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神镜小农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又撞了

神镜小农民 芒果爱吹牛 2004 2019.06.12 23:34

  程鹏打个哈欠,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弹跳而起。

  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小店里工作了半个多月了,和大家相处很愉快,和美女老板娘相处就更别提了。

  自从他救活了老板娘的蔷薇花,调配出那酱料之后,老板娘乔瑜珺就对他越发另眼相看。对他像姐姐更多过像老板,惹得小梅、小高都在吃醋。为了表现,他们这几天上班时间都主动提前了一个多小时,这就搞的程鹏好像在睡懒觉一样。

  “程鹏,你帮我去取个快递吧。”正在厨房忙活的乔瑜珺听到他起床,便探出头来说,“我这里忙着呢。”

  小高立马抢着说:“老板娘,我去吧。”

  “不用,让他去好了。”乔瑜珺道。

  小高于是给了程鹏一个刀子似的凌厉眼神,恨啊!

  程鹏答应一声,利索地洗漱,跑出门去取快递。

  因为这里是老旧的PF区,没有小区那么便利的快递箱,所有的快递都会放在巷子口的一个小卖部里寄存,等客户有时间了去取回来。

  程鹏来到小卖部,和看生意的老大爷寒暄几句,将快递取了回来。拿着快递,他心情算是愉快,临时工做的挺舒服的,训练也很顺利,眼瞅着两个月期限就要过去,他很快就能回家了,真好。

  他愉快地哼着小曲,转身准备进巷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还有尖锐的刹车声:“啊,让开,让开!”

  这声儿听着挺耳熟啊,不过现实没有给程鹏任何回忆的时间,一辆电动车疯了似的从坡上冲下来,直杠杠向巷子口那棵栀子树冲过来。

  可巧,程鹏此时正站在栀子树下,谁让他那么倒霉来着?他一回头,电动车就砰一下撞上来,他整个人都骑到车轱辘上了。

  若不是他力气够大,脚掌紧登地面,若不是他灵机一动,撒手扔了快递,捏紧刹车,只怕将会人飞‘蛋’打。

  “啊!”可恶的是,肇事者居然还像是受害者一样,闭着眼睛握着车把拼命地尖叫。

  好在这条老街人并不算多,否则他俩还不成耍猴戏的,给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

  程鹏一脑门黑线,低头看看车轱辘,再抬头看看她,深吸一口气:“我说彭晓燕,你跟我是不是前世的冤家?”

  彭晓燕惊魂未定,浑身哆嗦,被程鹏左一声呵斥又一声呼喊,总算给把魂儿叫回来了。

  她睁开眼,定睛一看,居然是程鹏!再看程鹏此时的姿势,魂儿又吓飞一次——他的姿势告诉彭晓燕,她是差点把人给碾成两片啊。

  “你你你、你没事吧?”彭晓燕脚软手抖,话都说不利索了,更是带着哭腔。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骑车赶路都心不在焉,这才差点撞了人。其实若没程鹏在这儿挡着,今天她能出个大事故。

  “我身体是没啥大事儿,但是这儿有事!”程鹏指着自己的心口说。

  他本就对彭晓燕一肚子意见,尤其是那次那个老骑手联合这姐俩坑他的事,他记得清清楚楚呢。

  彭晓燕眼睛红红的,连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错,可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有用的话,那么多因为司机失误遭车祸死的人,岂不是都能活回来了?那么多悲剧岂不是都能避免了?切……”程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彭晓燕委屈不已,心说:“我不就差点撞到你么?你怎么还把车祸、死人扯上了?”

  想到车祸、死人,彭晓燕又想到自己躺在医院里的妈妈、外甥,禁不住悲从中来。她深呼吸,还是遏制不住想哭的冲动,不得不仰头,瞪大眼睛,拼命让眼泪憋回去。

  彭晓燕的这个动作,在程鹏看来是非常怪异的,他还以为对方犯了傲娇病呢。现在城里的一些姑娘啊,总是无缘无故的傲娇。

  结果,彭晓燕忽然哇地大哭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惨哟,上气不接下气,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往下砸。

  程鹏愣住,左右瞧了瞧,路人们正用愤慨的、异样的眼光盯着他。连小卖部的老大爷都闻声而出,手里还拿着扫把:“什么人当街耍流氓?”

  老大爷发现是程鹏之后,才哦了一声,提醒道:“小程啊,我觉得你是挺好的年轻人,千万别在这事儿上犯错误啊!”

  “不是,大爷,我们认识~”程鹏无语极了。

  大爷立刻道:“认识?她是你女朋友啊?快哄哄吧,这女人就是要用哄的……”

  说完,大爷便拎着扫把转身回到小卖部。

  程鹏一脑门黑线,暗道,什么呀就给我找了一个女朋友。小爷我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找她做女朋友。

  可是彭晓燕哭的实在太伤心了,程鹏叹口气,缓下声来安抚道:“你哭什么呀?我一受害者都没哭,你倒是先干上了……好了别哭了,我不怪你了,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吧!”

  他松开手,跨过车轱辘,弯腰捡起快递盒子准备回饭店。可身后却传来砰一声响,他赶紧回头一看,彭晓燕连人带车都歪倒在地上。

  她侧倒在地上,还保持着骑车的状态。车子则把她的右腿压住,好在是在静止状态下歪倒的,并没有伤的很重,但是裙子却也撕破了,腿上有一些擦伤。

  程鹏感觉黑线都快在他脑门上挂成门帘子了,万分无语地上前扶起车子,再扶起她。

  “我说你没事吧?”他没好气地问。

  彭晓燕倒是不放生哭了,改默默流泪了。尤其是看到自己新裙子又破了,腿上那一大片擦伤,她心情更差了。委屈的瘪着嘴,眼睛红红的,这么一看,倒是有几分楚楚可人的样子。

  程鹏见她右腿好几处擦伤,便扶她到小卖部门口的长凳上坐下。

  “你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坑人骑手单子,被人给报复了?”程鹏一边问,一边悄然从镜子中取出一颗灵珠,在掌心揉散,顺着她的伤口一路擦抚而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