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潇潇雨歇思宇湘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1968 2021.04.10 00:10

  西祁皇城风澐殿外偌大的庭院内假山小榭错落有致,西南角独立的荷花池上一座半月廊桥横跨池水两岸,其上灯笼成排而挂,夜幕下闪动赤红光耀,风吹晃动映入池中雅致梦幻。

  廊桥上北堂墨被风吹得打了个冷摆子,这廊桥漂亮是真漂亮,可高处不胜寒,风一吹过廊桥呜咽回响,灌入北堂墨衣袍也是让人冷得直哆嗦,连上下牙床也碰得咯吱脆响。

  北堂墨耸了耸横绑在身上快要遮住整个上身的包袱,从包袱后探出小脑袋看了眼身后的神情僵硬的墨北,伸手指向廊桥下方荷花池中心的榕树,咧嘴一笑。

  “北鼻,送我去榕树那儿!”

  “…”

  墨北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他是当真没法理解自家世子时不时就对自己更换的怪异称呼,世子美其名曰是为了拉进自己和她的关系,可他每次听着背脊总是止不住的发凉。

  眼下见北堂墨叫着自己,眼睛都能眨出花儿来,墨北看着北堂墨如同傻狍子的呆萌样,垂头叹了口气,总是自家世子除了惯着也别无他法。

  墨北想着收紧肩上包袱,一步跨到北堂墨身边,拽住北堂墨借住栏栅跃出,稳稳落到榕树下,一抬头就见北堂墨仰头望向榕树。

  “世子?”

  “呃…”

  北堂墨观察了番榕树,抬手捞了捞后脑勺,心里一阵膈应,我的妈呀!这树从上面看也没那么高啊!

  以自己的速度要挂满,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思索间北堂墨眼珠子急速转了转,余光瞄了眼墨北,突然低头冲墨北一通傻笑。

  “那个…baby啊!咳!我跟你说…”

  “…”

  “你世子我小时候爬树可厉害了,一口气上顶都不带喘气的,别人家放狗来追我都是仰仗这爬树技能,世子我才没被狗咬”

  “…”

  “呃…就是那个…现在长大了有…有点恐高,再说你看这么多…”

  北堂墨说着指了下自己背上的包袱,又戳了戳墨北的,瞅着墨北越来越黑的脸色,呡了呡唇忙道:“当然咱俩一起爬,比谁挂得多多…”

  北堂墨话还未说完,身上的大包袱就被墨北夺了过去,未等北堂墨回神墨北已翻身上了树,黑着一张无法形容的脸,麻溜的从包袱中取出风车就往树上挂,不一会儿就解决了半个包袱。

  瞧得北堂墨一愣一愣的,这么高的榕树墨北来回穿梭身轻如燕,一番操作麻利迅速,让她都忍不住开始有些懊悔当初的北堂墨白白丢掉了一身精绝武艺,要是留到现在她就能合理利用,避免好多麻烦了。

  想着北堂墨不由得暗淡了目光,可现实总是那般绝情,秒得她猝不及防,正所谓生活才是最牛逼的编辑,她除了靠着时不时犯二的脑子拼命躲避不断飞来的飞刀,又能如何?!

  无奈或是无力都让北堂墨一阵连串叹息,引得墨北忍不住低头看向树下拉拢着小脑袋的北堂墨,闻着那一声声唉声叹气,墨北扬起眉峰,将最后一个风车挂上树后跳到北堂墨身旁,吓了北堂墨一跳。

  “好了”

  “…”

  北堂墨抬头看向满树迎风转动的风车,五颜六色美不胜收,本能朝墨北举起双臂竖起大拇指,一通顺口夸赞。

  “牛逼!超赞!超神!超变…”

  “变什么?”

  “呃…变…变形金刚!就跟大黄蜂一样又萌又帅又厉害!”

  “…”

  墨北听不懂北堂墨在说什么,但见北堂墨面上满是高兴,也就没再追问,正琢磨着北堂墨此举何意,便见北堂墨又朝自己眨了眨眼。

  “陌陌啊…”

  “…”

  “你能去把南宇湘背来吗?我估计走的话…他是走不过来了”

  “…”

  墨北愣了愣神,总算明白了北堂墨这彻夜不眠叠风车,末了还来此处挂风车的诡秘行为,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可看着北堂墨眸中期望,墨北沉默着点了点头朝南宇湘所在的寝宫跃去。

  燃放冥兰香的寝宫内,本该继续沉睡的南宇湘突然睁开双眸,只觉左眼急跳,内心蔓延出莫名的心慌,正愁思不解之际,一道黑影无声落到他的床前。

  南宇湘转头见来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四目相对,半晌南宇湘低头一阵落寞哼笑,怪不得他会突然醒来,想来这庆毓光也是耐不住性子了,深吸口气对墨北道。

  “他让你来的?”

  “是”

  墨北以为南宇湘口中的他是她,也就是自家世子北堂墨,没多想便应了声,导致自以为猜中结局的南宇湘身体不经一颤。

  他以为他可以坦然面对死亡,可当死亡真正来临又如何能真的不为所动,只是对于南宇湘而言他不想死得太过痛苦也别让他死得太过难看。

  毕竟生时已是金玉其外卑微其中,若是死后入了地府见了母后,让母后伤心难过,那才是罪过,想着南宇湘握紧被褥下的十指,忍住眼眶中将成未成的泪珠,目光放远悠悠启齿。

  “动手吧…”

  “好”

  “干脆点,别让本君太难堪”

  说完南宇湘见墨北朝自己走来,本能的闭上双眸,等待即将到来的绝命利刃,可直到墨北靠近,他所以为的利刃寒意非但没来。

  倒是自个儿被墨北抗了起来,太过超乎想象的举动让南宇湘猛地睁开双眸,目不转睛的盯向已带着自己出了寝宫直奔荷花池而去的墨北。

  “你究竟…”

  “…”

  “荷花池!你想做什么?”

  “…”

  “我!我…”

  南宇湘质问的嗓音在触及到眼前挂满风车的榕树时化为无声,瞪大的瞳孔中全是五颜六色迎风转动的风车。

  充盈儿时最美好记忆的画面激得南宇湘鼻子一酸,眼泪溢出顺着脸颊滴落衣襟,感知身旁扶住自己的墨北松了手。

  南宇湘本能转头望向墨北离去的方向,目光迎上月光下榕树后走出的北堂墨。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