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起去吃鸡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511 2021.05.12 00:06

  一顿早膳北堂墨吃得食不知味,这是北堂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用膳最沉默的一次,身旁坐着自己梦里一直想找的人,碗里亦是梦中所食美味,并非粥不香,而是她心底一片迷茫。

  她自以为可以护住的都失去了,眼下墨北也不知跑哪里去了,越想越沮丧的北堂墨扒拉着碗里粥食,脑中闪过无数种办法,到头来化为口中一句轻叹。

  “哎...”

  北堂墨斜眸瞟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苍穹,她记得第一次遇见苍穹那晚说得那句四国江山图,也许苍穹今日会坐在自己身边,也离不开那副传闻中吹嘘得天花乱坠对于她来说形同破纸的四国江山图。

  北堂墨心里想着又叹了口气,半晌耳边传来苍穹椅子移动声,引得北堂墨抬头望向起身的苍穹,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苍穹起身离去。

  屋外依旧阳光明媚,可北堂墨心里却是阴雨绵绵,坐在凳子发呆许久,直到屋外突然飞来一颗小石子。

  ...嘭

  北堂墨抬眸看着桌上不停打转的石子,抬眸望向正站在院中朝自己勾动手指的帝梓潇,愣了愣神,半晌见帝梓潇又朝自己扔来小石头。

  “北堂墨!”

  帝梓潇一连几次都不见北堂墨动作,在门外站了会儿,终是没忍住抬步走了进去,他之前回去本是想睡觉,可翻来覆去睡不着,正琢磨着过来看看北堂墨,刚出门就见苍穹站在他屋外。

  虽然苍穹什么也没说,但血浓于情,有些话苍穹不用说他也懂,所幸就顺苍穹的意思过来了,帝梓潇思索间已走到北堂墨眼前,就着北堂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想不想出去散散心?”

  “...”

  “这里有很多好吃的哟,尤其是熙悦楼的烤鸡可好吃了!”

  帝梓潇说着果见北堂墨缓慢抬头看向自己,正当他以为北堂墨来了兴趣,闻得北堂墨更是深沉的叹了口气。

  “连你也这样觉得?”

  “觉得什么?”

  “我只知道吃...”

  北堂墨说完将头垂得更低,瞧得帝梓潇抬手一把揽过北堂墨的肩膀,呡了呡唇道。

  “吃不好吗?”

  “啊?”

  “吃饱了才有力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干饭人干饭魂,干饱饭才有精神!”

  “哎...”

  这一声声叹气下来,可把帝梓潇叹得嘴角抽筋,刚刚回去时他已听到墨骁和云凌长老的谈话,知道惊蛰没了,对此他虽深表哀默。然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作为这个世界里北堂墨唯一的同道好友,他自然不希望看到北堂墨消沉,帝梓潇琢磨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尝试安慰道。

  “北堂墨,你忘了惊蛰走时交代你的事了吗?”

  “什...什么事?”

  “就是让你...比如好好活着之类…”

  北堂墨一愣,抬头望向明显在找措词的帝梓潇,低眸目光扫过右腕上的阴镯,恍然想起惊蛰死前一直紧紧抓着自己的镯子,口中还念叨着让自己找到一个人,一想起这茬北堂墨瞬间来了精神,反手揪住帝梓潇的衣襟,启齿激动道。

  “对了!阳镯!”

  “北...北堂墨...你..咳咳咳!”

  “她让我去巽风北潭找另外一个带阳镯的人!”

  “你别...别激动...”

  帝梓潇被北堂墨抓了个猝不及防,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寻着北堂墨目光炯炯,顾不得自己被北堂墨揪得死紧的衣襟,乘胜追击道。

  “所以你这样不行的”

  “...”

  “你得养精蓄锐,赶紧满血复活,这样的话才好...”

  “才好赶去送死?”

  “...”

  “...”

  两人四目相对,帝梓潇猛一拍掉北堂墨的手,碎口道。

  “没出息的傻狍子!”

  帝梓潇说着白了眼北堂墨,苍穹不还在吗?有他二哥在,谁敢要北堂墨的命!反正他不敢,帝梓潇正想着又见北堂墨开始垂首发呆,抬手拉起北堂墨就往外走,边走边道。

  “不带你出去看看,你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

  “...”

  “放心!一切花销,今儿爷给钱!”

  北堂墨见帝梓潇说话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她知道帝梓潇是在安慰自己,也很明白帝梓潇的好心,只是她气不过的是自己,放不开的也是自己,奈何看着帝梓潇,北堂墨竟也不忍心驳了他的好意,半拉半就顺着帝梓潇出了山庄。

  两人背影落入山庄西郊高台石亭内的苍穹眼中,见两人走远,苍穹回首对上迎面而来的云凌长老和墨骁。

  “查得如何?”

  墨骁抬眸看向正等待他回应的苍穹,拱手道。

  “回主上,阮氏逃亲确有其事”

  “嗯”

  “月前尧氏突然替薛家求亲阮氏,不想昨日迎亲之时,阮家小女却在上花轿前消失了”

  “凤陵阮氏二小姐?”

  “是”

  云凌长老接上墨骁的话,他清楚凤陵兰金阮为一家,如今兰夫人魂归奈何,金氏已在万焅山庄,唯有阮氏在外,而薛家身为尧氏分系,尧氏能替薛家求婚想必也开始有所行动,种种串联加上阮氏手里所藏之物,云凌长老不由得担心道:“灵主,你看要不由我去...”

  “不用”

  苍穹看了眼云凌长老,视线落到墨骁身上,墨骁感应到苍穹目光,微微一愣,闻得苍穹轻言启齿。

  “墨北如何了?”

  “谢主上关心,现已恢复大半”

  墨骁说得真切,苍穹心知此番墨北所为,否则他那只会炸雷的三弟怕是由不得现在这般精气十足,再念及北堂墨,苍穹沉声道。

  “好好养着,有需要随时说”

  “主上...”

  苍穹一言虽是冷漠,但墨骁跟随苍穹多年知苍穹向来说一不二,令墨骁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此次墨北强破封印擅用控灵术,若非苍穹耗费内力再度封印,墨北别说恢复怕是连性命都难保,如此亦是大恩,墨骁岂敢再言其他,故而再声道:“属下替墨北感激主上再救之恩”

  话语落下,墨骁抬头望向转身背对自己站立的苍穹,见苍穹视线透过红墙看向远方。

  “应该快到了”

  “什么?”

  “今晚若有贵客,勿拦”

  “是”

  “是”

  云凌长老和墨骁互看一眼望向苍穹,虽未懂苍穹所指贵客究竟是何人,但见苍穹背负在身后的手摆了摆,两人会意伏首拜退,待两人离去,苍穹低眸看了眼手臂上凝结血痕的伤口,抬头再次望向红墙外繁华的街道。

  震雷穹川毗邻四国巨灵恒武场所在的凌霄山与东临国,因此由着四国比武赛的临近,此地各国人才汇聚热闹非凡,街道上叫卖喧哗此起彼伏,各式巧物琳琅满目接不应暇,

  一路拉着北堂墨走在前面的帝梓潇,回首看了眼总算抬起头开始观望四周的北堂墨,面露欣慰,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熙悦楼,冲北堂墨道。

  “马上就到了!”

  “...”

  “你不是特别喜欢吃烤鸡吗?”

  “...”

  “我跟你说南祁那烤鸡根本不算什么,咱穹川熙悦楼的烤鸡才是真正的鸡中之霸!保准让你流连忘返!”

  北堂墨抬头寻着帝梓潇神情得意,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总觉帝梓潇这话怪怪的,鸡中之霸?流连忘返?敢情帝梓潇是准备带着自己去逛窑子吗?会不会待会儿鸡没吃上,人就被巡街大叔抓走了...

  帝梓潇可不管北堂墨脑中胡思乱想,拉着北堂墨直接跨进了熙悦楼,反正二哥说了今日花销算他的,恰好他近来也憋屈,不如化悲愤为食欲带上北堂墨胡吃海喝,安慰安慰自己到了万焅山庄后就没再见过萧红玉的不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