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狍子千里来相会(下)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714 2021.04.21 00:05

  同在屋檐下,风闻雪倒是比北堂墨显得更为正常些,除了头顶上几根随动作飘起的鸡毛,最起码还保留着一缕残存的潇洒,自从城中遇见箫红玉到现在,风闻雪也是没好好歇口气,

  若不是心中存着对灵主苍穹的耿耿于怀,他才做不出这等偷鸡摸狗的做賊行为。

  眼下风闻雪刚靠近就见北堂墨一脸呆傻的盯着窗内,连雾气喷到脸上都不带眨眼的猛盯,可把风闻雪打心眼里好奇了一把,所幸也跟着看了过去…

  一时间夜幕下窗沿处,两只不远千里来相会的傻狍子聚集了,只把屋顶上藏匿暗处的墨骁和墨北愣得震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啪哒

  身边突然被人用小石头砸了下的北堂墨眨了眨眼,转头隔着雾气看向同样回神的风闻雪,两人对视一眼又同时回头看向屋内,还未从春色中清醒过来的脑子惊现感叹号,提醒着北堂墨再次转头看向风闻雪。

  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容貌,唯有不熟悉的头顶几根鸡毛映入北堂墨瞳孔,北堂墨迟钝的眨了眨眼,风闻雪也跟着眨了眨眼,两人神同步的动作,彰显了两人智商在同一条直线上的默契十足。

  “…”

  “…”

  两人视线交织,四周瞬息安静,雾气朦胧中逐渐回神的北堂墨只觉内心数百只草泥马撒欢狂奔,彻底踏醒她恍惚的意识化为无数个问号。

  …风闻雪?!

  …这货怎么在这里?

  北堂墨本能退了步,偷瞄了眼窗内纹丝不动似乎毫无感知的苍穹,转头看向同样从苍穹身上挪开视线望向自己的风闻雪,心中一百万个疑问道头来成了出口一句。

  “好…好巧…”

  被北堂墨突然发问,风闻雪也是僵了神情,他一个大男人被一女的发现盯着另一个男人洗澡还发呆痴盯,何止奇耻大辱简直就性格扭曲匪夷所思好吧?再说了这个人还是北堂墨,越想越噩寒的风闻雪打了个摆子,尴尬布满一脸。

  “…巧…巧啊…”

  “那个…你是来?”

  言语间北堂墨又瞟了眼屋内泡澡的苍穹,看向一脸渐红的风闻雪,想着方才风闻雪同自己一样的目光,一样的神态,心底腾生出一丝邪恶想法,连看着风闻雪的目光也变得别有意味。

  “你是不是…嘿嘿…”

  “不!不是!”

  风闻雪回答得快速并且干脆,他可没有特殊癖好,当然也不是说他身边没有这类朋友,这世间各有所好,但偏偏这个绝对不是他的爱好,尤其他今夜遇见了萧红玉,可不能还未出击就死在半路上,见北堂墨盯着自己笑得贼兮兮的模样,咬牙再声道:“我没有!”

  “那…你干嘛色眯眯的盯着他”

  “我?”

  “是啊”

  寻着风闻雪眸中闪躲,北堂墨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瞅了两眼风闻雪头顶乱入的几根鸡毛,脑中甚是疑惑,这风闻雪贵为燎原少郡,敢情夜里当真偷鸡去了?可也别说有了这几根鸡毛,风闻雪看起来倒显得顺眼无害多了,连威胁压迫感都下降好几个档次,北堂墨心里想着,嘴角一勾也不忘接应自己没说完的话语道。

  “你刚那眼神就差没把他给吃了”

  “…”

  风闻雪尬笑两声又觉没对,看着将自己盘问得理直气壮的北堂墨,师兄说过跟着北堂墨就能找到苍穹,眼下苍穹就在屋内,自己也不能当真用武力把北堂墨给解决了,否则师兄那只笑面虎定要能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既然武力不能解决那就靠脑力解决,反正这北堂墨也不见得比自己聪明,风闻雪眉峰一扬眯了眯眼道。

  “诶,那你又来干嘛!”

  “…”

  北堂墨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忙清了清嗓子,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看了看地,实在想不住更好的理由圆满自己方才的猥琐行为,所幸装傻充愣道:“我…我…闲来无事爬墙不行?”

  “…”

  “不信?”

  “…”

  …信你才有鬼!明显就是跟我一样偷窥!风闻雪心里想着,但看北堂墨神情盯着自己头顶的鸡毛发愣,不由得僵了神情,唯恐北堂墨追问,一脸严肃道:“看这么痴没见过帅哥儿啊!”

  “呵…呵呵…”

  北堂墨冷哼毫不迟疑,目光不经瞟了眼屋内的苍穹,转头朝风闻雪翻了个白眼,她眼又不瞎,屋内那么大个活色生香不痴,痴一个头顶鸡毛的毒蝎子?再傻都不带这么玩的,虽是这般想着,北堂墨还是对风闻雪头顶的鸡毛来了兴趣,眼珠一转并不打算放过鸡毛,脱口而出。

  “这…几根鸡毛…”

  风闻雪瞅着北堂墨两眼放光盯着自己头顶上的鸡毛,极不自然的抬手捂住,这可是他跟萧红玉相遇的见证,如此滑稽的动作惹得北堂墨挑了挑眉,看着风闻雪较之前更加涨红的脸色,心下一惊,这感觉就跟被人窥视了心爱之物一样的慌乱?心中怀疑言语迟顿。

  “瞧你…这么紧张,难不成…”

  “…”

  “你跟…”

  “跟什么?”

  北堂墨见风闻雪脸色越来越涨红,心中疑惑也越堆越多,连自己都觉不可思议,迟疑了半响还是抵不过心中好奇道。

  “你有恋鸡癖?”

  “我呸!你才有”

  “那你头顶为何有鸡毛!”

  “你掉鸡窝能不染上鸡毛吗?”

  “你为何掉鸡窝!”

  “还不是因为有人追!”

  “噢~原来如此”

  北堂墨一个劲儿的逼问,风闻雪急着回应全然忘了掩盖真相,直接实话实说,得到答案的北堂墨从上至下将回过神来黑了脸的风闻雪打量了个彻底,还不忘嘿嘿贼笑,尤其是觅得风闻雪眸中闪动的不明情愫,令北堂墨八卦得忘了风闻雪的身份凑近道:“可是个美人啊?!”

  瞧着北堂墨挤眉弄眼的神情,风闻雪念及萧红玉自然也不能说假话,轻咳了声故作镇定道。

  “当…当然!”

  “看在你我不打不相识的份上给你支个招!”

  风闻雪一愣,见北堂墨眉宇正经眸中带笑,半晌没忍住还是朝北堂墨靠了过去道:“什么招?”

  “你很喜欢她?”

  “…嗯”

  “那现在时间节点刚好…”

  “刚好?”

  “对啊!”

  风闻雪不懂北堂墨言语之意,茫然间被北堂墨拉了一把,两人肩靠肩,风闻雪看向北堂墨。

  “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哦!清明节表白可是王道!”

  “…啊?”

  北堂墨寻着风闻雪神情诧异,低头暗笑一阵,抬头压低声音道。

  “万一表白被拒绝了,你可以说刚被鬼附体了,如此既不尴尬又不失幽默还挽回了面子,岂不刚好?”

  “我…”

  风闻雪虽觉这句话有问题,一时又琢磨不出哪有问题,反倒是联想到之前北堂墨盯着屋内痴傻的模样,恍然想起自己今晚到此的目的,转头看向一脸坏笑的北堂墨,嘴角一勾举一反三。

  “那你岂不也刚好?”

  说着风闻雪用眼神向北堂墨视意了下屋内,北堂墨愣了愣神,随着风闻雪的视线同步看向屋内,脑中晃荡面上尴尬,强作不明道。

  “谁?”

  “他啊!”

  “他?”

  “你不知道他是谁?”

  “知道”

  北堂墨怎可能承认自己不认识,毕竟太过丢脸,回想魑魅先生说过的名字,反问道:“苍穹?!”

  “那…你知道苍穹是谁吗?”

  “啊?”

  北堂墨听出了风闻雪话中深意却不明话指何意,转头觅得风闻雪目光别有歧义,低头思索了番,抬头看向风闻雪直愣道:“不就是他吗?还能有啥?”

  …难不成自己听错了?

  …还是…这里也有请证明他是他的奇葩题?

  …

  风闻雪寻着北堂墨眼神飘忽不定,看了半天算是看明白北堂墨除了知道苍穹的名字,根本就不知道苍穹真正的身份,如此一来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不仅更好办,反而多个合伙替罪羊。

  如是想着,风闻雪柔和了面上神情,嘴角上翘摆出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看向北堂墨,连笑容也伪装得纯洁无害,只要他能骗得北堂墨身先士卒,就能借机窥探苍穹实力,若有意外至少还有个北堂墨顶着,岂不两全其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