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 完美拼图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30 2019.06.23 12:00

  初春的天空如水般澄净,风吹过树梢,枝叶哗哗作响。

  钟灵毓盯着放在她和顾深两个人桌前非同寻常的栀子花,那一根根纤毫毕现的花蕊,如此逼真,怕是真能引来蝴蝶驻足吧?

  她惊讶,好像听见花开的声音。

  顾深雕的哪儿是花呀,分明是她的心。

  钟灵毓抬手戳了戳正低头做题的顾深,“你在哪里学的木雕?手艺这么棒,我也想学。”

  顾深手中的笔没有停下,边写边说道,“祖传手艺,秘不外宣。”

  钟灵毓抿嘴,遗憾道,“这样呀……”

  顾深快速的写完最后一句答,潇洒的在卷子上画了个句号,转过头看着钟灵毓笑,“其实你有办法能学到。”

  钟灵毓期待,“你快说,是什么办法。”

  顾深缓缓说道,“成为我顾家的人。”

  钟灵毓的脸止不住的烧起来,她有些语无伦次,“顾深你……你的矜持得体呢?”

  顾深笑,“我没说什么呀,怎么就不矜持不得体了。是你太不矜持太不得体,才会想歪吧。”

  钟灵毓扭过头去,撇了撇嘴,小声地碎碎念,“不想理你,不想理你,不想理你……”

  顾深没有听清楚,耳朵凑过来问道,“你说什么?”

  钟灵毓扭过来对着顾深白皙匀润的左耳大声地说道,“顾深你就是个臭流氓!”

  其实钟灵毓抑扬顿挫的指控之声本来是不会被大家听见的,可这时候27班的班主任李牧刚好从前门走进教室,大家稍微有些收敛。于是钟灵毓那洋洋盈耳的一句“顾深你就是个臭流氓”,清晰异常的飘进了班里每个人的耳朵,牵动起每一颗八卦的心。

  原本闹哄哄的班级瞬间就安静下来,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不可说的氛围,所有同学都转过头来看向教室最后的角落。

  李牧走上讲台,面沉如水,“顾深,怎么回事儿?”

  顾深站起来,一脸无辜,“有一道题目我用了个很巧妙的方法很轻松、不费时的就解开了,钟灵毓不服气,说我耍流氓。李老师,我也很无奈。真正耍流氓的人可不是我。”

  钟灵毓泪目,顾深睁着眼睛说瞎话!

  李牧,“那你来黑板上把你说的那道题讲讲,让我们感受一下你的流氓。”

  碍于李老头那张脸孔向来的威慑力,班里一个个同学都低头憋着笑意。有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后,就像是一个火星引燃了爆竹,教室里的笑声此起彼伏,像是炸开了锅。

  有唯恐天下不乱的男生对着教室后面喊了一嗓子,“顾深你快来耍一下流氓!”

  李牧的脸依旧严肃,心里却也绷不住的乐了起来,年轻真好。

  钟灵毓看着顾深笑得幸灾乐祸,哼,叫你信口胡沁!这叫现世报。

  顾深斜了钟灵毓一眼,嘴角一勾。

  他趁着弯腰拿笔记本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在钟灵毓的耳边说道,“且看为夫为你耍一次流氓。”然后便一路走上讲台,在黑板上演示了起来。

  钟灵毓只觉少年的声音如梦似幻,耳边似乎还能感受到顾深刚刚靠近时温热的呼吸。

  天呐,原来温良持重的顾深哪儿去了?

  他这是在报之前的偷吻之仇吗?

  直到顾深重新坐会座位的时候,钟灵毓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靠近之后的顾深竟然如此之皮?

  妈妈说的“以神遇,不以目视”果然诚不我欺也,只是,顾深他……

  钟灵毓有些不懂顾深,他明明如此清冷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的戏弄她,撩拨她?

  他做得如此熟练,是不是对其他女生也是这个样子?

  可是他又把她随手剪下的一枝栀子花专门用一个寒假雕成盆景,他说,这样才长久。

  深深的吸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钟灵毓张开眼,瞧见顾深在讲台上俊逸出尘的卓越身姿,她想,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顾深。

  可是……他对她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吸引力,一种其他人不会激发的、令她的身体和心灵由内而外的不由自主的雀跃和欢欣。

  顾深在全班面前讲完题回到座位的时候,就看见钟灵毓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他坐下来,伸出左手趁老师不注意在钟灵毓眼前晃了晃。

  钟灵毓只感觉眼前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一闪而过,带来了一丝微凉,带走了一点迷思。

  钟灵毓扭头,映入眼帘的是顾深温润的笑颜,她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她和这个少年,合起来真的是一张完美的拼图吗?

  李老头在讲台上就顾深演示的巧妙方法又给全班同学讲起了常规的方法,冗长繁琐的步骤已经占据了大半个黑板,他还在继续。

  钟灵毓扯了扯顾深的衣袖,轻轻问道,“你说,什么样的两块拼图拼起来才算完美?”

  顾深挑眉,凑到钟灵毓耳边低语,意味深长,“拼拼图,关键在于合适的匹配。完美本来就是个很因人而异的词,无法评价。但两块拼图是否能契合,这是件很客观的事,窦不到一起去就是窦不到一起,怎么用力都没有用。本身是一体的东西,合起来就是完整了灵魂,丰富了层次。这才是找到拼图里每一块残缺的图像的真正意义的不二之法。”

  钟灵毓心里大震,转眼心里又犯嘀咕,顾深说得好对呀怎么办,他还是那个睿智的顾深,那今天那个不正常的顾深是怎么回事儿!

  钟灵毓又拽了拽顾深的袖子,张口想说点什么,顾深扭过头来,温声道,“下课再说,好好听讲。”

  钟灵毓撇嘴,“好吧。”

  下了课,同学们都涌出教室去食堂吃晚饭。

  顾深刚有离开座位去吃饭的动作,身子还未完全离开座位,钟灵毓就喊住他,“顾深你等一下。”

  说着,钟灵毓叫住经过一旁的莫筱筱,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筱筱,这是我的饭卡,你可以帮忙带两个面包吗?”

  莫筱筱点头笑,“当然可以,那我去食堂了哈。”

  顾深疑惑,“怎么了?”

  钟灵毓环顾了下班里,示意顾深,“跟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