来一个超级豪华套餐,起码要有鲍鱼、鱼翅、燕窝这几样东西,昨天晚上没睡好,大爷我今天要好好地补一补!”

  早餐发送员同情地望了望布尔那熊猫一样的眼睛,说道:“你是新来的学生吧?看得出你没有睡好,但是我估计你还不了解学院,请你自己看看你头上的饮食价格表。”

  布尔有气无力地抬起脑袋,往头顶上饮食价格表一看,顿时清醒过来,然后他再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眼花,没有看错。

  超出学校规定的每餐一个馒头一碗稀饭的饮食价格如下:

  馒头100金龙币

  稀饭100金龙币

  油条500金龙币

  包子1000金龙币

  八宝粥5000金龙币

  燕窝1000000金龙币

  鱼翅1000000金龙币

  鲍鱼1000000金龙币价格如有浮动,请恕不另行通知,报价以当天为准,欢迎同学惠顾。(学习成绩优秀的同学可以打折)解释权由龙之学院食堂所有。

  布尔的眼珠几乎凸了出来,心想:在大陆上一个铜龙币就可以买两个馒头(1金龙币 =100银龙币=10000铜龙币),而学院食堂,一个服务于学生的机构,竟然将一个馒头要到了如此天价,看样子学院的老师们比自己的心还要黑几百倍。

  更为要命的是由于刚才布尔吆喝声音过大,(主要是天生嗓门大,说话不经过大脑)几乎全部的食堂里的学生都听见了,全都盯着这边看,让泰坦等四人感觉自己变成了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几千道目光看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非常不自在。

  布尔的这声吆喝不但让“龙吻佣兵团”在魔鬼学院迅速出名,而且还为他赢来了一个相当新颖的外号:想吃燕窝鱼翅的白痴鲍鱼。

  还好布尔脸皮神功毕竟有了十成火候,竟然还能面带微笑地接过白白的馒头和稀饭,快步走到泰坦身后,借泰坦那宽大厚实得宛如一道城墙般的身体挡住了数千道嘲弄的目光。

  如此局面让随后领取早餐的欧西丁和哈里都十分狼狈,他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领了馒头和稀饭后,也赶快躲到泰坦的身后,心里都在想待会要如何教训布尔这个白痴。

  泰坦顺理成章地成为几千道目光的焦点,几千人都打量着泰坦这个强壮如魔神的巨无霸。

  一头暗红色的披肩长发,古铜色的肌肤,极为高大健壮的身体加上锐利的眼神,及在几千道目光下的镇定自若,使得所有的人都格外留意泰坦这个“蛮荒巨人”。

  泰坦一挥手,布尔等三人立即从他身后走出来,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不敢抬头,将头埋入装稀饭的盆中,似乎在享受着人间绝味。

  泰坦无视于众人的目光,也走到布尔三人旁边,坐了下来,吃一口馒头,喝一口稀饭。

  其他学生当然也就自然地收回目光,开始食用自己的早餐。

  哈里开始在稀饭的盆中对布尔的白痴行为表示愤慨,嘀咕道:“布尔,要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实在也跟了老大这么久啦,老大的一丁点聪明才智你都没学到,怎么还是那么白痴,你以后说话之前先用你的大脑想一想,笨蛋。”

  布尔无言以对,只好装聋作哑,闷头狂喝稀饭。

  哈里和欧西丁看到布尔装做没听见,也没办法,也开始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泰坦等人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到他们身边,轻巧地坐了下来。

  泰坦一看,原来是梦可雅。

  梦可雅的绝代风华顿时引来了无数色迷迷的男性目光,当然也有很多女性的嫉妒目光。

  泰坦关心地问道:“梦可雅,昨晚睡得好吗?”

  “我呀,还好啦,我房间里的其他三个姐妹都挺照顾我的。到是你们似乎萎靡不振,都有了黑眼圈,不习惯呀?”梦可雅反问道。

  布尔终于出声了,诉苦道:“往事不堪回首,睡广场也比睡我们房间要好几百倍。”

  “你们的房间条件不好吗?我没去,经过时候也没注意。我的房间里可有床、毯子、枕头及烧水的壶那些基本生活用具。”梦可雅道。

  泰坦等人一听梦可雅这么一说,眼睛都气圆啦,就想找院长评理去。

  “不过听我的那几个姐妹们说,那些东西都是她们买的。”梦可雅生怕泰坦他们乱来,赶紧解释道。

  “哦,原来这样,还等什么,我们快去买呀,反正离上课也还有几十分钟。”布尔道。

  泰坦问道:“梦可雅,你知道在哪里买吗?”

  梦可雅道:“知道,我帮你们问了,在师生楼的二楼的杂货铺。”

  于是泰坦一行人立即狼吞虎咽地将不可口的馒头稀饭吃完,直奔师生楼二楼的杂货铺。

  ※※※

  泰坦走在路上,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暗叹:千万不要真的如此呀。

  布尔第一个冲进去,对着杂货铺老板嚷道:“我们要买你这里所有的生活用品,每样四件。”

  杂货铺老板细声慢气地说道:“你别急,先看看东西,在看看价格,慢慢挑嘛。”

  泰坦进来后,一看,没有做声,心想:果然被我预料中了,哎。

  布尔则条件反射地一抬头,看着头上贴的杂货价格表,目光逐渐呆滞。

  泰坦等人以怜悯的目光看着布尔,都心想:布尔的这出悲剧重新上演,可怜呀。

  布尔以一种异样的语调小声地念道:“抹布,100金龙币;草席500金龙币;扫帚, 1000金龙币;木床,10000金龙币……”

  终于,布尔暴走了,咆哮道:“这是什么地方呀?龙之学院?魔鬼学院?到底是哪个学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地方绝对百分之百是个史无前例的超级大黑店。”

  杂货铺老板笑着说道:“你可以不买呀,这里没有人强迫你买,怎么能说我们学院是黑店呢?”

  在众人的安抚下,布尔终于平静下来。大家将身上的钱一凑,1000枚金龙币都不到。

  结果在说光好话,加上梦可雅发挥她惊人魅力的情况下,泰坦他们终于买了5条毛巾和一个壶,并且欠了杂货铺老板100个金龙币。

  在欠条上,布尔再次立功,将他的名字签在纸条上,还画了一个押(一个手指头印)。

  泰坦一行人回到他们的房间,奇怪的是哈里、布尔、欧西丁抢着进去,泰坦和梦可雅跟进去一瞧,他们三人正为了昨天他们不屑一顾的草席争得面红耳赤,几乎大打出手。

  最后他们只好采取抓阄的方法来决定草席的归属。结果在布尔和哈里的哀叹声中,欧西丁赢得了最好的草席。欧西丁开心得几乎想向全世界宣告,我胜利了。

  泰坦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将房间打扫了一遍,然后在一些学生的指点下急急忙忙跑到 101号教室去上他们在学院的第一堂课——校规课。

  ※※※

  泰坦一行五人来到教室,随便找了几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看了看教室,桌子和椅子都是用大理石做的,光滑平整,四周的墙壁明显是金刚钻所建,显得无比豪华。而教室的豪华让泰坦等人再度回想起自己房间的寒酸简陋。

  除了泰坦五人外,还有几十个学生也坐在教室里,而且年纪已经相当大,起码有四五十岁了。

  布尔估计这些人都是记忆力相当差的弱智学生,考试不及格,所以一直在这里上课,无法升级。过了半炷香的功夫,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身穿黄色骑士服的老师走了进来。

  他进来后,说道:“似乎有几个新生到来,那我就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米勒,主要负责学院的校规教学工作,希望你们在课堂上认真学习,做好笔记,回去后要记得复习,我就先说到这里,接下来点名吧。”

  点完名以后,泰坦等人也基本上算认识了他们的同学。

  米勒又道:“既然没有同学迟到,那我们就开始上课吧,哦,我还是先关门,免得有人早退。”

  只见米勒对着教室的入口念道:“芝麻关门。”

  在泰坦五人的惊诧中,一道金刚钻门从上而下,轰隆一声,将教室的入口封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空隙。

  米勒又道:“现在开始上课,我读一句校规,大家跟着我读一句,俗话说得好,读书百遍,其义自现。我们学习为什么叫做读书而不叫做写书,关键就是在读嘛,好。现在开始。”

  “第一条,严禁斗殴,允许决斗。”米勒大声读道。

  泰坦等人也只好白痴似的跟着读道:“第一条,严禁斗殴,允许决斗。”

  哈里觉得无聊极了,于是小声地问旁边那位同学:“是不是早退老师不管呀?”

  布尔和欧西丁一听见哈里问的这个问题,立即竖起耳朵听。

  那位同学答道:“当然不管了,校规里说得很清楚嘛。但是你能击穿由金刚钻建成的墙壁吗?”哈里便对泰坦道:“老大,快让我们早退吧,待在这里,人都无聊死了。”

  泰坦道:“我可没有一点把握能够击穿这金刚钻建成的墙壁。”

  哈里不死心,道:“那小蛮总可以吧。”

  “你没看见小蛮不在吗?就算小蛮在,我也不允许。我怎么能让小蛮在学院变身呢?笨蛋。”泰坦道。

  那位同学又道:“如果你们真的能击穿金刚钻墙壁,恐怕你们结局会更加悲惨。”

  梦可雅也奇怪地问道:“为什么呀?校规不是说可以早退吗?”

  “是可以早退,但是不能损坏金刚钻墙壁。记得三百年前有一个新生,他的实力早已经达到了剑圣的水准,因为仰慕学院所以前来求学。结果他就不耐烦这个校规课,于是将金刚钻墙壁打穿,早退了。结果你们猜怎么样呢?”

  “怎么样了?”

  “学院以损坏贵重财物的罪名对他进行了1000万金龙币的罚款,结果在大陆上呼风唤雨的他不得不在学院做苦力,做到死的那天还没把他欠的钱还完。学院大为恼火,还特意为他的死开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批斗会,说什么他不是真正的男人,说他以死来逃脱自己的责任与罪责,是个地地道道的懦夫。你们说早退的结果是不是更加悲惨?”

  泰坦等人的嘴巴呈“O”型,一齐道:“不会吧!”

  他们此时才真正彻底理解了“禁止迟到,允许早退”这条校规背后蕴藏着的深邃含义。

  ……

  无论多么沉重的苦难,总会过去的。清脆的下课铃声响了,这个声音对泰坦等人无异于天籁之音。他们终于熬到了下课的时候。

  泰坦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做苦力的那段悲惨日子,心底非常期盼让自己解脱的铃声。

  米勒叹道:“怎么这么快就下课了?我觉得学校应该让每天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取消,这样同学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来读书了。对,就这样,待会就去找副院长,建议他修改学生作息时间规章制度。”

  大家一听,原本因为获得自由而开心无比的心情立即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

  而布尔等人则在想如何阻止米勒到院长那里去提出这个“魔鬼建议”。布尔、哈里、和欧西丁交流了看法,基本对策出来了:送礼、说服教育、下泻药、乔装为院长否决提议,如果这些还不行,那就只好用最后一招:刺杀。

  米勒当然不会知道下面的学生对他的歪念头,他对着教室的入口念道:“芝麻开门。”

  轰隆一声,金刚钻门缓缓升起,教室出入口重新显现在大家面前。

  “飕飕”几声,泰坦五人已经消失在教室入口处。

  “没想到这几个新生的速度还是蛮快的嘛。”米勒道。

  ※※※

  泰坦一行人走在广场上,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感觉好极了。

  梦可雅也发起了牢骚:“这上课简直和坐牢一样嘛。”

  “是呀,我第一次觉得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精彩!”哈里赞同道。

  “老大,我们要不要实行我们的阻止米勒的计划呀?而且我觉得前面的办法可能没什么用,还是要老大您亲自出马将米勒老师打成重伤,让他休养几个月就好了。”布尔道。

  “你们的疯狂计划我可没有同意,而且如果被查出来了,你们知道学院会怎么处罚我?

  没准罚我们几千万的医疗费用,那怎么办?”泰坦表示不同意。

  “是呀,还是老大英明,想到了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不愧是我们英明神武的首领呀!”欧西丁开始大拍马屁。

  “老大,我们每天下午都自由活动,那我们干什么去呀?”布尔问道。

  梦可雅建议道:“我听说学生可以自由去学院的图书馆学习,那里应该有很多魔法武技书籍吧。”

  泰坦道:“那就这样吧。下午去学院的图书馆瞧瞧,现在大家先去吃中饭吧。”

  众人一听,想到那白白的馒头稀饭,心情就好不起来。

  泰坦等人再度来到学院的食堂,领了馒头稀饭坐在一起开始了他们痛苦的中餐。

  泰坦的挺拔雄姿和梦可雅的绝世容貌依旧是几千学院学生注目的焦点。当然,早上大出洋相的布尔也是一个小焦点。

  泰坦等人吃过午饭,决定立即到学院的图书馆去瞧瞧。

  梦可雅问泰坦要不要带小蛮也去逛逛图书馆,泰坦则说没必要,让小蛮自己玩去吧。

  哈里打趣道:“没准小蛮现在正勾引学院的小狗小猫了,过几天一家三口来看你,老大。”

  “那也速度太快了吧,起码也要怀胎十月才能有孩子吧。”梦可雅不相信地问道。

  “梦神官,小蛮可是超级魔兽呀,又不是你,一定要十个月才能生小孩子。”哈里笑道。

  梦可雅的脸蛋一下就红了,忘了自己的神官身份,偷偷瞄了泰坦一眼。

  泰坦看着红着脸的梦可雅,觉得此时的她分外妩媚,说不出的迷人。

  布尔等人干咳了几声,打断了泰坦梦可雅两人的“尽在不言中”的浪漫。

  泰坦和梦可雅也尴尬地注意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只好大步走向学院的图书馆。

  魔鬼学院的图书馆在师生楼的三楼,共有三个入口,分别是军事图书馆、魔法图书馆和武技图书馆。

  布尔和欧西丁当然走进了武技图书馆,而哈里和梦可雅也理所当然地进入了魔法图书馆,泰坦犹豫了一下,出于最近对魔法的强烈兴趣,终于决定去魔法图书馆学习魔法。

  ※※※

  泰坦步入魔法图书馆,看到偌大的图书馆排着密密麻麻的书架,而书架上则密密麻麻地放满了与魔法有关的书籍。一时间泰坦迷失在眼前的书海里,不知道如何入手。

  梦可雅和哈里回头看见泰坦,觉得十分奇怪,他们没想到泰坦竟然没有去武技图书馆而来到了魔法图书馆。

  梦可雅温柔地问道:“泰坦,你怎么不去武技图书馆,却到魔法图书馆来了?”

  哈里笑道:“梦可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是明知故问吗?老大当然是一刻都不想离开你,所以也跟真进来了。你没听说过‘一秒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吗?”

  泰坦没有否认哈里的话,说道:“不过我也想了解一下魔法。”

  梦可雅看到泰坦没有否认哈里的话,脸上不争气地又飞起一片红霞,对泰坦小声道: “我可只会光系的恢复魔法,哈里对各系的魔法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还是让他来陪你逛逛吧。”

  哈里正色道:“是呀,如果让你来陪老大,恐怕魔法的真谛是学不到,但是能够领悟到爱的真谛。”

  梦可雅一听到这话,立即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赶快跑开了。

  哈里就暂时充当泰坦的魔法入门老师开始了对泰坦的教导。

  “老大,我建议你首先了解魔法的原理,这样你才能比较快地领悟到魔法的本质。”

  哈里也有几分老师的模样,一本正经地道。

  “那你说吧,我也真想了解一下魔法的本质。”泰坦虚心向哈里请教。

  “魔法,原来被称为魔幻般的法术,后来演变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一个就是现在我们要学习的魔法,另外一个则成为民间艺人表演的魔术。魔术我就不提了,很多都是障眼法加上艺人的眼疾手快形成的假像,难登大雅之堂,更加无法在与敌人生死搏斗时运用,可以说是一种比较花俏的戏法。而魔法则不同,它的出现可以说是人类的巨大进步。它不需要人们每天刻苦修炼武技和体能,只要通过冥想,就能感应到空间中的元素的力量。再通过我们人类的精神力和魔法咒语,就能够使用空间元素的力量,这样便施展出你想学习的魔法。”哈里叽里呱啦地说出了一大堆道理,让泰坦对哈里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哈里竟然肚子里还有些墨水,能倒出点东西来。

  泰坦又问道:“难道说人类的剑圣和圣骑士都不是大魔导士的对手?”

  “那也不能这样说。剑圣和圣骑士都具有强横无比的身体,对魔法有着相当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在近战中,十个大魔导士也不是一个剑圣或者圣骑士的对手。但是如果给大魔导士足够的时间咏唱完强力魔法的咒文,那么一个大魔导士也可以轻易干掉十个剑圣或者圣骑士。”哈里解释道。泰坦这才明白,又接着问道:“那就是说战斗中魔法师都应该在队伍的后列,受到大家的保护,而且魔法师的身体应该是非常娇弱的吧。”

  “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我这种天才,现在拥有比剑士更加强壮的身体,将来可以魔武双xiu,前程无量。据说罗杀王国帝都可里鲁护卫队的最高统领护卫官就是魔武双xiu的代表。实力非常强大,人们都说他已经拥有了远远超过了剑圣、圣骑士及大魔导士的实力。”哈里道。

  泰坦一听,不由得想起了他的伙伴克玛和莫飞、查里大叔,回想起那段在石矿遭受日晒鞭打的苦难日子。

  哈里又道:“魔法基本分为这样几类,风系魔法、土系魔法、火系魔法、水系魔法及神族的光系魔法、魔族的暗系魔法。光和暗系魔法十分特殊,只有具有神魔血统或经过了神魔允许的人才能使用,比如梦可雅神官,就可以使用光系魔法,但是只能使用恢复类的魔法。其实光系魔法具有不亚于火系魔法的攻击力。但是最为诡异的就是魔族的暗系魔法,防不胜防。另外还有一些特殊魔法类,比如空间魔法、心灵魔法、召唤魔法、亡灵族的死亡魔法等等。”

  泰坦也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仔细地听完哈里这一番对魔法的介绍。

  “老大,你应该是具有神魔血统的人,那就是说你几乎可以通过学习掌握所有的魔法。当然,如果你能学到神族和魔族的终极光系和暗系魔法,那恐怕天下没有人是您的对手啊!”哈里羡慕地说道。

  “别提了,现在我可是一个最简单的初级火系魔法——照明术都不会,还提什么光系和暗系的终极魔法。”泰坦懊恼地道。

  “老大,那你就慢慢逛吧,我先走了。”哈里看到前头有一个漂亮女孩在看魔法书,便丢下泰坦独自跑上前去开始他的泡妞大计,一边跑一边淫笑,还一边抹去他嘴角的口水。

  泰坦只好一个人在魔法图书馆里逛,一边口里嘀咕道:“哈里这家伙,简直就是见到了异性,就没了人性。”

  泰坦走到一个书架前,随便拿起一本魔法书,一看封面:初级火系魔法。泰坦想,这初级火系魔法自己应该学得会吧,于是打开书,照着书上写的照明术的咒语念起来。

  泰坦没有经过任何冥想(当然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冥想状态)就念道:“伟大的火神呀,请赐予我火的光亮,将我眼前的黑暗逐走。”

  泰坦以为眼前会马上一片光亮,结果过了良久,依旧没有任何情况发生。泰坦十分奇怪,以为自己念错了,又重新念了一遍,结果一样。

  泰坦心下纳闷了:莫非自己没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泰坦不甘心,又尝试了无数次,依旧是失败。泰坦动怒了,什么也没念,将意念力注入眼前方圆五米的空间,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字:亮。

  泰坦感觉到周围空间里一股能量涌入眼前这个空间,接着眼前一亮,完成了他一生中的第一个魔法——火系初级魔法中的照明术。

  泰坦一下就开窍了,知道如果自己集中注意力,并且将自己的意念力释放成为魔法所产生的效果,意念力就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吸引或者控制周围的能量,魔法就完成了。

  泰坦自言自语地说道:“魔法真是太简单了。”

  泰坦随后又试了几种魔法,屡试不爽,更加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短短几个小时,泰坦就将风、土、火、水系的初中高级魔法书全都看完了,而且看的时候根本就不看咒语,只看该魔法的介绍和产生的现象和结果。

  泰坦很想找各系的终极魔法来看看,可惜找了半天没找到,问了几个学生也没问出个结果来。被泰坦询问的学生对外表如此粗壮的人要看终极魔法书感到十分奇怪,但是他们也没问泰坦原因。

  就在泰坦无聊之际,听到魔法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很吵,于是他急速奔过去想看看热闹。

  结果泰坦一看,哈里在和刚才他中意的漂亮女孩在进行着魔法战斗,很明显,哈里吃了大亏,脸色灰黑,头发蓬乱,衣衫都破了。

  那个漂亮女孩一边咏唱着魔法咒文还能一边骂哈里:“你这个臭流氓,没想到学院竟然还有你这种败类,跟在我身后几个小时还算了,竟然刚才还摸我的屁股,简直就是下流到了极点。”

  泰坦惊讶于哈里竟然也有能够一边念防御类的魔法咒文一边解释的深厚魔法修为。

  哈里解释道:“小姐你误会了,你貌美如花,跟在你身后的何止我一个,起码还有一个加强排的人。刚才我那一下可以说是想英雄救美,你想想,你那浑圆外翘的臀部上竟然有停了一只绿头苍蝇,你叫我这爱花之人如何能够忍受一只卑贱的苍蝇停留在你的神圣部位上,于是我才有了刚才的‘护花一掌’,将这个万恶的淫贼——苍蝇击毙,替你出了口气呀,你应该感谢我。我想,旁边很多人还很羡慕我呀。”

  漂亮女孩往四周一看,果然很多男生不但在点头,而且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后悔自己没有先下手为强。顿时,她的脸色更加铁青,一言不发,无数的强力中级魔法的火球、冰锥等开始对哈里进行狂轰乱炸,让原本就使出浑身解数的哈里更加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泰坦不得已只好出手相救。

  泰坦心中一想,意念力一发,一道巨大的水晶冰墙将哈里与女孩隔开,让哈里暂时渡过了眼前的危机。

  在场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出手制造了眼前突然出现的冰墙。因为泰坦的魔法根本不需要念咒语更加不需要进入魔法师的冥想状态,而一般高级魔法需要比较长时间的咏唱,但这道冰墙出现得是那样突然,没有任何预兆。

  哈里和那女孩也一时被眼前的水晶冰墙给惊呆了。哈里心下暗自高兴:老天保佑。

  梦可雅这个时候才赶来,看到眼前的情况马上问泰坦:“这是怎么了?哈里刚才似乎在和那边的那个女孩子打架吧,怎么回事呀?”

  泰坦答道:“还不就是哈里‘见色起意’呀。”

  梦可雅道:“那也快想办法呀!泰坦!”

  “这样吧,你出面,要那位女孩回去换衣服就行了,因为那只死苍蝇还在她的屁股上。”泰坦出了个不太高明的主意。

  这个不大高明的主意还是很有效的,因为梦可雅告诉她后,漂亮女孩一看,自己的后臀上有一只血肉模糊的死苍蝇。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恶心的东西,一下就晕倒在地。

  众人一看,有机可趁,都想上去占便宜,其中动作最快的竟然是哈里。刚才还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突然之间犹如猛虎下山,向女孩冲过去。

  可惜,哈里晚了一步,她已经被梦可雅给扶起身来,准备送去学院的医疗室。

  哈里还不死心,想打着照顾梦可雅柔弱的身体、发扬助人为乐的作风等堂而皇之的理由,将梦可雅手中的女孩给抢回来,可惜梦可雅立场坚定,阻止了哈里,说女孩子给哈里抱过后,恐怕会立马从一个少女变成少妇,自己不能让手中的女孩子冒险。

  哈里只好哭丧着脸,目送梦可雅抱着女孩离开,那表情简直好像是他家的十八代祖坟被人挖了。

  哈里心道:如此良机,竟然与自己擦肩而过,实在可惜,可惜!

  这个时候哈里才想起刚才那突然出现的巨大冰墙,不由得疑神疑鬼起来:莫非是祖宗显灵,救了自己?

  在泰坦的招呼下,哈里跟着泰坦走出了魔法图书馆。

  ※※※

  回到广场,竟然看见布尔和欧西丁早就在广场上无聊地瞎转悠。

  于是泰坦和哈里走上前去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我还以为你们要研究到深更半夜了。”

  “别提了,都怪布尔这个家伙。”欧西丁气愤地说道。

  泰坦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事呀?欧西丁。”

  “还不是这个白痴早上的‘稀饭馒头’事件搞得我们在全院都出名了,一进去就被很多人指指点点,还说着很多难听之极的话。”欧西丁说道。

  哈里一听,立刻来了兴趣,急忙问道:“都说了什么呀?快说出来听听。”

  于是欧西丁就将他和布尔进入武技图书馆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欧西丁和布尔一进去,一见这个巨大的图书馆所收藏的无数武学秘笈,全乐坏了。他们看着眼前这无数的武技书籍,做着天下无敌的美梦。

  他们的美梦后来被身边的一些小声的对话所惊醒。

  “就是他们两个吗?你没看错吧?”

  “当然没看错,你今天早上没来吃早餐,错过了一场大戏呀。”

  “这两个人哪个是那个白痴呀?”

  “就是那个穿着灰色武士服的家伙。”

  “哦,是他呀,我也感觉是他,的确长得像鲍鱼,难怪大家给他取了‘想吃燕窝鱼翅的白痴鲍鱼’的外号。”

  “那鲍鱼旁边的那个家伙是谁呀?长相也怪怪的。”

  “那个嘛,我就不大知道了,但是可以肯定一点,和白痴鲍鱼在一起的家伙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觉得这家伙虽然壮实,但是肚皮竟然有点外凸,而且我觉得他长得像鱿鱼,不如我们就叫他肥肚鱿鱼,你说好吗?”

  “太好了,你取的外号真是很形象,我们赶紧把这个外号告诉其他同学,走!”

  两个可爱女生的对话无情地粉碎了布尔和欧西丁的美梦,他们俩只好一本书都没翻阅就灰溜溜地从武技图书馆出来,在广场上无聊地晃悠。

  哈里听完,抱头狂笑,夸张得将眼泪,鼻涕及口水都笑出来了,还汇成一条长长无色透明的水线,落在地上。

  布尔和欧西丁看到哈里如此,顿时苦笑不得。

  泰坦安慰欧西丁:“你呀,最倒霉,和布尔走在一块,竟然好端端的多了个难听的 ‘肥肚鱿鱼’的外号,真是可怜,我看我们以后要和布尔保持一到两百米的安全距离才行。”

  布尔虽然恼怒,但是面对老大泰坦的取笑,显然无可奈何。

  布尔问泰坦:“你们看了很多书吧?学得如何呀?”

  泰坦将哈里的无耻行为及被一个女孩子打得落花流水的情况告诉了布尔和欧西丁,布尔立即开始报刚才被哈里的嘲笑的仇。

  在布尔口中,哈里俨然成为男人中的渣滓,“龙吻佣兵团”的污点,处女杀手,****的最爱,****的根源。

  哈里很快放弃了一切无谓的语言上的抵抗行动,因为布尔横飞的口沫已经将他淹没了,他根本就无力反击,只好对刚才对布尔的嘲笑道歉,才结束了这一场声势浩荡的口水之役。

  在学院第一天发生的事情让泰坦等人的精神和肉体上都消耗较大,尤其是布尔的口水消耗更甚,众人只好匆匆吃过晚饭回房间休息去了。

  然而流言已经传遍了全院,“龙吻佣兵团”的大名让所有人都知晓,而且布尔和欧西丁两人的外号“白痴鲍鱼”和“肥肚鱿鱼”已经风靡全院,知名度之高,恐怕只有院长才能比拟。

  ※※※

  泰坦等人在学院的第二天来临了。今天将会发生什么,泰坦不在乎,但是布尔等人却挺担心的,昨天的遭遇让他们心有余悸。

  其中哈里则希望能够碰到昨天那个漂亮女孩,就好和她解释昨天自己的情非得以的摸臀举动。

  一行四人从他们拥挤简陋的小房间里出来,迎面正碰上梦可雅和那位女孩。

  布尔和欧西丁一看哈里那激动又紧张的样子就知道眼前这位只比梦可雅稍逊一筹的大美女就是昨天发生的“桃色事件”的女主角。

  布尔更是在哈里耳朵边上小声问道:“她的屁股是不是很有弹性呀?”

  哈里则惊讶地看了布尔一眼,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欧西丁也在心里羡慕哈里的艳遇,想怎么自己没这么好的运气也碰上一个需要帮助的漂亮女孩。

  但是布尔和欧西丁当然不知道哈里被这位漂亮女孩打得是一副怎么狼狈的样子。

  那女孩也没想到大清早就碰上哈里这个仇人兼超级大色狼,想起昨天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立刻热血直冲脑门,一张漂亮小巧白里透红的脸蛋立马蒙上猪肝的颜色,口里念着:“伟大的水神呀,请借助您的力量,用汹涌的洪水淹没眼前的敌人吧。”

  在无比愤怒的心情下,只能运用中级魔法的她,竟然突破了自己的极限,用了水系高级魔法——洪水之咆哮。

  布尔和欧西丁大惊失色,没想到眼前如此可人的女孩竟然比恐怖的魔兽还要可怕,一见面二话不说就是一个高级水系魔法,而自己又不会游泳,这回可死得冤枉,给哈里这个色鬼做了陪葬。自己什么都没干也要被淹死,实在是没有天理。

  哈里本想使用“众人漂浮”的风系魔法,但是突然想到大家现在都在学生楼的通道走廊上,根本就没用,于是想恳求漂亮女孩的原谅,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汹涌的洪水给吞没,冲得老远。

  哈里心下更加不平衡,自己竟然因为不小心被一个漂亮女孩的臀部所吸引而摸了一下就惨死,老天爷实在是瞎了眼。

  女孩也被眼前惊人威力的洪水给吓了一跳,这就是高级魔法的威力,他们该不会就这么真的这么死了吧?

  梦可雅可急坏了,担心泰坦有危险,但是却帮不上忙,于是就埋怨起漂亮女孩来。

  洪水一路咆哮而过,不但是布尔和欧西丁被殃及,就连几百个在走廊上的学生也被卷入洪水,在洪水中奋力挣扎。更有甚者,听到门外有声音,忍不住好奇,以为有一场好戏看,飞快地打开门,结果只看到铺天盖地的洪水,当然也随之被淹没,加入到与洪水搏斗的大队伍中。

  过了几分种,漂亮女孩和梦可雅眼前的洪水才逐渐消失。

  这个时候,梦可雅竟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担心的泰坦。

  女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四人中的一人还好生生地站在那里,一点事也没有,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她几乎要怀疑刚才是否真的用了洪水之咆哮的高级水系魔法。

  梦可雅急忙冲上前去问道:“泰坦,你没事吧?”梦可雅不等泰坦答话又对着女孩说道:“都怪你,梦丝波,没看见有几个不相干的人在吗?还不问青红皂白地发出如此强大的魔法。”

  梦丝波则吐了吐舌头,然后做了个鬼脸,一副他活该的表情。

  泰坦当然不会和眼前的女孩子生气,而且他本来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泰坦道:“梦,别担心,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梦可雅这才完全放下悬在半空中的心。

  梦丝波奇怪问泰坦:“你怎么没被洪水给冲走呀?”

  “哦,我只是施了一个土系的中流砥柱魔法。”泰坦道。

  梦丝波更加奇怪,道:“我似乎没有听见你念咒文呀。”

  “这个嘛,一下也解释不清,有机会再告诉你吧。”泰坦道。

  “泰坦,你怎么不给布尔他们三人也施个中流砥柱的魔法呀?”梦可雅问道。

  “我看他们平时挺嚣张,而且又没吃过什么亏,故意让他们吃点苦头,我想洪水很快就会冲过走廊,然后就是广场了,到那里洪水应该就没什么威力了,他们也应该没事的,最多喝几口水罢了。”泰坦奸笑道。

  梦可雅心下释然,原来如此。

  在梦可雅的介绍下,泰坦和梦丝波很快认识了,还聊得挺投机,梦丝波还亲切地叫泰坦“大哥”,搞得梦可雅都有点酸溜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