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7 栀子花雕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70 2019.06.22 12:00

  又一个秋去冬来,日月如梭般轮回转换,高二的上学期就这样悄然逝去。

  寒假结束,钟灵毓从润夏回到泽阳。

  今天日子不错,虽是冬日,那煦日和风,却已经隐隐的透出些春意。

  车子还未开到九重天小区,在离学校正门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钟灵毓让司机停在路边,她打开车门,抬眼正是一枝已经冒出嫩芽的柳树,摇曳生姿。

  钟灵毓接过司机已经从后备箱拿出的行李,说道,“就到这里吧,我自己回去。”

  司机看了看行人稀稀疏疏的街道,迟疑的点头,“大小姐慢走。”

  钟灵毓笑,“放心吧,学校附近很安全。我只是想一个人走一走。”

  顾深看到钟灵毓的时候,小姑娘正一个人拉着红色的行李箱,悠闲地沿着学校的围墙散步。围墙只有半人高,砖块上插着的是一根根顶上竖着玻璃渣的栏杆,透过栅栏,是满眼的新绿。

  顾深让司机缓缓沿着街边行驶,他看见钟灵毓停下来,饶有兴致的伸手穿过栏杆的空隙,去够墙里的一枝已然开放的桃花,奈何胳膊不够长,指尖总也碰不到那芳菲烂漫的的花枝。

  顾深看着钟灵毓的样子,低头无声一笑。

  他背起里面没装什么东西的背包下车,让司机离开。

  看着黑色的轿车掉头离开后,顾深走近还在和那根桃枝儿较劲儿的钟灵毓身旁,伸手穿过栏杆,十分轻松的折了一小枝桃花。

  钟灵毓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的那支桃花儿转眼间便被人捷足先登,怔愣了一下的她立刻怒气冲冲的转头看那罪魁祸首,入眼的却是一个翩翩美少年,笑意比他手中的那朵正盛放的夭夭桃花还要灼灼。

  顾深将花枝伸到钟灵毓的眼前,带笑的眉眼斜飞入鬓,“姑娘,你的花。”

  钟灵毓被那笑意晃了眼,接过花枝时却看见顾深右手拇指上缠绕的肉色的创可贴。

  钟灵毓讶异,“你的手怎么了?”

  顾深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将手背到身后去,微微挑了挑眉,说道,“没什么,不小心划到了。”说着,他左手抓住钟灵毓红色行李箱的手杆径直沿着街道向前走去。

  钟灵毓看着前面为她拿行李箱的顾深,少年的背影清新俊逸,走路的姿态昂扬,闲庭漫步也自有一番威仪。

  钟灵毓小跑着追上少年的步伐,问道,“你的行李呢?”

  顾深道,“我没有行李,放假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走,自然没什么拿回来的。”

  钟灵毓瞟了眼顾深瘪瘪的书包,瞪大了眼睛,“你不要告诉我你连作业都没带回家?”

  顾深的星眸里闪着无辜,“我放假之前就写完了。”

  钟灵毓抓狂,“顾深那你放假都干什么了?”

  顾深偏着头轻笑,“真想知道?”

  钟灵毓点头,神色郁卒。

  顾深的嘴角勾起,笑意加深,“我寒假在雕木头。”

  钟灵毓皱起眉头,“真的假的,顾深你不是在骗我吧?学霸不是一般都该趁着假期埋头苦学,立志将所有人都甩的远远的吗?”

  顾深扬眉,不置可否,“谁知道呢?”

  钟灵毓已经无话可说,她以前怎么从没发现过顾深这么的……无法描述。

  “喂!”钟灵毓靠近顾深。

  顾深挑眉,“怎么了?”

  钟灵毓笑,“你愿不愿意和我坐同桌?”

  顾深眯起眼来,“为什么?”

  钟灵毓揪着手中的桃花,眼睛直视着前方的一棵树,“不是要增进了解吗?坐在一起不就可以了解的更快更深入嘛。”

  顾深,“嗯,有道理。不过……”

  钟灵毓转过脸来看着顾深,有些急切,“不过什么?”

  顾深轻轻一笑,摇头说道,“没什么,那我去和李老师提议全班换位置,自选座位,到时候你选我旁边就行。”

  钟灵毓蹙眉,哀声道,“啊?那我怕是坐不到你旁边了,肯定很多人想和你坐在一起。”

  顾深拿过在钟灵毓手里备受摧残的桃花,笑道,“这种两情相悦的事情,总得我同意才行吧。那我说只想和你坐在一起可以吗?”

  钟灵毓脸一红,瞪了一眼顾深道,“油嘴滑舌。”

  她说,“反正到时候别人去坐你都不让,我去坐你就让就行了,说那么多做什么?”

  顾深笑,“姑娘说得对。”

  钟灵毓抬头望天,原来清冷如顾深,也会搞怪开玩笑。

  当天下午去教室报道,钟灵毓走进教室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人影幢幢,乱的很。

  她一把抓住眼前的人问道,“这怎么回事?”

  那同学见是钟灵毓,笑着指着黑板道,“李老头刚刚来了一趟,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字,‘自选座位’,然后就走了。现在大家都在换座位呢。诶呦不和你说了,我得去找我亲爱的小谦谦去了。”

  钟灵毓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惊诧,顾深动作竟然这么快!果然是大神。

  她站在教室门口,目光四下寻找着顾深的身影。

  咦?怎么没找到他?

  “你在干嘛?”有人问道。

  听到那熟悉的清泠声音,钟灵毓惊喜的转头,“顾深你怎么没进去呀?”

  顾深笑,“等你呀。”然后便把钟灵毓拉到顶楼天台上。

  钟灵毓看着窗明几净的校园,一头雾水,“你想干嘛?”

  顾深惜字如金,一字一顿,“看,风,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钟灵毓掰着指头数楼下那排玉兰树上一共结了几个花骨朵,当她数到“九十九”的时候,顾深说道,“走吧,我们下去。”

  顾深和钟灵毓一前一后隔着一二十步进了教室,径直的走向教室里唯二空着的两个座位——最后一排靠窗户边的小角落。

  两个人顶着最后一排几个同学的一众目光坐在了一起,钟灵毓悄悄的向顾深竖起大拇指,无声的做着口型称赞道,“真厉害!”

  顾深也无声笑道,“承让承让。”

  钟灵毓开始收拾桌子,把书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往桌子上摆,眼神往旁边一瞄,眼睁睁的瞧见顾深从包里拿出了一小盏木雕盆景。

  那盈盈立着的可不就是一枝木头雕出来的栀子花吗?

  钟灵毓,“你寒假雕的?”

  顾深点头,“嗯。”

  钟灵毓,“你手上的伤是雕这个划到的?”

  顾深点头,“嗯。”

  钟灵毓,“为什么雕栀子花?”

  顾深,“嗯……”

  钟灵毓,“你只会说‘嗯’吗?”

  顾深,“你之前不是送了我一枝栀子花吗?我想着那个终究不长久,就雕了个木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