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天意弄人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96 2019.05.29 07:00

  与周家园子那种亭台楼阁、曲径通幽的典雅精致不同,钟家的园子简单古朴,少些精巧,却处处透露着肃穆大气。毕竟,钟家如今虽只是商贾,从前那可正儿八经儿是在官场沉浮里混过的。

  钟灵毓此时无心欣赏园中景致,脚下生风的向厨房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瞧着有仆人经过,立马又减速缓行,一副端庄娴静的闺秀模样。

  仆人们在钟灵毓前停下行礼,“大小姐。”

  钟灵毓点点头,继续踩着脚下的鹅卵石袅袅娜娜的娉婷而去。

  一路上如此几番,钟灵毓紧赶慢赶,厨房的屋檐总算在竹林掩映里依稀可见,鼻尖也已经能嗅到飘香几许。

  嗯,这是她最喜欢喝的羊肉汤的味道。

  钟灵毓心里一阵雀跃,才轻快起来的脚步又陡然变得有些沉重,竟有些迈不动步子。

  母亲她……

  诶!总是天意弄人。

  钟灵毓又往前走了几步,已经近的能听见厨房里传来的说话声音。

  是厨房的刘妈,钟灵毓最喜欢吃刘妈熬的羊肉汤了。因段斐患有心疾,一直都吃得很清淡,钟灵毓自小随着母亲一处起卧饮食,口味便也很清淡,而刘妈据说是祖传的方儿,熬出的汤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羊膻味儿,保持了羊肉本身的鲜美,而且味道还很清淡,每次钟灵毓都吃得很欢畅。

  钟灵毓侧耳细听,刘妈正说道,“夫人您放心,饭菜都准备的差不多了,随时都能上桌。刚刚澄管家一来知会说大小姐回来了,我们厨房就开始炒菜了。这料儿呀,都是一早就准备好了,汤也是早早的就熬起了,足足搁锅里煨了好几个小时,保准好吃儿。

  “诶,你说大小姐这么小就一个人出去读书,在学校食堂里也不知道吃得好不好,每天一个人照顾自己,还要操心学业……别说夫人您心疼,就是老婆子我心里这想着也不是滋味儿,自然也是铆足了劲儿把这饭做得好吃,给大小姐接风洗尘。”

  钟灵毓脚步一顿。

  她抬起头,看见头顶那一枝枯枝,摇摇欲坠。

  她上前一步躲开。

  快到春节了,今年冬日里下最大的一场雪时,她在干嘛呢?

  哦,那时她还在学校里埋头准备期末考试呢。

  她还记得那深夜里的刺骨凌冽,在暖意融融的屋子里也能明显感到这是在寒冬。

  临睡前,她在纸上一遍遍的涂写着“顾深”两个字,一笔笔的描绘着那个少年的剑眉星目,她记得,那左眼下的一点痣,如妖。

  刘妈还在继续说着,“老婆子知道夫人和先生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心疼女儿。只是为了大小姐的学业和未来,只好放手让大小姐出去闯一闯。这些,我想大小姐肯定也明白,这不一放假就赶紧回家陪您们来了。这女儿到底是父母的小棉袄,我家那个臭小子就没这么贴心,一年到头的不着家,诶……”

  钟灵毓站在厨房外,听见厨房里蔬菜下锅时的“撕拉”声,想象着锅铲和铁锅相撞。

  她感到背后有什么掉落,擦身而过。

  转身,地上静静躺着刚刚那悬于枝上的枯枝,已经碎成了几段。

  她想,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立春眼看着近了,是春天快来了。

  过些日子,她就能看见繁华朵朵、芳菲片片、莺啼蝶舞的景象了。

  “刘妈你这话说的,我看你们家小刘挺不错的,年纪轻轻的听说好像还开了个公司,您老以后就等着享清福吧。”明姨的声音响起,“对了,您刚说大小姐回来了,现在在何处?夫人一直在上善堂,怎么也没人来通报一声。”

  钟灵毓一笑,三步并两步的走进厨房,“妈,”尾音拉的有些长。

  钟灵毓扑进段斐的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我回家啦”。

  段斐听见有几个月未见的女儿的声音,心里喜悦,还未看清人影儿,怀里已经拥住了一片香软。

  这是她的阿毓呀。

  “回来就好,”段斐声音有些微颤,她双手紧紧的搂住怀中的女孩儿,闭着眼前笑得温柔。

  “来,让妈看看,”段斐松开女儿,盯着面前的娇俏姑娘看得仔细,语带骄傲,“我闺女长得越来越水灵了。”

  “就是有些瘦了,”段斐有些心疼,她抬起手,捻起钟灵毓额边的一缕碎发轻轻的为女儿别到耳后,“在学校是不是吃得不好呀?回家了,吃点好的给你补一补。

  段斐拉着女儿边说边往外走,“学习重要,身体也重要,别累坏了自己。我的阿毓好像又长高了,前几天我给你又挑了几件衣服,刚好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厨房里一群人看着亲热的母女俩的背影渐渐消失,都笑,“夫人和大小姐感情真好,从来都不红脸的,站一块儿就和姐妹俩似的好。”

  “谁说不是呢,真是羡慕。夫人脾气好,大小姐也懂事,先生对大小姐那也是没的说,就是……先生和夫人间……说不定就是这样大小姐才要出去读书呢,不然家里多舒服呀。”

  明暖转回来拿夫人落在厨房的手帕,刚好听到这两句,当下沉下脸,低声斥道,“快闭嘴,都少说两句,待会儿叫人听见了,小心赶你们走。”

  钟家是大富之家,且与别家不同的是还有些诗书传家的书卷气,口碑一直都是富而好礼的,对下人待遇也好,他们自然不愿意丢了这么好的饭碗,赶紧低下头认错,“是,是,再也不说了。”

  明暖看了他们一眼,找到夫人的手帕就掉头走了。

  钟家主屋三楼的卧室里,一片温馨。

  钟灵毓刚刚回来只是把箱子放下,随便换了件箱子里带的衣服,就匆匆忙忙的去见母亲,倒是还没仔细留意已经有几个月没有住过的房间。

  房间里一尘不染是自然的,家里每天都有专人打扫。

  但是一些小细节,钟灵毓一看就知道是母亲亲手整理的。

  比如,被子左侧被折起的一角,那个角度,是她熟悉的。

  墙角那只大熊,之前沾上茶渍了拿去洗,后来她就去泽阳了,上面的蝴蝶结,是母亲习惯的的那种特别的打结方法。

  钟灵毓的目光不断地逡巡,细细的感受着房间处处暗藏的深情,正出神,段斐拍了拍她的手,拉着她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来,试试这几件,看看你喜欢不。”边说边将衣服拿出来在钟灵毓身前上下比划着。

  段斐笑得很抒怀,“我觉得很好看呀,我闺女穿什么都靓的很。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