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入院找物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姑娘你好啊 2010 2020.09.12 18:46

  “钱叔,我不要吃菜,你把妹妹还我就行。”紧接着就传来一个稚嫩的男声。

  一听这个声音,范成祥就知道这人就是那个刚刚撞苏子静偷东西的男孩。

  听到这男孩在说把妹妹还他,范成祥觉得里面有隐情,于是决定再听一听,反正里面人也跑不了!

  那个男人听他这么说,好像有些生气,不悦道:“我说小狗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妹妹生得好,是我花了二十两银子才买回来的,你想要买回去,那就得四十两,这块玉佩可不值四十两,要是拿去典当,顶多能卖个十几两就不错了,还差二十几两呢,你要怎么给我,我这儿可不赊账!现在能请你吃一顿饭就很看得起你了!不过你有个烂赌的爹,就算你把你妹妹赎回去,指不定哪天又被你爹给卖了,下次能卖给什么人你能预料到?要是被卖去窑子里做那种活儿,你哭都来不及!还不如把你妹妹放我这儿,好歹你还能天天见着不是!”

  听到这儿,范成祥都想进去揍那男人,元仙门的身份符牌都是用上好的玉制作而成,一块牌子不说价值千金,值个千两银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怎么到了这个男人这儿,就只值个十几两银子了?分明就是这男人见那孩子年纪小不识货,所以才这般诓骗他!

  “钱叔,我是年纪小,但我又不傻,这种料子的玉佩少说也值百两银!我早就去当铺打听过了,不然我也不会去偷这种玉佩!”

  范成祥听到这儿又稳了下来,好在这男孩不像他以为的那般不识货,而且也不蠢,知道去当铺问问,不然这回肯定被这男人给骗了!

  范成祥突然一愣,他是来抓小偷的!怎么又开始同情小偷了?

  苏子静眨巴眨巴眼,看他一会儿气愤一会儿懊恼,脸色阴晴不定,一时觉得好玩,便咧开嘴笑了起来。

  屋里的对话一直在继续,男人见被拆穿,也不尴尬,反而声音一凝,没了刚才那副好嘴脸,“小狗子,你是不傻,可我也不傻,就你妹妹那张脸,要是长大了,能卖的银子可不止这点!留仙楼你知道吧,那里的姑娘一夜就可卖几千两银子,我是看你们兄妹命苦,所以才没说要把你妹妹卖去留仙楼,要是你再多说废话,我直接就送你妹妹去那儿!别给脸不要脸!”

  这句话说完后屋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范成祥听了一会儿,只听到粗重的喘息声,想必是那男孩被男人威胁到,敢怒不敢言。

  听到这儿,范成祥也对男孩的身世有了大致了解,他心里有种同病相连的感觉,在凡人界时,他的父亲也好赌,母亲早早就跟别的男人跑了,要不是因为他是男孩,想必也和这男孩的妹妹一样,早被卖了还赌债吧!

  好在他等到了元仙门开山收徒,要不然他现在也不知是在村里种地还是被卖给富户做小厮呢。

  知道身份符牌的去处后,范成祥就不打算等下去了,一脚踢开闩好的木门,径直走进去。

  入眼的是一间普通的小院,地面乱糟糟的,连个下脚地都没有,落叶尘土,以及破娄烂瓢什么的到处乱放,墙边横七竖八摆放着几捆柴火,小院中间还有一棵光秃秃不知名的枯树,只剩一根主干屹立在院中。

  范成祥还以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谁知一扫大开的房门,有好几个衣着破烂的孩童正躲在门口探出脑袋,稚嫩的眼神充满了害怕。

  院中站着的一个四十来岁的普通男人,和那个撞了苏子静的大约十二三岁的男孩。

  男孩见他们第一眼很惊谔,又变成心虚,低着头不敢直视范成祥和苏子静的脸。

  那男人惊吓过后就大嚷起来,“你小子是哪儿来的!敢闯你钱爷的院子!”

  范成祥现在虽然四十多了,但他看着比十几年前还年轻,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

  修仙界除了服用定颜丹的修士,其他人都会随着修为的增长来改变样貌。

  若是长久不进阶,那样貌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一天天变老,若是寿命快到期时突然进阶,那他就可能会直接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变成中年人。

  范成祥就是修为突破筑基后期时改变的样貌。

  苏子静一听有人凶范成祥,立马站出来想冲上去教训他!

  平时她就护范成祥的很,哪儿能忍得了别人朝他吼。

  范成祥赶紧拉住她,朝那男人说道:“你家孩子偷了我的东西,我是跟着他找来的。”

  那男人现在哪里能听到他说什么,从苏子静出来后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苏子静,看得入了迷。

  范成祥一皱眉,将苏子静拉到身后,眼神凌厉的看着男人。

  见美人儿被挡,男人有些生气,收回目光后装起了憨厚老实人,搓搓手,“公子可别乱说,我家孩子老实的很,怎么可能出去偷东西呢,你别不是看错了,冤枉了好人。”

  “呵呵,我自己丢的东西能不知道是谁偷的?那东西现在就在你怀里,是一块羊脂白玉的牌子,正面刻着祥云图案,反面有飘渺二字,你还说我冤枉好人?”范成祥见他不承认,也不恼,用嘲讽的语气将东西的特征说了出来。

  男人听完一愣,狠狠的瞪了一眼心虚低头的男孩,转眼又和范成祥打起了哈哈,“公子,我是真没见过那东西,小狗子,这位公子非说是你偷的,你自己去解释吧,好好说清楚,你今天一直在家,可从未出门,一直在陪你妹妹,哪里会跑出去偷东西!”他将从未出门和陪你妹妹几个字咬得极重,就怕小狗子听不出他的意思。

  那男孩也就是小狗子被点名,肩膀抖了抖,低着头为自己辩解,“这位公子,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家里这些事都忙不过来,我哪里有空出门。”

  范成祥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也并不惊讶,“既然你们不承认,那我就只好自己搜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