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河世界浮空昆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朝阳王的血雾祝福

天河世界浮空昆仑 梦里成医 3122 2020.09.15 15:34

  朝阳的光芒带走了最后一丝夜色,颂诗者带领的庞大队伍终于在地平线的尽头看见了一座城池,队伍在赞美朝阳的歌声中继续前行,最终走进那高大的巨石城墙。

  从天空俯瞰这座万年历史的这座庞然大物,此时的泾阳城宛若变成一只长的六只巨大长脚的大型蜘蛛,臣服在出升的烈日下,六只由颂诗者带领的队伍仿佛拥有巧妙的默契同时迈进了泾阳的外城区。所有朝阳子民自发的在这里避让出大路,安静的等待着这些朝阳王朝未来的希望。

  颂诗者的歌声在迈进了外城区的那一刻变得激昂了起来,城墙上的甲士此时没有在用“赞美朝阳,”,来回应着颂诗者的歌声,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用自己的左手的手掌在身后的巨剑上轻轻划破,将血液对着巨石搭建的城墙上撒去。用激昂的声音唱起了朝阳军歌“朝阳在顶,护我王朝。我辈出征,保我妻儿。即使赴死,化为朝阳。”

  颂诗者悠扬的歌声在整个外城区回荡,所有外城区的这些木制建筑仿佛变成了她们的乐器,将她们的歌声回荡放大。

  直至太阳高照到天空的最顶端,太阳来到了“祭祖台。”的最上方,整个朝阳王朝最盛大的一次丰收节开始拉开了帷幕。所有的孩童被带到了祭祖台上开始进行,来自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的祝福。

  二百一十六名黄金甲士在金属的碰击声中迈着整齐的步伐从春秋宫的两侧走来间隔两米的排列开来,单膝跪地迎接着他们的君主。这是这位英明的君主最后一年任期,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在颂诗班的歌声缓慢的走来,君主的头上带着一个纯金打造的鸟形头盔,头盔的样子正是春秋宫里鹏鸟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由一种红色羽毛编制成的衣服,据说每一代朝阳王诞生的那一刻都会与之伴随的出现六只羽毛,每一代朝阳王的羽毛最后汇集成一件王衣被一直传承着。

  直到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走到六边形祭祖台正对着东面的尖端处,一声鸟鸣从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的背后响起,太阳仿佛回应着他的子嗣一般,从太阳上降下一团火焰,在火焰的炙烤下,祭祖台的发生了奇特的变化,三十六个青石台阶凭空浮现,与祭祖台的正东方的尖端合为一体,青石的台阶与纯金的高台显得是那样的不和谐。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在踏上第一阶梯后便开始吟唱:“古神金乌,吾是你与朝的孩子,自上古大战,朝便弃你我而去,来自金乌庇佑,朝阳子民才得以残喘,后建筑祭祖台,以接受金乌恩惠。”朝阳王每上六阶台阶便吟唱一句,当最后一句话吟唱完毕,卧阳楼所有的宝石的光华都聚拢在一起变成一道紫色的光束投射在祭祖台上,一个由各种奇异宝石组成的六边形盆器在紫色的光束中缓慢浮现。当卧阳楼的所有光华全部黯淡之后,盆器才最终发散出耀眼的光芒。

  祭祖台上颂诗者们在盆器浮现之时,才又开始吟唱起来。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走到盆器前面将自己的左手食指举了起来,用自己头盔的尖锐鸟喙轻轻将手指扎破,一滴鲜血滴进盆器之中,仿佛是跟盆器发生了化学反应一般,那一滴鲜血迅速扩散到整个盆器之内,然后蒸发成血雾。

  血雾扩散至整个高台,吸食进每一个朝阳孩童的体内,唯独发生了一个例外。

  姜靖立的身体本能的阻挡住了血雾,仿佛是一个巨大的保护罩将他的身体跟血雾阻挡开来,姜靖立并没有得到朝阳皇族的血脉祝福。

  好在血雾遮蔽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并没有人知道在这高台之上,在这五十万个孩童之中,有一个孩子并没有吸食血雾,他仿佛一个异教徒。这个异变也让靖立害怕了起来,血雾祝福在他眼里是那么的污秽不堪,浓郁的腥臭味让他快要吐了出来,他跪倒在地上,直至血雾逐渐变淡,被每一个在场的孩童吸食干净。每一个人都沉迷其中,仿佛如或至宝,嘴角勾起一个向上的弧度。

  血雾最终被每一个孩童吸食完毕,姜靖立这才能直起身子。盆器在血雾祝福结束的那一瞬间重新化作一道紫光,返回到卧阳楼之中,卧阳楼重新显露出华彩。庆幸没人能注意到姜靖立这里发生的奇异事件,如果有人注意到姜靖立身上的异变,姜靖立绝对会被金甲的皇宫卫队所抓起来,按照处理异种的方式被丢进天江之中。因为没有一种生物能在逆流而上的天江之中生存。

  庆典在一百三十一代朝阳王的血雾祝福下拉开序幕。颂诗者虔诚的乳白色光芒在他们的体外飘荡。笼罩在了整个泾阳城。

  泾阳开始了他们的节日狂欢,花瓣铺满了泾阳的所有道路,每个人都像颂诗班一样双手在胸前合十,歌颂起太阳。然后群众们开始游行,就像成群结队的蝗虫,走到了天江边上,面对着祭祖台上的太阳跪拜了起来。

  狂欢一直持续到太阳消失在天际,孩童才被安排在外城区的甲士军营里休息,因为此时的甲士们跟泾阳人民依旧在城里狂欢庆祝。

  大牛悄悄溜到姜靖立的床边:“靖立走我们去找朱雄一起也偷偷溜到街上去看一看吧!这里可比在苦杏村的庆典有意思多了!”姜靖立没有回答大牛的话若有所思的对大牛说:“大牛今天朝阳王在给我们祝福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啊!”大牛一回想起那时的场景一时间又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当时朝阳王将鲜血滴到那个大盆子里,然后我感觉像是被一团金色的云彩包裹住,那个味道特别诱人,香香的甜甜的像是王大娘做的南瓜饼。我就不由自主的啃了上去啊!不一会都把我给吃撑了!”看着大牛那一脸幸福的样子,姜靖立不禁睁大了眼睛,大牛和自己看到的场景不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姜靖立赶忙抓着大牛的胳膊说:“大牛走我们赶紧去找朱雄,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他,咱俩看到的场景不太一样。”姜靖立的这一拽让大牛回过神来,他只听到靖立告诉他说要找朱雄连忙说:“就是咱们去找朱雄,去街上看看,估计外面现在可热闹了!”

  军营里现在好多小孩已经睡着了,朱雄特别好找只有他盘腿坐在床上,自从姜虎教他了朝阳心法的口诀以后他从那时每天都期望自己能看到自己的守护灵兽。可是一年过去了,自己的脑海里还是一片漆黑。过了好一会朱雄才睁开眼睛,看到大牛跟靖立还在自己床头看着自己。

  姜靖立一看朱雄运转完心法睁开了眼睛着急的问朱雄:“假将军今天朝阳王在给我们祝福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啊!”此时朱雄一听靖立问自己白天的事也陷入了回忆说:“我看到朝阳王将血滴入盆中,然后一阵绿光出现,我感觉自己被这些绿光包裹在里面,绿色的光芒变成了一团绿色的云彩,然后散发着诱人的味道,你想咱都一个多月没好好吃饭了,每次都是走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人给我们送一点吃的根本不够吃啊!我就把那些好闻的云彩吃进肚子里了啊!”此刻大牛也有些发愣:“什么啊!朱雄你是不是记错了,那根本不是绿光,那是金光。”姜靖立才对自己这两个朋友说:“我们每人人看到的场景都不一样啊!”靖立此时也不敢说自己没有吃掉那些血雾,他回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为了不害了自己的朋友,把自己觉得那些血雾很恶心的事情藏在了心底。

  大牛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反倒是大人们在外面的狂欢跟吸引他的注意力,“朱雄靖立咱们先别管那些,大不了咱们明天问问颂诗者为啥咱们看到的都不一样。”大牛看了看周围又说道:“你看大人们都去狂欢了,咱们也去瞧瞧么,这里可是王都耶,我第一次见到丰收节举办的如此盛大,人这么多房子这么漂亮。”朱雄被大牛这么一说也心动了但是想到颂诗者今天交代他们的话又心生退意了:“大牛!颂诗者们今天刚交代了今天所有人都必须待在军营,明天可是要进行选拔呢!你可别忘了咱们来首都的目的,我可是以后要当将军呢!我跟你这个鼻涕虫能一样么!别叫我我可不去,我今天可要养足精神明天选拔成为一名预备白甲将军,加入预备白甲将军团!”大牛听到朱雄又在嘲讽自己生气的说:“爱去不去,你个假将军!”说完看着姜靖立说道:“靖立走咱别管他,我们去看看去!”靖立对大牛也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大牛,我也不去明天的测试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也要好好休息去了。大牛你也别往外跑了,我们三个一起加入预备白甲将军团。”

  “切!无聊,你们这帮家伙,搞得我也不想去看了,好不容易都来到王都了,都一点不好奇?”大牛心不甘情不愿的也不管姜靖立自己一个人往自己的床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囔着“无聊!假将军!爱哭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