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 各有烦忧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35 2019.06.03 12:00

  晚饭后。

  月盘高悬,晴朗的夜幕下,星河灿灿。

  清辉一片中,有佳人秉烛夜游。

  “你们家倒是有趣,还有这种古旧的灯笼,偶然一用,还真是别有风味。”钟灵毓倚在长廊边,细细的盯着手上的彩绘雕花琉璃灯赏玩。

  “什么你家我家的,现在我们是一家人好么,”陈谖娇嗔着纠正,甜甜的唤了一声,“毓姐姐好。”

  钟灵毓难得乖巧得认错,笑笑顺着陈谖说下去,“是,谖妹妹。”

  “这还差不多,”陈谖很满意,眼里笑意更深,纤手往廊下某个方向一指,俏声道,“你若喜欢,去库里随便挑,看上了直接拿走便是。”

  “别,”顺着陈谖指着的方向,钟灵毓在如水的月光下看见了那间小厦气势巍峨的屋檐和梁上的瑞兽,摆手道,“我若真拿了,奶奶和母亲定是要笑我眼皮子浅,那东西哪有人值钱?我若真拿,也该将你这个小魔头给拐了去才是。”

  陈谖听了,立刻小脸一垮,以手捧心做悲痛状,“姐姐你这话可就伤谖儿的心了。你若真想拐走谖儿……”

  陈谖话音微顿,钟灵毓看着她秀眉一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哼!”陈谖突然收起哭丧脸,笑嘻嘻地扑向钟灵毓,笑道,“小魔头不用你拐,小魔头自愿跟了你走。”

  两人欢乐的闹作一团,溶溶的月色里响起了吱啾的鸟鸣,似乎是看见少女们的容颜如花,以为是初到人间的妖魅精灵,纯净天真的样子令它们也起了兴头一起高歌。

  玩笑一阵后,两人坐在台阶上一起看这澄丽月色。

  静默间却毫无尴尬,只有满满的默契充盈在这一小方天地。

  “谖草,”钟灵毓抬手拍了拍靠在她肩上的陈谖,轻声道,“我昨天碰到顾深了,他养了只猫。”

  陈谖,“看不出来呀,他那么冷的一个人,还养猫。”

  钟灵毓,“这不是重点。”

  陈谖挑眉,“你发现什么了?”

  钟灵毓,“他的猫脖子上挂着我的铃铛,十多年前丢的铃铛。”

  陈谖沉默。

  钟灵毓有些惆怅,“那是舅舅送我的生日礼物,铃铛背面很浅的刻着‘钟灵毓秀’的首字母缩写,也不知道顾深发现没有。”

  陈谖很兴奋,“这么说他肯定还记着你呀。你怎么不和他说呀。”

  “我也不知道……”钟灵毓盯着园子里昏暗处的树影,喃喃道,“只是觉得,他越记着当初那个小女孩,我反而不能拿着个去要挟他和我在一起。我要让他喜欢上现在这个我,再和他说,我就是当年他扬言说要娶的人。”

  “有志气。”陈谖点头。

  看出陈谖有点心不在焉,钟灵毓拍拍陈谖,示意她站起来。

  钟灵毓起身,踮着脚把手里的灯笼挂在回廊的檐上。

  淡淡的光晕笼着二人,钟灵毓问道,“谖草你怎么了?”

  垂着头盯着鞋子上的来来回回的纹路看了许久,陈谖才缓缓抬起脸。

  她仰着头,睁大了眼睛,想要将那皎洁月盘里的黑色斑痕看得清楚,飘渺的声音带了些茫然无依,“阿毓,陈烨……他又没来。”

  “他当初送我来外祖母这里,说是我没有母亲教导,怕我跟着他只会舞刀弄枪。

  “他说他希望我能和妈妈一样,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所以我来了这里,一待就是六年。

  “现在我都十五岁了,今天搁古代那可是我及笄的日子,女孩子一辈子里第一个重大的日子,他却不来……

  “我知道他不想见到我,不想因为看到我这张脸而想到他深爱的亡妻。”

  钟灵毓听见谖草将“深爱的亡妻”一字一顿,咬的极重,暗含讽刺。

  陈谖突然将头埋在钟灵毓怀里,不想让阿毓看见自己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她低低地怒吼,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可是既然如此,他找那个和我妈长得那么像的狐媚子是想做什么!她比我还重要吗!”

  钟灵毓听得心头微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只能抬起双手,将谖草搂的更紧,希望能从肢体的接触传递给她力量。

  她会一直都在谖草的身边的。

  陈谖从钟灵毓的怀中起来,晃了晃脑袋,擦去眼泪,抬头看向天上那亘古不变的明月,眼神慢慢变得坚定。

  她说,“他越想忘记我和我妈妈,我偏不让他忘记。他现在身边站着的无论是哪样的环肥燕瘦不过都是空有其表的酒囊饭袋,根本不及我妈妈的风华万一。哼,我一定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看到我陈谖,我不坠我妈妈周胭的名,更不辱他陈烨的威。我要证明,他这些年错待了我,这些年,是他错了!”

  陈谖扭过头来,看着钟灵毓的眼睛,“阿毓,你相信我能做到吗?”

  月影婆娑中,钟灵毓能看见陈谖眼里的光,她眉眼一弯,温柔的笑意似花般绽放,“谖草,我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陈谖的唇角大大的勾起,线条华丽,令本就精致的五官更加生动。

  她双手勾住钟灵毓的肩膀,趴在钟灵毓耳畔,盯着月夜里斑驳的树梢,缓缓的说道,“我们都要好好的。”

  钟灵毓抬起手环住陈谖,轻轻拍了两下,脑袋挨着脑袋,轻声重复,给陈谖、也是给她自己力量,她说,“我们都会好好的。”

  钟灵毓第二天还要补课,所以还得回学校,临走时陈谖送她。

  钟灵毓,“怎么很久没见到扶玉了,她不是和你一起来泽阳了吗?”

  陈谖笑,“她读不进去书,松叔就把她给送到少林寺去了,准备到时候考个警校再回来跟着我。”

  钟灵毓点头,踏着月光离开周家。

  夜,寂静无声。

  陈烨抱着个相框,一个人在天台上喝酒。

  照片上的女人穿着红衣,如烈火般耀眼夺目。

  陈烨抚摩着那女人的眼,笑得温柔。

  他的周胭最喜欢穿红色了。

  陈烨喜欢连名带姓的叫她媳妇儿。

  “周胭!”

  “周胭!”

  多好听呀。

  可是再也没有人回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