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之初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神明护体

人之初时 迦童JT 2102 2019.05.30 07:00

  钟灵毓看见母亲温柔的笑,那舒展开的眉眼让钟灵毓也跟着轻松起来,她想着母亲难得兴致如此高,便也就随着母亲的意思,一件一件的试着衣服。

  站在穿衣镜前,钟灵毓有些恍惚。

  镜中的少女袅娜娉婷,目似点漆,眉如墨画,笑起来唇绽樱颗,榴齿含香。

  这是她吗?和顾深结束练舞后就整天在学校里被漫天飞雪般的卷子淹没,钟灵毓确实有段时间不曾好好的照镜子了,猛然间一见镜中少女,竟有些陌生。

  她长到如今十五岁,十几年间被养成这样的品貌……钟灵毓的目光在镜子里与母亲相遇,母亲的眼眸含笑,有如春梅绽雪。

  这一切都是母亲的功劳呀。

  有哪家的主母会把丈夫已经去世的青梅竹马、心头白月光、朱砂痣的女儿捧在手心里呵护至此,也就是她钟灵毓前世积德修福,今生才遇见了母亲这般的人物。

  上一辈之间的恩怨其实不该在她这里延续,况且仅仅从她个人的角度来谈,她真的已经很幸运了。

  本来私生子的身份就很不光彩了,她一出生还成了没有亲娘的孩子。没有了白月光母亲的庇护,她不仅没有成为被亲爹偷偷摸摸接济的、世人眼中父母双亡身世悲惨的可怜小姑娘,反而凭着与生俱来的美貌,一举俘获了惊知真相、满心懊悔和悲痛的母亲的心,一跃成为大家眼前名正言顺、众星捧月的钟家唯一的嫡小姐。除了父亲、母亲之间一直过于相敬如宾以外,她绝对是幸福快乐的长大的好嘛。

  她钟灵毓到底是凭借着怎样的狗屎运才一路有如神明护体般的走到了现在呀!

  对,她的神明就是母亲段斐。

  钟灵毓想,她上辈子怕是拯救过整个宇宙吧。

  钟灵毓在母亲面前转了个圈,手臂伸展着感受了下衣服的大小,然后上前抱住母亲的脖子,对着母亲展颜一笑,眉眼弯弯,“很好看,也很合身,妈妈你眼光真好,我特别喜欢。”

  段斐拍了拍女儿搂着她脖子的臂膀,笑,“你喜欢就好。妈妈看见漂亮的衣服就忍不住的想给你买,我要把我的毓儿呀,打扮成天底下最好看的小姑娘。”

  钟灵毓鼻子有些发酸,想到刚刚在厨房听到的话,她闭上眼深呼一口气,说道,“妈,我下学期转回润夏读书吧。”

  反正顾深已经找到了,而且她也确定顾深还记着小时候的那个小姑娘,以及他给她的那个承诺。

  段斐一听女儿有些闷闷的嗓音,立马就拉下女儿的手,让女儿在面前站端正了,她忧心的问道,“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钟灵毓还没来得及出声,段斐自己就先摇了摇头,“不会呀,之前我专门和你们校长小杜打过招呼,让他关照下你,别叫你被人欺负了去,他没和我说过你出了什么事呀……”

  母亲私下里打过招呼这事儿钟灵毓还真不知道,她笑,母亲总是这样,在背后默默地替她打点好一切……

  钟灵毓握住母亲的手,笑道,“好啦,妈妈,我没有被人欺负,谁会欺负我呀,我长得这么可爱,是吧?”说着还朝母亲抛了个小媚眼儿。

  段斐看着女儿挤眉弄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伸手点了点钟灵毓的脑门,“你呀……”,有心说钟灵毓几句,但是每次看见小丫头亮晶晶的就像一串刚洗完的葡萄一样水灵灵的眼,她就总是狠不下心来说几句重话。

  段斐问,“那是为了什么呀?”

  钟灵毓笑,“我这不是想您了吗?我这一去外面读书,您不就没有小棉袄了吗?我这一寻思,这不行啊,这大冬天的,我可不得回来嘛。”

  段斐听女儿一顿插科打诨的话,虽搞怪,心里还真就很是熨帖,女儿好呀,是她贴心的小棉袄。只是……

  段斐拉着钟灵毓坐在床边,伸手理了理女儿刚刚因为换衣服被弄得稍有些乱的秀发,语重心长,“阿毓呀,妈妈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你要记住,做事切忌摇摆不定,半途而废。你既然已经选择了去九泮读高中,就在那里好好的学三年。妈妈虽然不舍,却也盼着你成材。不要想太多,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儿,妈妈会一直在你身后支持你。你身后永远站着钟家,也站着段家,起码在国内,没人敢欺负你。明白吗?”

  钟灵毓点头,欲张口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

  有母如此,夫复何求?

  这时有人敲门。

  段斐,“进来。”

  门打开,是明暖,“夫人,小姐,先生回来了,让开饭。”

  段斐点头,“知道了。”

  她拉了钟灵毓的手,“走,我们下去。”

  钟灵毓看着母亲古井无波的眼,心里疑惑,母亲对父亲,不是一见钟情吗?

  难道真的没有感情了,要离婚?

  钟府的饭厅里,菜还未上,钟旭端坐在主位,留神听着管家钟澄汇报着什么,眼神却紧紧的锁着饭厅的入口。

  钟澄顺着钟旭的目光看去,了然,他笑了笑,故意问道,“爷,您是觉得门口那竹子光秃秃的不好看吗?我这就去让人换掉,您觉得梅花儿怎么样?那红艳艳的,可漂亮了。”

  钟旭瞪了钟澄一眼,正要说什么,见段斐和钟灵毓进来,便抬手示意钟澄停下。

  钟澄见此便退到一边,对着携手而来的两人行礼,“夫人,小姐。”

  段斐和钟灵毓点点头,便入座了。

  钟旭其人,虽是商贾,却无满身的铜臭气息。年近四十,形容却仍似少年人一般,面如美玉,目似明星,倒有几分儒雅书生的感觉。

  钟旭见妻子和女儿坐下,抬手示意人上菜。

  时值年关,钟家分布在各地产业的人手都回来述职,难免有些忙,钟旭没有闲暇顾及家里,久不见妻儿,心里也甚是想念。他有心和段斐说几句话,还未言语,看见段斐淡漠如霜的脸,也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钟旭转眼去瞧女儿,几个月未见,出落得更俏丽了,越发的像……她的母亲阿玥。

  思及此,钟旭又看了段斐一眼。

  他心里其实觉得对她有几分愧疚的。

  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当年的事情,要说责任,他难辞其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