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129 2021.02.11 16:43

  “今天气好晴朗呀好晴朗嘿!处处好风光呀好风光!啦啦啦...” 

  “...”

  “大河向东流呀!天上星星参北斗呀!”

  “...”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呀!”

  “...”

  屋内杀猪般五音不全的歌声打破了庭院的宁静,嚷得此时正在院内勤奋工作的仆人们面面相覷,众仆人对视几眼后纷纷摇头继续埋头苦干。

  “看来世子这失心疯是实锤了...”

  “可不?好好一人中龙凤偏偏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作孽啊!”

  “那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其中一仆人话音突的拔高,双眸看向北堂墨所在阁楼,目光中隐忍着敢怒不敢显的恨,另一仆人赶忙过来拉了一把劝道。

  “这人命分贵贱,你这话不是自讨死路吗?”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这...”

  “临南城千千万万的枉死魂灵难道不是拜她所赐吗?还有整个北昭国...唔唔唔唔...”

  仆人话还未说完就被另外一名眼疾手快的仆人给捂住了嘴,正拼命挣扎之际一道锐利目光落于仆人面门,仆人心下一沉,移目望去见惊蛰正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

  惊蛰双手端着为北堂墨准备的早膳,在撞见仆人们的谈话后十指紧扣,眉宇暗沉启齿锋芒。

  “来人!凡对世子言语不敬之人一律拖下去割了舌头!流放出府!”

  “姑娘!姑娘饶命啊!”

  “姑娘啊!!”

  院中骤起的求饶呐喊传入屋内,吵得正藏在被窝里睡回笼觉的北郭眉心一震,掀开锦被麻溜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场景依旧如昨。

  北郭揉了揉阵痛的额角,算着日子距离自己初次来到此地已过去月余,眼下除了偶尔穿透四肢的透骨刺痛,其余也都好得七七八八。

  屋外喧哗声愈演愈烈还伴着隐隐哭泣声,北郭听着脚步不由自主往窗外挪去,悄悄打开窗户透过缝隙往外望去。

  首先入目惊蛰熟悉的面容,只不过今日脸色却是不太好看,再见被惊蛰紧盯的仆人们纷纷跪在院中又是磕头又是哭诉,四周还围了一圈衣着不一的黑衣侍卫,一个个面色铁青一看就不好惹。

  北郭隔得远听不太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极了恶霸欺凌,眼看惊蛰挥动手臂,黑衣侍卫伸手就去抓人,北郭于心不忍推开房门走了过去。

  “惊蛰!你今日能封得住我的嘴!他日你岂能封得完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放肆!”

  “北堂墨就是个叛国贼!因一己私欲出卖国家,害得生灵涂炭!”

  “你!来人给我拖下去!”

  “惊蛰!你别忘了那南临城千千万万亡魂!还有那数月流不尽的血河!”

  “快拖下去!”

  “北堂墨!你个叛国贼!你不得好死必遭天谴!!!”

  仆人奋力呐喊着心中的愤怒,刚巧不巧落入正走进此处的北郭耳中。

  北郭猛地停下脚步,看向被黑衣侍卫捆绑后按压在地依旧不停挣扎的仆人。

  “你说什么?”

  北郭声音不大却足矣让在场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空气瞬间凝固安静得落针可闻,仆人瞪大双眼怒视眸中茫然不知的北郭。

  方才此处喧哗所以未曾有人发现北郭已踏进此地,而今自己怒骂的罪人就在眼前,横竖都是死,仆人语气也变得更加坚定。

  “我说你北堂墨不得好死!出卖自己的国家!视国人命如草芥!你这种人就应当五马分尸!死后入炼狱永不...”

  “啪!”

  仆人话还未说完就被惊蛰一记耳光给打得呆愣原地,惊蛰一脸惶恐的看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北郭。

  “世...世子...”

  “...”

  “世子,你别听他乱说!你...”

  北郭耳边是惊蛰不停劝说的措词,眼中是仆人视死不服的愤怒,只觉头昏脑胀间抬手扶住额角。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般轻轻拂开身前焦急不安的惊蛰,行至仆人身前缓慢的蹲下身,缓缓道。

  “你说我叛国?”

  “是!”

  “你说我视人命如草芥?”

  “是!”

  “为何?”

  仆人面对北郭言语间一副置身事外还莫名无知的质问,不知哪来的勇气朝着北郭脸上吐了耙口水,这下北郭整个人彻底懵逼了。

  惊蛰气不过又要上前却被突然回神的北郭猛地拉住,微愣间惊蛰转头触目北郭此刻眸中神情,背脊一凉瞬间吓出一身冷汗。

  她自小服侍北堂墨,自然很清楚此刻的北堂墨已至怒火边缘,只得悻悻然往后退了一步,北郭见此继续看向诧异于自己行为的仆人,音量激增。

  “回答我!”

  “北...北堂墨,你别以为你吼声大我就会怕你!你出去问问!问问每个北昭国子民就会知道你有多可恨!”

  “...”

  压抑的气氛随着仆人出口的话语静至极点,正当所有人看着北郭缓缓起身抽出其后侍卫腰间利剑准备给仆人致命一击时,却不料北郭一剑而下斩断了捆绑着仆人的绳索。

  “都放了吧...”

  “世子!”

  “还要我再说第二遍?!”

  北郭将利剑重新插回侍卫腰间,转头瞪视惊蛰,吓得惊蛰不敢再有半点怠慢,忙唤来侍卫给仆人松绑。

  紧接着众仆人一阵言不由衷的跪地求饶后院内再次恢复安静,北郭站在原地脑中回荡着仆人的最后一言。

  回想起梦中女子仰天长啸的悲鸣以及那转头看向自己的万念俱灰,五指不由自主附上剧烈跳动的心脏。

  “惊蛰...”

  “世子,奴婢在”

  “我想...”

  北郭说话间看向红墙之外,启齿一句惊蛰最不愿听到的吩咐:“出去看看”

  “世子!”

  这次未等惊蛰说完,北郭已推开院门走了出去,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院外的景致。

  没有想象中的繁华鼎盛,没有书中看到的喧哗热闹,只有触目生悲的人烟凋零。

  她以为自己醒来看到的哀鸿遍野碎尸满地是假,她以为自己醒来得到的满桌珍馐是真。

  即便城中没有了触目惊心的战争残留,北郭仍是被风中残留的血腥味彻底唤醒了现实...

  原来...

  那个女子的绝望是真...

  原来...

  满城腥雨硝烟弥漫是真..

  原来...

  她...

  北堂墨...

  ...

  不远处一孩童因戏耍而跌倒在地传出的哭声引得北郭回了神,还来不及反应的北郭已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扶起孩童。

  正欲查看孩童身上伤痕,却不料额角被不知从何处扔来的石子击中,磕破的额角留下一缕鲜血,北郭还未搞清楚状况,耳边骂声已接踵而来。

  “你这个叛国者,放开我妹妹!”

  “坏人你快放开她!”

  又一记石子打在头上疼痛随之而来,北郭无动于衷却被怀中孩童哭喊声吸引转头。

  她只是想看看孩童的伤势,她也只是看到孩童跌倒好心相扶,为何她在孩童眼中看到的全是恐慌与惧怕,还有一抹掩藏其下的憎恨...

  “我...你...”

  “你...你放开我!你这个坏人!”

  孩童见北郭开口,憋在瞳孔中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仍凭北郭如何解释,孩童眼中除了恐惧、憎恨已无其他...

  那一刻北郭内心深处哀伤弥漫穿透五脏六腑,世间最令人绝望的不是成年人的恐惧,而是本该天真烂漫不懂世事的孩童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恨...

  “世子!”

  “...”

  “你们住手啊!”

  “坏人!她是个大坏人!”

  “不是!世子不是!你们小小年纪胡说八道!”

  “...”

  眼看朝自己扔来的石子越来越多,北郭已记不得孩童什么时候从自己怀中逃离,身上惊蛰为自己挡下了多少石子。

  她只记得被惊蛰一路相护逃离途中路人的匪夷唾骂,还有不断朝自己扔来的残叶碎石,令北郭彻底陷入自我沉沦。

  她仿佛还能看到街道上未清理前的死尸正瞪大双眸直视自己,那一双双灰寂的瞳孔中除了恨再无其他...

  回到府中,北郭被惊蛰安置在矮塌前,惊蛰从怀中拿出素白锦缎小心翼翼拭擦着北郭面上被磕破的伤口,手臂突然被北郭抓住,惊蛰心下一沉,对上北郭沉寂幽暗的目光。

  “是真的,对吗?”

  “世...世子,这...当然...不...”

  惊蛰话未说完已被北郭冷笑打断,她能感知到北郭握着自己手臂的指节力道不断加强,也能感受到此刻北郭眸中深处无法诉说溢于言表的痛苦。

  “骗不了自己又何必来骗我...”

  “世子...”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是北郭未数不多却记得特别清楚的古文言,她震撼于此话不屈的民族气节。

  她虽无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气概,但生而为人怎可叛国行如此卑劣之事,她想不明白所以更好奇北堂墨为何这样做!

  “世子...”

  “你说我是武学奇才?”

  “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果然...天才和神经病的距离只有一线之隔...”

  “啊?”

  “我...”

  北郭不自觉的看向自己摊开而无力的手掌,这里好像差了什么东西,猛地站起身来。

  “世子...世子你去哪里!”

  惊蛰眼看北郭突然着魔似的冲出了阁楼,心下担忧忙跟着追了出去。

  一路狂奔的北郭脑海中残留的记忆随眼前入目的庄严祠堂在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