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喝酒误事

人之初时 迦童JT 3009 2019.06.01 13:12

  钟旭晚饭喝了酒,有些醉意。

  钟澄扶着他摇摇晃晃的走回房间,欲开灯时,钟旭止住了他的手,“你先下去吧。”

  钟旭应声退下,拐到厨房去,盯着人给钟旭熬醒酒汤。

  卧房里,钟旭晃着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哗”的一声,一室的清辉。

  屋子里安安静静,一切摆设都和往常一般无二,钟旭心里却莫名有些烦躁。

  这些年他一直都是和段斐分房睡的,这也是当年段斐养阿毓提出的要求。

  身子有些轻软,钟旭整个人都倚着窗,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天边一轮弦月,往事在脑中一帧帧回放,漱漱作响。

  有一二十年了吧,那时他还是清眉秀目、粉面朱唇的小少年一个,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什么……对,帅气多金的小鲜肉一枚。

  “都是假象!”钟旭轻斥道,声音里满是不屑。

  钟家那会儿已是应了“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老话,百载基业未到穷途,却也快了,正是需要寻求退路的时候。

  他是钟家的儿子,有责任撑起钟家赫赫扬扬的盛名,钟家不能在他这里没落。

  他对不起阿玥,是他没有遵守约定。他本想着此生虽再不能与阿玥至白首,但必护阿玥余生无虞。

  没想到竟然在拜堂之前得知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阿玥怀了他的骨肉。

  他这才知道他做出决断的那日,一个人喝闷酒以解千愁,醉后竟然与阿玥……他第二日酒醒后已在钟家,所以对此事毫无印象。

  一阵凉风拂过,钟旭眼神迷离,思绪却很清晰。

  与段斐成亲的那日一早,他狠下心将所有阿玥赠予的东西收拾起来,派人送还给阿玥,没想到吉时之前,阿玥的小丫头杏儿急匆匆的赶来,跪在他面前哭道,“公子救救我家姑娘吧。姑娘见到您派人送来的包裹,打开之后心情悲痛竟晕了过去,我急忙去请大夫,谁知胡同口那张大夫一瞧,说是喜脉,姑娘怀孕已有两个月余了。姑娘说要打掉孩子,可是大夫说她体弱,打掉怕是一生不会再有孕,这女子不能生育,以后在夫家可怎么办呀?我苦苦哀求姑娘,姑娘不肯,执意要打胎。公子您两个月前有一日晚上曾醉酒来过,在姑娘房里待到大半夜才离开。公子,您与姑娘从小一同长大,如今您马上便有娇妻作伴,我们姑娘怀着您的骨肉,可怎么办呀。求公子开恩,顾念一下与姑娘青梅竹马的情份,救一救她,去拦下小姐吧。”

  这时外面有人来催,“是时辰了,新郎官该去迎花轿了,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杏儿的哭声更凄惨了。

  钟旭魂不守舍的打马过街,迎着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走进钟家的大门,与段斐三叩九拜,自此结为夫妻。

  送入洞房的时候,钟旭瞧着红绸另一端红盖头下的玲珑侧影,他想,这是他要携手百年的妻子。

  可是,此时此刻,他曾经立誓要她此生无忧无虑的那个女子,怀了他钟旭的孩子,正一个人孤苦,他该怎么办?

  钟旭闭了闭眼,提醒自己,不要任性。

  身旁有人小声轻呼,“公子你的手……血!”

  钟旭挥手,“无碍。继续吧。”

  喜房里,鼎沸般的热闹,有人撒帐,有人唱念。

  他挑开新娘的盖头,瞧见娇妻容颜,有如霞映澄塘。

  他眼前闪过阿玥粉黛不施的脸,那张脸,现在定然很憔悴吧,他想着阿玥变得没有神采的眸子,再看这满屋子的红,觉得那颜色刺的他眼珠子疼。

  钟旭借着敬酒出了喜房,悄悄地从侧门溜出了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钟家大宅,来到阿玥家所在的胡同,空无一人的青石板路,暗夜里冷风习习,卷起几片枯黄的落叶,一眨眼,已不见踪影,想是飘进了臭水沟里,好不凄凉。

  钟旭觉得他干的不是人事,枉为世间顶天立地的一个男子,对不起曾经阿玥对他的信任,更对不住如今段斐对他的一往情深。

  还没进门,遇见了刚从国外回来的段斌。

  连妹妹的喜宴都没参加就先过来了呀,这人和他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也喜欢阿玥,只是因为阿玥喜欢自己,段斌才出的国,这些他都知道。

  这次,怕是因为听说了阿玥的事,专门回来的。

  果然,还未等钟旭说话,段斌的拳头就招呼上来了。

  钟旭没躲,彼时还不是管家的钟澄一直陪在钟旭身边,及时上前拦住了段斌的拳头,笑道,“段爷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好说,怎么打起自家兄弟了,您瞧瞧,这是和您从小一起长大的旭爷呀。”

  段斌冷笑,“打得就是他。他要还念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就不该惹了我喜欢的女孩子之后又去招惹我妹妹,为了一己私利,辜负两个姑娘的心,钟少爷真是好心思,我段斌没有这样的兄弟。”

  钟旭被说到心里的坎,也很难受,也不反驳,只是说,“你让我进去见见她。”

  段斌不动,冷面含霜。

  这时阿玥的丫头杏儿出来和段斌说道,“多谢段爷对小姐的爱护,只是小姐现在的状况需要旭爷一劝,还请段爷让旭爷进去,权当是为了小姐。”说着,杏儿就跪了下来。

  段斌沉思良久,哼了一声,甩袖转身,不再拦在门口

  钟旭急忙进里面去寻阿玥。

  见到阿玥苍白的面容,钟旭心里一痛。

  他和阿玥说,让她好好养身体,孩子生下来他来养,她自可去寻夫家,结婚生子,这孩子必然不会成为她的累赘。

  阿玥在他怀里流泪,声音悲切,“旭郎,你好狠的心!罢了,红粉佳人怎比得上功名利禄,飞黄腾达怎能让女人阻了路?我秦玥只当以前瞎了眼,错认了你钟旭,从今往后,咱们一刀两断,碧落黄泉,在不相见。”

  钟旭失了魂似的离开阿玥的住处。

  新婚之夜,他知道他应该和段斐在一起,可是他无法面对段斐不谙世事的、纯洁的眼。也无法面对自己的心。

  他真的选错了吗?

  可是钟家需要他来撑呀!

  之后钟旭没再去看过阿玥,毕竟阿玥不想见他,但是他一直着人留意着阿玥的动静。

  听说阿玥还是要打胎。

  听说段斌拦住了她,向阿玥求了婚。

  听说阿玥拒绝了段斌,说是不想连累他。

  听说……

  不知道是哪个下人说漏了嘴,段斐知道了阿玥的存在。

  再后来,难得晴空万里的一个冬日,阿玥生了个女孩儿。

  医生推开手术室,说大人去了。

  他站在走廊上,盯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想,他对不起阿玥。

  转过身看见段斐面无表情的脸,他又想,他对不起妻子。

  又看见段斌悲痛的眼,他想,他对不起兄弟。

  段斐说,她可以收养这个阿玥的女儿,但有要求,首先要他配合演一场戏。

  他很惊讶,转眼释然,段家和钟家结秦晋之好,早已众人皆知,两家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闹掰。

  他只是很意外,段斐真得很善良,她把阿玥的孩子当成亲生骨肉一样看待,她假装怀孕,辛苦的演了很久的大肚子,终于为阿玥的女儿谋来一个名正言顺的钟家大小姐的身份。

  段斌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为了阿玥的孩子,也就勉强同意。

  他以为,段斐做这一切是为了给他留下一个贤妻良母的好印象,他心里却是也对段斐很感激,甚至,他觉得,这个妻子真的很好,阿玥已逝,他下定决心要与段斐好好过日子。

  谁知,段斐却将他拒之门外。

  段斐说,她的要求就是,他们两个,婚姻之内,此生陌路。

  他以为她还在生气,此法以退为进,便也由她去。

  谁知,段斐这一退,退了十几年。

  阿毓如今都这般大了。

  钟段两家的联姻也这么多年了,在众人眼中似乎都坚不可摧。

  钟旭有些惆怅,他是真心想要和妻子琴瑟和鸣,白头偕老的。

  毕竟,已经对不起了一个阿玥,又怎么能再伤透结发妻子的心。

  只是事情怎么就这样了呢?

  真是喝酒误事呀!

  以后不能再喝酒了。

  倚在窗边的钟旭听见身后传来响动,以为是段斐,心里一喜,回头却看见门口钟澄布满褶子的笑脸,钟旭满心的雀跃就像那昙花一般立马就凋谢了。

  钟澄端来一碗醒酒汤,搁在桌子上,扶着钟旭坐下来,他瞧着钟旭的脸色,琢磨着笑道,“夫人不过是嘴皮子厉害些,心里一直装着爷呢,不然怎么把爷给添的那碟子桃仁菠菜给吃尽了呢?夫人往常每餐可都是只吃半碗清粥就了事,今天这是爷回来了,这才胃口大增,多吃了些。夫人面色不好,可能是不小心吃撑着了。”

  钟旭冷笑,“什么吃撑着了,那你给她送一盒健胃消食片去,看她是啐你一口还是怎样!”说着,一口气把醒酒汤灌进嘴里,毫无平常儒雅的作风。

  钟澄收拾起碗,笑道,“是,我这就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