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 除夕夜乱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19 2019.06.02 12:00

  钟灵毓倚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神情怔忪。

  此刻,弯月如钩,俏悬天际,一树红梅长得极旺,窜进了阳台。

  良宵盛景,钟灵毓却没有心情去赏。

  她的脑海里一幕幕的闪过往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帧一帧,似放电影一样清晰。

  她循着蛛丝马迹,条分缕析,最后,颠覆了自己的世界。

  原来,她就是个傻子!

  原来,眼睛看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

  最后,笑的无力,怨不得母亲总说她傻,怕她以后吃亏。

  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她都从未了解,她不傻吗?

  仅凭一场对话里的信息去判断对错,这未免太主观。

  谁是谁非,她这个局外人,又哪有权力置喙。

  钟灵毓蹲下来,把脑袋深深的埋进胳膊里,泪水无声的奔流,湮没在朦胧的月色之中。

  原来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执念。

  是她太想要一个和睦美满,温馨美好的家庭。

  她倒是不用把自己想的很可怜。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她当了这么多年不谙世事的小公主,不是钟旭段斐捧得,又是谁宠的呢?

  只是,她也该长大了。

  幻境再美好,再让人心悦,也不是真正的现实。

  细微的差别,于局中人来说,却是天翻地覆的不同。

  她没什么好怨得。

  这世上她怨谁都可以,就是没理由怨父亲母亲。

  她只是有些不甘心。

  这世上也并不是非黑即白,恐怕在他们的那段故事里,两人都有对错吧。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一定不是他们所愿。

  钟灵毓想,父亲母亲初初结为连理之时,心中定是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胸中溢满了对眼前牵手之人的柔情。

  红帐中翻滚时,定也是满心满眼只有对方的。

  哪料到世事无常,却偏偏不按他们期待的发展。

  他们竟也有一天,如此的剑拔弩张,恶言恶语,怒目相向,唯只愿陌路。

  不甘心呐,钟灵毓睁着眼枯坐一夜,最后只能这般惆怅的轻叹,却不知到底是为她自己,还是为钟旭段斐。

  天明的时候,拂晓的空气中毫无征兆的飘起了雪花。

  一片一片的,有愈来愈烈之势。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钟灵毓的脑中突然浮现出这么一句话来。

  一字一字的品味,不知在唇间把这句话念了多少遍,钟灵毓最后仰天大笑,“好!好一个‘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她闭上眼,伏栏痛哭。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她,和那漫天无有穷尽的雪。

  接下来的日子里,钟家宅院里格外冷清,虽然下人们一切如常,按照之前的吩咐在为春节做着有条不紊的准备,主人们却都很沉默。

  钟旭每天早出晚归,也不知之前本来都安排好了的事,怎么一下子又都冒了出来。

  段斐日日夜夜的在上善堂念佛,眼见着抄的佛经一本本的堆高,却从未踏出过那小院一步。

  钟灵毓每天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写作业,去给母亲请安,也陪着母亲抄佛经。

  转眼间除夕悄然而至。

  钟灵毓一个人躲在院子里的角落发呆。

  那有一片光秃秃的树干,可能因为太偏僻,被管理后院林木的园丁忽略了,在旁边常绿灌木的映衬下,更显寂寥。

  那曾经绚烂在枝头的红花绿叶,在这个寒冬里,伴随着凌冽的风,零落成泥。

  钟灵毓仰起头,眺望远方,那天边如血的夕阳映射着的,可是她心头的血和悲伤?

  除夕夜。

  虽然因着城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缘故,这个春节少了一些年味儿。

  室内的温馨布置依旧让钟灵毓心满意足。

  眼见家里各处红彤彤的一片张灯结彩,钟灵毓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可以过一个平静祥和的团圆年。

  晚饭备好后,钟旭就让钟府的下人们都回家了,整个偌大的钟府只剩下钟旭、段斐和钟灵毓。连钟澄和明暖都被钟旭强行放假赶回了家。

  钟灵毓心想,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一直这样团圆,平安喜乐,哪怕仅仅只是表面上的。

  电视机前,钟灵毓怀抱一堆零食,对着春节联欢晚会里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消磨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钟灵毓眼看着主持人开始为新年的来临倒数,全场欢腾,楼上书房的门却依旧紧闭。

  她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

  一步,两步,钟灵毓极其不甘愿却又无可奈何的走上楼梯,来到书房门前。

  寂静,无声。

  此时钟灵毓倒希望能从门内传来哭声或者其他声音,只要能证明里面还有活人就行。

  可是当门内真的隐隐有哭声溢出时,一声一声,钻进钟灵毓的耳朵,却似重锤一般,敲打着她的心。

  隔着门,她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心却像被大水淹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今天可是大年夜呀。

  正是辞旧迎新的跨年之交,哪家不是欢欢喜喜,就是不欢喜也硬要挤出个笑脸的。

  钟父钟母竟是在这里吵了几个小时,从年尾吵到新年伊始,要将这架吵到地久天荒不成?

  突然门里传来钟母的一声大喝,“离婚!”

  接着是瓷器摔碎的噼哩叭啦的声响。

  钟灵毓霎时像被定在那里一样,已经无法动弹。

  她看不见满室的杂乱,一地的碎片却似乎隔着道门划伤了她的眼。

  近来的苦苦煎熬,以为一切都还有转机。

  满心满眼的期待,换来这般的景象。

  闹吧,闹吧。

  她能怎么办呢?

  冲进去?

  帮谁呢?

  她的骨肉血亲,她的身体发肤的来源,不是简单一句“手心手背都是肉”能概括的。

  在钟父钟母二人的关系里,她即便作为女儿,也不过是个局外人,只有等待结果的权利。

  可是,爸爸妈妈啊,为什么连一个团圆的梦都不给她呢?

  哪怕,一个晚上也好呀。

  为什么,偏偏在这团圆之夜爆发呢?

  钟灵毓默默的把抱在手中的两个小礼盒丢进垃圾桶,低着头,缓缓走回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路满地哀伤。

  又是一夜枯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