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章:石头与宝贝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姑娘你好啊 1971 2020.09.05 18:07

  苏子静见他一直不醒,而且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咬咬牙看了看那株灵植,很是犹豫。

  最后还是跑过去拔出灵植,直接用法术引水冲洗干净,捏碎后喂到范成祥嘴里。灵植入口便转化成一道灵气流入范成祥的喉咙,肉眼可见的一团绿光顺着他的喉咙往下流,落入胃中时便四散开,在他身体中的各处流淌,尤其是他胸口的那个血窟窿。

  只是这株绿植还不到成熟的时候,堪堪止住伤口的血后就流入丹田没了动静。

  范成祥现在虽然气息增强了不少,但人却还是没醒。

  苏子静顿了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铜钱大小的鳞片轻轻划破手指,挤出两滴血滴在范成祥的伤口处。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她的血刚一接触到伤口就迅速贴附在伤口处,形成一个淡红色的透明薄膜,薄膜所盖之处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合。

  ……

  范成祥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美梦,这一觉睡得香甜无比,感觉浑身筋骨都被松过一样,而且丹田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他刚打完哈欠一伸懒腰,一个重物扑上来,紧接着就听到哇哇大哭的声音。

  他神情一凝,这声音他非常耳熟,可不就是小恶魔苏子静的声音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她哭得这般委屈过,忙拍着她的背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师兄,师兄替你出气去!”

  苏子静只哭不回话,趴在他身上,眼泪鼻涕一起流。

  “你说话啊,要急死我不成,怎么了这是?”范成祥急的不行,强行将她推起来,直视她的脸。

  “噗嗤~”范成祥不厚道的笑出声,就算苏子此时表现的再可怜他也没忍住,实在是她现在这模样太丑了,眼睛哭肿了不说,鼻涕还拉老长,见到要滴下来她就哧溜一下又吸回去,再加上这个角度看上去,脸都堆在一起,本来就有几分婴儿肥的脸更加圆乎,哪里还有之前那副妖艳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在外受了委屈回家找长辈哭诉告状的模样。

  苏子静原本很害怕他会出事,从懂事到现在,除了那两人,就只有这人会真心照顾自己,虽然她知道范成祥也有私心,可这些都不重要,所以她才会不惜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去救他!

  可这人醒来不仅不感激,居然还嘲笑她!气急败坏之下她骑上去就开始咬。

  “哎哟,疼疼疼,姑奶奶,我错了,快松口,松口!”范成祥掰她的头,企图把自己肩膀上的一块肉从她嘴里救出来。

  “不!”苏子静含糊不清的低吼,就是不松嘴。

  但好在她也没像咬张云安那样直接咬下一块肉来,虽然很疼,但也可以承受,范成祥索性不管了,抚摸着她的脑袋轻叹一声,“撒完气就算了,可别真咬,不然以后我就做不了木活了,以后你那屋子可就没有新桌子新板凳用了。”

  苏子静一愣,不情不愿的松开嘴,但人还是趴在他身上没动。

  一男一女这个姿势就很暧昧,范成祥好歹也是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而且苏子静又不是他女儿,他尴尬不已,暗骂自己无耻,侧了侧身,将她从自己身上弄下去。

  苏子静显然也注意到他的异样,疑惑不已,怎么和自己的不一样?她好奇的伸手。

  范成祥连忙闪开:“你可别乱来!这可是男人的宝贝,轻易碰不得,就像……”范成祥思索了半天,找不出什么比喻的词。

  看着苏子静困惑又好奇的目光头疼不已,突然想到一个东西,他眼睛一亮,“就像你的石头一样,碰了就要和别人拼命的那种!”

  苏子静虽然有点小心思,但到底是个小女娃,她一听那东西和她的石头一样重要,立刻便懂了,扭头不再看他。

  只是眼神却时不时往这边看一眼,想看一看什么宝贝那么重要!

  因为在她心里,石头现在是排第一位的!

  范成祥想了想,不放心的又叮嘱道:“以后别趴在别人身上,很危险知道吗?”

  “你离别人太近,别人把你石头抢了怎么办?”范成祥生怕她不懂,又拿出她的石头做比喻。

  苏子静恍然大悟的点头,别的东西可以丢,石头可是她的命根子!

  范成祥见她懂了,这才松口气,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有很多血!难怪他一直感觉衣服硬邦邦有些不舒服!

  他急忙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并没有伤口,这才放心下来,环顾一下四周,直到看到不远处那头刺毛猪的尸体他才回忆起事情的经过。

  从刺毛猪穿透他的土盾,再到苏子静一脚将刺毛猪踢飞,然后自己也被刺毛猪给带飞,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中。

  他一摸胸口,明明记得这里被刺毛猪穿了一个洞,现在怎么没了?

  他不死心的扒开衣服,胸膛上除了血渍,一点伤都看不到,但衣服里里外外却被扎了个大洞,而且上衣全是血迹,一看就能回想起当时的触目惊心!

  而且他还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睡一觉的功夫,修为就突破到筑基后期了!

  这这这……

  他看向苏子静,“这是怎么回事?”

  苏子静疑惑的看着他,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的伤,还有我的修为,你别说你不知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在!”范成祥不相信她一点都不知道,他清楚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这么变态的能力在!

  苏子静这才明白他的意思,指着不远处的刺毛猪说道:“草。”

  “草?什么草?”范成祥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个绿色的灵植在脑海中闪过,惊讶的问:“你把那草给我吃了?”

  “嗯嗯。”苏子静点头,一脸求表扬得模样,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的,那株草对她的帮助也很大,若不是范成祥受伤,她肯定就留着自己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