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局并行(二)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285 2021.05.05 00:05

  夜空雷鸣电闪,照亮贺君诚面上似笑非笑,五指轻握折扇随嘴角冷笑加深间扇面铺展瞬褪无华闪现精铁锋芒,其上万里山河雄伟壮观,迎上雷电反射刺目锐光,晃得白术将头更深的埋进双手之间,屋内瞬息陷入安静。

  直至屋外院中传来打破平静的惊呼,落入白术耳中,眉心一震,源于嫡亲的血缘感应在白术心里掀起骇浪,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沉重喘息重得白术都快控制不住自己朝外奔去的冲动,下意识握紧了十指,心慌意乱间白术闻得一阵物体落地声,抬眸看向眼前正原地摇晃的木质小药盒,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拿去给你兄长”

  闻得贺君诚启齿,白术抬头不可置信的望向贺君诚,瞳孔中全然是贺君诚转头而来的身影,他虽未曾习过医术,但白家身为贺家嫡系世代契人,又岂会不知这世间最宝贵的其实并非九千岁,而是由西屿皇室所藏,创世药祖所炼的乾元丹。

  他曾听身为太子契人的兄长说过乾元丹世间仅有三颗,由历代第一药师所掌,其中一颗被创世药祖送给昆仑第一代神帝报以知遇之恩,传承到贺君诚便只剩下两颗。

  此药看似普通至极,药效却比九千岁有过之而无不及,乃药师一脉不可外泄的绝密,故世人皆知九千岁能起死回生,却不知乾元丹更甚起死人肉白骨。

  “太...太子...”

  面对贺君诚突如其来的赐药,白术惶惶不安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两人四目相对,贺君诚踏步而来,启齿更是令白术无法抑制内心翻腾的情愫。

  “白家自创国起,护我西屿生死百年,多少英武雄将葬送才换得西屿安稳无恙,镇守四海平定八方,与我与西屿从始至终皆不可或缺”

  “...”

  “而你兄长白靈与我虽是君臣契人,却亲如手足非比寻常,我岂会坐视不管?”

  “太子...”

  “所以这颗乾元丹,你哥受之无愧”

  贺君诚说着一把拉起白术,感知着白术微微发颤的手臂,对上白术眸中震惊,嘴角一勾虽显平日纨绔风流亦不失震慑人心的王者威严,瞧得白术心中激荡感恩翻涌,双腿猛跪地面,闷响同时三声叩首,启齿坚定决绝。

  “太子隆恩浩荡,白家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好照顾你哥,我西屿将军岂是能让人随意欺负,既如此那必将受以雷霆之怒!”

  ...轰动!

  毫不掩盖的冷凛杀意在暴雨雷鸣中无尽释放,雷电之下贺君诚白衣乌发无风自扬,看在白术眼中如神明降世,震撼着他白家世代守护西屿皇室的忠贞,自他第一眼看到贺君诚起,便已同哥哥一样下定决心终生相随视死如归。

  屋外暴雨倾盆,候命等在院内的云启一见承载白靈的骏马靠近,便直接冲了上去,伸手接住从马上跌落的白靈,低眸寻得白靈浑身腥红,吓得险些脚下一滑,瞪了眼随后下马的惊蛰,启齿唤来云枫看好惊蛰,抱起白靈就往里赶去,那想还未至贺君诚所在,就被从屋内走出的白术止了步伐。

  “我哥交给我,太子需要你”

  云启看着从自己怀中接过白靈的白术,望了眼屋内轻摇秋水长天的贺君诚,回首对上白术坚定的目光,瞬息了然点头道。

  “放心,有我在,必护太子安然无恙”

  “好!”

  “照顾好你哥”

  云启说着又看了眼被白术扛在肩上的白靈,轻拍白术肩胛,他比白术大与白靈同年都是贺君诚的左膀右臂,如今见到白术伤心,云启忍不住道:“小子,云哥哥一定将伤害你哥的人杀得片甲不留!”

  “...”

  白术瞟了眼云启,云启的本事他还是心知肚明,故而朝云启点了点头,云启得了回应便转身进了屋,一进屋就见贺君诚站在屋内看向自己,正准备开口时却见贺君诚目光移到自己背后由云枫带来的惊蛰身上,两人视线交织,惊蛰愣怔原地。

  “贺...贺太子?”

  惊蛰望着已非昨日气场的贺君诚,从上至下将贺君诚仔仔细细的重新打量了番,直至目光落到贺君诚手中的精铁机关扇上,犹如绝望中觅得一线生机,惊蛰冲到贺君诚身边,脱口道:“秋水长天?!”

  “是”

  “你是当...当年比武台上仅次于世子的天一先生?”

  “北昭长公主好眼力”

  贺君诚低头迎上惊蛰震惊的目光,嘴角含笑意味深长,看得惊蛰浑身发颤,她之前在南祁皇城只道贺君诚医术了得,不想贺君诚居然是当年与她家世子同站巨灵恒武场仅输她家世子半招的天一先生。

  一阵错愕间惊蛰回想起冒死解救自己的白靈,再到此时明显等候自己多时的贺君诚,颤抖着身躯本能后退三步,撞上身后云启,吓得惊蛰慌忙转身,迎上云启垂首恭敬。

  “长公主想去哪儿?”

  “我...我...”

  惊蛰瞪着双臂挽胸甚是悠哉的云启,转头望向轻摇折扇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眸光紧盯自己的贺君诚,心下一沉,总算明白了白靈为何会那般冒死解救自己,原来也不过因为自己身上所藏的珏玉,惊蛰回盯贺君诚,冷哼一声。

  “呵呵,我还以为贺太子当真与众不同,想不到也不过是世俗中受欲望驱使的芸芸众生罢了”

  “非也非也”

  贺君诚答得平静,低头轻笑两声,反手收拢折扇背负身后,抬头望向因自己回应与轻笑而惊愕的惊蛰。

  “想来长公主还不知道此时临江楼内发生的事吧?”

  “临江楼...”

  惊蛰蹙眉低眸,感应着心底腾升的不祥预感,觅得贺君诚意有所指的看向桌案墨台,心下一沉,一把抓住贺君诚:“我家世子怎么了?”

  “还算机灵”

  贺君诚满意于惊蛰的反应,故意凑近惊蛰耳边道:“你家世子现在正被庆大将军困在临江楼中,长公主以为呢?”

  贺君诚话语如同窗外抨击人心的惊雷,激得惊蛰不经将贺君诚的手臂拽得更紧,她听得懂贺君诚话中深意,更猜得到落入庆毓光手里的世子会是何等悲惨下场。

  而今自己除了珏玉身无长物,唯有此时身边的贺君诚可以替自己救出世子,只是她想不明白贺君诚既不是为了珏玉却又派出白靈拯救自己于危难,究竟是为何意?难不成...

  “贺太子究竟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答案”

  “答案?”

  惊蛰一愣,抬头看向低头凝视自己的贺君诚,见其唇角轻启,揭开掩藏在自己心里八年的秘密。

  “当年究竟是谁刺杀的你?”

  “...”

  贺君诚一见惊蛰退缩,压制在心里整整八年的郁结逼得贺君诚一把抓回惊蛰,拉近眼前,其力道不亚于惊蛰此刻的沉重,仿佛再次置身八年前的血雨腥风。

  那日清晨她亦如往常醒来却不见宫娥伺候,抬头只见北堂玥手持利剑向自己奔来,自己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北堂玥护入怀中,至此眼中所见皆是血腥,触目满地碎尸残骸。

  她分不清眼前到底是现实还是噩梦,直到她看清为了保护她被重击膝盖倒地的北堂玥身后出现的华贵妇人,那衣着上过目不忘的四方菱形纹耀,令她至今都惶惶不安。

  她忘不掉北堂玥是如何在催死挣扎中带她逃离险境,也抹不去那华贵妇人留在她心底挥之不去的噩梦萦绕,深陷回忆侵蚀的惊蛰缓缓抬头望向贺君诚,启齿悠悠颤道。

  “昆..昆仑尧氏...”

  “...”

  正中贺君诚猜想的答案,凝固了贺君诚嘴角的笑意,他看着惊蛰不停颤抖的身体,恍然看到了当年得知兄长死讯的自己,当真相赤裸裸的摆在自己面前,他很清楚他面对的敌人是昆仑,一个立于四国武林之上的神秘氏族,而他背后还有西屿千万百姓,他不能轻举妄动...

  然世间之事否极泰来物极必反,贺君诚转头看向茶案上的黑白残局,仿佛看到了残局中足以扭转乾坤的生机,目光流转突变深邃间带起嘴角处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令站在一旁的云启和云枫吓得瞬息屏住了呼吸。

  “太子?!”

  “...”

  “太...”

  “出发!”

  贺君诚敛眸收神,抬头已然恢复往常洒脱,看了眼盯着他的惊蛰,他看得到惊蛰眸中期望,加之他本来就会救北堂墨,根本用不着惊蛰求自己,他也一定会救北堂墨,但看惊蛰也算得是舍命为北堂墨,低头直视惊蛰,再声道。

  “成交”

  贺君诚说完便跃过惊蛰走了出去,一开门便撞上了站在屋外的风闻雪,一头乌发湿漉漉的搭在肩头,一双眸子更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只把贺君诚瞧得眉峰一扬,忍不住调侃道。

  “这是上哪儿摸鱼打滚去了?”

  “师...师兄...”

  面对风闻雪的委屈,贺君诚目光却是落在其后同样全身湿透的萧红玉身上,萧红玉心知贺君诚早就发现了自己,故而从风闻雪身后走了出来,拱手道。

  “主上命属下助太子一臂之力”

  “呵呵”

  贺君诚冷哼两声,瞟了眼身手不凡的萧红玉,看来自己能顺利劫走惊蛰,还得多谢苍穹睁只眼闭只眼,否则就是自己亲临也未必能带走惊蛰,这苍穹还真是送“礼”送到家,不仅不现身不出力还让自己还欠了他份“礼”,就凭这“仗义”,贺君诚也不忘朝萧红玉意有所指的揶揄道:“你家主上可真是会差遣我啊...”

  “...”

  “累死累活不说还险些失了名大将,罢了!反正你家主上扔书本事了得,这次全当本太子回礼吧!”

  “...”

  “...”

  风闻雪望着贺君诚擦肩而去的背影,回首看向愣在原地的萧红玉,萧红玉未吭声抬头见惊蛰从屋内跑了出来,忙上前相护,追上贺君诚赶往临江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