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神镜小农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八十一斤

神镜小农民 芒果爱吹牛 2507 2019.04.16 12:10

  四月里的夜间,东成镇就已经有虫鸣个不停了。

  已经是夜里一点钟,程鹏却毫无睡意。他坐在野猪旁边,看着这头大家伙,心里想:“它能值多少钱呢?四五百斤,四五十元一斤,撑死也就赚个一两万吧?妈呀,一两万~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程鹏开始幻想,好像有很多花花绿绿的钞票,扎上翅膀,绕着他的眼皮子飞来飞去。

  “如果我用灵珠来改变野猪肉质,味道变好了,价格肯定会上去吧?”他猛不丁冒出这个灵感来,顿时无比兴奋。

  抬起左手,程鹏心里想着那面镜子,想着灵珠,浅浅进入空灵状态。没多久,他掌心浮现出七八颗灵珠。

  比起第一次唤出的灵珠,现在的灵珠颜色更淡,几乎看不出绿色。带有淡淡的芬芳,可是气味也已经很弱。

  “或许是消耗太多了?”他想。

  程鹏随手将灵珠丢进猪嘴里,而后静待其发展。从外观上是看不出的,只能等品猪的人来给个反馈了。

  他打个哈欠,忽然一人在他跟前停下。

  “你这是,野猪?!”一个沙哑而惊喜的声音传来。

  程鹏抬头看了一眼,那是个又高又胖又黑的家伙,跟一尊黑面神似的。

  这人的长相,让程鹏想起一个段子——脑袋大脖子粗,不是领导就是伙夫。而这人身上浓浓的油烟味,让他觉得此人必定是个厨师。

  程鹏心里一喜:“是啊,新鲜打来的野猪,咋,你要买啊?”

  “怎么卖?”朱胖子掩饰住内心的惊喜,目光就没离开过那头野猪。

  这头猪卖相太好了,一身腱子肉,肉质肯定不错。他弯腰掰开猪嘴,看了看牙口,正是它最当年的时候。这时候的野猪肉,不柴不松,软硬适中。脂肪和蛋白质结合紧密,拿来做三花聚顶再好不过。

  就算这头野猪死时没放血,肉里会有血腥味,那也没太大关系。朱胖子做厨师那么久,自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去腥。而且这头野猪很奇怪,刚才他掰开猪嘴查看的时候,居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

  那香味很淡,随风飘来,若有若无。不是香精的气味,自然怡人,朱胖子心里十分好奇这气味是哪来的。

  程鹏低头看了一眼野猪,再看一眼眼前这个黑胖子,笑嘻嘻道:“纯山里的野猪,我从八户村来的,八户村你知道啊?”

  “你是八户村的?”朱胖子吃一惊,那可是本镇出了名的穷村,山高路远。四五十里的崎岖山路,说起来路途不远,可开车也要走上两三个小时。山路,不是普通公路可比的。

  不过,既然这小伙子是八户村的,那这头野猪来历倒也无需怀疑了。那破地方,群山环绕,山里多的是这些野物。

  “是的,这头猪就是傍晚时打杀的,我拿来卖。新鲜着呢,不贵,要你80一斤总可以吧?”程鹏认真道。

  “八十?”朱胖子瞪大眼,盯着程鹏,“你小子怕是想钱想疯了吧?你去集市上问问,三天两头有人卖野猪,最贵不过五十块。而且人家还是好端端宰杀放血的,你这猪死的时候没放血,肉腥的很。”

  他的话半真半假,虽然东成镇地处荒僻,但想要三天两头买到野猪肉,那简直是开玩笑。现在野猪可是国家保护动物,猎杀野猪是犯法的,除非这头猪闯到家里,伤了人被打杀。可是,人和野猪斗?千万别开玩笑了,这二师兄可不是闹着玩的,皮糙肉厚力气大,生命力顽强,想要杀它谈何容易。

  这小子居然说自己杀了野猪,吹牛也不打个草稿,一点科学道理都不讲。就他那瘦了吧唧的样,二十个捆一起都不是这头猪的对手。

  朱胖子又看了看这小伙子,精神利爽。眼睛很亮,很年轻,透着股闯劲儿。但同时,也是未经世事的,估计和他女儿差不多大。嗯,想拿下他应该很简单。

  “大叔您在说笑哇?集市上三天两头的猪肉,那是家养的吧?您看看我这个,看蹄子,看肉质,看牙口,这绝对是纯种野猪。”程鹏道,“而且我这猪肉质鲜美,要您八十都是便宜了,买我的猪,绝对不吃亏。”

  朱胖子眉头紧锁,他当然看得出这猪品质不错,但是八十,真的太贵了,他也不是老板,拿不起这主意。毕竟这头野猪,按照百分之六十的出肉率来说,至少也要两万四五千块呢。

  丁零零!

  朱胖子口袋里手机响起,他掏出来看了一眼,走到一边接电话:“喂,老板。”

  “这么晚还没睡呢?猪的事怎么样了?现在可是一点多了,再过十个小时,贵客就临门咯。”对面的声音略显疲倦,带着沧桑和沙哑。

  这是农家乐的大老板陈自华,占农家乐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是直接聘请朱胖子的人。

  朱胖子道:“老板,我倒是遇到一个卖野猪的,品质也还不错,就是价格……”

  “价格不用管,你自己掂量着来。老朱,你我还不了解么?我信你。对了,明天一早我要去县里接人,这边可就交给你和王海涛了啊。”老板道。

  朱胖子答应着,眉头却皱起。王海涛就是二老板,年纪挺轻的,怎么说呢?人和他不对付。

  挂了电话,朱胖子回到程鹏身边:“你怎么证明这猪值这么多钱?”

  “看是看不出的,尝一口不就知道了。”程鹏道。

  朱胖子点点头:“那好,我去找人,来把猪抬走,你也跟我一起走吧。”

  他打算把野猪弄到饭店去,天一亮就找杀猪的来收拾猪。

  程鹏嘿嘿一笑:“不必找人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往手心啐口唾沫,弯腰抓起野猪前爪,嘿嘿两声吼,居然直接把野猪给背了起来。

  朱胖子算是开了眼,瞪大眼吃惊不已地看着这一幕,完全说不出话来。

  “大叔,去哪您指条路。”程鹏扭头看着他,笑嘻嘻道。

  这小子居然面不改色气不大喘,力气够大的呀!朱胖子忙道:“走,我给你带路。”

  ……

  燕京郊区的城中村内。

  这里都是平房,少见楼房,很多墙壁上都画了殷红的拆字,再在拆外面画个圆圈。

  村子显得破败,却不乏烟火气。房东们签了协议,等待拆迁拿钱。现在住在这里的,都是些租客。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城打工的农民工,贪图这里房租便宜,可以让她们在喧嚣热闹的都市里立足。

  王敏和男友张亮坐在露出海面的破沙发里,看着坐在床边,抱着泡面桶大快朵颐的女孩说不出话来。

  女孩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裙,裙子款式相当复杂,看起来像是汉服。她的脸白皙光洁,鹅蛋一样圆润好看。精巧的五官,以更精巧的方式排列在脸上,整个人看起来就跟明星似的。

  “哎,咱俩好容易出去露营,怎么这么倒霉捡回来这傻妞。”张亮嘴里这么说,眼睛却贪婪地在女孩身上扫来扫去。

  王敏掐了男友一把:“给我老实点,说真心话!自己有个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友,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是不是想死?”

  “嘿嘿~”张亮忙躲闪,给女友赔不是,“我可没有,怎么会喜欢一个傻妞呢?”

  啪嗒!

  女孩把泡面连汤带面吃个干净,随手一丢,居然准准地将空盒子丢进两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她一抹嘴,冲两人展颜一笑:“敢问二位,这里是什么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