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章:后山水潭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姑娘你好啊 2026 2020.08.24 20:23

  白掌门凝神看着场中的一切情况,他格外注意了一下蹲在角落的小女孩,但并没发现什么,又将视线移向那几个对战的人身上,直到看到那个剑尖着地裂纹越变越大时停住!

  “将此人带来!”白掌门指着留影石中的人影沉声说道。

  很快,那名弟子就被带来白掌门面前,他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喊冤!

  “掌门真人,弟子冤枉啊,弟子只有筑基期修为,飞剑也是宗门发的统一的飞剑,弟子不可能做到破坏擂台这种事!还请掌门真人明查!”

  白掌门眉头皱得紧紧的,他也不信一个筑基期弟子能破坏擂台,但擂台也不可能无故自己被毁!

  “若不是你,那会是谁,怎会如此巧合,就坏在你的剑下?”

  那名弟子哑口无言,他到现在也是懵的,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突然他想起什么,指着苏子静大喊道:“是她,肯定是她,她上台前踢了一脚擂台,当时师叔也发现了,只是不知道是谁!”

  白掌门又看向那名金丹弟子,后者如实回答道:“启禀掌门,却有此事,当时弟子发现擂台被人暴力破坏过,来看时只见到那位小师妹,只是弟子认为,那位小师妹并没这样的能力。”

  范成祥简直想哭,这小师妹简直就是个灾星,好端端的,干嘛要踢擂台!如今到好,被人当作证据供出来,可如何是好!

  苏子静听到有人提自己,无辜的眼神更加无辜,水汪汪的,一点也不像那种暴力到能破坏擂台的人。

  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范成祥紧张到极致的眼神中爬起来狠狠的踢了一脚已经坏掉的擂台,结果擂台纹丝不动,她自己却抱着腿大哭起来。

  范成祥借着这个机会,跑过去揉着她的头安慰,“师妹放心,师兄不会让人冤枉你的!”

  两人做起戏来情感十足,差点连他们自己都信了。

  擂台上的其他人弟子非常无语,要不是之前他们亲眼所见,也许还真就被她给骗了!

  经此一闹,白掌门也没了继续找“凶手”的心情。

  他心里也是不信的,一个筑基期的小姑娘,又手无寸铁,怎么可能会破坏擂台!而且这小姑娘还是周师弟的弟子,他也不敢随便动人。

  白掌门最后还是用精神力扫描了苏子静和那名弟子的全身,弟子还是最普通的弟子,并无异常和被人夺舍的可能。

  最后这事只能不了了之,白掌门全当是擂台年久失修的缘故。

  只是十三号擂台的其他人苦逼了,全被取消比试资格,一个个如丧考妣,垂头丧气的下了擂台。

  范成祥见事已了,心虚的带着苏子静回到缥缈峰。

  一回到木屋的苏子静哪里还有刚刚那副可怜样,屁颠颠跑回卧室往上一趟就呼呼大睡起来。

  “苏子静!”范成祥怒其不争的大喊。

  已在睡头中的当事人随手一个东西扔出来,“哐当”一声砸在门上。

  范成祥定睛一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破椅子被砸得粉身碎骨,还有一条腿挂在门框上,门也随之阵亡!

  忍了又忍,终于压下那股火气,冷哼一声回了自己的木屋。

  又是一个夜晚,月亮刚一冒头,苏子静就睁开了双眼,犹如鬼魅一般飘到门口,左右看看后悄悄御起飞剑朝后山飞去。

  缥缈峰的后山平时没人去,只有一些低阶妖兽在这片区域活动。

  苏子静熟门熟路的摸到一个小瀑布边上,纵身一跃跳下。

  “噗通~”一声,她重重的摔进瀑布下方的水潭中,水里的鱼类一哄而散,水潭边正喝水的二阶灰狼像见鬼一样一跳三尺远,看了看水潭中像鱼一般游动的人,它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开玩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等这小恶魔游够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苏子静游够了便仰躺在水潭中闭眼休息,将上善若水决一遍又一遍的在体内运行,月光洒在她身上,透过她的皮肤,慢慢渗透进血液、肌肉、骨骼,体内的灵力也一点一点增加。

  水潭中含有丰富的水灵气,随着水花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她身上,又顺着功法被她吸入体内。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鱼类接近她,在感受到没威胁时就欢快的在她身边游动,吸收一些苏子静吸收不了的残余灵气,顺便帮她去除身上多余的角质层。

  她的修为进展迅速其实并不全是范成祥所以为的上善若水决,大部分还是因为后山这个水潭,直到三年前偶然找到这个水潭后,她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偷偷来这里。

  苏子静也不知为何,就感觉待在水里很舒服,比她睡觉还舒服,但她心里明白,这种行为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她小心翼翼,从没让人发现过。

  等吸收够今日所需的灵气后,苏子静欢快的在水中打个滚,黄豆大小的瞳孔闪烁着红光,显示她现在的心情极为愉悦。

  鱼群跟随她的身影,在她身后形成一小波鱼潮,随着她的翻滚打转,在湖面荡起无数涟漪。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苏子静遗憾的看了一眼水潭,静悄悄的往木屋飞去。

  第二天一早,熟悉的大喊声再次响起。

  “苏子静!”

  范成祥昨日痛定思痛,所以今日一早就爬起来,准备带苏子静出宗门做任务,不仅可以磨练自己,还能教苏子静一些战斗技巧,让她学点东西。

  “嘭~”依旧是那熟悉的的声音。

  范成祥痛心疾首的大喊:“你能不能别砸东西了!你那屋里已经剩不了什么了,门也还没修,天天这样,我要做到什么时候,你想累死我不成!”

  等苏子静猛的将门打开后,范成祥第一件事就是进去看看,果然,唯一的一张凳子阵亡!

  他无语极了,气冲冲的朝苏子静吼道:“给你用什么都是浪费,以后干脆就别用了,还省得我费劲巴拉的做半天!”

  苏子静毫无悔改之心,淡淡的看着他跳脚,还时不时撇嘴,将范成祥气个半死,差点儿没上手揍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