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内家之正

人之初时 迦童JT 2573 2019.05.17 07:00

  钟灵毓虽有所惑,也知不可深问,就只是行礼道谢。

  陈谖见这老道士有点意思,兴致上来,也想凑个趣儿,“道长,那您也替我算算?”

  老道士点头,“施主也请据心中所念,说出一景。”

  陈谖水灵灵的大眼一转,笑道,“有了,我就说风言风语的‘风’,如何?”

  钟灵毓觑了陈谖一眼,陈谖又笑,“道长别误会,是现在正刮的这个风。”

  老道士也笑,“贫道知道。”

  他沉思着,瞧了陈谖半晌,又观了钟灵毓一刻,终于开口,“二位施主缘分颇深,命里皆坎坷,且同人不同命。好在祖德颇深,皆得庇佑。成魔成神皆在一念间,切莫偏执,误入歧途。不要辜负自己肩上重担。如今机缘已到,望二位小施主珍惜,永葆本心。”说着一顿,对上两个小姑娘都还有些懵懂的眼,他心下微叹,又道,“二位所站之处风雪甚大,山路陡峭,施主小心慢行。贫道告辞。”

  老道士说完便合掌一揖,不等陈钟二人有所反应便转身离开,脚步未曾停顿。

  陈谖抬手欲喊住那道士,钟灵毓拦住她。

  陈谖问道,“阿毓,你信那个道士鬼话嘛!他分明是什么都看不出然后在这里瞎编乱造呢。要不是本姑娘刚刚把我的鞭子拿出来玩了玩,他得说的更惨然后就要我们掏钱消财免灾!”

  钟灵毓笑:“我不信。只是想着我们平日里都在学校,哪有机会遇见道士,聊上几句就当开开眼界,也不会掉几块肉。况且看他毕竟是老人家,听听就听听嘛。”

  陈谖摇摇头转身:“浪费时间。走吧,咱们上山。”

  这老道士走了一段路忽闻一声“能空道长好”,他循声看去,原是常年在山中卖香的林家媳妇儿,他行礼,问道,“原来是林施主,今日风雪,生意可好?”

  这位便是刚刚在亭中和钟陈两人相遇的卖香大姐。林大姐想到刚刚在杯子下发现的红包,脸上像绽开了花,笑道,“道长刚刚从山上下来可有见到两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人美心也美,刚刚在我这里买香,好家伙,价格也没问,趁我一溜神搁了个红包拿了袋香就走了,这红包里的钱够买好几袋香呢。我想着若是再去还她钱反倒不美,辜负了小姑娘的心意,不如我下次烧香的时候也替姑娘们烧几炷香,替她们求个如意郎君。姑娘家嘛,姻缘可是头等大事。”

  原来这老道士竟是在谕山清修的能空道长,素来受人尊敬。

  能空心中明了,林施主嘴中的小姑娘应该就是刚刚的两位小施主。

  他未说话,只是笑。

  姻缘岂是烧香求的来的,得看心。

  林大姐又说,“今儿怎么没看到到陆小哥儿和道长一起?”

  能空道,“陆施主明天就会离开,今早功课之后我放了他假,让他四处转转走走,不必跟着我这老头子了。”

  林大姐心里有些惋惜,没想到明天就离开了呀。

  那个陆小哥虽然带着面具,可是能看出长得可俊俏了,而且侧面还特别像一个明星,就是好多年前那个演霍去病的小少年,那时二花还小,她在家带娃时还天天在追呢。

  不过后来那个演员好像去读书了,似乎还考的是国内最好的大学——明洛大学。

  连她这个山上卖香、没读过多少书的妇人都知道洛京大学取自“洛京明堂”之意,学校名气可见一斑。

  她瞧着能空道长不再说话,便笑道,“道长下山应是有事,我就不打扰道长了,山路不好走,道长注意安全。”

  能空行礼告辞。

  青石板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呼啸的风唰唰的穿梭在苍茫的山林间。

  越往山上走雾越大,陈谖拉着栏杆上的锁链一回头,突然觉得踩着青石板的脚有些软,她稳了稳心神,扭头叫钟灵毓,“阿毓你看,下面全是雾,啥都看不到,再加上之前雪还没化,整个白茫茫的一片像不像仙境?”

  钟灵毓瞧着她的小动作,伸手扶住陈谖的胳膊,笑:“来,小谖子,本宫今日就大发慈悲,扶着你上山。”

  陈谖也不脸红,赞到,“谢秀娘娘抬爱,恭敬不如从命。”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继续拉着路旁栏杆上的锁链,小心的爬着阶梯。

  风裹挟着雪花,纷纷扬扬。

  钟灵毓去上厕所,陈谖就一个人在外面转悠。

  眼见着前面像是一处道馆的样子,青瓦红墙,六百多年前的皇家道场的气象显现出来,陈谖摸了摸相机,有些手痒。

  她看了看厕所的方向,钟灵毓还没有出来。

  陈谖想,反正有电话,她先去拍几张照。

  风起雪扬,似漫天梨花被人运气舞动。

  有一个青年身着道士服,在庭院中打太极拳。

  一招一式,行云流水,配上他长身玉立的样貌,着实是魅力无边。

  陈谖旁边恰好有两个女孩儿,看起来比她要大一些,像是大学生的样子。

  一个扎着丸子头的杏眼女生拽了拽旁边短头发酷酷的女生的衣袖,两眼放光,十分兴奋地说道,“你看,这男生好帅!”

  陈谖本来以为那个酷女孩儿会反驳,哪知那女生竟然也点了点头,声音里也带着难掩的激动,“确实好看!”

  陈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往远离她们的方向挪了挪。

  她不和花痴为伍。

  这人也就长了副稍微好了点的皮囊,但也称不上绝世容貌。

  而且就是个花架子。

  招式确实好看,只是可能连她的鞭子都接不住。

  陈谖转身准备离开。

  “哎,你觉得他像不像陆钦本呀?”丸子头女生叽叽喳喳。

  短发女生摸着下巴观察了半晌,郑重的开口,“好像还真有点像。”

  陈谖顿住脚步,扭头审视那青年的脸。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整个人给人一种刀削出来的坚毅之感,倒不是玉面书生、弱不禁风的类型。

  不过他带了面具,遮住了半边脸。

  侧面倒还真是有些像那个国民老公陆钦本。

  陆钦本自从去读书之后就很少演戏了,可即便是只演一些配角,他也依然能激起人们对他的兴趣,带起巨大的流量。

  关键人家颜值高,演技也好,大荧幕上简直全方位无死角,那种每一帧都能截下来做杂志封面的高级感可不是每一个顶级流量都能有的。

  而且学历也高。

  陆钦本上的可是明洛大学呀,泽阳市和润夏市都是地处江南的小地方,离洛京甚远,考上明洛大学可不容易,阿毓那个学霸都不能百分百的拍着胸脯说一定能考上,更别说她这个学渣了。

  所以,陈谖这个不追星的人,对于陆钦本其人,真的是一直有关注的。

  陈谖来了兴趣,仔细观察起他的动作来。

  看了一会儿,陈谖终于看出了点名堂来,

  这人虽然招式打的漂亮,可是整个人就像一只随时可以离弦的箭,没有太极拳那种以柔克刚的感觉。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感觉不到他的气。

  呼吸也不对。

  短发女生看了看手机,对同伴说道,“我们得走了,大峰他们好了,叫我们过去呢。”

  丸子头女生虽然不舍美男,可还是被酷女孩儿拉走了。

  陈谖见没了闲杂人等,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相机装回包里。

  她解下系在腰间的九节鞭,劈手便向那青年裂空打去。

  其实陈谖只是准备吓一吓他,鞭子根本连这人的衣角都不会沾到。

  她本以为那青年会被鞭子的势头给惊到,哪知那人根本没有理会她破空而去飒飒作响的鞭子。

  面具青年十分淡然的继续打他的拳,丝毫未受影响。

  陈谖挑眉,没想到,还有点胆量。

  陈谖卷起鞭子,走近青年。

  她笑,“喂!敢不敢和我比划比划?”

  青年没理陈谖,继续练拳。

  陈谖也不恼,她对于有胆量的人一向有好感,一向很宽容。

  她直接出手制住了他。

  这青年好好的在庭院里打拳,又是被人围观,又是被人挑衅,实在是觉得流年不利。待要发火,只是……算了,他是温文尔雅、芝兰玉树的翩翩君子,要低调,不能惹事。好,他忍。

  手臂现在完全不能动弹,青年深呼吸,说道,“姑娘好身手,现在可以放开在下了吗?”

  陈谖笑,“早和我说话不就没事了。”她松开手。

  青年一得自由,立马后退,准备离开。

  陈谖扬了扬鞭子,破空的声音在漫天飞雪中响起。

  她说,“我有几句话,说完就走,这位……小哥哥,还是听上一听。”

  青年只得停下,抱拳道,“请讲。”

  陈谖也不多言,只道,“太极拳是内家拳。内家之正,练气为根本。技击之道,有形态之强并不是真强,实则是气散于外,没能归藏。无形态之强而堪以为强者,才是真强。已经练气归根的人,你看不见他形态的壮,颜色的威,他却气不鹜,心不惊,虽见柔弱,此得内家之正。所以奉劝你一句,不要只求皮相,关键在气。”

  说完,也不等那青年有所反应,便转身离开了。

  只余满园雪白中沉思的青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