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深秀初见

人之初时 迦童JT 2367 2019.06.15 20:00

  钟灵毓走到顾深面前。

  “刚好教室里纸用完了,今天走的时候拿了包纸,你也擦一擦。”顾深指着放在书包上的纸巾说道。

  钟灵毓只是盯着顾深看,却没有动作。

  顾深实在是瞧钟灵毓头发上一直滴的水不顺眼,见钟灵毓不动,自己一连抽了好多张纸开始给钟灵毓擦头发。

  钟灵毓一时有些愣住。

  好像……从来没有人给她这样擦过头发呢。

  钟灵毓扭头,恰好看见顾深腕间的手串,那样的熟悉。

  她转过身,轻声道,“顾深。”

  顾深看向女孩儿,“嗯?”

  那个少年望着她的眼,笑容如泉水叮咚,敲击碰撞着她的心石。

  少年温润的眼眸里有着她嫣然的倒影。

  少年清浅的笑靥旁似有冬日的一场繁花盛放。

  少年玉质的声音似那钟鼓琴瑟,合奏出他们初见的那个夏日的蝉鸣。

  她好像又一次置身于那片凤尾森森的竹林边,又一次在泪眼模糊中看见那张令她魂牵梦萦的俊颜。

  “我叫阿毓,你呢?”

  “我叫顾深。”

  “顾深你长大后一定要来娶我做你的新娘。”

  “嗯,我会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我等你。”

  现在那个少年长大了,他长高了,五官的线条轮廓更清晰硬朗了,可是,还是一样的好看和温暖。

  在这样的一个大雨滂沱的暴雨中,像小时候他擦去她脸上的泪,这一次,他擦去她发上的水。

  钟灵毓幻想过无数次他们重新相逢认出对方的场面,一遍遍的在脑海里描摹,现在,她真的很想脱口而出,告诉顾深她就是阿毓。

  只是,顾深的眼眸那样的清亮,她一望便深陷其中。

  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一直都这样深情,还是只因看见了她,抑或说只是她的自作多情。

  顾深见钟灵毓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满眼落寞,又不说话,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啦?”

  钟灵毓摇头,“没什么。”

  顾深把钟灵毓扭过去,又开始给她擦头发。

  钟灵毓背对着顾深,自己也拿起纸开始沾湿漉漉的衣服上的水。

  她问,“顾深,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吗?”

  顾深,“钟灵毓。”

  她又问,“你知道我名字的缩写是什么吗?”

  顾深好脾气,耐心道,“Z、L、Y。”

  她又问,“那你知道我的小名叫什么吗?”

  顾深,“不知道。”

  钟灵毓,“你猜猜嘛。”说着就要转过身来,顾深摁住她的肩,说道,“乖一点。”

  钟灵毓撇嘴,“你猜一下嘛。”

  顾深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脱口而出,“阿玉?”

  钟灵毓惊喜,“对了,我小名就叫阿毓,钟灵毓秀的毓哦?”

  顾深笑,和那丫头一个小名呀,不过字不一样。

  想到这里,顾深自嘲一笑,他其实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的名字具体怎么写,只知道发音就是了,阿玉。

  顾深不觉就去触碰腕间的手串,木头上有细细的纹路,沿着那蜿蜒的线,顾深似乎穿过了时光。

  那时,他一个人在外祖家的后院中玩耍,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路闲逛,看那满园子的花花草草,很多他都在书房中古旧的线装手抄书里见过。

  顾深正饶有兴趣的看,突然听见附近传来低低地啜泣声。

  他循着声音找去,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坐在池塘边,抱着膝,垂头盯着池里的红色鲤鱼流泪。

  顾深觉得天下的女子都该和他的母亲一般幸福的笑。

  所以他走过去,坐到女孩子身边,也低头去瞧池塘里往来翕动的鱼儿,他轻轻说道,“别哭了。”

  女孩子没有理他,依旧垂着头,一动不动。

  顾深转身,将脸凑到女娃娃低下的头跟前,问道,“你怎么啦?”

  小姑娘似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张放大的脸给惊到,身体猛地向后一仰,险些整个人跌到地上。

  好在顾深眼疾手快的抱住女娃娃,才没让她倒下去。

  只是顾深这么双手一伸,女娃娃此时大半个身子都在他的怀里。

  顾深有些不知所措。

  他见过父亲这样抱着母亲。

  只是,母亲是父亲的妻子,而这个小女娃却不是他的什么人。

  他急忙松开双臂,放开女娃娃。

  怀里一空,顾深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女娃娃身上的奶香真好闻。

  “爸爸对妈妈很不好……妈妈病了这么久……很难受……爸爸从来都不来看妈妈……”

  这时,女孩子突然开口说话了。

  顾深的目光从自己还举在半空中的双手移开,他发现女娃娃依然低着头,说话也断断续续,带着微哑的哭腔。

  他这才知道,原来天下不是所有的夫妻都同他的父母一样恩爱的。虽然他后来发现,真相并不总是完全如众人以为的那样光鲜,那样令人艳羡。

  他不想让这个女娃娃再这么伤心流泪。

  她看起来就像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精致,美丽,却少了点什么。

  顾深伸手捧住女娃娃的脸,微微用力让她抬起头,他看见她轻轻翕动的睫毛上有晶莹的泪珠。

  顾深看着看着,脱口道:“你不要哭了,长大以后你做我的新娘,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不让你露出一点不开心的表情,好不好?”

  女娃娃蓄满了泪的双眼亮晶晶的望向顾深,希冀的问道,“真的吗?”

  顾深很肯定、也很郑重的点了点头,“真的,你相信我。”

  女孩儿的脸上缓缓的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顾深一瞬不错的盯着女娃娃,眼见着女孩儿的脸一点点鲜活起来,像是失水的花儿重现生机。

  顾深那时在心里赞叹,真是漂亮的女娃娃!

  那个时候两人年龄都小,甚至有个人走路都还不稳,所以都没有想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再一次与对方相遇。

  毕竟,万万人之中偏与你眸光相对,这真得需要缘分。

  而当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却已经隔了长久的光阴,没有办法返回,去问对方一句,我怎样才能找到你?

  这件事一直被顾深小心翼翼的藏于心底,谁也没有说过。

  他一直记着那个他许下承诺的小姑娘,她是他认定的妻子,只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她。

  “阿嚏!”一声喷嚏把顾深拉回现实,他看见眼前背对着他的钟灵毓,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阿嚏!阿嚏!”钟灵毓一连又打两个喷嚏。

  顾深终于回神,“是不是感冒了?你水杯呢?拿来,我去给你打杯水。”

  钟灵毓声音嗡嗡的,“没带。”

  半晌,没有声音,钟灵毓以为顾深生她的气了,有些伤心,一个人趴在栏杆上看雨,也不想上楼去上课。

  旁边递过来一杯水,钟灵毓转头,是顾深。

  “这……”钟灵毓认得这杯子,不是顾深自己的吗?

  顾深把水塞进钟灵毓手里,“拿着喝,身体重要。”

  钟灵毓木木的喝着冒着热气的水,刚刚好合适的温度,不烫嘴,又能给她带来循环周身融融暖意。

  她摩挲着蓝色保温杯的杯沿,盯着雨帘发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