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平步云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神秘老头

平步云生 醉梦忆铭 1027 2021.07.22 13:04

  这种强大的气息,修为应该已经超越自己太多!

  果然,没等杨承回神,就被这老头一掌轰退去。

  杨承被击败,看看老头,眼神突然坚定道:“你,究竟是谁?”

  “老头默默一笑,搬起一张椅子,又是坐下,拿出酒葫芦喝上一口,指着自己,对杨承道,我?呵呵,我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老头罢了,不足挂齿。”

  “这话,更加给杨承有理由怀疑这家伙的身份,如果只是一个流浪人,轻松挑战泰力,而且对阵自己还不落下风,这些战绩也足以令人感觉,这老头,可不是单单的流浪人这么简单。”

  “杨承随意一笑,也是坐下,怎么,事到如此,还不愿意表明身份么?”

  老头没说什么,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

  “什么事?”杨承有些疑惑,老头还没说,只是别好酒葫芦,一挥手,让杨承跟上。

  下了楼,小二正在算账,见到杨承二人,便是上前哈腰道:“二位吃好了?”

  老头满意的打个饱嗝,点点头,笑道:“饭菜不错,下次还来。”

  这话,杨承连忙把老头拉去一边,责怪道:“喂,老头,你疯了,你没钱,我没钱,怎么付?”还下次还来,我看能渡过这一次也算不错了,先想想这次你怎么离开吧。

  老头拍拍杨承,嘿嘿笑着,别担心,老子自有妙计。

  老头双手负后,对小二道,额,那个,小二,算账吧。

  小二一听便是一乐,只听好嘞一声,拿过柜台上的算盘,啪啪几下迅速算起,对杨承二位道,两位,总共五十两白银,加上上等间的费用十两,所以便是六十两,请问两位谁付?

  老头看看杨承,杨承一扭头,翻了个白眼道:“看我干什么?我滴酒未沾,片肉未食,什么都没碰就全被你吃了,可不能让我付。”

  老头狡猾道:“我知道,也没让你付啊。”

  “什么?”那谁付?难不成你想吃霸王餐!?

  “没错,老头狡猾的咂嘴道:但别说这么难听,应该是赊账,毕竟,你我二人分文没有,如何付了这天价的钱财,所以,唯有赊账是上上策。”

  “上上策?杨承不由得苦笑,若是不成,不得成下策了?”

  “这老头……”杨承暗暗一惊,这家伙,可堪比奸商,居然这办法也想的出来,不过,在海众场的高级酒楼吃饭还敢赊账,这没点勇气还真不行。

  “老头道,小二,实在不好意思,我二人今日着实匆忙,没带些钱财,改日!改日再来时一定将钱一并还清,所以,告辞了。”

  等等!

  这句话,杨承二人一愣,停住脚步,想来,杨承也该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那小二放下算盘,面色一冷,哼,敢来这儿玩赊账,好,算你们有勇气!今天,要么付账,要么,留下一只手!”

  说着,那小二拳头一伸,就准备触碰杨承,杨承比小二更快,将手扣在其手腕上,咔嚓一声!

  “这清脆的一声,小二的左手腕即时骨折,那疼痛感顿时涌上心头。”

  小二握着手腕疼痛感传来,当时,整个酒楼的客人吓得是纷纷逃离,惊呼四起。

  敢在民为天惹事,真是找死!小二怨骂道,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严肃道:“小二,什么情况?”

  只见,从帐房内,走出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身着青色衣,头戴方帽,手里捻动着两颗珠子,一张国字脸严肃的出现在小二身后。

  小二听闻,转头大喜:掌柜的,您来了!

  虽然杨承不知道这中年人,但其的气势和威严,倒是令人感觉一股俨然的样子。

  老头看看那中年人,气势不凡,看起来,修为也在一个较高的层次,最重要的是其青色衣服上绣的林字,飘逸异常。

  “这人很可能是荒蛮镇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人。”

  “哦!”林家?杨承有些惊讶,这就是和杨家齐名的林家!?

  一个家族中,能穿上家族特制的家族代表服饰,这些服饰,各个家族的服饰颜色不一,自然也是只有一些为家族产业办事的人员或者守卫才穿的,一般的家族人员和小辈根本就不会穿。

  那掌柜的站出来,道:“某人乃是民为天掌柜,名唤林重用,不知二位是谁?”

  老头也没隐瞒,呵呵,原来是林家之人林掌柜,我二人只是流落荒蛮的流客罢了,所以才会冒犯。

  “哦?”是么?那林重用突然停下捻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区区乞丐,还敢在民为天赊账!?

  那林重用转过身,道,民为天的规矩你们应该知道一下,凡赊账者,要么受刺杖三十,要么留下一个只手……

  未等说完,老头便是一脚便是踹倒那小二,那小二虽然是半步造体一升,但对于老头而言还不足畏惧,冷笑道:“早知道林家心狠手辣,干得些事情也是见不得人的肮脏,今天老子特意选择这家酒楼,便是来拆了你这地方!”

  那林重用再也忍不住,眉头一皱,哼!吃霸王餐还敢狡辩!来人!

  说着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了十几名林家好手,各个拿刀握弓,连大门外,也聚集了数十名林家好手,掌柜的笑道,敢侮辱我林家,那今天,就不是赊账的小事了,只见,那楼上,聚满了弓箭手,他们各个严阵以待,看起来,随时都能灭了杨承二人一般。

  “老头微微一笑,对杨承说道,放心,他们伤不了我们!”

  还敢狂妄,那掌柜的怒斥,下令道,给我射死他们!此令一下,那箭矢就如同雨般射来,见那老头手掌一抬,一股气息围绕,狠狠的往地面一打。

  “轰然一声,便是见到强大的冲击力顺着老头的身边席卷而开,把那一众的林家人等震得跌落在地,惊人的破坏力全场的桌椅连带那阁楼也坏了十之七八。”

  不过,未曾料到,那林重用居然毫发无损,稳稳的站在地上。

  杨承能感觉到,这林重用的实力显然在造体四升和三升只间

  而且还修炼了一种和这老头相似的防御战打功!

  不过外面的支援马上涌入,杨承简单的放倒几人,老头一声喊道:小子,快先离开!

  杨承见老头要独挡一面道:“你呢?”

  老头没说什么,一掌将杨承打出在外,杨承见老头执拗,也只得先离开。

  老头见到杨承安全离开,看了看众人,道:“终于,能放开打了!”

  只见一名林家好手挎刀就是砍上来,老头气息一敛,喝道:凝障!那刀居然不能伤其分毫,抬手一掌,便是打得他横飞而去。

  “这,这是我林家绝学之一的凝障!?”你,你是怎么也会的?那林重用显然吓得不清,自己唯一家族赏赐的战打功,这老头,却是居然也会!

  没过多会儿,老头也收拾得差不多了,老头一把掐住林重用,阴狠道:“回去告诉林须钟,当年的事,我必还!

  听好了,我,是林客。”

  “你,就是那孽……哦不,那失踪的林客?!”那林重用一慌,冷汗直流。

  杨承没有跑太远,还是再一次的赶回去,正当他准备出手时,看到的却是在一边毕恭毕敬的林重用一干人等。

  “呵呵,小子,你回来了。”

  杨承见此,颇为疑惑道,这,是什么情况?

  林客没有急着表明自己是林家人的身份,道:“呵呵,没什么,只是我教育了一下他们做人的道理罢了,是不是?”

  说着林客眼眸撇了一眼林重用,吓得他们连连点头。

  “林客说着邀请杨承坐下,杨承坐下后,林客笑道:“呵呵,你我二人有缘,虽然,你我年龄修为相差过大,但我这人一生,还是喜欢到处结交好友,根本从不在乎其他,显然我确实应该让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林客也不再想隐瞒什么,道:“我本名林客,绰号浪醉流客,是林家子弟。”

  “你,你居然是林家人!?”杨承有些不敢相信,顿时站起,和林客保持一定的距离。

  怎么了?看起来你不太接受我是林家人?林客有些惊讶,解释道,虽然我是林家人但却是早已被赶出林家,所以这林姓,名存实亡,所以你不必担心,我跟林家完全无任何瓜葛。

  杨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若是林家人,那早应该揭露身份了,但杨承颇有感触,自己虽然是杨家人,却是被摒弃的杨家人,如今,在不懈努力下终得摆脱废物,不过,因为由于未见过父母,所以还戴着“孽种”的帽子。

  林客见杨承思索许久,还是认为杨承担心什么,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在此结拜,以忘年生死之交如何?”

  “杨承见此话,道:既然你坦诚相见,那我若不答应太不近人情,那此今日起,你我结为兄弟,无论生死,定是福难同当!

  说着,二人来到荒蛮镇的外围处,那里,有一座关爷庙。

  二人插枝为香,捧土为证,喊道:“我,林客。”

  “我,杨承。”

  接着二人异口同声道:今日,我二人结为忘年生死交,生死关头,不畏生死,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说着,齐声喊叩。

  叩完,二人相视一笑,就在二人准备离开时,门外,突然出现了一波人马。

  那波人马,让二人顿时站起,看着那幅大旗。

  “看起来是血刀会的人。”

  “只见,那幅大旗上印着一个血红色大刀的图案,这正是血刀会的标志。”

  血刀会,是荒蛮的邪恶势力之一,擅长使刀,刀法不仅凌厉而且还有种诡异的能力。

  “奇怪,我们在这,这血刀会怎么会知道?”杨承问道。

  “看起来,是那林重用那狗贼干得好事,我们的行踪只有他知道,这家伙,改日遇见,一定不会放过他!”

  随后,大批大批的血刀会人马立刻包围了整个关爷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