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惊雷初起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05 2019.05.26 07:00

  这一代的钟家主母是段家独女段斐,在家里行二,和兄弟一起排行,名字也是随了兄弟这一辈的文字,可见段斐深受家里宠爱。

  按理说这样受万千宠爱的千金小姐该是一副刁蛮娇俏的性子,可自钟灵毓记事以来,母亲总是一副温婉如水的模样,端的是与“上善若水”十分相称,怪不得母亲总喜欢在上善堂里念佛。

  也许,是因为心疾的缘故?

  身体不好,自然性子也硬不起来,只能温润着,也是对自己好。

  钟灵毓没有让人通报,猫着腰,悄悄的潜进上善堂的院子,一点点靠近佛堂。

  母亲性子恬淡,虔心向佛,平日里极少与人应酬。

  她不管不顾的跑到泽阳读书,留下母亲一人守着偌大的钟府,只能天天与青灯古佛作伴。

  父亲……不提也罢。

  她听府里老人说当年父亲母亲也是润夏城里郎才女貌的一段佳话,可惜了。

  她好奇,可再问,府里人就告罪,不敢再深谈。

  她也只能作罢。

  至今都不知曾经人人口里的一对才子佳人为何如今这般的相敬如宾,日子过得井水不犯河水。

  钟灵毓能在父亲和母亲看向她这个女儿的目光里找到疼爱,可在他们相互对望的眼神里却感受不到能够融化坚冰的温度。

  钟灵毓心里一阵苦涩,但她尊重父亲母亲的选择,所以不会多加干预,只是默默地做好女儿的角色。

  她悄声躲到佛堂的窗台下,正想探身寻母亲的身影,听到寂静的佛堂里突然有人讲话。

  “夫人,老奴从您还是个小娃娃时就跟着您,这么多年过去了,看着您一点点长大,从牙牙学语,到黄髫总角,再到豆蔻年华,及至如今成为妇人。老奴看着小姐您脸上曾经那样肆意张扬的笑一点点的消失,老奴心痛呀。”

  是明姨的声音,“小姐”都叫出了口,可见明姨此时情绪有些失控。

  钟灵毓将耳朵更加靠近窗台,身子却低了下去,整个人隐匿在花丛后面,让人从外面无从瞧见。

  她继续细听。

  “明暖你别伤心,如今我有阿毓作伴,身旁一直也有你相陪,每日里念几遍经,吃几杯茶,赏一番庭前落花,观一次堂下秋燕,日子倒也还不算太难熬。”

  母亲悠悠的话语温柔的似在耳畔低喃,钟灵毓的心似被人抓了一下,有些难过。

  “夫人您如今还年轻,日子却过得这般清心寡欲,似垂垂老矣的老妪一样,这看着怎么不让人难过呀!夫人您好歹像从前一般笑得生动些。”

  “我沉疴已久,心绪不起伏身子倒还舒坦些,如今我这身子连太过高兴都受不住了。今天阿毓在电话里说要回来,我心里高兴,心绪一浮,立马就有些受不住,这才赶紧来这佛前坐坐,静静心。”

  “夫人,说起来,毓小姐虽然是老爷的骨肉,可毕竟不是您亲生的,瞧这次,也不管您怎样就自己跑去泽阳读书了,夫人您对小姐这么好,小姐还如此任性,我都替您感到不值。”

  钟灵毓感觉自己有些不能动弹了,这身体有些不像是自己的了。

  怎么回事?她听错了吗?

  什么叫……是父亲的骨肉,但不是母亲……亲生的?

  “那时我对钟旭一见钟情,闹着非君不嫁。谁知钟旭和秦玥早已是情投意合,许下一生誓言。老太爷和老夫人为着钟家式微焦头烂额,恰好遇着我这时恋慕钟旭,自是想借着段家的力东山再起,于是两家结了秦晋之好,钟家保住了富贵荣华。我少时天真烂漫,对这些一无所知,只想着我喜欢他,他自然也是喜欢我的……哪知……诶。后来惊知真相的我去医院看秦玥……我就在手术室外听着医生说她难产而亡。看着襁褓中小小的孩子,我就想呀,稚子无辜。钟旭不爱我,他要的是我背后段家的助力,钟旭爱秦玥,可是在他和钟家人的眼中,秦玥和她的孩子比不过钟家的荣耀,所以最后才有了那样的后果,不能说他们做错了,可是也绝对没有人做对。我纵是意难平,到底不会迁怒一个一出生就丧母的孩子。……诶,造化弄人。想着我这一生恐怕再不会有孩子,这孩子恰巧又没了母亲,还是私生……”段斐猛地一顿,又道,“纵然这孩子不跟着我也会有人疼,毕竟因为秦玥的关系我哥哥还有周家人都会对阿毓很好,可是这孩子留在钟家,待在我身边,名声到底会好一些。不如我来当她的母亲,也……全了她与钟旭的父女情谊。也确实是我和阿毓的缘分。”

  “所以夫人您那时与老爷约法三章,假装怀孕,十个月后正式领了毓小姐进门。之后,两人便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了此一生?夫人,您糊涂呀。那时我娘去世,回家待了大半年。若是我那时在夫人身边,定不会让夫人与老爷定下这样的约定。夫人你不计前嫌将老爷心爱的女人的孩子领回来养,身份还过了明路,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是钟段两家的千金。这样的恩德,老爷心里不感激吗?您那时抓住机会,如今您与老爷的关系就不是这样呀。夫人,您就是性子太倔了。”

  “好了明暖,这都是陈年旧事,如今阿毓都这样大了,以后不要再提这些事。阿毓就是我的女儿,我怀胎十月,与我血脉相连的孩子……我的钟灵毓秀。”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和钟老爷子达成一致,段钟两家联姻不能毁,再加上阿毓还小,我早就要和钟旭离婚。再等等吧,等到阿毓高考完,等到哥哥接管段家,我定要和钟旭桥归桥,路归路,此生不再相见。”

  钟灵毓已经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半蹲着的身体紧贴在墙壁上,毫无知觉,满脑子都是刚刚母亲说的话。

  为什么……母亲的话掰开来一句一子她都听得清楚,怎么合起来她却有些不懂了呢?

  什么叫私生?

  为什么舅舅还有周家会对她好?是因为谁?

  秦玥是谁?

  钟灵毓失神的跌坐在地上,抱着膝,眼泪无声无息的流淌。

  有飞鸟划过头顶的天空,斑驳的树枝剪影颜色分明,给这初九寒冬添了几分寂寥。

  一如此刻,钟灵毓茫然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