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论语言环境的重要性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860 2021.03.23 00:10

  “北堂墨?”

  …

  “世子!”

  …

  “小粽子!”

  …好吵

  …吵得脑子痛

  …

  北堂墨晃动昏沉的脑袋,耳边回荡无数呼唤,只觉浑身好沉好沉,像是千斤巨石加身都快要被碾压成灰般无限下沉,掘地沉沦时有人轻轻托住了自己,温暖浸入心田唤醒她沉沦的灵魂,心跳复苏。

  “兔…子…”

  “兔子?!”

  贺君诚满脸错愕,扬眉看向身旁梨花带雨的惊蛰,又瞅了眼一脸莫名状的墨北。

  “你家主子都这样了,还想着兔子?!”

  “…”

  惊蛰也是一愣,随即想到当初世子被废了武功醒来也是水煮牛肉,麻婆豆腐,土豆丝,忙推开贺君诚,坐到北堂墨身边,拉着北堂墨的手急迫道。

  “世子,你是不是想吃兔子?!”

  “兔…子…”

  “好,好好好,奴婢马上就去准备”

  说完惊蛰一擦眼泪便着手准备去了,留下贺君诚茫然好奇的看了眼恢复平静的墨北,再看向还在不停念叨“兔子”的北堂墨,想起那日自己问帝无羁,帝无羁也说着“兔子”,难不成是因为北堂墨喜欢吃兔子?!

  “君诚哥哥,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突然有点搞不懂了…”

  “搞不懂?”

  贺君诚嘟了嘟嘴,拍着自己的膝盖,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念及被救回时已无生还的帝无羁,贺君诚眉峰微蹙,他虽不知给他们通风报信的人到底是谁,但这帝无羁死得也甚是蹊跷。若是真的,那给北堂墨雷龙甲的又是谁?若是假的,这帝无羁准备做什么?不行,他得琢磨个时间去探个真假,想着贺君诚低头看向再次睡去的北堂墨,摆了摆头耸肩道。

  “小粽子估计还得再睡些时候,我去外面晒晒太阳顺便躺一躺”说着贺君诚就朝外走,还不忘挥手示意道:“开饭记得叫我!”

  “…”

  “…”

  玲仙儿瞅着墨北冷眸瞥过贺君诚背影,尴尬的笑了笑,替北堂墨理了理锦被,转头看向墨北,她一向对贺君诚的医术信任至毫无保留,自豪满满道。

  “君诚哥哥说北堂世子没事了,那就是没事了,你就放心吧!”

  “…”

  墨北看了眼玲仙儿,瞧着北堂墨逐渐恢复气血的脸色,轻轻“嗯”了声,他虽不明贺君诚真实能力,但凭师父受主上之令前来相托,也足以说明贺君诚的非同寻常,想着昨日种种突如其来,墨北到现在仍是心有余悸,但眼下只要世子安好,他也算得了安心。

  玲仙儿见墨北盯着北堂墨发呆,自己呆在这里也觉怪怪的,忙启齿道。

  “那个…我也出去了?”

  “…”

  说完玲仙儿也不等墨北回应麻溜的走到院中,坐到了贺君诚旁边的躺椅上,午后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别有一股退却紧绷后的舒适,玲仙儿看向身旁已在躺椅上小歇的贺君诚,昨夜她看到了贺君诚前所未有的紧张,也把察觉到了贺君诚史无前例的情愫波动,玲仙儿忍不住回头看向屋内,回首低头间想起自己来之前,西屿国君给自己定下的亲事,被耳边发丝遮挡的嘴角处溢出一抹苦笑。

  时光流逝,好似就一个睡觉的时间,当贺君诚被道菜的香味引诱醒来,已是晚霞满布天际绚丽,贺君诚偏头看向单手撑着下巴面朝自己睡着还未醒来的玲仙儿,愣了愣神,这丫头这么睡也不怕闪了脖子,伸手正想着给玲仙儿移下位置,玲仙儿便醒了,寻着贺君诚欲抱自己的手,笑意瞬间渲染整个俏脸,媲美晚霞。

  “君诚哥哥,你醒了?”

  “呃…嗯…”

  “你…”

  “那个…我进去看下北堂墨”贺君诚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咬牙回首看向玲仙儿,他知道玲仙儿是看着自己睡着的,也知道玲仙儿对自己的情意,但他更知道父皇已降旨将玲仙儿许配给东临三皇子,憋了半晌后道:“以后别那样睡,对脖子不好”

  “好!”

  寻着玲仙儿乖巧应声间如同小时候般朝自己伸手要抱抱,贺君诚看在眼中,沉声道。

  “你也不小了,再过段时间东临国三皇子…”

  “君诚哥哥,你知道我不想嫁给别人,我…我…”

  “玲仙儿别忘了你的身份!”

  “可是…”

  玲仙儿话还未说完,贺君诚直接转头进了屋,独留下院中玲仙儿一人望着贺君诚离开的背影,她从小陪着他长大,他的一颦一笑她都记在心里,就像那年贺君诚义无反顾离开西屿自愿前来南祁为质,她也偷偷跟了很久,最后还是被父亲逮了回去,以至此次婚约将至,她才终于忍不住反抗父亲来了南祁,可眼下她却哭笑不得惆怅满心。

  “世子醒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世子…世子?”

  不多时屋内传来洋溢着激动的呼声,玲仙儿猛吸了口气,逼回眼中泪光收神紧跟着进了屋。

  屋内烛火已点亮,迎着烛光,北堂墨于众人期待中缓缓醒来,梦中模糊的脸随清醒的意识逐渐散去,随之而来是贺君诚笑颜映入瞳孔,半晌北堂墨看清后双眸猛睁,下意识往床内缩成一团。

  “小粽子…你怎么了?!”

  “…”

  被北堂墨反应吓了跳的贺君诚伸手就去拉北堂墨,岂料北堂墨像受了什么刺激般先是在众人脸上巡视了番,那面上的急迫慌张感连刚进门就被北堂墨盯了眼的玲仙儿也半天没回过神来,紧接着四人就见北堂墨眉头紧蹙愁绪满脸,掀开锦被起身就在屋内各处乱翻乱找,连床下也不放过,眼看北堂墨往床底钻去,贺君诚连忙伸手一抓,猛地拽住北堂墨。

  “你到底怎么了?”

  “…”

  “北堂墨!”

  一声穿透耳膜的提醒,被贺君诚拽住的北堂墨愣了愣神,抬头一一看过屋内神色紧张的四人,抬手拍了拍阵痛的脑袋,哑声道。

  “找不到了…”

  “找不到什么?”

  “…”

  北堂墨甩了甩脑子,她做梦时明明记得,为何醒来就忘了个一干二净,疑惑间北堂墨抬头看向贺君诚,再环视其他四人。

  “一只兔子…”

  “啊?”

  “世子,你没事吧?”

  “…”

  “世子,你从昨晚被搜寻士兵找到后一直都是贺皇子在照顾你,你的命也是贺皇子用九千岁救回来的”

  闻得惊蛰解释,北堂墨明显一愣,僵硬转动脖子看向贺君诚,扬眉错愕道。

  “你?九千岁?!”

  “…”

  贺君诚没说话,惊蛰再次肯定了北堂墨的答案。

  “就是贺皇子,不信你可以问墨北,至于兔子…”惊蛰双手一拍,朝北堂墨眨眼道:“等下世子就知道了”

  “所以…确有兔子?!”

  “有,好多呢!”

  墨北冷不伶仃的插了句嘴,北堂墨一双眼睛都亮了,忙抓住惊蛰道。

  “在哪儿呢?”

  瞧着北堂墨的激动劲儿,四人对视一眼,贺君诚扶起北堂墨跟上惊蛰,一路上北堂墨眼瞧这方向应该是去用膳的侧房,难不成…

  “世子,这就是你要的兔子啦!”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我…卧槽!”

  一进屋北堂墨便被满桌烤兔烧兔焖兔给直接震傻了,思绪混乱间心中犹如万马狂奔,香味飘来气血瞬息上涌,北堂墨双眸大睁全是震惊,瞪得惊蛰以为北堂墨太过惊喜,忙走到桌前给北堂墨报起了菜名。

  “清蒸八宝兔”

  “…”

  “炒兔肝尖儿”

  “…”

  “烩兔腰”

  “…”

  这一个个菜名下来,北堂不仅是万马狂奔更是思绪无存,最后耳边似一记惊雷劈下打得北堂墨脑中一片空白,朝惊蛰露出一抹僵化的尬笑。

  …她这么吃兔子,兔子知道吗?

  …关键这要换成活生生的兔子,岂不是人腿人…

  …

  “呕…”

  “世子?!”

  惊蛰心下一惊,正想启齿询问,便闻得北堂墨肚子“咕噜”一叫,屋内瞬息禁了声,四人对视一眼仰头大笑,贺君诚看向北堂墨。

  “小粽子这是激动到胃子都沸腾了?!”

  “…”

  北堂墨看向嬉皮笑脸的贺君诚,一张脸鼓成了个褶皱的包子,贺君诚瞧着北堂墨紧紧盯着桌上兔子,以为自己说对了,继续道。

  “你要这么喜欢吃兔子,你早说呀!明天我去给你再打一桌!”

  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北堂墨脸从白到青升至涨红,冲贺君诚咆哮道。

  “哥屋恩!滚!”

  “…”

  “看样子世子恢复得不错啊!”

  “嗯!气血红润声音洪亮,关键是这揍人的招式也更加娴熟了…”

  “贺君诚,你给我站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