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陈烨周胭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31 2019.06.04 12:00

  周家几代都没有女娃娃,所以周胭在家里也是被捧在手心里呵护,倍受宠爱。

  周朔也总是十分疼惜这个与他只差了一刻钟的妹妹。

  当初陈烨接周胭过门时,他这个一向严肃的大舅子可是头一次红了眼,和他说,“陈烨,你要好好对她。”陈烨自然答应。

  奈何老天就是喜爱和人开玩笑,这样的佳人红颜奇女子,却总是在浓墨重彩的一生中,早早的以薄命收场,徒留生者遗憾扼腕,心痛却无能为力。

  周胭在陈谖落地没多久,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那时,周胭怀前放着与她血脉相连的女儿,手被丈夫带着薄茧的温暖大掌紧紧包裹,笑靥在她的面颊如花绽放,她真得很开心。

  只是,这欢乐如烟,转眼便消逝。

  周胭虚合着眼,她的眼皮好重呀,已经有些张不开了,真不甘心,她没有力气了,要走了啊。

  好想再看一眼这里。

  她想看一眼刚出生的女儿,她还没有将她的谖儿抱在怀里亲过呢,小小的人儿呀,那是她怀胎十月、血脉相连的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她想看一眼早已年迈的母亲,她还想再为母亲梳一梳那满头的华发,再为母亲捶一捶那一遇阴雨就发作的老寒腿,再为母亲熬一碗她最爱喝的、煮的稀烂喷香的牛骨粥……儿不孝,竟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想看一眼一直爱护她的哥哥,哥,以后周家,就只你一人来撑了,妹妹这就去了,来生还愿与哥哥一母同胞,届时,我来当姐姐,爱护你长大。

  陈烨……她不想再见他了,再看一眼,她会舍不得。可这生死岂是人念可控,徒增伤悲罢了。

  陈烨,照顾好自己,不要太想她。

  她在天堂不会等他,所以他一定要在人间好好生活。

  他和她都要有新的生活。

  定要照顾好谖儿,让她像“谖”这个名字一样,一生无忧。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要走了,再见……

  小陈谖似乎感应到最亲近的人的生命正急速流失,什么都不知道的她即刻便放声大哭,哇哇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酸。

  陈烨,一身铁骨的铮铮男儿,看着爱妻闭眼,感受到手中的细掌渐渐脱力,直到渐渐冰凉,他如孩童般不知所措。

  他久久的瞪着眼,似乎对于爱妻已经离世这件即定的事实还未反应过来。

  怔楞许久,眼眶里有什么缓缓的渗出,他看不清娇妻的容颜,女儿的啼哭声也渐渐远去。

  湿意笼罩的人间,是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泪如雨下。

  胭儿,你就这样丢下了我吗?

  你要等我,黄泉碧落,我定寻你。

  陈谖一出生就没了母亲,一开始陈烨还是疼她的。人都说小孩子6岁之前的记忆都是模糊的,但是陈谖一直都记得,小时候无论爸爸再忙,晚上都会回来抱着她睡觉。陈家偌大的宅子里,那么多人,只有在爸爸的怀抱中,她才能睡得香甜。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有一天,8岁的陈谖穿了件火红的小裙子在花园里荡秋千。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园子里面桃红柳绿的,煞是好看。

  陈谖正玩的开心,突然瞧见爸爸站在远处,似乎定住了一般,怔愣的盯着她瞧。

  陈谖让推着秋千的扶玉停住,跳下秋千,欢快的扑向爸爸的怀里。

  可是爸爸没有和往常一样的顺势抱起陈谖转圈圈,反而失控的推开了她,脸色阴郁的瞧了她一阵子,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陈谖望着父亲有些孤寂悲伤的背影,面色茫然,她问扶玉,“爸爸怎么了?”

  扶玉只比陈谖大了三岁零九个月,那会儿也才刚过12 岁生日,是陈烨得力助手陈家大管家陈松的闺女,打小就跟着陈家这唯一的大小姐陈谖。

  扶玉挠挠头,也很茫然,老爷一向最疼主子,平日里连指甲盖儿都不忍心弹一下的,今天这样到底是咋回事儿呀!

  百思不得其解又很勤学好问的扶玉就回去问自个儿老爹,陈松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目光也有些忧伤,似在回忆着什么,“爷这是想起夫人了。小主子越长越像夫人,往日里还好,今儿小主子偏偏穿了一身红裙子。爷第一次遇到夫人的时候,夫人差不多也是上十来岁,穿着红裙子,模样可俊俏了。夫人那时候和家里人来润夏玩,不小心走散了,却一点都不害怕,瞧见爷刚好在旁边,就上来笑眯眯地说她走丢了,请大哥哥带她回家。”

  陈松感叹,“那会儿爷大概也才十七八岁的样子,还是耳环、纹身、黑衣保镖一个不落的不良少年的模样,你说那街上那么多人,夫人怎么就单单挑上了爷来求助?也是缘分,后来爷在部队执行任务时又阴差阳错的救了夫人一次。再后来在泽阳遇见,两人就相恋结婚了。这么多年过去,夫人去了,小主子也长到如今这样可以碰见未来夫君的年龄了,我这回头想想,只能说,可能真的是因为缘分吧。”

  那之后,第二年陈谖就被送到泽阳的外祖周家,一待就是六年,期间除了必要的一些时候,和陈烨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陈谖突然想起,后来扶玉把陈松的话告诉自己,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来着,好像还有些心疼父亲?觉得父亲很重情义。所以就乖乖的来到了泽阳。

  陈谖冷笑,她那时真是太天真。哼!看到她的脸想到妈妈,所以就厌恶她,那现在那个女人脸和她妈妈那么像,怎么不见他厌恶?还砸钱帮那个女人在娱乐圈撕资源。

  一想到那个女人名字里也带了个“胭”字,陈谖就浑身不舒服,心里就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难受。

  严胭!我记住你了!

  所有人都说,父亲很爱母亲,可是母亲去后,瞧瞧,他都做了些什么事儿!

  对亡妻留下的唯一血脉不管不问,将亡妻临终的嘱托抛之脑后,甚至找一个和亡妻长相肖似却心机叵测的女人温香软玉抱满怀,他陈烨可还记得十几年前为他生儿育女却最后因此香消玉殒的是谁?

  陈谖在笑,可是眼底是细碎的冰,她定不会这般算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