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恨世无常

人之初时 迦童JT 2070 2019.06.10 12:00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流光似风如沙,从指间不经意溜走,自发丝间不自意穿过,这就是生命!

  实验楼旁的日本早樱开了,很漂亮,嫩白的花瓣缀满枝头,真的很享受,还有海棠,茶花……

  在这样繁花盛开的春日里,为什么她总是会看到树叶零落的景象,那是有生命在凋亡?

  人生?人生?!到底是什么?

  真的是老的时候不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吗?

  那在人生旅程中出现的人,到底扮演的又是怎样的角色呢?

  她到底要不要为了他们烦恼,她为之痛苦的这些人,他们到底是谁?

  他们到底凭何,在她小小的心中,占了这样的一席之地?

  人的心,到底可以有多大呢?

  是不是可以无疆,装下这整个天地?

  还是极其有限,只能顾及身边那几个人,然后就囿于其中,丝丝缕缕,无法抽离。

  最近的钟灵毓一直过得浑浑噩噩,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过好自己的生活。无论钟父钟母关系怎样,她都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有些事,不是她该管的,她也无权置喙。

  只是,知易行难。

  她总是在听课时盯着任课老师发呆,思绪飘飞到以前生活的点点滴滴。

  她恨啊。

  恨自己不能早点发现父母关系的异常。

  恨世事无常,命运弄人。

  更恨自己不能发挥好作为牵扯着钟父钟母不让他们渐行渐远的羁绊的作用。

  恨自己一开始只一味地当局外人,任由事态发展。

  她恨自己的没用。

  然后钟灵毓就无法自拔的迷上了重生小说。

  她喜欢上了看书中的女主角,如何恣意潇洒的在重生后智斗身边的豺狼虎豹之辈,如何挽大厦之将倾,护心中在意的人。

  只是,九泮高中的盛名之下,学生的学习生活是很紧张的。

  钟灵毓这样每晚熬通宵看重生文来望梅止渴,白天上课自然是昏昏沉沉,不是盯着老师发呆,就是坐的端正却闭着眼睛睡大觉。

  她如今只身一人在泽阳也没人管她,这种情况就一直持续着。

  钟灵毓虽然明白这样不好,可潜意识里却憋着一股气,有心放纵自己。看,她就是这样没用。

  于是,在校园里的绿意渐浓的时节里,钟灵毓的成绩却每况日下,大有一泻千里之态。

  这次月考,她的排名竟然掉到了年级八百名左右。

  班主任看着钟灵毓直叹气,这可是能冲清北的好苗苗哇,咋就成这样了呢?

  一天夜里,钟灵毓正靠在床上看重生小说,沉浸在女主手刃前世仇人的快意中,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女主终于报仇雪恨、得偿所愿的心情。

  她突然感觉身下猛地一摇晃,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床又摇晃了好几下。

  电光火石间,钟灵毓意识到,可能是地震了。

  她连忙翻身下床,一脚蹬上鞋,抓起外套就准备往外跑,却发现床没有再晃了。

  一切寂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钟灵毓奔到窗边,猛地拉开窗帘。

  她看到窗外一户户已经暗下的窗子陆陆续续的亮起,稍显寂静的夜似乎又有了些喧闹。

  钟灵毓意识到,这不是幻觉。

  泽阳并不在地震带,有明显震感可能只是受到波及。

  想到润夏毗邻泽阳,钟灵毓顿时心焦,急忙分别给钟爸钟妈打电话,好在电话及时接通,钟爸钟妈都表示没有感觉到地震。

  她心里的石头总算不再高悬,稍稍松了口气,赶紧上网查地震的最新消息。

  是离润夏和泽阳都有一段距离的青都发生了6.5级的地震,好在震源深,几个城市虽然有震感,但暂时无人员伤亡。

  她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也再无心思去管重生女主的改变命运,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毫无睡意。

  明知泽阳不在地震带,她依旧很担心自己一觉醒来,躺在一片废墟之中,甚至,她睡去之后,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给钟父钟母打电话又怕他们担心。

  刚才同他们打电话时也刻意的只问他们有没有事,绝口不提自己内心的恐惧。

  而钟父钟母竟然也丝毫不问一句她害怕吗,似乎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钟灵毓走出卧室,站在二楼的栏杆前,看着整套房子的空空荡荡、冷冷清清,这将近一年来发生的事,被压抑的情感,终于在此时爆发出来。

  她的眼泪再也绷不住,似断了线的珍珠般汹涌而下。

  却还是克制的没有发出声音。

  夜,深了。

  房间里传来手机铃声,钟灵毓像是毫无知觉般,只不管不顾的流着泪。

  哼,管他是谁呢。

  她心都被伤了才来关心,晚啦!

  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嘛,既然最开始没想到,迟来的关心,她宁可不要!

  哼,她钟灵毓不需要可怜!

  谁知对方锲而不舍的一再打来,铃声在寂静的夜里悠扬,钟灵毓却感觉被吵得脑壳子疼。

  她紧紧地蹙着眉,满脸不耐得走进卧室,将木质的地板踩的砰砰响,却在看到来电提醒时微微愣住。

  房间里没有开灯,手机屏幕随着震动的铃声在暗夜里微微亮着。

  屏幕上隶书的“顾深”二字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她一直没有和顾深说,她真的很喜欢“深”这个字。

  不汹涌却源源不断的水流,一点一点润物无声的滋养着树木,于是,树木终成山林,高大,茂盛,浓密,幽深,一眼望不到边。

  顾深真得不负这个字。

  只是,自从那次自己在他怀里哭过之后,她就总是避着他。

  就当她是不好意思好了,可是他不会来主动找她嘛?

  钟灵毓突然意识到她上一次在顾深家蹭饭吃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那时尚属料峭春寒的日子,春意初起,窗外的绿意还未曾这样盎然,和煦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窗棂打在正与小猫咪闹作一团的她身上,顾深无奈的看着她们,认命的去厨房做饭。

  原来她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噩了这么久了吗?

  钟灵毓突然意识到手机还在响,手指微微颤抖,还是接通了电话。

  却忘记了她刚刚哭过,此时脸上泪痕犹在,开口便是带了丝沙哑的哭腔,“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