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晴天霹雳

人之初时 迦童JT 3078 2019.06.05 12:00

  真是闲处光阴易过,倏忽间已是惊蛰。

  高一下学期开学已有段日子。

  这一夜,钟灵毓不知为何总是睡不安稳,眼皮跳得厉害。

  她其实明白,在九泮,她不过是通过全情投入学习,来逃避家里的矛盾。

  总是顺不着,索性便起来刷题。

  只是,盯着一道道写满了各种符号的题目,她却是怎么也沉不下心来思考。

  真是,ABCD,ABCD,全选C算了!

  忽然,窗外一道紫色的闪电瞬间点燃了漆黑的夜幕。

  钟灵毓举目望去,又是几道巨大的闪电横亘于天空之中,彰显着自然的力量,让人心中不由升起敬畏。

  轰隆隆的雷声中,雨点大滴大滴得打在窗上。

  这是春雨啊,今年的第一场春雨。

  钟灵毓第一次于深夜听雨声,虽无雨打芭蕉的闲情,却也是一滴滴的打在了她的心里,春雨,润物无声。

  烦躁的心情就这样一点点的平定下来。

  钟灵毓放下笔,抱着膝靠在窗边,听了一夜的雨声。

  拂晓时分,雨声渐小。

  当闹钟照常响起时,雨声已经彻底停下。

  钟灵毓打开窗户,嗅着春雨过后清新的空气,低喃道,“每一年,春雨都是这样滋润万物,为生机勃勃的春天做着努力的吗?原来要这样,才能从荒芜寂寥走向繁花似锦啊。”

  她突然觉得,她不该这样什么都不管,她应该做些什么,为了这个家,也许,爸爸妈妈的关系可以破冰,迎来新的春天呢?

  钟灵毓小小的欢呼了一声,为了这一刻,突然的福至心灵。

  只是,正所谓乐极生悲。钟灵毓并没有喜悦太久。

  没等她想出方法缓和钟父钟母的关系,她便迎来了一道晴天霹雳。

  周六晚上,照常是九泮的放假时间,钟灵毓在教室里把作业写完,书包里什么都没装,准备回家睡个好觉。

  打开门发现家里灯是亮的。

  钟灵毓心生警惕,见家里没有动静,脑海里已经闪现了无数入室盗窃的案件,她悄悄掩上门,飞快的跑到对门猛敲顾深家的门。

  顾深开门,见是钟灵毓,说道,“今天没做饭。”

  丫头前几天被接走了,听顾深说是家里照顾猫咪的阿姨回来了。

  再加上开学后,食堂开门了,其实钟灵毓有一段时间没来顾深家蹭饭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听到顾深这么神来一句,钟灵毓的心里也没那么慌了。

  钟灵毓说,“我家进贼了。”

  顾深挑眉,“这个小区安保不错,而且楼下进门要刷卡,应该不会吧。”

  钟灵毓,“可是我家灯全是亮着的,我早上走的时候明明都关灯了,今天中午没回来。灯无缘无故的怎么会自己亮呢?”

  顾深沉吟半晌,转身进家门拿了把菜刀走向钟灵毓。

  钟灵毓吓一跳,往后一退,指着顾深道,“你要干嘛?”

  顾深拿着刀背,把刀柄一端递给钟灵毓,“你拿着防身。钥匙给我。”

  钟灵毓跟着顾深一起走到自己家门口。

  顾深扭头,钟灵毓眼神询问,怎么啦?

  顾深递给她一把钥匙,说,“这是我家钥匙,待会万一有什么事,你先躲到我家里,然后迅速报警。记住,沉着,冷静。别怕,有我在。”

  钟灵毓点头,一时鼻子有些发酸。

  顾深把钥匙插进门锁,扭动,咔嚓,门开了。

  灯,确实都是亮着的。

  顾深正准备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排查,检察是否有入室盗窃的痕迹。

  从房间里面走出一位风姿绰约、气质娴雅的夫人,能看出这位夫人体质偏弱,应是长期服药。

  顾深迅速的对来人进行判断,还未做出反应,听见身后的钟灵毓喊了一声“妈?”,顾深下意识的跟着喊了一声“妈”。

  钟灵毓从顾深身后走出来,扑向段斐,猛地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把菜刀,连忙停下。

  段斐看到这个场景,有些讶异,“阿毓,你这是在做什么?”

  钟灵毓笑,“妈,您来也不事先和我说一声,我这看到家里灯都是亮着的,不是以为家里进贼了嘛。”

  段斐瞧见玄关处站着的俊朗少年,心想,这孩子看着正气。

  不过又想到她一向看人眼光不太好,当年不就是被钟旭的皮囊迷了眼吗?立马对顾深心生警惕。

  段斐微笑,问道,“这位是?”

  钟灵毓拉着段斐的手,给她介绍,“妈,这是我同学,顾深。我刚刚以为家里进贼,不敢一个人进来,就请他帮忙,过来替我看看,刚好碰到您。”

  钟灵毓又转身向顾深介绍,“顾深,这是我妈妈。”

  顾深礼貌问好,“阿姨好。”

  段斐颔首,“你好。”

  钟灵毓拎着菜刀走到顾深面前,学着刚刚顾深的样子,捏着刀背把刀柄递给顾深,笑的真诚,“谢谢你啦,刀还给你,改日再登门道谢啦。”说着,眨了眨眼睛。

  顾深轻笑,“好。”

  然后顾深朝段斐微一点头,说道,“阿姨我先走了。”

  段斐点头微笑后,顾深转身离开,顺便把门也带上了。

  钟灵毓正准备说话,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是顾深面无表情的脸。

  钟灵毓疑惑,正准备问。

  顾深说道,“钥匙。”

  钟灵毓一皱眉头,什么钥匙?

  看见顾深危险的眼神,突然想起顾深家的钥匙还在自己这里。

  钟灵毓从兜里拿出钥匙递给顾深,感觉到顾深手里那把菜刀的微微寒意。

  关上门,钟灵毓摸了摸后颈,忍不住脖子一缩。

  段斐刚好看见这一幕,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冷?”

  钟灵毓哈哈笑,“是有点,我去把窗户关上。”

  折腾了一番,两人终于坐定。

  钟灵毓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妈,您今天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想起这一个星期以来自己内心隐隐的不安,钟灵毓下意识的就觉得,应该是出事了。

  “诶。”段斐见到女儿这个样子,轻叹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感受到女儿灼热的眼神,知道她一定要问出个一二三来,况且自己此行目的本就是要告诉女儿此事,也就不打算绕弯子,准备直说。

  “阿毓,我和你爸离婚了。”段斐的声音格外的轻柔,似乎怕吓着女儿。

  什么?刚刚不是关了窗户吗?怎么还这么冷呀。

  钟灵毓忍不住抱住了胳膊,“哦,我知道了。”

  段斐知道女儿看着柔弱,其实心志坚定,很坚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她搂住女儿,笑得温柔,“妈妈这回来,准备在泽阳待一段时间,好好陪陪我的宝贝女儿。”

  钟灵毓回抱住母亲,“嗯。”

  母亲好像又瘦了。其实她应该才是最难过的吧。

  可是母亲还要忍住难过,来安慰父母离婚一定很伤心的她。

  钟灵毓很心疼母亲。

  她在段斐怀中调整好表情,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伤感后,她抬起头,问道,“妈,你吃晚饭了吗?”

  段斐摇头,“还没有呢。走,妈妈带你出去吃大餐。”

  钟灵毓得意一笑,“妈,咱们在家里吃,我给您做。”

  段斐惊讶,笑道,“阿毓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好厉害呀。”

  钟灵毓笑,“我出去买菜,回头做好了叫您,您这一路过来肯定累着了,先回房间安心睡一会儿。”

  段斐确实有些累,点头。

  这房子本来就大,钟灵毓给段斐选了一间向阳的房间,开始铺床,边收拾便问道,“妈,就您一个人来的吗?暖姨没跟着吗?”

  段斐有些不自在,道,“嗯,就我一个人。我给明暖放假了,她过段时间再回来。”

  钟灵毓点头,“铺好啦,妈,您先休息会儿,我出去买菜。”

  段斐躺上床,很快入睡。

  钟灵毓飞奔向对门,再一次敲开顾深家的门,“顾深,江湖救急!”

  顾深对着钟灵毓这张脸,十分无奈的妥协。

  于是,买菜,做饭,顾深全包了,钟灵毓全程打下手。

  并且,为了防止钟母发现,饭是在顾深家做的,做好了端来钟灵毓家的餐桌上的。

  毕竟,钟灵毓家里根本连碗筷都没有。

  谁也没想过钟大小姐会自己做饭呀。

  由此可见,段斐是真的很累,才没有发现钟灵毓说要做饭的逻辑问题。

  一切都搞定,看着自家餐桌上一水的让人很有食欲的菜,钟灵毓很开心。

  她让顾深做的都是看起来很简单的家常菜,应该不会穿帮。

  顾深奇怪,“你其实直说不会做饭也没关系吧?反正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不善厨艺了。为什么要骗你妈妈呀?”

  钟灵毓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妈风尘仆仆的过来,这会儿需要休息,当然不适合再劳累,带我出去吃。而且我妈这是和我爸闹了点矛盾,所以过来找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什么比有我这么一个温暖可人的小棉袄更让她开心的呢?所以,关键时刻,当然不能掉链子了。”

  顾深表示,很无语。

  但是这个逻辑,好像是满分。

  钟灵毓品出顾深眼里那看白痴的意味,十分狗腿的给顾深揉了揉肩,“不管怎么说,顾深你还是很够意思的,今天真的特别谢谢你,改日请你吃饭哈。”

  顾深挑眉,“行啊,我等着。”说完,转身离开,走向对门,回家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