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猜拳也要命(下)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305 2021.04.23 00:05

  猜拳大赛敲响擂鼓再加上金石头的诱惑,堂内几乎人人参与其中,对决数场后堂内队伍大致分为了绕堂蛙跳,两两对决,兴奋晋级。

  站在大堂桌上的北堂墨更是凭借前世不学无术一路斩杀晋级无人可挡,一时间堂内热闹非凡如同赶集,让客栈外刚下马车归来的苍穹都忍不住顿了脚步。

  “灵主,你...”

  云凌长老见苍穹抬指禁声忙闭了嘴,跟着苍穹一步步走向客栈门庭,临近客栈门庭时见堂中北堂墨正挥动着胳膊跟最后一名晋级者进行最终对决,结局毫无意外也是北堂墨赢了,兴奋上头的北堂墨仰头叉腰笑得毫无形象,其声灌入云凌长老耳中,就差未将已然震惊石化的云凌长老冲击得风中凌乱,连脚都不会抬了。

  反观苍穹却是饶有兴致的左手撑着下颚,目不转睛望向堂内开怀大笑的北堂墨,忽然眸光流转,右手凭空一抓寒气凝聚成冰朝堂内北堂墨脚下木桌角扔去,与此同时身躯位移快到云凌长老还来不及看清,只见得身旁仅剩紫魅余影残留。

  “哈哈,你们都没有我厉...卧槽!救命啊!”

  俗话说得好,乐极必生悲,北堂墨还没从兴奋中缓过劲儿来,脚下木脚竟毫无征兆坍塌而下,无法站稳身体的北堂墨眼看就要摔下木桌,双手抱头之际腰间被人突然揽住,一瞬之间快如闪电,北堂墨再回神时已被苍穹抱起怀中稳稳落地。

  堂内沸腾瞬息落得鸦雀无声,众人纷纷看向堂中抱着北堂墨的苍穹,而被苍穹抱在怀中的北堂墨缓缓放下自己抱住头的双手,睁大双眸瞪着苍穹,半晌眨了眨眼,口齿不清道。

  “好...好巧...”

  “确实”

  苍穹放下北堂墨,扫视四周围了数圈的众人,吓得众人整齐后退三步,这动作瞧得北堂墨一愣一愣的,不仅跟面对她时一模一样还更甚几分,北堂墨疑惑顿生,抬头望向正低头朝自己看来的苍穹。

  “你...”

  “你们刚刚在玩什么?”

  北堂墨闻得苍穹问话,正琢磨该如何回答,耳边抗盆大汉唯恐苍穹不悦,赶忙脱口而出。

  “世...世子在带我们玩猜拳”

  苍穹得了答案,视线再次落到北堂墨身上。

  “猜拳?”

  “...”

  被苍穹盯得心里发慌的北堂墨呡了呡唇,既然被发现了不如将计就计,反正自己别的本事没有,猜拳的技术倒是一等一,再说自己本就有求于苍穹,若是能赢了苍穹换彩头,岂不皆大欢喜,北堂墨想到自己的计划,连看向苍穹的目光都不抖了,直言出击道:“你想玩吗?”

  苍穹寻着北堂墨目光炯炯,面具下嘴角含笑,移步走到堂内正中位椅子上坐下,抬眸看向北堂墨。

  “好”

  堂下众人一听苍穹应战,见识过北堂墨猜拳技术的众人瞬间如同打了鸡血般,个个探头观望做足了看戏的神态,瞧得北堂墨打心眼里翻了个白眼。

  果然不管是在那个世代永远不缺吃瓜群众,这群吃瓜人何止是围观,简直就是在等着看自己到底能死得有多惨。

  任凭苍穹有多风轻云淡,北堂墨就猜拳这项技能上还从来没怕过谁,一鼓作气三步跨到苍穹面前,双臂挽胸仰头道。

  “既然你愿意玩,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当然”

  苍穹轻合双眸算是应承,北堂墨乘此追击。

  “若是你输了,你记得做到我昨晚所说的事”

  “若你输了呢?”

  北堂墨看着苍穹上下打量自己的目光,无形之中的压力让北堂墨气势瞬息降了大半截,咬了咬牙强撑道。

  “如果我输了,我就绕着堂子蛙跳十圈!”

  北堂墨话音还未落下,苍穹撩人的笑声却已响起,伴着深沉磁音直逼北堂墨。

  “世子真会精打细算”

  “那...那你要如何?”

  苍穹收了笑朝北堂墨勾了勾手指,北堂墨一愣上前,见苍穹低头凑近自己耳边。

  “昨晚的事,世子考虑得如何了?”

  “...”

  北堂墨抬眸看向正盯着自己的苍穹,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北堂墨心脏不可控制的急速跳动,慌乱间迅速转移视线,一张脸如充血般涨红。

  瞧得苍穹低眸藏笑心下了然,既然北堂墨喜欢玩,那他就陪她慢慢玩,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如此,如是想着,苍穹话锋一转接上北堂墨自己提出的条件。

  “那就至此以后蛙跳十圈”

  “不就是蛙跳十圈嘛!简单!”

  苍穹见北堂墨回得神气,心知北堂墨悟错了自己话中意思,再声提醒道。

  “世子听清楚,我说得是至此以后每日蛙跳十圈”

  “不就是蛙跳...什...什么!每日蛙跳十圈?”

  北堂墨震惊的瞳孔中是苍穹肯定的点头,这头点得北堂墨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苍穹是要干嘛?把准备着自己锻炼成体育干将吗?还是要发扬自己已无缘再续的武学天赋?北堂墨还没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苍穹已开口确认。

  “世子,玩吗?”

  北堂墨掂量着苍穹话中分量,两者权衡之下心存侥幸,反正苍穹应该也不可能一直跟自己耗,所幸北堂墨直接用动作表明态度,甩动胳膊朝苍穹伸出双拳。

  “需要讲解规则吗?”

  苍穹摇了摇头,见此北堂墨也不蹉跎时间,镇定道。

  “开始”

  “好”

  第一句开场,北堂墨寻着苍穹平静的目光,凝了凝神,猜算着苍穹要出的数,视线交织,北堂墨脱口而出。

  “十!”

  “十”

  异口同声,一个兴奋,一个平静,北堂墨看着苍穹压根就没有伸出的手指,愣了愣神,既然第一次苍穹没有出,那第二次应该会出,但应该不会全出。

  北堂墨揣摩着苍穹的性子,灵动的眼珠子骨碌碌的打转,充盈灵气的俏脸逗得苍穹眼底藏笑,见北堂墨再次举起两拳头对自己道。

  “开始”

  “好”

  “十五!”

  “二十”

  “What?!”

  北堂墨瞪着苍穹全出的十指,再看自己也全出的十指,整个人陷入一阵风吹凌乱,这苍穹怎么就不按套路出牌,越想越不服气的北堂墨抓住最后一次机会。

  “三局两胜!”

  “好”

  北堂墨下意识寻着苍穹收回的两手间只有左手在蠢蠢欲动,琢磨着苍穹出拳的套路,此番应该不会再全出,稳了稳心神看向苍穹。

  “开始”

  “好”

  “十!”

  “五”

  结局如山崩地裂,撞得北堂墨五官皆颤,让被北堂墨一路杀掉的众人欢呼而出,北堂墨呆愣的看着两人之间只有自己伸出的五,整个人如临电闪雷击,轰得瞬间石化。

  “去吧”

  苍穹用眼神示意北堂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北堂墨心中虽是万般不愿,但愿赌服输,可是她的计划该怎么办?怀揣着忧心忡忡,北堂墨瞅了眼坐在椅子上单手撑额斜看自己的苍穹,叹了口气绕着堂子开启蛙跳的悲惨人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