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久九思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路三没有炼丹的天赋?

久九思一 八万八买你 3453 2019.01.11 23:13

  “路三公子是可造之才,老夫那天一眼就看出来了!”

  半水太老坐在正堂左列第一位檀木椅子上,左列坐着的均是清一色的水滤炼丹之法的大炼丹师们,实力都在地将境、天将境,身份更是一级长老,平日里前呼后拥傲视群英的,此刻忙着满脸堆笑附和半水太老。

  “太老说的是!”“太老慧眼识珠!”“太老文武双全,才高八斗武功盖世,乃绝世神人也!”“是我辈楷模!”“吾等望尘莫及,唯有远远瞻仰也!”

  “哎,得了得了,别夸了,没看到半水老不死的白胡须已经翘上天了吗?”对面右列的半火太老忍不住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左列一级长老们这才住了口,纷纷按住脑海中想好的溢美之词。

  “哼,本来就是老夫的功劳,谁也抢不去!”半水不满一句。“是是是,太老德艺双馨!”“太老......”

  “咳咳!”随着对面的咳嗽声,蠢蠢欲动的赞美之词又烟消云散了。

  “好了,说正事。从我们教路三炼丹,到现在也是有三四日。想来他应是熟悉炼丹两法以及一些炼丹所需的药草了吧。丹方也熟到倒背如流了。我已吩咐他今天开始着手炼丹。”半火微笑着说。

  “正是此事,待我们先看看路公子炼丹技术如何。”半水抚掌应道,他们也是召集部下同来观看,一方面彰显他们这几天教的如何,一方面也是人多兴许能看出来路三炼丹不足之处。到时候路三炼丹练熟了也好请其他太老来观赏,长长脸。

  要是路三以后跟着他们炼丹,不说羡煞旁人,单单冠上帝者水魂之炼丹师傅,足以流传万古,受亿万人顶礼膜拜!

  只见半水手一挥,众人眼前出现水幕,波光粼粼的水幕中显现出路三的身影,正取出三楼炉,准备练简单的固灵丹呢。“太老功夫了得,手一挥就可观路公子的炼丹!”“太老果真武功盖世!”半水挥手间,自然又引起几位长老连声称赞,他真准备谦虚一会,被半火打断:“半水这水幕也就能看十几米的远处的影像。”“你.......”半水无可奈何的瞪了个眼。

  话说半水太老性情比较暴躁,喜被夸赞,半火倒是比较沉稳,平日里和蔼可亲,只是跟半水对不上眼。有年纪比较老的长老想到一个传说:两位太老是亲兄弟,相敬相助。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说他们水和火,练不到家,自然成为了半水半火,性格脾气也是各异,平日里还些像仇人一样彼此看不顺眼。

  众人把目光投向水幕,半水太老本来担心人太多可能会影响路三的发挥,只好用水幕投影观看了。

  见路三熟练的准备固灵丹所需魂草魂药,位高权重的长老们微笑的点了点头。等到路三现出他的水魂,水幕中的他念念有词,有长老称赞:“路公子十纹水魂果然不同凡响!”“是啊,离他有十几米远呢,仿佛感受到那种玄妙的意境。”有长老望了望后堂,附议夸赞着。

  看到路三熟练的控制水魂,用的是火炼之法,“想不到他如今这么熟练运用水魂了,想来火炼法和水滤法,对他来说是易如反掌!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半水称赞到。

  奇迹般的,半火竟然也是赞同对面的老头子:“不错,路公子很有才。他的水魂,确实玄奥不凡,老夫问过他是如何想到‘草木皆兵’的,你们猜得如何回答?”他侧头询问他部下。显然,路三之前对暮雨棠心太老说的“草木皆兵”之感,传到半水半火太老耳边了。

  右列坐的是他火炼法炼丹的部下,也是有实力有身份的长老们,他们七口八舌询问:“路公子如何说的?水兵境有如此意境,妙哉妙哉!”

  “哈哈哈,你们是猜不着,他说是书上说的,他只是改了一下。”半火回道。众人愣了一下,大笑声传来,“怎么会,路公子是谦虚了!”“是了是了,书上哪有声势浩大意境玄妙的语话呢?”“哈哈哈,路公子可真谦虚呀。”

  对面“其乐融融”给半水心里不舒服,插了一句:“好好看炼丹就好好看,哈哈大笑的样子,成何体统!”火炼法的长老们闭口不言,肃脸看水幕,而水滤法的长老们也不敢多言。“哼,老夫与他人聊天,碍到你什么事了?”半火沉稳的性情也待不下去了,对面的半水更是站起身撸起了袖子,“怎么,想打架了吧?”“来就来,谁怕谁啊!”两边长老们擦了擦额头汗,急忙劝住两位太老,劝说看炼丹要紧。

  “哼!”半水甩了袖子,坐回了檀木椅。“赌一把如何?”他转念一想,提议道。半火:“赌?赌什么?”“看路小子正用火炼法,老夫赌他七分钟时间才炼好丹!”半水眉头上扬,自以为得计。

  炼丹时大都第一次炼丹,就算熟悉了炼丹法熟悉了药草,但起码还会花个半刻钟头以上,就算少年族长来了也起码十分钟,故半水觉得他稳赢了!况且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两分钟了!“这......”半火有些犹豫,他也知就算绝世炼丹天才也不会厉害到哪去。

  “怎么不敢啊?不敢的话以后见我绕着走哈!”半水嘲讽道,“谁不敢”半火怒着,“我赌两分钟之后炼好丹!”说完他就后悔了。

  半水哈哈大笑,直接笃定了,“好,爽快,我赌‘凤落紫木钗’!”说到凤落紫木钗,历经千年沧桑的眼睛略过一道温暖的光。“赌这么大?那好我也跟,赌‘碎香手帕’!”半火也是赌气赌了个大的,想起珍藏的碎香手帕也是平添了嘴角的微笑。

  两人各个部下闻言不知所谓,从未听说过凤落紫木钗和碎香手帕有何名声,挺多也是女性长老会注意到这两样是女性身上所带。

  如此一想,两位太老之间有一段故事,故事关于他们,和她。

  赌资确定之后,众人又把注意力转向路三,众人都在期待,期待看到首次炼丹用时最短,甚至到半火太老所赌的四分钟!半火心里默默祈祷,半水脸带笑意,心里也犯嘀咕:“要是是真的呢?”

  众人万分期待中,一分钟就悄然过去了。水幕中的路三脸色一变,急忙跳走!“砰!”烟花似的爆炸在水幕中炸开,众多长老们愣着听到后堂传来的爆炸声,沉默,还是沉默,个个都呆如木鸡了。

  本来众人看好路三能炼丹成功的,两位太老信誓旦旦的赌了丹成时间,他们是知道这几日来路三学得如何才敢大放厥词的。奈何一上道,路三自己炼丹就发生如此尴尬之事。

  有个长老打破了沉默,低声笑道:“半水太老功夫了得,随手弄个水幕都能传声了。”“隔十来米就算扔个炮仗都能听到声音!哼!”半水瞪了那人一眼,随后随意说道:“谁没个犯个错呢?”众人干笑着附和:“是了,路公子初次炼丹嘛,当初属下炼了整整一天,才会炼固灵丹。““是的是的,看,他又取出三楼炉来了。”众人眼巴巴的看着,期待着路三能第二次练好。

  果然,不过三分钟,“不负众望”的“砰”声又响起,长老们嘴角抽了抽,一言不发的看路三兴致勃勃的又再次炼丹。

  等到再一个“砰”的声音传来,大家都坐不住了,有人提到:“会不会是炼丹炉等级太低了?”众人好像吊在悬崖边的人抓住了藤蔓一样,使劲附议,就连半水太老也说:“对对对!来人,取乌金炉给路公子!”“聚纹炉也带上!”“还有坚硬的龙骨炉也带上。”然而,不久之后,乌金炉炸了,聚纹炉废了,龙骨炉碎了,众人面面相觑。

  “会不会是火炼法容易炸啊,试一试水滤法?”“有道理,快去通知路公子试一下水滤法!”有几个声音如秋后的蚂蚱蹦跶了几下,又归入寂静。在不安的等待中,让众人心中咯噔的爆炸声不断响起了。

  “是不是丹药品阶太低,要不换个清灵丹或玄远丹试试?”这话如针落池中一样,波纹都未起!固灵丹最简单的丹药都练不好,甭说其他品阶更高的了,换个炼丹者新人,观看炼丹师炼了几天,独自多炼几次,也能随便炼几炉了!就算炼不出,也不会炸炉,挺多就是药材废掉了。

  路三都学个两三天了,方法、步骤等都熟透了,怎么一套下来就炸炉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此事暂不要外传。”疲累的半火太老摆摆手让大家离开了。

  两位太老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便联袂去后堂。半水走了半路直接开骂:“路公子,你在搞什么鬼?”如雨后春雷,直接吓得路三抖了抖,回头回句:“太老来啦。”他并不知道好十几个长老在偷窥他炼丹,眼巴巴地望着前来责骂的太老。“不要跟我卖萌,说,到底是什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呀,都是照着您们教的啊。”“你的意思是我们教的不对咯?”“不是......”

  “哼,老夫倒是要看看出是什么问题!重新炼一炉来!用水滤法!”半水在一边气愤地说。路三忙收拾好,着手准备用二玄芦来炼丹。“嗯,好,放药草,嗯,对,二玄芦也关好上小玄。”半水在一边指挥,小玄就是旋转魂力成丹的地方。“好,心静神宁,水魂入芦......不错,就这样来,慢慢滤药草中的魂力...哎,哎,怎么炸了?”砰的一声过后,满脸污渍的路三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半水不信邪的又让路三试了几次,最终还是以炸芦结尾。

  半水吐了口浊气,没力气说话了。半火摇了摇头,“是我们期望太高了。”路三有些茫然。

  “刚才我仔细观察了一会,路小友的水魂有问题。”顿了顿,半火继续说,“或许说,是因为路公子是十纹水魂是强,太强了,灵药灵草中的斑驳魂力根本承受不了十纹水魂,一碰就会混乱爆炸。”路三紧张的看着半火,半火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的水魂不适合炼丹!”路三希冀的眼睛黯淡了,低着头紧咬着嘴皮,鼻子抽了一下。

  

作者感言

八万八买你

八万八买你

“我把我埋在黑暗里,隔绝眼睛所见的光明。   我像影子,迷失在深夜里,无所形,无所心。”   “说人话。”   “我穷困潦倒……”   “……”

2019-01-11 23: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