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泰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兵败城下

泰坦传奇 肥鸭 11330 2005.03.03 21:04

    古千秋听完父亲讲叙的往事,立即问道:“父亲,您说此次魔族是否会派大军助战?魔族士兵应该战斗力相当可怕,不是普通士兵所能抵挡的呀!”

  “这点你不必担心。魔族与神族相互制约,都不愿意首先出兵,背上不义之名。魔族大军此刻若然出现在龙之大陆,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让所有人类势力联合起来抵御魔族大军。这却正是神族期望看到的。”老谋深算的古特夫丝毫不担心魔族大军的出现,但依旧面有忧色。

  “既然如此,父亲您是否担心当年那位魔族高手再次出现,让您重蹈覆辙,无功而返?”古千秋一眼就瞧出父亲依然心事重重,于是继续追问道。

  “回想起当年那一幕,我如今还心有余悸。我只奇怪他为何不取走我的性命,这不是将所有问题解决了吗?为何放虎归山?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但我这些年来却始终揣测不到。”古特夫双眉紧皱,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父亲,以您现在剑圣级的超卓身手应该不再惧怕那位神秘的魔族高手了,是吗?”总以为父亲古特夫天下无敌的古千秋问了个蠢问题。

  “千秋,你虽然好学,但你在武学上的天分实在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剑圣的一招绝学也许可以杀死十名身手普通的武者。但当日我身后的可是训练有素的五百轻骑兵,被那名魔族高手举手投足间无声无息的尽数杀死,这种实力已经不能用可怕二字来形容,甚至用毁天灭地来形容也不为过。”古特夫叹道。

  “毁天灭地!天啊,那他岂非可以仅凭一人之力就击溃我们的万人铁骑?”古千秋惊叫道。

  “没错,如果他愿意的话,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是轻易的做到这一点。”古特夫神色更加凝重,毕竟有这么一号可怕的魔族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任何人都会寝食难安。

  “为何他当年不索性将父亲您和您率领的大军斩尽杀绝,而要留后患在世上呢?”古千秋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可以肯定的是,当年他是有意放我一条生路,让我知难而退,甚至当时都已经猜想到我会卷土重来,大举进攻天一帝国,在未来的某一天。”古特夫肯定的道。

  “父亲,您也别多想了,这个魔族的绝顶高手的思考方式及处事方式自然与常人大异,我们是无法揣摩到他真正的心意的。”古千秋安慰道。

  古特夫并未因为儿子的安慰就轻松起来,反而面色更加难看,道:“千秋,从今日起,我们要打起十分精神,以防突来之变,毕竟魔族有何阴谋诡计我们无可能知晓。我内心深处隐约觉得魔族可能会派一个智将指挥天一帝国的大军反击,而不会用二十年前那种方法逼退我们。”

  “既然如此,父亲,我们就在战场上狠狠的教训一下天一帝国的主力军团,让幕后的魔族将领见鬼去吧。”古千秋豪气的道。

  儿子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激起了古特夫的战意。

  为了证明自己宝刀未老,古特夫将一切顾虑与对魔族那名绝顶高手的恐惧彻底抛开,将心神完全投入到与天一帝国主力军团的决定性战役之中,期望创造一个天堂王朝。

  名秋城皇宫议事大殿,天一帝国帝王查尔齐及群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无一人提出一条有建设性的退兵良策,只能互相对视叹气。

  “报,国师星之夜与蓝牙将军到!”

  神采奕奕的星之夜与面无倦色的蓝牙步入大殿,向大帝查尔齐鞠躬请安。

  “你们二人搞什么鬼,将我天一帝国的精兵尽数调离到后方,让我手中几无可御敌之兵。如今,名秋城被敌军的几十万大军围困,已经危在旦夕。” 查尔齐大帝回想起二十年前自己险些被古特夫生擒那一幕,说话时音调都有些战抖。

  “大帝不必太过担心,名秋城之围随时可以解决,因为我们的援军已经到达百里之外。”蓝牙神态不羁,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吗?太好了,你们还不率军反击,我要让天堂之城的天堂军团全军覆没!对了,最好将天堂之城城主古特夫生擒,让我好好羞辱这个胆敢冒犯我天一帝国虎威的家伙。”大帝查尔齐恶狠狠的道。

  听到名秋城的危机宣告解除,众大臣这才放下心来。这些大臣们担心的并非天一帝国帝都沦陷后国威不在,而是担心他们的生命及财产受到天堂军团的侵犯。

  星之夜朝大帝查尔齐摇了摇手,道:“敌军的骑兵不但数目不少,而且战斗力都相当强,比起我们天一帝国的‘旋风重骑兵军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名秋城外与敌军决战相当不智。况且如今我军连败,士气低迷,反观敌军所向披靡,士气如虹。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我们的战士才能战胜如狼似虎的敌军。”

  “什么情况下?”大帝查尔齐急忙问道。

  “很简单,在战士们退后一步,不但他们要死,而且他们的家人也一同陪葬时,战士们的潜力才能完全发挥出来,大败敌军。”星之夜冷声道。

  “什么!”大帝查尔齐与其他大臣惊叫起来。

  “没错,我们必须大开名秋城的城门,让敌人顺利攻入城内。我指挥名秋城城内的城防军的士兵们以巷战的方式消灭敌人的主力军团,同时敌军最具杀伤力的重骑兵在城内狭小街道根本无用武之力,反而成为砧板上的鱼肉。蓝牙将军则带领百里外的那支精锐之师,截断敌人的退路,一劳永逸的将大帝您的心腹之患解决,这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星之夜语出惊人,让殿内的君臣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见大帝查尔齐及群臣如此优柔寡断,蓝牙神情更是不屑。因为在魔族中,所有的战士都勇往直前,奋勇杀敌,几乎不知畏惧为何物。

  人类真是卑微胆小的生物啊!蓝牙心中暗道。

  星之夜似乎并不在意大帝查尔齐及群臣的意见,反而独自一人漫步走到窗口,欣赏窗外的花草亭榭。

  大帝查尔齐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但他并非放不下名秋城内的士兵及百姓的生命,而是怕战事的发展并不如星之夜所说那样发展,天一帝国殒于此役中,那就悔之晚矣。

  查尔齐同样不敢轻易拒绝星之夜与蓝牙二人的提议,因为他们二人代表的可是恶魔岛上的魔族。并且魔族千百年来一直在暗地里支持着天一帝国,甚至二十年前一名魔族绝顶高手亲自出面将古特夫的大军逼退,查尔齐内心都很清楚这些事情。

  但想要在瞬息之间作出大开城门,在帝都之内歼灭敌军的决定,需要相当大的魄力。养尊处优多年的大帝查尔齐,早已经没有少年时那种平定天下的决心和勇气。

  群臣更是议论纷纷,毕竟让敌军如此轻而易举的攻入名秋城内,对他们的财产会造成莫大的威胁。

  过了好半晌,大帝查尔齐神色逐渐恢复如常,平静的问道:“国师,您有几成把握可以全歼敌军?”

  星之夜闻言后,将目光从窗外的美景收回,转身回头答道:“陛下,战场上瞬息万变,战役的胜负没有绝对,一个无比细微的变化都有可能影响这场战役的最终结果。”

  “国师,万一敌人瞧破了您的计谋,不入城来,那如何是好?”查尔齐大帝又问道。

  “这样更好,敌军疑神疑鬼,不敢轻举妄动。并且士兵们会讥笑主将胆小如鼠,士气大落,正是我军反攻的大好时机,只要城外的大军与城内的大军同时出击,全歼敌军也不是没有可能。”星之夜答道。

  查尔齐大帝对作战根本一窍不通,被星之夜说得是一愣一愣的,不住的点头。

  星之夜心中偷笑,又道:“陛下,我制订的这个作战计划的确有些风险。但如果不趁此次战役将敌军消灭,他们不时前来骚扰我国,将使我们堂堂的天一帝国面上无光,甚至威胁到陛下及诸位大臣的生命及财产安全。期望陛下与诸位大臣痛下决心,抱着与敌谐亡之心与敌军决一死战,则我军必胜。”

  星之夜此番话一出,查尔齐大帝及群臣面上都有些挂不住,知道星之夜在讥讽自己贪生怕死,留恋金银珠宝那些身外之物。

  蓝牙接口道:“国师的话,实在是言之有理。并且这招瓮中捉鳖的智计绝对能够将敌军一网打尽,不留后患,陛下和大臣们日后也可高枕无忧,同时为陛下在不久的将来统一龙之大陆打下坚实的基础。”

  查尔齐大帝见蓝牙这名魔族将军发话了,再也没敢持反对意见,立即语气坚定的道:“好,这事由国师星之夜与蓝牙将军二人全权负责,诸大臣无论官职大小,都要听从二人调遣,违命者斩!”

  群臣见查尔齐大帝已拿定主义,不敢发表异见,齐声应道:“是,陛下。”

  星之夜与蓝牙对视一眼,尽在不言中。

  天堂军团宽敞明亮的帅帐内,古特夫刚刚主持完新一轮的军事作战会议,将古千秋留下,似乎有事相商。

  “千秋,据探回报,在我军的后方,即正北方,有大批不知身份的人马缓缓逼近。你认为这支军队属于何方势力?”古特夫为了将儿子教育成材,不断亲自考验古千秋的判断能力,让他参与决策。

  “毫无疑问,这定是天一帝国的援军,从南部的其他城池调遣来的。”古千秋思索了十余秒后,肯定的答道。

  “哦,是吗?千秋,你似乎很有自信。为什么他们不可能是其他国的大军甚至是魔族大军。”古特夫笑着问道。

  “魔族大军,这是绝不可能。正如前些天父亲您说的那般,魔族不敢明目张胆的入侵龙之大陆,只能通过天一帝国这个傀儡来完成吞并其他各国的计划。是魔族大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古千秋答道。

  “说的好,千秋。那么为什么又不是其他国的大军?”古特夫问道。

  “攻打天一帝国帝都名秋城的捷径必定经过我们的天堂之城,这支军队显然不是经过我们的天堂城赶到名秋城附近。而如果是其他国的大军,又是饶远路而来,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出现在我军后方。并且其他路线到达名秋城,需要攻克几座易守难攻的要塞,我所以认定这是天一帝国的后备力量。”古千秋不惊不喜,平静的将心中所想托出,等待着父亲古特夫的评价。

  “千秋,你的判断非常准,说得也很有道理。不过漏了一点。”古特夫道。

  “请父亲指点!”古千秋恭敬的答道。

  “你是否发现我们一路南侵,势如破竹,似乎太过简单,比我预期中推进速度要快上一倍不止。”古特夫道。

  “没错,但这有什么问题,我们天堂军团的整体战力原本就比天一帝国的士兵们高上一筹,或许还不止一筹。而父亲你的闪电战名震天下,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敌人要害,自然所向披靡。”古千秋答道。

  “这正是问题所在。众所周知,二十年前我几乎攻陷了名秋城,我的闪电战也如你所说的那般名震天下。天一帝国这些年来韬光养晦,应该国力强大,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先前我认为我的闪电战最多拿下几座城池,然后就进入漫长的拉锯战中。我始终不相信天一帝国忘记了当初惨败的战例,我怀疑我们身后大军中有魔族的猛将及智将,战争现在才真正开始啊!”古特夫正色道。

  “父亲,我对您有绝对的信心,您能够战争魔族将领率领的天一帝国的大军。”古千秋目光中尽是崇敬之意。

  “我们不可轻敌,光有信心有用吗?我们必须清楚的了解当前的局势,准确的推断出敌人的进攻策略,最后再制订我军的迎战策略,方有胜算。”古特夫眉头紧皱,显然颇为担心。

  “那也是。如今我军看似形势一片大好,实则腹背受敌,一旦大败,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古千秋也叹道。

  “如今我们显然只有三条路可走。”古特夫沉声道。

  “哪三条路?”古千秋迫不及待的问道。

  “第一条路,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攻陷名秋城。但名秋城城高墙厚,守军加上天一帝国大臣们的家将有十余万,即使我军倾尽全力,浴血奋战恐怕也不能在短短几天内拿下,何况还要随时准备应付来自身后的偷袭,此计难行。”古特夫道。

  “父亲,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试一试,岂能入宝山空手而回呢?”古千秋战意昂然,不惜一战。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千秋,你应该学会三思而后行,这样你才能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战胜真正的强手。”古特夫道。

  “父亲,作为一个统帅,关键时刻犹豫不决,那才是最大的弱点。战胜强敌的机会也是瞬息即逝,您说呢?”古千秋辩驳道。

  “恩,千秋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为父说的可能更加适合一个谋臣应该具备的素质,你的确应该向把握大方向,作出准确判断的方面而努力。将来的世界是属于你这一代人的。”古特夫叹道。

  “父亲,您宝刀未老,怎么说出的话如此沧桑,我坚信您能够大破天一帝国大军!”古千秋道。

  “为父只是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自己也无法明白的感触,也许是因为手下并无可用之将。”古特夫沉声道。

  “您担心两军交锋时,敌方的魔族大将无人能敌,取我方将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如入无人之境,甚至对您构成威胁?”古千秋问道。

  古特夫长叹一声后,道:“都怪为父当初不以真情对待他们二人,却以他们的救命恩人自居,加以要挟,如果不是他们二人远走高飞,区区一个魔族大将,怎会让我如此苦恼。”

  “您是说我们天堂之城的两位统领,基斯与艾可特?”古千秋问道。

  古特夫点了点头,默然不语。

  “父亲,当初你与他们究竟是如何结识,而又让他们为您守护天堂之城十多年?”古千秋虽然这两位统领很熟,却从未听他们提过往事,不知道他们二人的来历。

  并且每当古千秋提及父亲时,他们二人脸上总是闪过一丝不快,那时古千秋就觉得他们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

  “自从二十年前我退回天堂之城后,心中明白最大的敌人可能并不是天一帝国的正规军,而是魔族大军。所以我经常天一帝国的最南部的守望城附近观察魔族的动静。守望城是距离南海的恶魔岛最近的城池,经常有魔族人出没。但一天我意外的救了两名被魔族高手追杀的人,他们就是基斯与艾可特。由于他们抵抗魔族高手时表现出深厚的武学修为及魔法修为,让我心生收服他们二人为手下的念头。我将魔族那几名高手引开,终于成功的救走了已经支持不住的基斯与艾可特。遗憾的是,我竟然以此要挟他们二人听命于我,助我守护天堂之城,直到有人击败他们二人联手之日方可恢复自由之身。”

  古特夫心中后悔,当初没有以诚相待,因为那才能真正的绑住二人的心。

  “父亲您也别自责,毕竟你也未想到路过天堂之城的泰坦竟然击败了他们二人联手。”古千秋安慰道。

  “是啊。当时我想,放眼整个龙之大陆,基斯与艾可特联手之敌还真找不出几个,可偏偏就给他们二人遇到,让我痛失两名大将。”古特夫神态有些郁闷,低声说道。

  “如今泰坦接管了整个华夏王国,改国号为泰坦帝国,而基斯与艾可特如今在泰坦手下领兵,将来恐怕还要与我们父子俩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昔日之臣,明日之敌,这个世界的确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啊。”古千秋想起当日泰坦的神勇无敌,有感而发。

  “是啊。即使我们成功的拿下了天一帝国,也只是迈出了艰辛的第一步,无数的艰难险阻等待着我们,毕竟通往王者的道路是荆棘丛生与陷阱遍地,一个不小心,我们将再无机会翻身,所以此次定要制订出万全之策,克敌求胜。”古特夫对古千秋叮嘱道。

  “儿臣知道,”古千秋接着又问道,“父亲,您开心有些担心魔族高手在战场上无人能挡,如果这个高手是二十年前逼退您的那名魔族绝顶高手,依照您的说法,基斯与艾可特二人即使在军中为将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千秋,你这话没错。但我可以肯定此次会在战场上出现的魔族高手的实力远远不及二十年前的那名魔族绝顶高手。据我这些年来的观察,恶魔岛上的魔族虽可说高手如云,但要达到那种随意之间击毙五百骑兵的绝顶高手绝对不可能超过三位。甚至在魔族中达到我们人类剑圣境界的高手数量也不是很多,不过魔族战士整体战力比人类士兵强上太多,加上他们拥有特殊本领‘魔化’,所以难以抵挡。”古特夫解释道。

  “这么说来,父亲您就不必担心魔族高手行刺你了,以您的深藏不露的剑圣实力,也许还能生擒魔族刺客,立威天下。”古千秋喜道。

  “其他诸将都不知道为父精通武功,你可别泄露天机啊,哈哈!”古特夫笑道。

  “千秋先预祝父亲以最小的代价全歼天一帝国的援军,攻克名秋城!”古千秋大声说道。

  就在此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年轻的将领在帅帐外喊道:“城主,紧急军情禀报!”

  古特夫一听声音,知道是骁勇善战的年轻将领特尔,于是答道:“进来吧,特尔。”

  一名虎背熊腰的年轻将领步入帐篷,先后朝古特夫及古千秋鞠躬施礼后,道:“城主,少城主,自我军发现后方有大批敌军行踪后,前去刺探敌情的探子基本上都是一去不返,如今我军情报部训练出的探子所剩无几,而此刻名秋城正门大开,一个万人长枪队摆下战阵,向我军挑衅,还请城主定夺。”

  “看来今日一场血战再所难免!”古特夫沉声道。

  “千秋,特尔,你们二人各带两万砍刀兵,左右包抄名秋城前的那一万长枪兵,而则率两万重骑兵,突袭后方敌军。”古特夫沉吟了好半会,终于发出了指令。

  古千秋与特尔道了声‘是’后,领命而去。

  古特夫则披上战甲,准备亲自见识能够威胁到他大军后方稳定的敌军将领是何等人物。

  名秋城下,一万长枪兵列成半圆形的防御战阵,显然不会贸然进攻天堂军团。

  可惜万余名长枪兵的最前列,不是威猛无敌的大将,而是几名油头粉面的跳梁小丑。

  但正是这几名小丑般的人物让古千秋与特尔火冒三丈。

  这几名小丑乃是天一帝国最负盛名的‘骂将’,他们不但嗓门奇大无比,而且骂的内容粗俗不堪,可以将对方从刚出生满月骂到八十岁,编造出无数恶劣事迹,加油添醋的胡说一通,心脏不好的人曾经被这几名‘骂将’活活骂死。

  骂死人后,这几名‘骂将’名声远扬,被招进皇宫,每天对骂逗大帝查尔齐开心,不过派上战场还是破天荒头一遭。(星之夜一手策划)

  古千秋还只刚刚靠近名秋城,一片骂声传来,正好听到一番对他父亲古特夫的人生攻击的话语。

  “古特夫二十年前在名秋城下,跪地求饶,认我们大帝为爷爷,其他大臣为干爹,我们天一帝国宽宏大量,放他一马,如今他竟然如疯狗一般,你们清醒一些吧,别再执迷不悟了。”

  “你们别跟着古特夫这个老匹夫混了,他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古特夫这个老家伙,对老女人特别有兴趣,是个变态狂人,你们可要好好的保护你们的祖母、奶奶、外婆、姑奶奶……”

  ……

  古千秋听了这些荒诞不经的话后,英俊的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了,狰狞可怖。

  胸口澎湃起伏的怒气几乎让古千秋丧失了理智,下令猛攻名秋城下的一万长枪兵。

  终于,怒气平息了,古千秋没有发号错误的指令,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弓箭兵上前列阵,大刀兵两翼保护,朝前推进。”古千秋传令下去。

  另一侧的特尔采取了与古千秋同样的阵形及方式,朝名秋城城门下万名长枪兵逼近。

  四万大军同时逼近名秋城城下的一万长枪兵,给人一种如山倒的令人窒息的压力,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名秋城城墙上的士兵们将弩车架在垛口之上,瞄准天堂军团的这四万战士。

  弩车发射出的箭的射程,比普通弓箭手射出的箭要远上近一倍,而且力道奇大。攻城时,战士只要被弩车射出的箭射中,都是透体而过,横死当场。

  但由于弩车准头不够,加上无法连发,移动不便,故未在军事上大范围的应用。

  “厚盾兵迎前,保护弓箭兵,变密集阵为分散阵,继续前进。”古千秋通过了十余次攻城战,已经基本熟悉如何应付普通场面。

  双手持着大铁盾的厚盾兵从阵列后方跑出,涌向前方,将盾牌高高举过头顶。

  阵列的排布也相当讲究,基本上是一横列厚盾兵,一横列弓箭兵,如此反复,让每队弓箭兵都受到严实周密的保护,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如此一来,那一万长枪兵简直成了弓箭兵的活靶子,再不退入城中恐怕会伤亡惨重。

  一声号响,从名秋城内传出,城门大开,长枪兵如潮水般退回城内。

  古千秋与特尔以为今天的佯攻告一段落,但却发生了一件异事,让二人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一万长枪兵退回名秋城后,城门却未关闭,依旧大开,仿佛等待着天堂军团入城。

  古千秋与特尔愣住了,眼前这大开的城门究竟是机遇还是陷阱,二人无法分辨。

  就在二人犹豫难决,无比迷茫之际,名秋城城门口出现一个瘦如竹竿的老头,手中拿着一把扫帚,打扫着城门口处的卫生。

  不会吧,大战之时出现如此诡异的情景,这定然是个陷阱。

  古千秋与特尔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老头似乎打扫累了,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城去了。

  城门依旧大开,仿佛一张哈哈笑着的大嘴,讥笑着古千秋与特尔的胆小如鼠。

  古千秋与特尔聚在一块,研究是否要派遣几百名士兵一探究竟时,城门口处又生变化。

  一千重骑兵突然杀出,朝四万步兵的右翼袭去。

  这一奇袭让四万机动能力比较差的步兵有些措手不及,原本严密的阵形开始散乱起来。

  弓箭兵们见重骑兵逼近,自然反应的搭箭在弦,朝这一千重骑兵射去。

  漫天都是劲箭,但却没有几名重骑兵从马上摔下。

  重骑兵浑身包裹着精钢所铸之战甲,只要不被射中要害,都无大碍。由于战马披着重甲,一轮箭雨过后,收效甚微。

  但这么一会工夫,一千重骑兵已经近在咫尺,杀到眼前。

  重骑兵挥舞着手中又长又粗的钢矛,几乎每一矛刺出,都带起四溅的血花,将前列的弓箭兵杀得是落荒而逃,溃不成军。

  这一千重骑兵显然是视死如归的勇士,根本未想过可以生离战场。

  必死的决心带来的则是他们悍不畏死的疯狂攻击。

  他们没有防守招式,每一矛都是以命搏命,以攻化攻。但由于重骑兵防御力比较强,一时之间,四万步兵竟然被这区区一千重骑兵杀得节节败退。

  虽然古千秋与特尔重新集结溃败的部分士兵,勉强维持着战形,但却始终奈何不得那一千纵横驰骋的重骑兵。

  按照常理来说,这一千重骑兵再可怕,也绝不是四万步兵之敌。但由于重骑兵从名秋城内杀出的速度实在太快,加上实际上与重骑兵交战的步兵不超过四千人,才造成这一千重骑兵所向无敌的假象。

  一千重骑兵三进三出,虽然死伤在他们战矛下的步兵不下五百人,却依旧未将整个步兵军团阵形冲散。

  人力与马力都是有限的,重骑兵终于露出疲态,萌生退意,朝名秋城方向突围。

  古千秋一眼就看出重骑兵想逃回名秋城内,立即让两翼的大刀兵飞速包抄,断其后路。

  两千阵列整齐的大刀兵横在重骑兵的归路上,刀锋俱朝前,等待着重骑兵的到来。

  见归路被截,这一千重骑兵丝毫不惧,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大刀兵摆下的战阵。

  双方一接触,瞬间几十名大刀兵没有闪过快如闪电的矛击,被一矛刺死,甚至几人被战矛挑到半空之中摔下,死状惨不忍睹。

  少数身手矫健的大刀兵闪过重骑兵战矛的穿刺后,手中的大刀横扫而出,砍在战马上。马儿吃痛,高高的立起,将马背上的重骑兵抛出到前方,落入大刀兵的战阵之中,几乎还未起身便被乱刀砍死。

  重骑兵的冲击力实在可怕,以损失百人的代价,眨眼工夫就突破了两千大刀兵布下的防线,疾如流星般的驰向城门。

  古千秋怒不可遏,对身旁的特尔道:“特尔将军,你带领余下的近四万步兵追击敌人,不求有功,但必须控制住名秋城那敞开的城门,我则急速调兵前来相助,期望我们一战克敌。”

  “但是少城主,城主的意思今日不过是佯攻,您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呢?”特尔劝说道。

  “必须捕捉这个战机,一旦失去,便不会重来。恐怕持久的攻城战对我方更加不利。”古千秋坚信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没有丝毫犹豫。

  特尔见少城主古千秋主意已定,只好遵命,指挥四万步兵,有序的朝名秋城城门处攻去。

  古千秋策马远去,召集其他将领率军攻城,期望一战建功。

  步兵想要追上骑兵,那纯属天方夜谭。

  尾随着近九百名重骑兵的四万步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重骑兵安全退回名秋城内。

  出乎特尔及全体步兵的意料,城门依旧大开,仿佛一只洪荒巨兽的大嘴,等待着可口的食物的到来。

  军令如山倒,虽然特尔明知敌人可能使诈,但也只能指挥大军扑上,控制城门。

  城墙上的士兵们自然不会放过痛击这四万步兵的好机会,箭如雨下,还伴随着巨石、檑木、滚油等等,让天堂军团这四万步兵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特尔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不能后退,只能让后列的战士们踩着前列战士的尸体,继续前进。

  距离城门不过区区百步之遥,但特尔总觉得城门距离自己格外遥远,耳边不时听到战士们临死前发出的惨叫。

  终于,四万大军丢下了四千具尸体,终于冲到名秋城城门处。

  特尔朝名秋城城内一看,一条宽敞笔直的大道,不见敌踪,甚至一个行人都没有。

  特尔心中越发觉得不妥,但知道不能继续在城外逗留,那将成为城墙上敌军的活靶子,只好指挥大军朝城内突击。

  三万步兵朝名秋城内涌去,杀声震天。

  此刻,古千秋也已经偕同其他将领,率十万大军火速赶来,开始了攻城大战。并且十万主力攻城军团的后方,有五万重骑兵押阵。

  特尔骤然发现,名秋城内连接城门的那条大道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万重骑兵,风驰电掣般的冲杀过来,声势骇到了极点。

  城门两侧的塔楼上数百名弓箭手也现出身形,箭雨漫天,弓弦声响起,此起彼伏,就如同催命声肆虐着大地。

  每一枝劲箭总带起飞扬的血花,夺走一条生命。

  瞬息之间,特尔指挥的步兵又阵亡了近千人。

  特尔没有喘息的机会,重骑兵已经杀入阵中。

  厚甲包裹着的重骑兵杀力无穷,斗志全无的步兵们刚一接触便败退下后,与后列进城的步兵挤在一块,乱成一团。

  一万重骑兵乘势将三万步兵冲了个七零八落,特尔骑着高头大马,目标明显,在慌乱之中竟然也被一矛刺入前胸,从马上坠落而死。

  主将已死,三万步兵更是成为砧板上的鱼肉,四散奔逃,任重骑兵宰割。

  古千秋见名秋城城门处喊杀声震天,以为有机可乘,正准备下令总攻,却发现父亲古特夫所率领的两万骑兵只剩不到五千归来,而自己的父亲则满身浴血,显然身负重伤。

  古千秋心中大惊,急忙策马上前,迎向古特夫。

  古特夫奋力在马背上直起身子,冲古千秋喊道:“千秋,全军速退,快!”

  话音未落,古特夫已从马背上摔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古千秋急忙下马,将古特夫抱入一辆马车之中,然后询问一名副将发生了何事。

  经过询问,古千秋才得知,两万骑兵遭遇敌军五千装扮古怪的步兵,大败而归,同时敌军中一名武将身手可怕之极,每次出手,必定秒杀五名以上的骑兵,而父亲古特夫的重伤也是此名武将所为。

  没有父亲古特夫坐镇,指挥大局,古千秋只好退兵。

  天一帝国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大举反攻的机会,连续收复了七八座城池,让天堂军团大吃败仗。

  而一支神秘无敌的天一帝国的军团让天堂军团大吃苦头,甚至士兵们谈之色变。

  传闻中这支军团人数不多,但都是一身奇装异服,身上也有无数法宝,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这支让古特夫父子大吃败仗的军团,便是日后名震大陆的四大无敌军团中的‘机关军团’。

  天堂之城挑战天一帝国的大战,迅速传遍龙之大陆各地,让蠢蠢欲动的各国不再摩拳擦掌,开始向边境派兵,龙之大陆各国大混战终于轰轰烈烈的彻底上演了。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