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脆弱伤心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38 2019.06.09 12:00

  第二天早上钟灵毓没有听到闹钟,醒来时已经不早,急匆匆的赶到学校,在李老头威严的目光下踩着点儿踏进教室。

  她从抽屉里随便拿了本书开始早读,咿咿呀呀的念了一早上,才发现拿了本数学书在读。

  钟灵毓苦笑,早饭也懒得吃,就趴在桌子上看窗外澄净的天空,以及明媚的阳光。

  浑浑噩噩的熬了两节课,课间时突然有同学来和她说,外面有人找她。

  钟灵毓疑惑的走出教室,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站在走廊上,气质威严,又带着些文人的气息。

  她心里一阵唏嘘,舅舅该是这个故事里最无辜的人了,他还一直对自己这么好。

  钟灵毓眼睛有些酸,可是她不想让舅舅看见她哭,因为舅舅会心疼的。

  她也想保护那些珍爱她的人。

  钟灵毓飞速的眨去眼底的湿意,跑向段斌,欢欣而又喜悦地喊了一声,“舅舅好。”

  钟灵毓和老师告了假,就和舅舅一起离开了。好不容易见一回舅舅,要和舅舅好好聊一聊。

  钟灵毓好奇,“舅舅怎么来了?”

  段斌笑,“没有事情就不能来看我的小阿毓了?”

  钟灵毓摇着段斌的胳膊撒娇,“当然可以,阿毓希望舅舅能经常来看我,每次和舅舅见面都特别开心。”

  段斌伸手拍了拍钟灵毓,说道,“这一回舅舅来找阿毓,还真的是有事情需要阿毓的帮忙。”

  钟灵毓一听,郑重起来,“什么事情?”

  段斌神秘道,“你妈妈失踪了。”

  钟灵毓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竟然是离家出走吗?

  钟灵毓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把妈妈卖了呢还是卖了呢还是卖了呢。

  段斌看钟灵毓这个表情,就知道他那个妹妹肯定来找她的宝贝闺女来了。

  段斌笑,“小阿毓呀,舅舅知道你妈妈现在在你这里,她这么躲着不是办法,你带我去见她。”

  钟灵毓想了想,决定不挣扎,反正舅舅不会害妈妈就是了。

  她点了点头,带段斌回家。

  舅舅把妈妈带回润夏了,钟灵毓这才知道,原来妈妈和爸爸离婚,谁都不知道。

  两个人消无声息的就办了离婚手续。

  然后妈妈给舅舅写了一封信就一个人跑到泽阳找女儿来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上午舅舅专门来泽阳提人的状况。

  好在妈妈离婚的点卡的好,正好舅舅才做好段家的工作,一切准备就绪,已经可以和钟家分道扬镳,这才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顶多就是被妈妈这么一大把年龄玩离家出走给惊了一番。

  钟灵毓笑。

  她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好。

  妈妈肯定会越活越有生气。

  钟家几代单传,到钟旭这儿又只生了一个钟灵毓。段家虽说有段斌和段斐两兄妹,可是段斌却是一心只有人民,不结婚。

  所以,作为段钟两家这一辈唯一的孩子,哪怕她只是个女孩儿,钟灵毓在她人生的前十五年,都是肆意张扬的做她的小公主的。

  一下子惊知真相,自己原来是这样的身份,她真的不会伤心吗?

  怎么可能呢?

  冬去春来,校园里的绿意渐渐的多了起来,处处透露着生机。钟灵毓的心里却时常是白茫茫的冰原一片。

  突如其来的一场春雨会让她在路旁停驻良久。

  夜里乍响的春雷会让她坐在窗边痴痴的听,漆黑的夜幕间,劈裂了天空的紫色闪电,也可以劈开她的心。

  她默默地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缓步前行,却再也没有了对春雨的喜悦。

  原来春雨落下后,生机盎然的绿意并不会这么快的出现呀。

  缠绵的雨丝纷纷而下,被风裹挟着落到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也总是落到钟灵毓的心里。

  她经常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只是不想停下来,便只能不停的向前走。

  她经常走着走着,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无声的汹涌而下。

  那时候,她就只能下意识的压低伞沿,挡住自己的视线,也隔绝路人窥探的目光。

  顾深早就发现最近钟灵毓的不对劲了,总是迟到,天天上课睡觉,走在路上也总是时走时停,有一次他发现她是在偷偷地哭。

  这天晚饭后,顾深远远的跟在钟灵毓的身后,发现她又是一味地在校园里毫无章法的走着,最后进了没有什么人的艺术楼。

  顾深看了眼时间,快上课了,是班主任的晚自习,他必须得回去,起码得请个假。

  顾深回到教室,和班主任说钟灵毓生理期肚子痛需要请假。

  不时的瞟一眼钟灵毓空空的位子,顾深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在班主任走后,翘了晚自习,溜到了艺术楼。

  踏进艺术楼的瞬间,顾深心里苦笑,她钟灵毓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怎么就这么上心?现在离开吗?却到底是担心她。

  摇了摇头,顾深认命的走进艺术楼。

  转了一圈,顾深发现一楼有一个教室没关,推开一看,便瞧见坐在地上,埋头睡得正香的钟灵毓。

  “钟灵毓?”顾深试探的叫着,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

  看着将头深深的埋在双膝间的姑娘,他心里似有什么在绞着,难受的紧。突然注意到钟灵毓露出来的袖子颜色不大对,似乎有些水渍。

  顾深瞳孔猛地一缩,她哭啦?

  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平日里十分沉稳的顾少,此时心里慌得很,平日里总是笑得温婉的姑娘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哭,而且是毫无声息的哭。

  他能够想象出钟灵毓极力隐忍,咬着唇,不发一声的红着眼眶默默流泪的样子。

  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急忙轻轻的将钟灵毓拍醒。

  顾深看见女孩儿迷茫的抬起头,以及意料之中红红的眼眶,心却是意料之外的痛。

  “怎么啦?”他抬起双手,轻轻的拭去钟灵毓两颊犹未干透的泪痕,生怕将他的姑娘碰碎了。

  钟灵毓抬起脸,跌入顾深温柔的眸中。

  她的眼泪流毫无征兆的流出。

  顾深,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

  她无意识的抬起双臂朝顾深探去,竟是像孩子一样要抱抱。

  等钟灵毓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在顾深的怀中了。

  靠着男孩子的胸膛,隔着胸腔听着男孩子有力的心跳,钟灵毓的心突然间平静下来,好似有了依靠般,十分安稳。

  她将顾深环的更紧,脸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说,“顾深,我爸妈离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