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满地鸡毛飞飞飞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905 2021.04.18 00:05

  屋内帝梓潇就着北堂墨淘来的衣服和面具快速换装,直到腰带打结换装完毕,北堂墨都彻底看傻了,这衣冠装扮单就外形而言,乍看之下也忒像了吧?

  只不过苍穹身形比帝梓潇更伟岸欣长,若不近看倒也能蒙混过关,北堂墨双手挽胸绕着帝梓潇转了三圈,脚步突然停在帝梓潇背后,记忆中熟悉的身影闯入脑海,北堂墨一把拉住帝梓潇。

  “那晚江岸边,我认错的人是不是你?”

  帝梓潇撇了撇嘴,那晚他也是好奇这北堂墨究竟是何许人也,竟然还懂得他那个世界的东西,所以跟着二哥出来瞅瞅,那想还就被北堂墨当成二哥给认错了,眼下被北堂墨认出来,帝梓潇也只好点了点头。

  “我就说怎么越看你越觉眼熟”

  “…”

  “话说…那晚你咋知道我在找那人?”

  没料到北堂墨会突然发难,帝梓潇干笑几声,摸了一把额头冷汗,故作镇定沉声道。

  “当时江边除了我跟那位公子,还有穿黑衣的公子吗?难不成你要找的是鬼啊?”

  被帝梓潇无厘头的怼了一句,北堂墨脑中回想那晚江边情形,好像除了帝梓潇,确实只有苍穹一个人穿的黑衣服。

  “可是…”

  北堂墨捞了捞头,瞅着帝梓潇略带闪烁的目光,心里总觉得哪里没对,又想不出究竟是何处没对,一张脸皱成包子褶,看得帝梓潇心虚道。

  “你到底还去不去了?”

  “去…”

  “那就走啊!”

  “呃…”

  “傻愣着又想干嘛?”

  北堂墨闻着帝梓潇已是不耐烦的语气,想着苍穹虽然话少但也总不至于不说话,眼下帝梓潇身形倒也算勉强过关,但论声音两人差别还是挺大的,如果帝梓潇忍不住一开口那绝逼露馅,若是这样,北堂墨思索了番看向帝梓潇。

  “你待会儿就装哑巴吧?”

  “我为什么要装哑巴?”

  帝梓潇扬了扬眉,他好好的一大活人,四肢健全身体倍棒,没事装什么哑巴?北堂墨撇了撇嘴,冷不伶仃的来了句。

  “说话不露馅吗?”

  “哦…原来如此”

  想不到北堂墨的脑子时不时还是能灵光乍现,说出些符合逻辑的顾虑,帝梓潇听着心里竟生出一丝丝欣慰,低头笑道:“这个简单”

  “简单?”

  北堂墨愣了愣神,见帝梓潇从怀中拿了颗药丸吞了下去,再开口时声音已完全声同苍穹,惊得北堂墨半天没回过神来,帝梓潇唯恐北堂墨再追问,他可不好解释他怎么知道北堂墨所想的是这个声音,赶紧拉着北堂墨就出了门。

  两人一出别院,帝梓潇走在前面,北堂墨跟随其后,直绕到别院边角处墨北拉着三匹马走了过来,分别交给北堂墨和帝梓潇,三人对视一眼同时上马奔向通往鬼夜花市的渡口。

  夜幕下皓月朦胧,正对北堂墨三人别院的另一座别院内劲装身影走出,眉宇英气,明眸紧盯三人离去的方向,琢磨着离开南祁皇城前师兄所言,风闻雪呡了呡唇。

  “煦伏”

  “在”

  “你说我要不要信师兄?”

  煦伏看了眼盯着北堂墨等人消失方向目不转睛的风闻雪,他自小跟随风闻雪,深知风闻雪性子,此人看似毒邪精明实则仅是单纯霸道,对于不感兴趣的事从来不屑一顾,可一旦对某事某人上心那便是穷追不舍。

  就如同这次来说,风闻雪嘴里说着不相信贺君诚,可这一路下来就连北堂墨马车拐个弯,风闻雪都跟着,那目光中隐忍的期望与激动连煦伏都无法忽视,看样子风闻雪对当年灵主擅闯燎原万蛊盅一事终究是心存芥蒂耿耿于怀,轻声道。

  “马匹已备好,郡少可随时启程”

  “咦…”

  风闻雪微愣转头看向煦伏,咧嘴一笑:“还是煦伏知我”

  “不知可否需要属下同行?”

  “不用”

  风闻雪摆了摆手,寻着煦伏点头后退间拉上骏马,抬手轻轻拍了下马背,利落翻身上马,低头看了眼煦伏,转头望向北堂墨消失的方向,敛眸凝神,高扬马鞭从院中飞奔而出。

  他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现在,倘若真有幸遇见灵主,也能弥补八年前的遗憾,当年他只身前往巨灵恒武场就是为了与灵主一较高下,却不想被北堂墨半路截胡,为此奋力八年,如今就算是死得其所,他也死而无憾,越想心中越期盼的风闻雪加快了挥鞭的速度。

  “驾!”

  骏马受了刺激飞奔极速,一路横越酆城深夜道路,风闻雪眼看就要追上不远处的三人,划破夜风的利刃声突如其来,风闻雪眉宇一蹙,寻得眼角闪过寒光,风闻雪向后扬身,背贴马背躲过一记,看向整个扎入屋舍墙壁的暗器。

  …咻

  风闻雪心下一惊还未回正身体,又一利刃破风声迎面飞来,风闻雪猛拉马绳,骏马受惊高扬马蹄将躲避暗器而重心不稳的风闻雪直接甩了出去,风闻雪见机一个回旋本想平稳落地,那想自己还身在半空时暗器再次袭来,寒锋银锐逼得风闻雪仓惶落地间连退三步,最后一屁股毫无形象可言的直接坐到了地上,感知耳边的锋芒,风闻雪猝然抬头对上了直指面门的长戟刃锋。

  “…”

  “…”

  夜幕之下四目相对,风闻雪顺着长戟往上望去,一袭红衣衬托的飒爽英姿映入风闻雪眸中,再到来人带上面纱的脸,隐约可见精致轮廓,风闻雪心里没由来噗通一跳,能使出如此凌厉暗器的居然是一名女子?!

  “你…”

  萧红玉久经战场向来话少,若不是见的风闻雪有意跟踪帝梓潇和北堂墨,她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燎原郡虽小,但若真是打起仗来也是让她颇为费神,可风闻雪偏偏动了心思,让受灵主指令前来的萧红玉不能不管。

  反观风闻雪却是将萧红玉从上至下来回巡视了半晌,直到目光落到萧红玉手中长戟流光上,脑中闪现出当年战场上两军对阵间自己所见过的那个惊鸿身影,惊喜抬头看向萧红玉。

  “你就是当年那位坐镇抚辽战役的女将军?!”

  “…”

  风闻雪观得萧红玉眸光转暗,忆起当年那场明明胜利在望却因这位女将军的突然出现将自己父君都逼得束手无策的抚辽战役,再看萧红玉恢复平静的目光,风闻雪更加笃定心中猜测。

  “你叫…叫叫那啥来着…”

  “…”

  “对了!东临焱军统领萧红玉!”

  …唰!

  风闻雪话音还未落下,萧红玉的长戟已挥向他的面门,逼得风闻雪节节退步,仓促间也是险几次跌了个狗吃屎,窘迫至极的风闻雪并非不能正面对抗萧红玉,却不知为何他并不想对萧红玉拔剑。

  搞得风闻雪眼下除了逃也别无他法,萧红玉在后面追,他在前面跑,寻着眼前高壁再无出路,风闻雪转头见萧红玉戟锋已逼向自己,来不及细想的风闻雪脚尖踏上高壁,左手一抓萧红玉手臂,奈何萧红玉手臂没抓到却勾住了萧红玉面纱一角,面纱收力脱落瞬间,萧红玉面色一惊,随风闻雪跃起的身影同时坠入高壁之后的鸡笼之中。

  …咕咕…咕咕咕咕

  一时间群鸡扑腾,在落入鸡笼之中的两人间荡起鸡毛漫天飞舞,被长戟指住的风闻雪一双眸子瞪如铜铃目不转睛的望向脱下面纱的萧红玉,心脏不可自控的急速跳动,双唇微张,一张脸从脖子起迅速蹿红。

  这是他第一次看清当年传闻中的女将军,他本以为萧红玉是个如传闻中一样的女罗刹,却不想萧红玉竟生得让他如此冷艳惊心,以至于风闻雪半天都未回过神来,回过神的第一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将军婚嫁否?”

  “…”

  …唰!

  更胜之前的利刃锋声袭来,风闻雪一把捂住自己嘴巴凝神静气,寻得萧红玉眉宇间动怒的神情,较之前的放纵,风闻雪心里生出了别样的情愫,他可不能当真输了萧红玉,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萧红玉战场上虽用兵如神,但论到御毒,除了当今灵主就连他师兄都不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可他又不忍心真的伤了萧红玉,寻着萧红玉挥戟间隙,风闻雪嘴角一勾,手一挥,白烟扑向萧红玉。

  萧红玉闻得迷香,晃了晃不稳的身姿,整个人坠入风闻雪怀中,再次激起鸡飞毛坠。

  …咕咕…咕咕咕咕

  风闻雪看着怀中陷入沉睡的萧红玉,眨了眨眼咧嘴傻笑,惊喜从心底泛滥加深了风闻雪面上的笑意,风闻雪越看萧红玉越满意,连发顶打斗间乱飞插入的几根鸡毛都随着风闻雪前所未有的兴奋劲儿不停晃动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