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人之初时

迦童JT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6上架
  • 26.14

    完本(字)

116位书友共同开启《人之初时》的现代言情之旅

弟子书友20190320145723359 见习叶小强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 谕山祈福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65 2019.05.16 07:00

  丝丝的雪花懒懒地飘扬而下,把绵延的苍莽青山虚虚的笼罩。古朴厚重的青石板上薄薄的积了几点细细的小颗粒,转眼便被行人的靴子踩踏的没了影踪。

  行走在山间陡峭不一的石阶上,随处可见或远或近处白茫茫的一片,那是之前未化尽的积雪。

  农历的正月初三,钟灵毓和陈谖在谕山祈福。

  此时天色尚早,大批的游客还未到达,山道上还算清净。

  两个形容娇俏的姑娘缓缓的登着台阶,行走间自有一番气势透出,竟不似豆蔻之龄该有的气度。二人不急不缓,细细欣赏着巍峨灵秀的道教灵山。

  山腰处建着一个歇脚的亭子,飞檐上挂着根根冰柱,晶莹剔透,衬着漫山的墨绿深意,甚是好看。

  钟灵毓转身对着几步台阶之外的陈谖笑道,“谖草,上山还有一截儿路,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

  陈谖点头,站在亭台上举目四望,可窥见远山渺茫之象,颇有些仙山灵境之意。

  她举起脖子上挎着的相机开始调焦距,正盯着屏幕上的景调整角度,身边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姑娘,买香吗?”

  陈谖本来不想理会,转念却是一哂,她们上山是为了祈福,竟然两个人都没想起来要带香?

  她正准备开口,钟灵毓已经问道,“大姐,这香是怎么卖的?”

  这妇人孩子都已经上初中了,听到这么小的、水葱一样又嫩又水灵的小姑娘叫自己“大姐”,一下子觉得自己年轻了起来,脸上似是又漾起了一二十年前的光彩。

  她细细的打量了两个姑娘一眼,心里暗赞,刚刚只是远远的瞄了个大概,并未看个真切,只觉二人长相靓丽,打扮漂亮齐整,和自己家二花不一样。如今细瞧瞧,心里深叹自己不能给二花提供一个更好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年纪,怎么这些孩子都这般气度不凡呢!前段时间山上来了个可漂亮的小伙子,那长相气质也是这般少有的。听说他专门来山上学习道士平日起居坐卧和太极拳,那一身道士服穿起来,真有几分仙君座下修行者的感觉。

  这位大娘一边兀自感慨着最近山上怎么来了这么多气质不凡的男娃女娃,一边心里又有些酸涩,是她家两口子误了二花呀,都是人呀,怎么相差那么大呢?

  钟灵毓见这位大姐一时盯着自己发呆,一时又有些神游,一时又像是要掉眼泪的光景,想是这位大姐家里遇到什么事了吧,这大过年的,山路崎岖,天又这么冷,还得冒着风雪出来卖香……钟灵毓也不等她回过神来,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压在这位大姐刚刚放在石凳上的水杯下,从地上排着的一溜已经包好的香中随便拿起一袋,示意陈谖走人。

  陈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跟上钟灵毓的脚步。

  两人离开了这座亭子,只留下亭外呼啸不绝的瑟瑟冷风,和亭内徒自感伤的戚戚妇人。

  又走了一段路程,陈谖才笑道,“钟大小姐,你可没告诉我,你来这谕山是为了来做活菩萨的呀。这里可是道教圣地。”

  陈谖的话拖了长长的尾音,钟灵毓想不听出其中的揶揄和深意都难,她也不做解释,只是将手上的那一袋香举到陈谖面前,语气无波,“我们也确实需要香,不是吗?”

  陈谖翻了个白眼,不说话,扭头去看山路弯弯和雨雪霏霏。

  钟灵毓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天空,慢慢皱起了眉,她沉默半晌,对陈谖说道,“谖草,我们走快一点,烧完香就立马下山,不要耽搁。这雪瞧着,怕是会越来越大。”

  两人加快了步伐,可这石阶陡峭,这雪与刚开始爬山时空中飘的细细的疏散的雪粒也有不同,已经有了愈密愈大的势头。

  此时身边亦有赶早登山祈福的行人和同伴抱怨,语气担忧,“这可怎么办,雪下得这么大!明明查了天气预报的,不是明天才下雪的呀?”

  同伴也是很苦恼,“诶!可是都爬到这里了,这个时候下山又不甘心,况且这雪一下许多天,再一封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又可以上来烧香。昨晚上我奶奶特意要我多给祖师爷烧几炷香,多磕几个响头,给她求个金孙呢!不上金顶我回去怎么交差!索性今天把这香烧完算了。”

  “你说的也是,那我们动作快些。”

  “好!”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随着风雪飘散在空中。

  钟灵毓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走的着实不快,转眼就被那二人甩在了后面。

  陈谖自小学武,倒是在这般的境况下亦可以健步如飞,只是她照顾着钟灵毓,脚步始终不快。

  远远的有一人身着长长的道袍迎面而来,他的头发高高的用一根簪子竖起,脸颊上蓄着的又白又长的胡须直垂到胸前,肩上搭着一个褡裢,里面不知塞着什么东西。

  钟灵毓和陈谖对视一眼,都没有作声。

  那道士一手背在身后,一手随意的放在怀前,悠闲的踱步走来,行走山间有如步履平地。

  走到近前,钟灵毓才从这道士皱纹纵横的脸颊上发现他已经上了年纪,她下意识的拉着陈谖退到一边,让道士先走。

  这老道士眉眼未动,眼风四平八稳的扫过路边的两位姑娘,已经走出两步后,又转了回来,喊道,“二位女施主留步。”

  钟灵毓和陈谖应声停下,陈谖看了钟灵毓一眼,对老道士说道,“道长新年好,叫住我二人可是有事情?”

  老道士捋了捋银白的胡须,笑,“新年好。贫道观二位施主器宇不凡,可有兴趣算上一卦?”

  陈谖看向钟灵毓,她是没兴趣,就是不知阿毓要不要算。

  钟灵毓一笑,“算一卦倒是无妨,只是劳道长快些,我们还赶着上金顶烧香。”

  老道士正准备伸进褡裢里的手就停住,道,“既然施主赶路,况且天寒地冻,不如就用最简单的占卜之法。施主可想着心中所求,随意说出此刻出现在你心中之景,贫道为你解之一二。”

  钟灵毓沉思一会儿,温和道,“深。”

  老道士揪着胡子拧着眉想了半晌,最后倒是一笑:“小施主心中尚有迷茫。”说着双手合十对着钟灵毓一揖,“施主菩萨心肠,贫道有一言相赠。”

  钟灵毓亦还一礼,“请道长赐教。”

  “白玉身陷泥潭中,幸得贵人常庇护。华盖总有离去时,破而后立反成法。放下执念随心去,造化总归钟深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