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 共吟东坡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28 2019.06.19 12:00

  钟灵毓这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的深情都要热烈的表达。

  原来,静水流深。

  其实真正相认了,她倒生出了些不好意思。

  她远隔千里来寻他,他会不会觉得她这个人很不矜持呢?

  会不会因此就看低她一等呢?

  刚刚她还亲了他……

  天呐,她都做了什么事情!

  她别不是把脑子给落在润夏市了吧……

  钟灵毓郁卒,心绪一起伏,血一上涌,脸就开始烧。

  她默默地想,月色朦胧,她的脸红,应该,看不出来吧……

  钟灵毓决定转移话题,分散顾深的注意力。

  她尽量做到语气淡定,提议道,“不如我们逛一逛学校?我来九泮这么久,都还没好好逛过整个校园呢。”

  顾深点头,拉着钟灵毓一起走。

  钟灵毓盯着顾深自然的举动,瞧着自己的手被少年的手包裹,感受着两个人手掌的温度。

  原来,拉手也会形成习惯吗?

  钟灵毓,“我第一次听到‘九泮高中’这个名字时,就觉得这学校的名字很有意思。”

  顾深,“为什么?”

  钟灵毓,“你想呀,诸侯之学才被称作‘泮’。‘九’又是单字中最大的数,一向为九五至尊所用。起名字的人对这所学校的期盼不小,野心隐藏的不算深,不过也还不算很露骨。带着恰恰好的目的性,又不是很遥不可及的目标。恰如其分的表达,有期待的部分,全局又在掌握之中。就像明洛大学的名字,‘明堂’是‘辟雍’的别称,而‘辟雍’是天子之学,洛京是我国首都。都是一样的取法,是不是很有趣?”

  顾深笑,“是。”和她很像。

  对他的野心藏得不深,表达的也不露骨。一点一点的渗透进他的生活,却又保持着她期待的部分,让他也有行动的余地和空间,一切都恰到好处,甚至让他有淡淡的欣喜:原来,她也喜欢他!

  娶妻娶贤,家族兴旺。

  他的眼光果然是从小好到大,

  两人相携,踏着月色在校园里漫步。

  看着地上斑驳的摇曳树影,钟灵毓兴奋起来,她摇了摇顾深的手,眸中闪着光,亮晶晶的,她语含期待道,“顾深,我们来吟诵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吧!”

  顾深正觉得这般美景却似乎像是缺点什么,听到女孩儿的提议,正中他的下怀。

  顾深立刻拍手叫好,笑道,“雅致有趣,合我的口味。”

  钟灵毓高高举起手,指着夜幕道,“顾深你看,这明月如镜,繁星点点,美吗?静谧的夜里,苍穹高悬。两人携手,齐声轻诵居士东坡的词。这件事情光是想想,就已经是雅致极了的。遑论我们此刻就要这么做了。你说是吗?”

  顾深顺着钟灵毓的目光也抬头仰望漫天的星辰,点头,“确实。”

  两人不约而同的静默了一会儿。

  相视一笑,钟灵毓率先开口,她踩着林木间的石子儿路,一面走一面曼声轻语:“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

  顾深看见小路尽头的台子上,是在如水的月光里更显肃穆庄严的孔子像,他接着女孩儿的话语朗声道:“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轻轻闭上眼睛,钟灵毓的心在一片漆黑无声里感受着月夜的律动,她的声音软糯清甜:“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xìng)交横(héng),盖竹柏影也。”

  尔后,顾深缓缓问出:“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睁开眼睛,钟灵毓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今月曾经照古人”,她仿佛透过天幕上的那一轮圆月,看见了千年前同样的清辉中,同样的两个闲人。

  盯着银月许久,钟灵毓转头问顾深,“顾深,你想家吗?”

  “还好,你想家啦?”顾深看着钟灵毓亮亮的眼睛。

  “没什么,就是看见满月,突然又想到了东坡的《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你说我们怎么学了他那么多的诗词呀?”钟灵毓摇摇头,语调淡淡,却让顾深听出了弦外的悲伤。

  他知道钟灵毓肯定是触景生情,想到她父母离婚的事了,他有些心疼,这傻姑娘,总是把悲痛隐藏在笑容之下,却不知道这样会让看着她的人心里化成水,恨不得把所有疼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而这个姑娘,就应该每天无忧,每天欢乐。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顾深说着眼尾一扬,伸手揽住钟灵毓的肩膀,将她往自己身边一带,笑道,“我们该高兴,这是对家人的祝愿。”

  钟灵毓被男友力爆棚的顾深搂的愣愣的,嘴里喃喃道,“对,顾深你说得对。”

  两人就这样紧挨着走在树影婆娑的林荫道上,交错的身影一路经过斑驳的冷月清辉,却因为有人陪伴,有着相拥的温暖,而不再孤单与清冷。

  “阿毓,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来泽阳读书呢?润夏的高中应该也很不错吧。”顾深转过脸,看着咫尺之近的钟灵毓的俏丽的侧颜,有些疑惑。

  钟灵毓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顾深的眼,勾了勾嘴角。

  她也说不清楚,想来,就来了。

  顾深笑,“你是来找我的吗?”

  钟灵毓一个踉跄,脚底差点打滑。

  还是被问到了呀。

  她有点不服气,深呼吸,抬起头,脸上笑得一脸邪气,点了点顾深的鼻子,“是呀,我的顾深这么可爱,当然要来找你把你拐回家呀。”

  顾深看着钟灵毓眼底的流光溢彩,一瞬间有些惊艳的呆住了。

  钟灵毓眨眨眼睛,笑靥如花,像是夜里只为韦陀一现而盛放的昙花,“我们快回家吧,不然深夜秉烛游玩,可能会遇到像我这般风华绝代的女妖,当心被勾了魂哟。”

  “钟灵毓!不要这么笑!”顾深炸毛。

  两人笑闹着走着,月盘斜斜的隐在树梢,似乎因为少男少女简单温暖的情谊,清辉也沾染上了丝丝的暖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