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共舞相知

人之初时 迦童JT 3553 2019.05.24 07:00

  秋去冬来,元旦将近,年级上组织元旦晚会。

  班里要出节目。

  李牧想要班上出一个中国风的、具有古典韵味的节目,哪里料到班上同学不是学钢琴就是学芭蕾,清一色儿的西洋玩意儿,李牧感叹着国乐不再,瞧见开学登记的个人特长一栏,钟灵毓会昆曲,顾深会剑舞,简直是旱地甘霖,拯救了李牧。

  他立马把两个人叫过来。

  “有什么想法?”看着站在面前的少男少女,俊俏的脸庞,挺拔的身姿,李牧满意的点头,问道。

  钟灵毓只是笑,不说话。

  刚刚那道数学题她还没弄明白,要不要问下李老头呢。

  顾深问,“老师想要什么样的节目。”

  李牧,“弘扬中国文化,有中国特色,最重要的,要传递美。”

  钟灵毓想了下,和老师说道,“老师,其实我不是很建议在元旦晚会上唱昆曲,大家也听不懂,只是看个热闹,我也学过古典舞,不如我和顾深排一个舞,他舞剑,我跳舞,可以吗?”

  李牧点头,“这是个好主意,顾深,你觉得可以吗?”

  顾深,“可以。”

  在进教室的前一秒,顾深对钟灵毓说,“白天我们各自整理下对这个节目的想法,放学路上讨论下。”

  钟灵毓点头:“好。”

  咦?放学路上,他知道他们住一个小区一个单元一层楼吗?

  好像除了军训第一天迟到那会,就再没有碰到过了。

  钟灵毓抿嘴,诶,最近被学习拖住了追夫之路。

  放学铃声响起。

  钟灵毓急急忙忙的写完化学卷子的最后一题,交卷。

  诶,不知道成绩什么时候能好起来,这个班大神太多,她压力很大好不好。钟灵毓一叹气,翻开化学参考书,刚刚有道题她好像做过类似的题,当时只是大致看了下解题思路,没仔细研究,结果考试遇到时就又蒙了,诶,必须再仔细看看,研究下思路。

  钟灵毓正低着头埋在书里研究,眼前出现一大片阴影。

  她抬头,瞧见顾深单肩挎着包站在她桌前。

  顾深瞧着从书里抬起眼的钟灵毓,问道,“走吗?”

  钟灵毓纠结的看了眼化学题,又瞟了眼顾深,艰难的抉择了下,点了点头,“稍等。”

  迅速的收好书包,钟灵毓和顾深一起走出教室。

  问学业和美男如何兼得?

  直接问顾深不懂的题目不就好了。

  “顾深,刚刚的化学卷子你觉得难吗?”

  “还好。”

  “倒数第二题你记得是怎么做的吗?”

  “你刚刚翻得那本资料,第三单元第八个知识点最后一个练习题,你仔细研究下,不会再来问。”

  “哦。”钟灵毓干巴巴的回答,好尴尬呀。

  看来学业和美男不能兼得。

  钟灵毓觉得,学习还是要靠自己。

   在真理的路上,是木有捷径滴!

  总结完毕!

  泽阳市初冬的夜晚和润夏市的有些不同。

  润夏市属于丘陵地带,有山挡着,风比泽阳这边平原上肆虐无阻的风要小一些,所以钟灵毓从小到大其实并没有带围巾的习惯。

  而现在,还未到真正的严冬,凛冽的风已经像刀子一向刮向钟灵毓。

  并不算健壮的钟灵毓在路上走的很艰难。

  于是她半低着头,避免风吹到眼睛里。

  渐渐地,她觉得好像风小了一些,整个人没有那么难受的感觉了。

  抬起头,钟灵毓看见顾深大半个身子挡在她的前方,阻住了夜晚里风的来势。

  其实,顾深严格意义上来讲,也并不是一个很强壮的人。作为一个美少年,重点在于“美”和“少”,男子气概在这个年龄也会还未完全长成呢。

  瞧见顾深的身子有些为不可见的摇晃,钟灵毓默默走到和他并肩的位置。

  两人一路无言,就这样一路走进九重天小区,走到同一栋楼前。

  顾深拿钥匙刷开一楼大门,拉开门发现钟灵毓也要进,终于开口问道,“你跟着我干嘛?”

  钟灵毓眨眨眼,有点尴尬,他果真不记得呀。

  站在一片昏暗之中,钟灵毓指着里面一楼大厅明亮的灯光,说道,“我也住这儿。”

  顾深点点头,没说话,撑着大门示意钟灵毓进来。

  钟灵毓低着头从顾深身侧走进来,直接向里走去,按电梯时听到身后传来一楼大门闭合的声音。

  诶。钟灵毓微微轻叹。

  两个人,电梯按钮只亮了一个楼层。

  顾深戴着耳机没有反应。

  当钟灵毓和顾深一起走出电梯时,顾深才后知后觉的问道,“你也住这一层?”

  钟灵毓无力的点头,然后不等顾深说话就转身朝另一边走去,书包也不取下来,直接伸手从后面拉开拉链摸出钥匙开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留下还在发愣的顾深。

  突然钟灵毓家的门又被拉开,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出来,钟灵毓眨着眼睛问道,“对了顾深,你听过编钟没?编钟可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乐器,缘起于西周。在古代可是专门用于宫廷演奏。绝对满足李老头儿的要求,弘扬中国文化,传递美,而且还高大上。我们可以用一首编钟的音乐来排一个舞。你觉得可以吗?”

  顾深似乎有些发懵,不过沉思了几秒后,点了点头,“可以。”

  于是就这样,钟灵毓和顾深开始了每天排练的日子。

  从选曲,熟悉曲谱节拍,到编舞,单练,合练,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一个月已经悄然过去。

  周六晚上,钟灵毓回到家,写完作业见时间还早,就打开家门蹬蹬瞪地跑到对面敲门,顾深开门见是她,问道:“怎么了?”

  因为住的比较近,而且在学校排练还得去和艺术生抢教室,两人这些天里都是要么在顾深家,要么在钟灵毓家排练的,为此,钟灵毓还特意从网上买了个特别大的镜子摆在一个空着的房间里专门当做练舞房。

  一个月的一起排练也让钟灵毓对顾深稍微的熟识了一些,真的是表里如一的清冷,不过人还好,倒是不冷漠。钟灵毓想,也许有的人天生就是气质冷清吧。

  “我们要不再排练一下,大后天就表演了。”钟灵毓有点忐忑,毕竟第一次和顾深合作,还是想要留下美好的记忆的。

  “好。”顾深点头,把门拉的大一点示意钟灵毓进来。

  钟灵毓进门看见餐厅桌子上摆的碗筷,问顾深,“你刚刚在吃饭吗?”

  顾深道,“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你先去舞蹈房练一会儿或者在书房拿本书看,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

  钟灵毓点头,径直走进练舞的房间。

  顾深家这个房间有三面墙贴的全是镜子,还有一面墙是窗户。

  钟灵毓第一次进来时很奇怪,怎么会有人专门在家里装修一个练舞房。

  顾深解释说他们一家都喜欢艺术,比如舞蹈,唱戏,乐器之类的,有一个专门练习的地方会方便一些。

  钟灵毓朝四周一看,果然角落里专门有一个区域放着各种乐器。

  钟灵毓拿起一个埙,有些惊喜,“你会吹埙吗?”

  顾深点头。

  钟灵毓把埙递到他面前,满眼期待,“你演奏一曲,如何?”

  顾深挑眉,接过埙又放回原处,“这次表演如果完满结束再说。”

  自此,钟灵毓每天追着顾深要排练,废话,她还想听顾深演奏埙曲呢。

  钟灵毓笑。

  顾深还真是多才多艺。

  成绩优异,长相俊美,看他连埙和剑舞都会的这个样子,还真是啥都会,也不知道人父母是怎么培养的。

  钟灵毓坐在练舞房的地板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

  她,好像也并不差呀,怎么比起来就好像短一截呢。

  钟灵毓撇嘴。

  讨厌这个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这么久从来都没碰到过顾深的父母,听他说是调到外地上班了,所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住。

  钟灵毓走到窗边,外面正在下雨。

  从楼上往下看,恰好是一片小树林。

  深秋的漫天细雨似裹挟着清风飞舞,玩弄着落叶,零落满地。

  点点的枯黄缀在枝头,在风雨中飘摇,却并不凄凉,如精灵降临人间,一个回旋,是天空中盈盈的眼波一荡,在她粼粼的心湖中漾起一层涟漪。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

  她要学会直面她的生活,面对她的人生,勇气和乐观是她最大的武器。

  前进路上,披荆斩棘。

  钟灵毓正发呆,房间门被打开,顾深换了件衣服走进来,“开始吧。”

  钟灵毓站起来,“好。”

  顾深去一边调音乐。

  钟灵毓就靠在镜子旁的横杆上瞧他。

  顾深调好音乐一转头就看见钟灵毓黏在他身上的眼,他有点不自在,“怎么了?我穿错衣服了吗?”

  钟灵毓笑,“没有,很好看,我就是发呆,视线没有焦点的。”

  “嗯,那开始吧。”

  他们选的曲子是编钟乐曲《屈原问渡》。

  萧声起,顾深入场,编钟声响,钟灵毓亦动。

  两人一人舞剑,一人甩袖,一人问渡,一人回应。

  音乐停,钟灵毓和顾深相视一笑,都有些恍神。

  屈原问渡,问的是什么?

  “顾深,你可有毕生要完成的事业?可有冥冥中的任务把你指引?”

  钟灵毓问出口,才察觉这话本身没问题,说话的人和听话的人也没问题,关键是时机不对,现在的她和顾深的关系还没有深到谈理想的地步。

  没想到顾深竟然回答了。

  “当然有,此生,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钟灵毓看向顾深,见他神情庄重,接着问道:“哦?那你当为良医,还是为良相?”

  顾深舞了个剑花,把剑背到身后,“行医治病,能从繁杂的病症中准确的找出最根本的病因,会根据不同病人的情况调配合适的药材,方能药到病除,让病人重获健康,此乃良医。

  “为相治世,要能窥见社会时弊之本源,会调配人马和各方势力来医社会之疾,使得社会稳定繁荣的发展,此乃良相。

  “不怕有疾病在眼前,怕的是有病不治,没有勇气承受良药苦口,没有魄力拔出毒瘤,意志不坚,瞻前顾后。

  “顾深此生,愿为良相。为万世开太平。”

  此时天幕早已是灰黑一片,屋子里的灯光亮如白昼。

  那少年的眼,比灯光还亮。

  那里面闪烁着的东西,让钟灵毓的肩上也感觉到了一种重担。

  她脱口而出,“好。此生你顾深若为良相,我钟灵毓当为良医,与你携手,医尽世间疾。如何?”

  钟灵毓有些忐忑,竟就这样说出了心中所想。

  不过管他呢,破罐子破摔,说都说了,况且还是这种为国为民、天下为公的伟大理想,也不怕人听去,唯一担心的,是被人说不自量力。

  “可以。不过你要努力了。足够优秀,才能掌握话语权,足够强大,才能推行正道。不怕黑暗的反噬,才能推进光明。”顾深一笑,话语里带着坚定与激昂。

  钟灵毓这才发现,顾深并不是一个骨子里清冷的人,恰恰相反,他的内里是燃烧着的热血,只不过被掩藏在厚厚的坚冰之下,也因此,当他所有的热情都集中在了一个点,那火山喷发的点,会给寂寥无边的冰原带来全新的生机。

  钟灵毓也笑,“你也得加把劲儿,小瞧女人可是会输的很惨。”

  顾深扬眉,“我从不小瞧任何人,只是有的人不愿意走入我的眼中。我也从来不和任何人比,我只是完成我命中注定应该完成的事。我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修行我自己,成就了别人,也成就了我自己。”

  自信,无与伦比的自信。

  却并不狂妄。

  让人油然的相信,他一定会完成他的心之所向。

  钟灵毓道,“你会成为此生最好的你。”

  顾深看向钟灵毓,坚定道,“你也会成为此生最好的你。”

  两个人相顾无言,千言万语汹涌在胸前,最后化成二人紧紧相扣的右手。

  不过此时,钟灵毓还有许多事情尚不明白,跟着人喊口号很容易,真正去做时,那种心境和格局,她还需要历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