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要活得现实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414 2021.05.02 00:05

  江上渡船朝酆城方向驶去,北堂墨坐在船头低眸看着反射月光的江面,波光粼粼映入眼眶勾起脑中第一次遇见苍穹的场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北堂墨心里很清楚苍穹对自己的好。

  可那种好却让她很迷茫,迷茫于面具下那张脸究竟是谁,其实她知道自己心里有答案,只是她怕揭开面具得到的现实和想象的答案截然相反。

  毕竟理想和现实不可同言而语,就像狗血剧里男一和女一相爱到最后成了兄妹,想想虽是不可思议但大千世界无一不有,连苍穹都能凭空化冰与怒极引雷,更甚还有自己一觉醒来就能拥有的强劲内力和闻香辩药的神奇技能,还有什么是不能的呢...

  沉思间泛起的失落情绪落于北堂墨心底显露嘴角处不自知的苦笑,如果面具下那张脸并非自己期望,那么现在这样就挺好,最起码逃避有时候也是减少烦恼的一种歪门邪道。

  “哎...”

  “世子怎么了?”

  魏言书闻得北堂墨叹气,走到北堂墨身边坐下,手中依旧是初见时摇晃的蒲扇,而那抹小胡子照样勾得北堂墨心里痒痒,不过北堂墨现在可没空搭理魏言书的小胡子,她正烦着,随口道。

  “你见过苍穹吗?” 

  “见过”

  这点魏言书倒觉得没啥好隐瞒,若自己在鬼夜花市待了这么多年还能说没见过灵主,别说北堂墨不信,怕是连这船夫都不会相信。

  北堂墨见魏言书回得干脆,还是没能憋住自己心里打定装懵的决定,好奇启齿道,

  “你可曾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个...”

  毕竟是属昆仑中最神秘的三绝化神,除非灵主自己不想,否则将来尧氏之后必然是他的昆仑圣主,至于灵主的真正容貌又岂是寻常人可见,想着魏言书很诚实的摇了摇头道:“我还真没见过...”

  “我就知道”

  “不过眼下距离酆城还需一段时间,我倒是可以给世子讲讲关于灵主的过往”

  一听这话,北堂墨瞬间来了精神朝魏言书靠近,一双眼睛满是惊喜,直言不讳道。

  “你当真知道他的过往?”

  “太过秘密的不知道,但明面上的八卦还是有的”

  “那你说来听听”

  魏言书瞧着北堂墨如此好奇,反正现在也无聊,不如说点故事打发时间也是件很有必要的事情,只是他还真从未单独给人讲过故事,就这点北堂墨还是第一个,不过也是他打心眼里乐意为之的一个。

  毕竟世子看起来虽不算机灵,但凭那豪爽不拘小节还时不时犯傻呆萌没有邪恶小心思的性格,总而言之他还是相当满意的,魏言书收回思绪理了理脑中关于灵主的记忆,启齿拉开了故事帷幕。

  “要说这灵主苍穹,众所周知实乃当今四国武林天下第一,可要说其为何能得此巅峰,那便不得不说说苍穹所习的三个绝世武学”

  “好!”

  漂亮的开场引得北堂墨忍不住连番鼓掌,魏言书扬了扬眉,见北堂墨听得认真还特别捧场,更绘声绘色的讲了下去。

  “三绝是什么呢?”

  “是什么?”

  “那就是熔淬百蛊而不侵的毒绝,炼物为冰皆溶水的封绝,还有驱雷掣电锻玉萧的剑绝!”

  “哇...唔...”

  北堂墨惊呼间双手十指交握撑起下巴,满腹小迷妹的神态,眸中全是对苍穹不言而喻的崇拜,脑中映现出雷神钢铁侠外加邪神的综合体,敢情一个苍穹就能承包一部大片的特效,还不是五毛钱的,最起码都是一块的!让她如何能不激动。

  “然后呢?快说!快说!”

  “天降大任必先磨砺重重,加之苍穹本就是练武的奇才,别人整整一生或许都完不成的事他只花了三年,尤其是他十二岁那年前后一并习得了毒绝和封绝,其后再入琼林万鬼潭习得剑绝,闻世后四国武林皆叹为观止奉为灵主!”

  “原来如此”

  北堂墨点头附和着魏言书所言,念及自己当初被货车撞倒后来此应该也就十一临近十二岁左右,不由得念了出来:“还真是有惊无险十二岁...”

  “对!就是十二岁!”

  魏言书突然加重的语音吓了北堂墨一个激灵,抬眸就见魏言书眸中精光闪闪简直皓比圆月,只让北堂墨忍不住僵硬了面上笑容,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十...十二岁...咋咋咋了...”

  “传闻灵主十二岁那年先入燎原万蛊忠耗时半月成就毒绝,在前往冰渊崖习封绝时突遇大雪封天,原本就已经全身溃烂的灵主体力不知面对暴风雪直接被埋进雪下,而...”

  “不忙,你说什么?”

  “世子别别别激动...”

  魏言书正说得起劲儿,衣襟突然被北堂墨猛地拽住,一口气憋在口中涨红满脸,正欲换气便见北堂墨直接凑了上来,眸中浮现的惊恐直插人心,连他都无法忽视的浑身一颤。

  “灵主十二岁那年先入燎原万蛊忠耗时半月成就毒绝...”

  “不是,下一句”

  “前往冰渊崖习封绝...”

  “下一句!”

  “突...突突遇大雪封天...”

  “下一句!下一句!”

  “全身溃烂?!”

  “啊!不是啊!”

  北堂墨越说越激动,搅得魏言书脑中混乱一团,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了,眼里全是北堂墨濒临抓狂的神态,愣了愣神道。

  “世子,你究竟要听那一句?”

  “就是...就是...”

  北堂墨甩了甩脑子,回忆着魏言书方才所说的话,迎上魏言书满脸茫然,控制住自己拽住魏言书衣襟不停发抖的手,一字一字启齿道:“被!埋!在!雪!下!”

  “对对对,被埋雪下,恩...确实是被埋雪下!”

  “然后呢?”

  “然后世人皆以为灵主就此身亡,却想不到当冰雪消融时灵主已练成封绝活着走出了冰渊崖,这其中灵主经历无人得知...”

  “无人得知?!”

  魏言书眼见北堂墨眉峰越蹙越紧,恍然想起当年北堂墨也置身其中的传闻,不由得稳住北堂墨道。

  “当年世子不也被困在冰渊崖吗?你都不知道吗?”

  “我...我确实在冰渊崖...”

  已然浮出水面的答案在北堂墨心中炸开,炸得北堂墨脑中一片空白,连同全身神经都无法抑制激动带动气血翻腾,搅得北堂墨瞬息悲喜交加,情绪波动巨大不亚于惊天骇浪,喜的是她找到了兔子,悲的却是兔子居然是苍穹...

  常言道当你凝望深渊,深渊也将凝望于你,立于巅峰之上的人运筹帷幄寸寸生死与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一路人,就好比学霸解题随机应变对答如流,学渣解题百思不解九问十不知。

  自古红花配绿叶,啥锅配啥盖,连组团打副本都讲究匹配武力值,自己与苍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怎么可能并肩啊?苍穹都还没出手,自己就被秒杀了,完全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

  “...世子,你又怎么了?”

  魏言书寻着北堂墨松开自己之后双手抱头蹲在原地,一脸如临雷劈的惶恐错乱,一时间竟也跟着恍惚起来,他真搞不懂世子一惊一乍仿若生死的愁绪究竟因何而来,两人僵持间船夫落桨靠岸,朗声唤来。

  “客官!酆城到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